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致富不单是大款追求也是许多芸芸众生的梦想。青年豺二在实施过程中,打不到擦边球。快速的文章不好做,搞着就搞出底线搞离谱了,做了不该做的。法律没有把他怎么样,因为没有发现,就无人捉拿。可是,阎王爷把他薅住了。
  实际上,豺二并不是没有事情可搞。是嫌按部就班步步为营钱来得慢,斗胆要搞“最来钱的”、“来钱快的”。
  他读书时成绩中上,多下功夫,学习尖子并非遥不可及。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体育成绩好,不算高的身材,却得过跳高冠军。那年夏天电视里看了瑜伽,能照葫芦画瓢。较难的姿势“双手蛇式”,靠双手撑地撑起全身,双腿撩在肩膀上,做得标准。还有一个八曲式更难,也做得好。经过培训的人,也不是人人可以,他一看就会。若真正系统练习下去,是个搞瑜伽的料子,学武的料子。以后靠这个维生,不会行不通。可他放弃,在社会上打流(混日子)。
  
  父亲死得早,母亲管不了,万花筒一样的社会吸引他,初中以后不再读书。出入录像厅那一类龙蛇混杂的地方,只要有港台武打片上演,很少有不过目的。可是,霍元甲、大刀王五行侠仗义为国为民的英雄范例偏偏没有学进去。倒是反派,融化血液中,没有学好反学坏了,举手投足,流里流气。拉帮结派,舞刀弄杖,打架斗殴……
  一些小青年标新立异装酷,电视里的歌手染黄头发时,他不假思索赶这种潮流,有时候又换花样染成红毛鬼。常叼着烟卷,戴着墨镜招摇过市……
  后来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闹腾数年,在汽车上火车上干起了“钳工”“夹夹匠”(偷儿)的营生……到手的时候多,失误的时候少。这在出生地倒是没有几人晓得,还以为他在外面打工。
  湘运车子消失后,他回来。是不是金盆洗手,不好说。回来没有长期干一件具体事情,好像捡到财宝,经济并不困难,无须像别个天天忙碌。
  呆家的日子,有一天,和几个邻居青年一起去钓鱼,只有豺二的收获最大,有几十斤。一般的就是他的十分之一而已。豺二好像有一双透视的眼睛知道鱼的藏身之处,他到那个位置,就能连连起钓。可是只搞这一天,他就再不钓了。好像奇货可居的人,不轻易出手。也好像是绝技要保密,莫让人学了。偶尔有人邀他,也不再出去了。骨子里,是瞧不起这些伙计的。以后要吃鱼,宁可让堂客花钱去买。好像能够证明他最厉害就行了。
  有的还看见豺二搞过一天劳动,帮人拆屋。让同干的伙计佩服得不得了,他们的水平,觉得只配给豺二提夜壶。都没有他持久耐劳,他能够连续干。别人看来好危险的,他一点都不觉得危险。他用大锤在墙下开个长洞,其他人战战兢兢地,怕墙垮压下来被埋,马上撤离。只有豺二神色坦然,还继续砸两家伙后一个闪身,后发先至窜到安全地带,别人脱离危险他也脱离了危险。这时候他脚尖一挑,一根长篙在手,朝危墙顶端一推,那墙就势哄然倒下。
  别人就是看见豺二搞这么一次,显了道艺就懒得烧死蛇吃了,不再出马。
  豺二得法,不是靠时间练就基本功,无师自通。就是别人说的聪明能干,天生是行家里手。这样的人很少,千把个人里头可能只找得几个出来。
  豺二如果组织一支拆屋队的话,到处都在拆旧屋修新屋,多的是活儿,还怕不发财?可是,能干的人不一定去搞,去搞的基本是老实人,部分还是做工夫并不得法的人。
  他为什么拿起好技术不干活呢?都在找发财的门径,他到底要靠什么去发财呢。都自顾不暇,没有人去关注他。居委会长年不组织学习,没有人敲打他。他搞不搞,怎么搞,一心为公地搞还是损人利己地搞,做勤劳者还是懒汉,好像完全与头头无关。都想不到他那几年不搞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豺二是不是有很多钱呢?别人按常规猜测,他根本就没有几个钱。不长期搞件事,钱从哪里来?他又不是台湾有个亲戚,给他一笔。
  豺二适合的不搞,高级的又搞不到。他到底要做什么呢?都不甚了然。那次玩笑中的抬举他,是作不得数的。
  一些伙计半开玩笑半认真分析他不劳动的原因是不愿意和大老粗为伍。如果派他进公安队伍会另当别论,会显露其本事特长,就不一定不搞事了。这个说,他适合追逃犯,动作敏捷跑得快;适合反扒窃,出手就能擒拿……那个说他机灵,做个卧底也不差,打入人贩集团内部,解救拐卖的妇女儿童……另外的说,要是他去查毒贩那是再好不过,他不是五大三粗的人,一般的都注意对付气力莽壮的大块头,要忽视内里有力外表中里吧唧的人,正好让他出其不意大显身手……几多案子不能水落石出,几多案子搞不过来,公安队伍就缺这号有本事的。
  
  可是玩笑不等于现实,是并没有实质安排的。这些人只是图嘴巴快活,哪里有那个权力,一厢情愿说说而已。
  十多年过去,二十七八岁的豺二变成三十七八岁的豺二。突然一天,门前竖了蓝拱,屋里来了道士……看了蓝拱上标题,才知道豺二已被阎王爷请走。人们惊奇不解,打得老虎死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远远地望着,不敢拢去问他堂客是何事由,活怕被死者从棺材里爬起来拍一巴掌。生前的威风还在那些街坊眼前不散。只有一个知情者对一个熟人蚊子一样耳语道:沾了毒品,先贩后吸,过量,搭瓜……这一消息悄然传开,才明白前面豺二是靠什么过日子的了,才知道他还是一个身手通天的毒贩。不是西天召唤他,是他主动要上西天,胡吸海吸那个那个福寿羔去的西天。啊,聪明人往往办了糊涂事,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不搞这个的话,很多事都里手,可以通过勤劳积累发财。可是,他志不在此,他被社会宣传大数额典型吸引着,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改变了人生走向。聪明人啊,就是喜欢铤而走险,什么都尝试。越是不准的,越有吸引力。求快啊,想高效啊,落得这样下场。
  那时,一些混小子常有这样说法,“谁给我钱,要我杀人也干。”他自己那么讲出来不晓得,路人听得心惊胆战。哪个敢进行劝导,莫被他说得当真,被他给办了,怕他说得到做得到。这种社会现象没有引起社会足够重视,也是社会放任所致。
  社会对发财者戴红花,发奖品、现金,参会接见……大吹大擂是不是也有些过火。不组织政治学习离开毛泽东思想远了,可能是不行的。宁可正而不足不可斜而有余的传统教育,也不能让其渐行渐远,不能让人择业的时候择了不应该择的“业”,别让人用错聪明、打错算盘……
  有前车之鉴,社会应该在教育下一代上下功夫。像豺二这样的人,家庭教育缺失,如果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没有缺失,还是可以挽救的。无人抓苗头,等到问题严重,就难于收拾了。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我是一个篮球迷,看了二十多年的美国NBA篮球比赛,见证了乔丹一代的伟大,见证了科比一代的潇洒,见证了詹姆斯一代的强悍勇敢。每一代美国篮球员的名字都很熟悉,看到他们的精...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活着就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

◎《黑水白沙》 记得临近退休阶段的黑人,要管一个事业单位,要管一个机关网站,要管一本理论杂志,要管一个高层内参。权力不大,责任很大,再加上官场中的人际关系复杂和自己...

时光在不经意中流逝,翻开旧日的记忆,仿佛回到了那曾经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中去,旧时的回忆依旧,只是少了几分忧郁,几分繁华,多了几分沧桑。 一 2007年,陈军由柳山...

北堂一笑《擎梦人》中的一些故事源于作者的亲身经历,读起来真实可信、亲切感人。作者不拘泥于生活事实,对人物和情节做了典型、代表性的处理,使人物性格更加丰满生动,情节...

辛丑年初春,在中国艺术收藏网|权威艺术门户移动版,浏览到一则新闻:2021新春贺岁艺术名家大拜年——画家陈宏光恭贺新禧。同时刊有陈瑾之主席为画展而作贺词:《云水禅心月照...

今天的龙门旅游一般都是从下游而来逆流而上进行的。 在陕西韩城凭吊太史公司马迁墓之后,沿黄河溯流而上,三十公里就到了龙门,对岸山西河津市的禹门口公园濒临龙门出口,作为...

◎《黑人白话》 为欲望而追求是小快乐,为精神而执着是大快乐,为信仰而牺牲是真快乐。席地而坐从容饮弹的瞿秋白真快乐也。如今党内追求小快乐者远远多于当初党内,反之亦然。...

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美食大国,二者合一,就造就了中国吃货称雄天下,举世无双。 古巴的螃蟹泛滥成灾,爬上公路,钻入家舍,妨碍交通,引人惶恐。古巴人为这些横行霸道的家伙...

4月11日,上午,11:35。 怀着对年轻时度过的一段刻骨铭心岁月的思念,我们一群年龄七十岁左右的老年人,兴致勃勃地乘坐上了开行不久的高铁,远赴兴文,又一次前去一九六三年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