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何二郎抢妻

杂文 时间:2019-05-13 09:23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杂文】
建昌某乡何二郎,吃苦耐劳人讷言。
   勤俭持家中道业,娶妻名叫王风艳。
  
   风艳本是富家女,唇红齿白若天仙。
   结婚过门一载余,生下女儿叫楠楠。
  
   三口之家本美满,无奈风艳觉平淡。
   贪吃贪睡不干活,懒惰成性原形现。
  
   五天一顿红烧肉,七天又把饺子馋。
   二郎苦口劝不听,父母教导随风散。
  
   日子过了七年整,养得身材似玉环。
   嫌弃二郎黑又土,左看右看不顺眼。
  
   村里来了工程队,村头河上把桥建。
   政府利民政策好,男女老少笑开颜。
  
   工程队里有小伙,三十来岁正当年。
   衣着光鲜爱说唱,油头粉面小白脸。
  
   别人干活他偷懒,没事爱往村里窜。
   招摇过街迈方步,惹得风艳心里乱。
  
   一日不见心发慌,有事没事总搭讪。
   一来二去眉传情,苍蝇不叮无缝蛋。
  
   水性爱动杨花飘,风流女子爱闲汉。
   小伙亦是好色种,勾勾搭搭成了奸。
  
   一场秋雨黄昏后,风艳悄然离家门。
   二郎寻妻妻无影,小女呼母母不见。
  
   村前村后四处找,亲亲友友都问遍。
   人尸不见消息绝,如同马航亦失联。
  
   孩啼屋空锅灶凉,二郎意冷心难安。
   前思后想无头绪,去问三叔何建山。
  
   建山不是一般人,走南闯北见识宽。
   耿直多智能主事,抑恶助人又扬善。
  
   来龙去脉细分析,定是因情受人骗。
   村落偏僻少来人,工程队人有疑嫌。
  
   建山帮人帮到底,要查水落石出现。
   邀请工头家中坐,呼妻做饭紧递烟。
  
   一只烧鸡两瓶酒,喝得工头屁颠颠。
   利害关系讲的明,工头酒后吐真言。
  
   风艳果然被拐走,小伙家住建昌县。
   前后经过详细问,姓名住址打听全。
  
   建山听罢气填胸,小子竟然胆包天。
   人间正道你不走,良家妇女也敢骗。
  
   改革开放这些年,世风变得如此乱。
   道德沦丧我不管,咱的家庭必保全!
  
   既然事情已清楚,还得建山亲出手。
   她是自愿跟人跑,不算犯法难报案。
  
   如何迫使风艳回,这事还得细盘算。
   和谈实难回心意,央求不如用武力。
  
   风艳天生有贱骨,必须给她颜色看。
   说抢咱就立马干,出了大事我投案。
  
   召集亲友十人整,全是膀大腰圆汉。
   雇了一辆面包车,事成之后多给钱。
  
   棍棒绳子预备好,车加满油人饱饭。
   半夜三更悄出发,不抢人归誓不还!
  
   夜深人静车行急,一个小时到目的。
   四人留外好放哨,六人跳墙进院里。
  
   一脚踹开外屋门,鸳鸯好梦睡正酣。
   意欲起身慌找衣,脸色苍白头冒汗。
  
   奸夫裸身要反抗,一棒打得直叫天。
   淫妇瘫软如乱泥,缩在被中肉一团。
  
   二郎拽得风艳起,男人面前不避嫌。
   无暇寻找衣和裤,用被一裹扛上肩。
  
   十人陆续都上车,好似土匪抢人还。
   这场战斗打得好,全靠多谋何建山。
  
   虽然抢得风艳归,二郎心中气难咽。
   好吃好喝供你足,你有什么心不甘?
  
   家家都过平常日,为何你要想上天。
   人人带帽都爱红,偏偏我的是绿颜。
  
   二郎本是老实人,半斤白酒来壮胆。
   掸子扫帚齐上阵,胖揍一顿王风艳。
  
   辗转反侧难入睡,呻吟叫疼挺可怜。
   皮肉之苦且牢记,炕上整整躺三天。
  
   从此安心过日子,洗衣做饭无杂念。
   古来俗话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zawen/92292.html
Tags标签: 何二郎抢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