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外婆

杂文 时间:2019-05-13 09:22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杂文】
外婆离世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在梦到过两三次,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还尽在眼前。是该写点什么,担心万一过的太久了,有的记忆也会湮灭了。
   在当初我并不知情,还有一个多就放假了,我那天打开微信,看到微信群里的聊天消息,才知外婆去世。外婆病了已有许久了,虽是有心理准备,却对这突如其来的现实还是难以接受,随即打电话给父亲,电话那头父亲说丧事已准备停当,再过一天就出殡了,因我上学离家远,来去不便,就没告诉我,哥哥已经已经连夜赶回去了,我应了一声,便匆匆挂了电话,趴在床上,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打湿了枕头。外婆还在医院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母亲,母亲说外婆已是饮食困难,胃痛难忍,医生说就剩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了,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她的苍苍白发和沟壑般的皱纹,仿佛看到了她口里含着一口饭,喉头艰难的动了一下,才咽下去,吃一顿饭额头便已是汗涔涔的了,令人心痛不已。询问完病情,便因有事挂了电话,未曾和外婆聊。当时也准备请假回家的,但又想到离放假也不远了,在犹豫之际,结果才几天光景,她老人家便撒手人寰,留下了无法弥补遗憾,又或许,对我来说不必亲眼看到外婆的病容,也是幸运的。
   外婆的一生是坎坷的,虽然我们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她一生生养了六个子女,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将他们拉扯大本来就极其不容易的。后来外公离世,就剩外婆一人操持整个大家了,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子女中有的已成家立业了,生活仿佛步入了正轨,然而世事无常,祸福难料,二舅妈在生下一个晓娥表姐之后,因心脏病离世,痛失亲人的外婆又担起了抚养孙女的担子,听母亲讲,外婆养了一头奶羊,除了白天的照料以外,晚上用蒿草给表姐热奶。后来二舅又续了弦,舅妈也贤惠,生下了表哥,日子看起来就要好转了。
   几年之后,二舅在给别人家碾麦的时候,发生意外,拖拉机从麦场翻下,不幸离世,外婆又经历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面对二舅留下的孤儿寡母和窘迫的处境,外婆不得不收起眼泪,不管怎么样,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命运有时太过残酷,它在外婆进入古稀之年时又再次向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由外婆一手扶养长大的小娥姐在生完第二个孩子后又因心脏病走了。我不知道当时外婆怎么想的,但我猜她肯定是怨过的,先丧夫,后来又失去了儿媳,儿子,暮年失去孙女,三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楚,她老人家是如何渡过的,我不得而知!但肯定痛彻心扉。她应该也抱怨过命运的残酷无情,但最终,这一切都未曾将她击垮。
   人们都说隔辈亲,爷爷,外公在我过还没出生时便已过世,后来奶奶也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离开,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去外婆家住好久,体会体会难得的被人宠的感觉。记得又一年的暑假,只放了三十五天假,我在外婆家待了二十八天。外婆会带着我去菜园里摘菜,夏天的菜园里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一畦畦韭菜又肥又嫩,加上鸡蛋,做韭菜盒子最是合适了,从藤蔓上摘下新鲜的黄瓜,顶上黄色的小花还未掉落,周身裹着绒绒的白色,还有一根根纤弱的刺,没有用过农药的,摘下擦过便是直接吃了,个头倍大的西红柿,咬一下,一口气吸干汁液。我在菜园里大快朵颐的时候,外婆便在旁边忙活着,给这个菜培培土,帮那个菜浇浇水。除了在菜园里忙活,白天我们有时还会一起去田间打猪草,空闲的时候去邻居家串门,纳鞋底时帮她穿针,外婆看电视时总是容易搞混角色,那会正是大长今热播的时候,晚上经常是我们聊着电视的时候她就睡着了,表哥表姐给外婆买的好吃的她总是留给我。
   自从上了高中,去的日子变少了许多。如今在外地上学,每个寒暑假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但大多数都是一两天,长住已是不会了。
   有人说,我们都是太过看重生,而忽略了死,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这一辈子都在为一件事而准备——别离。和亲人、朋友、最终是这个世界,或许这样想来,面对这些生离死别,可以更加从容一些了。外婆去世时虽遭病痛,时间却短,近八十岁的高龄,也是长寿了,四十同堂,子孙孝顺,乐享天伦,也算上苍对她所遭苦难的一些补偿了。
   外婆去世那几天下了雨,在老家逢人去世,天降雨雪便是好事,就连上天也为她伤心,说明故去的人做人清白,品德高尚,我是不相信这些的,这一次却宁愿相信。那天天气虽不好,但吊唁的宾客络绎不绝。
   一年多的时间既不短,也不长,如今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缅怀,斯人已逝,但那些美好的记忆将永远不会消散。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zawen/92290.html
Tags标签: 外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