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到站
  我总以为,老年该是另一个样子,颓废且无精打采,糊涂到不可收拾,或是眼脸痴呆地佝偻在自家门前。无彩的老年生活里,有点难以忘记的苦辣酸甜,也少有了风霜雨雪,已是只能用回忆,感受自己的老年,用心在自己的文章里说话。其实谁的生命不能成诗呢?
  锄头铲过的每一个垄台,都是一行诗;康拜因收过的每一片麦田,就是一章美篇。
  只是自写杂文的立意总难超垄台的高度,内容中总是带有黑土味,颇有提不起来的“屯”气。文章里絮絮叨叨地编织着老年,好在还能把没忘的“词句字”塞进篇章。
  这一世就是坐一趟不返的火车旅行,每天就像车窗外一闪的风景。每一站都有人上车下车,所有的乘客都是免票,谁都不知道自己到哪站下车,但我知道我快到站了。我要赶快把车窗闪过的风景写成诗,去编织自己的老年,哪有时间管它我下车是哪一站!
  
  《告微友读者》
  这几天,我的眼睛有点视力模糊,可能是每天电脑和手机上写文章时间较长,医生说是玻璃体混浊,眼压稍高,不能再搞电脑和手机了。家人都不让我再写什么文章了。有好朋友说我,不要再发微信文章了。并说了一个道理:“只在自己心中修行自己,勿在别人心中修行自己,自己心中不能修行别人,别人心中只能修行别人”。
  我写的《荒归鹤杂记》,是老年的我要在心中修行我自我。可是有微友说:“你把这些文章用微信发给别人,就是企图在别人心中修行自己”。那不是在说我是在“虚荣”、“显摆”自己啊?我糊涂的想了一下,也真是,不要写了,或者是“少写”,难道“写而不发”?难道“不写不发”沉默才对?
  何为“沉默”?沉而非无,只在心底,默而不对他人言;只在内心自锤炼,愉悦自我亦可贵。是不是有这样的几种选择:1、活着,不糊涂,思考,写出来,发给别人;
  2、活着,不糊涂,思考,写出来,不发给别人;
  3、活着,不糊涂,思考,不写出来,不发给别人;
  4、活着,不糊涂,不思考,不写出来,不发给别人;
  5、活着,糊涂,不思考,不写出来,不发给别人;
  6、不活着;
  我的选择就从第2项开始吧,逐渐走向第6项!
  少虚论高谈,多沉心潜思,争取尽远的清醒而独立,努力趋近于自认美好,我需要尽远的清醒沉潜。
  对了,要不几年啦,等自己老年痴呆就不写了。
  我也不想要“在别人心中修行自己”的“虚荣”,感谢我微友的多年陪伴,如果还要写的话,也要少写,并且尽量能做到“写而不发”吧。对不起啦,我的微友读者们。
  —2021年3月19日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葬花吟》中看落花 好一曲婉转悠扬的〈葬花吟〉,手执一竿长长的洞箫,最好是临湖,或者在高山之巅,缓缓抒情,倾诉满腹忧伤,让淡淡的幽怨飘散,飘散,吹皱一湖春水,或者...

扬起自信的风帆驱散心头的阴霾 随着打工潮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孩子随父母异地求学,由于流动性、地域差异性,民工子弟家庭条件各异,造成孩子健康心理或多或少缺失。心理健康...

昨天晚上在大润发超市购物,突然听到语音广播超市部分区域关灯一小时。这则语音既让我吃惊,也令人欣慰。 看看手机,马上就4月22日了。 这是全球的第52个世界地球日啊。 4月22日...

昨天早上,宝宝想吃豆腐脑和小笼包,我俩简单收拾收拾,带上宝宝的专用餐具出发了。 10分钟左右到了附近的商业街,我们来到“南京小笼包”店,进门直接走到最里边靠墙的座...

生活中我们总是酷爱解读着人与自然,诠释着人与人的心灵。然而,读懂身边的人才是最难的事了。 二零一八年,我重操鱼竿,去了千米桥海边钓鱼,提起钓鱼已有近八年没动竿了,只...

本命年也叫“属相年”,民间称“本命年犯太岁”,有“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的说法。庚子鼠年,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即将步入知天命的年纪,回眸几个本命年的际遇,觉的本...

每天,每天,我们都被人潮推着向前,又推着回到自己的小屋。我们的周围被太多的人包围着,就像一座“围城”,让喜欢独处的人很想逃离。所以很多时候,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

——在竹篙中学文学交流会上的讲话(整理)秋水翁 在分享我写的这本散文小集子《幸福是什么》的时候,我想了许多,分享一点什么呢? 我不是一个专业从事写作的人,也没有更多...

童言无忌最是真(外二篇) 说个笑话——爷爷与孙女之间的笑话。孙女叫郑好,爷爷不说你也知。 昨天,郑好幼儿园放学回来,爷爷正在做多边形的水泥长廊垫脚墩,这样既避整体铺盖地...

一、爱做饭的中年人 书上说:“整天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男人,是没有出路、没有出息的男人。”孟子也曾说过:“君子远庖厨。”最近几年,年龄越长,我发现我越来越在向没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