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着谁一辈子呢?
  在怀金悼玉的红楼时空里巡礼,小红一句谶语折服了多少曾经沧海的心?
  离合总关情。悲欣交集处,尚有一抹微茫之光,烛照着底层人物力争上游的人生谱图。
  
  一
  
  现代职场剧《正青春》中,章小鱼因猛灌食品级化妆水应激处理客诉事件这一雷人之举,失去实习机会,却因祸得福,被杀伐果决的销售总监林睿一面相中,以追回海龟前男友为由转投国际化妆公司SW旗下,并凭借过人的销售天赋和不服输的斗志,成为SW销售部的一匹黑马。
  与章小鱼“追回前男友”的萌心不同,小红一出场就自带“不安分”的初心。
  姓”林”名“红玉”,因重了宝玉之玉,被更名小红。
  父亲林之孝,荣府管理田房事务的。母亲,荣府总理家事的。作为管家膝下之女,从复杂的人际关系和职场镜像中,小红无师自通,习得了“家生子”的仆德和眉高眼低的处事能力。
  大观园初建时,小红就分配来看管怡红院了。她主要负责扫地、抬水、喂鸟雀、管管花草树木等粗使活计。
  贵妃省亲后,宝玉迁入怡红院,小红端的是“老”仆了。
  这两个花样子叫你描出来呢……是绮大姐姐的……且撂下且传话,小丫头回转身就跑了。(第二十六回)
  除了粗活,小红还得听从二等主子差遣,分担一些描花样子等女红工作。当然,她甘心从贾府最底层的丫鬟做起,也必是明白父母为之计深远的爱。
  宝玉是贾母和王夫人的心头肉。他屋里的丫头,个个是精挑细选的,贴身服侍,各司其职。
  花袭人、俏晴雯从老祖宗屋里拨过来的,一个以痴和善解人意成为宝玉房中知冷知热的首席丫鬟,须臾不可离;一个病补雀金裘的勇、撕扇子听响的自得,是宝玉唯一可交心且最亲厚、无肌肤之亲的大丫鬟。麝月、秋纹是袭人一手调教出来的二等大丫鬟。麝月篦过头、碧痕和宝玉共过浴,袭人与宝玉有肌肤之亲。
  话说那日,大丫头都有事情出去了,小丫头也趁机会都跑出去玩儿了……怡红院,单剩二门外的小丫头和老婆子了。
  宝玉想喝茶,叫了好几声,几个老婆子进屋又被赶了出来。
  小红瞅准时机,不声不响地进了屋。
  “二爷仔细烫了手,让我们来倒。”先闻其声的出场,娴熟自如的倒茶,有分寸的答话,哪一点都不输于大丫鬟。
  “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的不配。”被晴雯痛批;
  “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没脸的下流东西!”被秋纹连啐带骂;
  “不如我们散了,单叫他在这屋里呢。”被碧痕灌风凉话。
  怡红院当差,活少、钱多、福利好,主子善待丫头又好说话。可一件倒茶小事就引发一连串莫须有的羞辱,心有所图的小红自此心灰,自断了姨娘之梦。
  第二十七回。
  芒种节那日,找凤姐传话儿,脚丫朝天的小红碰上怡红院一群闲逛的丫鬟。
  “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爖,就在外头逛。”副小姐晴雯见了小红,就是一通责问。碧痕、绮霰也纷纷助阵,群起围攻。
  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浇花儿,过一日浇一回。我喂雀儿的时候,你还睡觉呢。今儿不该我的班儿,有茶没茶,别问我。
  不浇花遵的是“二爷”之令,喂雀儿是早起的活儿,不当班时的茶水,不与她相干。一串委婉之语,思维缜密,词锋犀利,大丫鬟竟挑不出一丝错处,还爆出睡懒觉之嫌,挑错不成反被打脸。
  忍屈伸,谁人懂?小红也无暇多做分证,忍着气,自去找凤姐交差。
  份内活儿,小红不偷奸,也不耍滑,起早贪黑,哪怕是闲差,也会拼全力。袭人、晴雯、麝月之流,已分占怡红院大丫鬟之位,还时时提防并打压低调行事的小红。
  小红自知,想要越位,跻身于怡红院二门内,难于上青天。然,眼大心空的她,成竹在胸,蓄势而待。
  
  二
  
  《正青春》中,普通本科生章小鱼,以技高一筹的销售能力,领跑销售业绩,还因爆棚的热情攒集了一个闺蜜团,连心机满腹的海归凌潇潇也化敌为友,共赢事业爱情大满贯。再坦诚一点,是伯乐林睿正能量的导航和韧而长劲的团队斗志成就了章小鱼的逆袭之旅。
  职场上,机会是留给有正能量的人的。章小鱼是幸运儿,小红一样是幸运儿。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里,小红与司棋、侍书、坠儿等说着话。只见凤姐站在山坡上招手儿。她忙弃了众人,跑至凤姐跟前,堆着笑。
  骨子里的自信洋溢在脸上,第一印象完美。
  凤姐打量了一回,笑着发问:能干不能干,说的齐全不齐全?
  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要说的不齐全,误了奶奶的事,任凭奶奶责罚就是了。
  三言两语,一个敢立“军令状”的小丫头,一个慧眼识珠的管家奶奶,瞬间立体成像。
  两百来字、绕口令似的转述,关联着贾府四五门子的事,连李纨都听得云山雾罩的,小红却口吐金莲,轻松闯关,再引出凤姐的“二面”。
  明儿你服侍我罢,我认你做干女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
  面对当家奶奶的夸赞,小红不惊不乍,沉着应答:奶奶认错了辈数儿了。我妈是奶奶的女儿,这会子又认我做干女儿!
  叫这丫头跟我去。可不知本人愿意不愿意?
  既不能弹言旧主,又不能露骨地攀附新主,凤姐话中下套,最是考量人的应变力,也兼及人品。
  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做奴才的本分……只是跟着奶奶,我们学些眉眼高低,也得见识见识。
  小红以声示人,还配合凤姐,展演了一局完美的面试之“场”。
  一个人的嘴,蓄着一生的风水。
  一趟毛遂自荐的完满“应差”,一番信息量大且富含情味的公关辞令,当家奶奶凤姐一锤定音,将知本分、懂人情、秀外慧中的小红,收归麾下。
  区区一个三等丫鬟,纵有简断的口才和谋而后动的干练作风,如少了凤姐的提携,小红也会淹没在怡红院的一地鸡毛里。
  于美仆环侍的宝玉而言,一杯茶的机缘,一念而过。
  等级森严的宗法制下,小红跟对主子,顺势而上,实现了红楼版正青春的升职记。
  
  三
  
  “后廊的芸哥儿”贾芸,因了同一位伯乐,迎来开挂人生。
  守着一间房屋、几亩薄田,贾芸母子勉强度日。作为贾府外的“本家爷们”,自幼失怙的他,在底层摸爬滚打,过早地尝到了人情冷暖,故,一出场就是个会揣摩人心、圆融通透的社会人。
  宝玉喜欢贾芸,还说贾芸长得像他儿子。
  摇车的爷爷,拄拐的孙孙。年纪大辈分小的贾芸,礼数周全,顺水推舟,做了宝玉的干儿子。
  敬送两盆白海棠,附上《送白海棠帖》,颇费心思的请安与送礼,既拉近和宝玉的关系,也间接地催生大观园“海棠诗社”。
  因了生活环境与个人趣味的差异,聊天不投缘,一面之后,与宝玉少有互动,维系着一种浅表性的亲戚关系。
  向亲舅借钱,被舅母挤兑。向贾琏求差事,被贾芹抢了先。
  偏生你婶子(凤姐)再三求了我,给了贾芹……明儿园里还有几处要栽花木的地方,等这个工程出来,一定给你就是了。
  寻份工,就连续碰壁。母舅靠不住,族兄靠不住,倒是紧邻醉倪二仗义,一出手就是十五两三钱,连借条都不让写。
  站着等,忙把手逼着,抢上来请安……“站”、“逼”、“抢”等一连贯动作,巧遇凤姐,给足了凤姐排面。
  侄儿不怕雷劈……昨儿晚上还提起婶娘来,说:“婶娘身子单弱,事情又多,亏了婶娘好精神,竟料理的周周全全的。要是差一点儿的,早累得不知怎么样了。
  满口婶娘,一句抓心的假话,既赞叹管家能力,又怜惜身子单弱,戳中凤姐软肋。
  少不得求婶子好歹疼我一点儿。机警恭顺的低姿态,教科书式的奉承和礼节,撩酥了凤姐一贯逞强显能的心。
  任何职业,靠的都是声、色、艺三件,缺一不可。排在第一顺位的就是“声”,就关乎一辈子的人脉和职场运势。
  贾云声口巧,生就一张会说话的嘴。
  只因我有个好朋友……现开香铺,因他捐了个通判……像这贵重的,都送给亲友,所以我得了些冰片、麝香。我就和我母亲商量……因想到婶娘往年间还拿大包的银子买这些东西呢,别说今年贵妃宫中,就是这个端阳节所用……所以拿来孝敬婶娘。
  来历与贵重,贾府刚需,贵妃宫中都用得的上等香料……一番美丽的谎言,辅以冰片、麝香高规格的香料,匹配凤姐之高贵……
  凤姐笑纳了香料,也猛夸了一顿草字辈后生:说话明白,心里有见识。
  两厢心里透亮,却只字不提差事何为。
  贾云制造巧遇。直夸凤姐当家,既求近差,也谋远活。
  有钱难买姐乐意。凤姐一意乐,就把大观园的绿化工程派给了贾芸,随即签了一张纹银二百两的批条。
  你到午错的时候来领银子,后儿就进去种树。
  巧送礼,投其所好,相机行事,撬开了凤姐金口。
  一番拆了东墙补西墙的辗转求职,是穷寒家庭青年的早熟与世故。
  一项肥差,不但还清了借贷,还有了一大笔盈余,贾芸找对了靠山,从此踏上了重振家业的职场之路。
  小红的暂时被打压、出人意料的调任,贾芸谋职的一波三折,贾府一干人等办差的弘大场面……对比映带中,凸现的是卑微之人想在贾府出人头地的概率有多低。可,小红和贾芸却双双中了彩。只因他们抱守着一颗力争上游的初心啊!
  
  四
  
  太虚仙境中,那些痴情、结怨、朝啼、夜怨、春感、秋悲等司簿册名,透出一股子肃杀之气,让展读的我如芒在背。
  有嫁中山狼而殒命的主子姑娘(迎春),或有千里东风一梦遥的远嫁姑娘探春;有夹缝谋生、周全妥帖被擢收为姨娘的平儿,也有儿女双全、处处抗争却受制于人的赵姨娘,更有任性嗔情带刺招人恨、含冤被撵而屈死的俏晴雯……不论是贵为主子的姑娘嫁入高门,还是表面风光的大丫鬟配人、当姨娘、甚至冤杀,女儿的命运也由不得自己,……貌似有几缕光鲜,却免不了仰人鼻息。
  效法嫁作商人妇的周瑞之女,自由婚配,脱去奴籍,做个正经的奶奶,是小红唯一的智谋之路。
  在寻主子、谋工作的间隙,芸红罗帕示情,铺写了一出生活版“宝黛之爱”。
  生的细巧干净,说话简便俏丽。贾芸眼中的小红,俏丽甜净,初遇心悦。贾芸拜见宝玉,等来等去,没了下文。
  一个有心计、有志向的本家爷们,便“下死眼钉了两眼”。难道只是耍的二爷在这里等着挨饿不成!小丫头冷笑了一笑:“依我说,二爷竟请回家去,有什么话明儿再来……
  小红眼中的贾芸,斯文清俊,心有所动。她不但提出合理建议,还有理有据地解说了原委。(第二十四回)
  原来远远的一簇人在那里掘土,贾芸正坐在山子石上监工。
  去潇湘馆取喷壶,小红遥看贾芸。待要过去又不敢过去,悄悄来回,自向房内躺着,无精打彩。(第二十五回)
  单相思的小女儿,几分怯意、几分春心,情态莞尔。
  蜂腰桥门前,佯装“偶遇”。听李嬷嬷话中话,小红取笔,一路慢吞吞,机心欲盖。
  那贾芸一面走,一面拿眼把小红一溜;
  那小红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好相对。(第二十六回)
  你眼一溜,我也眼一溜。风流不拘,四目有情。
  宝玉病的时节,红芸相熟正当时。
  贾芸带着家下小厮坐更看守,昼夜在这里;小红同众丫鬟也在这里守着宝玉。
  两人相见日多,渐渐的混熟了。
  一张罗帕,贾芸时时拿在手里,试探之中,颇有点守株待“兔”的意味。
  原来上月贾芸进来种树之时,便拣了一块罗帕。今听见小红问坠儿,知是他的,心内不胜喜幸。又见坠儿追索,心中早得了主意。
  明知是自己丢了罗帕。小红待要问他,又不好问,心如脱兔苦思量。
  因回眸两顾赶考落魄书生,被雨村视为“风尘中之知己“,成就一段佳缘。她想到了聪慧的娇杏,她也想到了父母的苦心,她也想到了坠儿和自己煎熬的心。
  父母是一对天聋地哑的管家,自己是家生子儿,虽有“都是财主”般气派的府第与阔绰的实力,却算不得“有脸的”。
  于满眼繁华的贾府,论伶俐、干练和口才,小红与晴雯比肩。她趁早谋划未来,挣个有脸的,抓住那触手可及的姻缘。
  滴翠亭,小红和坠儿设言传情事,不慎被扑蝶的宝钗听了去。(第二十七回)
  有思恋,有心悸,有羞怯,有幻想对景的浪漫与可惧……恹恹似病的少女心!
  正处芳华,哪个少女不怀春?恰是青春,哪个少男不钟情?
  和宝玉一样,贾芸是名副其实的“园丁”。他心有善念,会养花种草,也能屈能伸,即使再艰难,也会侍奉母亲,也就会拼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姑娘。
  瞻顾2021年《正青春》,有剑拔弩张的对立场,也有并肩而行的知己阵,有销售业绩的实力比拼,有职场人情的圆融把控,也有人才抢夺的腹黑术……SW、LD等知名化妆品牌背景下,舒婉婷、林睿与方静、章小鱼与等三代职场丽人职场“正”规、情感归属的她职场生活图鉴,林睿冲破国际职场天花板的无界,章小鱼越挫越勇的无畏,IT天才但丁简单、洒脱、仗义的爱情观……
  在挫与勇、正与邪的奋斗史中,仿若打开一面时光之镜——
  乌托邦式的大观园,花开一现的女儿,生活主调是快乐的、自由的。由“私传旧帕”而“亲题帕诗”的宝黛性灵之爱,降落在了红芸的罗帕传情上。
  红芸来自底层,却有着透彻心骨的危机感和清醒自我。他们处处留心,使心计,套近乎,越“雷池”,谋定而后动,谋取工作机会;咬定“青山”不松口,拾帕传情,成功牵手。
  红芸通人情,重芥豆之友。和小丫头佳蕙说说心里话,向坠儿托付私房事,遇上人见人厌的李嬷嬷也礼仪周全。帮她“一五一十的(黛玉的两把打赏)数了收起”。醉金刚,自愿出手,借钱周转,正是贾芸好人情的明证。
  红芸也知恩图报。
  虽是玩笑认下的儿子。当宝玉遭暗算而人事不醒时,贾芸诸人轮流值守,昼夜不离人,尽了一份干儿子的孝心。
  程高续本中,却生生把贾芸写成薄情寡恩之徒,整天与贾蔷诸辈混在一起,不是喝酒赌钱,就是设计卖掉巧姐。
  “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畸笏叟评,我深信。
  当贾府倾覆之际,红芸夫妻会同茜雪,挽救贾氏幸存亲眷于水火之中以回报凤姐的知遇之恩。
  “我是把《红楼梦》当佛经来读的,因为里面处处都是慈悲,也处处都是觉悟。”曹公慈悲,蒋勋慈悲,红楼情结如我辈,亦有一种相由心生的悲悯与爱,只为红芸,正青春的人生图谱。
  透过小红之“红”及贾芸之“芸”的内景,我觉悟到了,一对勇于追求爱和自由的浪漫情侣,一对志同道合的草根精英,各展其才,先后赢得凤姐的赏识和提拔,活出了一段底层逆袭的红楼佳话。
  
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着谁一辈子呢?
  在怀金悼玉的红楼时空里巡礼,小红一句谶语折服了多少曾经沧海的心?
  离合总关情。悲欣交集处,尚有一抹微茫之光,烛照着底层人物力争上游的人生谱图。
  
  一
  
  现代职场剧《正青春》中,章小鱼因猛灌食品级化妆水应激处理客诉事件这一雷人之举,失去实习机会,却因祸得福,被杀伐果决的销售总监林睿一面相中,以追回海龟前男友为由转投国际化妆公司SW旗下,并凭借过人的销售天赋和不服输的斗志,成为SW销售部的一匹黑马。
  与章小鱼“追回前男友”的萌心不同,小红一出场就自带“不安分”的初心。
  姓”林”名“红玉”,因重了宝玉之玉,被更名小红。
  父亲林之孝,荣府管理田房事务的。母亲,荣府总理家事的。作为管家膝下之女,从复杂的人际关系和职场镜像中,小红无师自通,习得了“家生子”的仆德和眉高眼低的处事能力。
  大观园初建时,小红就分配来看管怡红院了。她主要负责扫地、抬水、喂鸟雀、管管花草树木等粗使活计。
  贵妃省亲后,宝玉迁入怡红院,小红端的是“老”仆了。
  这两个花样子叫你描出来呢……是绮大姐姐的……且撂下且传话,小丫头回转身就跑了。(第二十六回)
  除了粗活,小红还得听从二等主子差遣,分担一些描花样子等女红工作。当然,她甘心从贾府最底层的丫鬟做起,也必是明白父母为之计深远的爱。
  宝玉是贾母和王夫人的心头肉。他屋里的丫头,个个是精挑细选的,贴身服侍,各司其职。
  花袭人、俏晴雯从老祖宗屋里拨过来的,一个以痴和善解人意成为宝玉房中知冷知热的首席丫鬟,须臾不可离;一个病补雀金裘的勇、撕扇子听响的自得,是宝玉唯一可交心且最亲厚、无肌肤之亲的大丫鬟。麝月、秋纹是袭人一手调教出来的二等大丫鬟。麝月篦过头、碧痕和宝玉共过浴,袭人与宝玉有肌肤之亲。
  话说那日,大丫头都有事情出去了,小丫头也趁机会都跑出去玩儿了……怡红院,单剩二门外的小丫头和老婆子了。
  宝玉想喝茶,叫了好几声,几个老婆子进屋又被赶了出来。
  小红瞅准时机,不声不响地进了屋。
  “二爷仔细烫了手,让我们来倒。”先闻其声的出场,娴熟自如的倒茶,有分寸的答话,哪一点都不输于大丫鬟。
  “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的不配。”被晴雯痛批;
  “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没脸的下流东西!”被秋纹连啐带骂;
  “不如我们散了,单叫他在这屋里呢。”被碧痕灌风凉话。
  怡红院当差,活少、钱多、福利好,主子善待丫头又好说话。可一件倒茶小事就引发一连串莫须有的羞辱,心有所图的小红自此心灰,自断了姨娘之梦。
  第二十七回。
  芒种节那日,找凤姐传话儿,脚丫朝天的小红碰上怡红院一群闲逛的丫鬟。
  “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爖,就在外头逛。”副小姐晴雯见了小红,就是一通责问。碧痕、绮霰也纷纷助阵,群起围攻。
  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浇花儿,过一日浇一回。我喂雀儿的时候,你还睡觉呢。今儿不该我的班儿,有茶没茶,别问我。
  不浇花遵的是“二爷”之令,喂雀儿是早起的活儿,不当班时的茶水,不与她相干。一串委婉之语,思维缜密,词锋犀利,大丫鬟竟挑不出一丝错处,还爆出睡懒觉之嫌,挑错不成反被打脸。
  忍屈伸,谁人懂?小红也无暇多做分证,忍着气,自去找凤姐交差。
  份内活儿,小红不偷奸,也不耍滑,起早贪黑,哪怕是闲差,也会拼全力。袭人、晴雯、麝月之流,已分占怡红院大丫鬟之位,还时时提防并打压低调行事的小红。
  小红自知,想要越位,跻身于怡红院二门内,难于上青天。然,眼大心空的她,成竹在胸,蓄势而待。
  
  二
  
  《正青春》中,普通本科生章小鱼,以技高一筹的销售能力,领跑销售业绩,还因爆棚的热情攒集了一个闺蜜团,连心机满腹的海归凌潇潇也化敌为友,共赢事业爱情大满贯。再坦诚一点,是伯乐林睿正能量的导航和韧而长劲的团队斗志成就了章小鱼的逆袭之旅。
  职场上,机会是留给有正能量的人的。章小鱼是幸运儿,小红一样是幸运儿。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里,小红与司棋、侍书、坠儿等说着话。只见凤姐站在山坡上招手儿。她忙弃了众人,跑至凤姐跟前,堆着笑。
  骨子里的自信洋溢在脸上,第一印象完美。
  凤姐打量了一回,笑着发问:能干不能干,说的齐全不齐全?
  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要说的不齐全,误了奶奶的事,任凭奶奶责罚就是了。
  三言两语,一个敢立“军令状”的小丫头,一个慧眼识珠的管家奶奶,瞬间立体成像。
  两百来字、绕口令似的转述,关联着贾府四五门子的事,连李纨都听得云山雾罩的,小红却口吐金莲,轻松闯关,再引出凤姐的“二面”。
  明儿你服侍我罢,我认你做干女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
  面对当家奶奶的夸赞,小红不惊不乍,沉着应答:奶奶认错了辈数儿了。我妈是奶奶的女儿,这会子又认我做干女儿!
  叫这丫头跟我去。可不知本人愿意不愿意?
  既不能弹言旧主,又不能露骨地攀附新主,凤姐话中下套,最是考量人的应变力,也兼及人品。
  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做奴才的本分……只是跟着奶奶,我们学些眉眼高低,也得见识见识。
  小红以声示人,还配合凤姐,展演了一局完美的面试之“场”。
  一个人的嘴,蓄着一生的风水。
  一趟毛遂自荐的完满“应差”,一番信息量大且富含情味的公关辞令,当家奶奶凤姐一锤定音,将知本分、懂人情、秀外慧中的小红,收归麾下。
  区区一个三等丫鬟,纵有简断的口才和谋而后动的干练作风,如少了凤姐的提携,小红也会淹没在怡红院的一地鸡毛里。
  于美仆环侍的宝玉而言,一杯茶的机缘,一念而过。
  等级森严的宗法制下,小红跟对主子,顺势而上,实现了红楼版正青春的升职记。
  
  三
  
  “后廊的芸哥儿”贾芸,因了同一位伯乐,迎来开挂人生。
  守着一间房屋、几亩薄田,贾芸母子勉强度日。作为贾府外的“本家爷们”,自幼失怙的他,在底层摸爬滚打,过早地尝到了人情冷暖,故,一出场就是个会揣摩人心、圆融通透的社会人。
  宝玉喜欢贾芸,还说贾芸长得像他儿子。
  摇车的爷爷,拄拐的孙孙。年纪大辈分小的贾芸,礼数周全,顺水推舟,做了宝玉的干儿子。
  敬送两盆白海棠,附上《送白海棠帖》,颇费心思的请安与送礼,既拉近和宝玉的关系,也间接地催生大观园“海棠诗社”。
  因了生活环境与个人趣味的差异,聊天不投缘,一面之后,与宝玉少有互动,维系着一种浅表性的亲戚关系。
  向亲舅借钱,被舅母挤兑。向贾琏求差事,被贾芹抢了先。
  偏生你婶子(凤姐)再三求了我,给了贾芹……明儿园里还有几处要栽花木的地方,等这个工程出来,一定给你就是了。
  寻份工,就连续碰壁。母舅靠不住,族兄靠不住,倒是紧邻醉倪二仗义,一出手就是十五两三钱,连借条都不让写。
  站着等,忙把手逼着,抢上来请安……“站”、“逼”、“抢”等一连贯动作,巧遇凤姐,给足了凤姐排面。
  侄儿不怕雷劈……昨儿晚上还提起婶娘来,说:“婶娘身子单弱,事情又多,亏了婶娘好精神,竟料理的周周全全的。要是差一点儿的,早累得不知怎么样了。
  满口婶娘,一句抓心的假话,既赞叹管家能力,又怜惜身子单弱,戳中凤姐软肋。
  少不得求婶子好歹疼我一点儿。机警恭顺的低姿态,教科书式的奉承和礼节,撩酥了凤姐一贯逞强显能的心。
  任何职业,靠的都是声、色、艺三件,缺一不可。排在第一顺位的就是“声”,就关乎一辈子的人脉和职场运势。
  贾云声口巧,生就一张会说话的嘴。
  只因我有个好朋友……现开香铺,因他捐了个通判……像这贵重的,都送给亲友,所以我得了些冰片、麝香。我就和我母亲商量……因想到婶娘往年间还拿大包的银子买这些东西呢,别说今年贵妃宫中,就是这个端阳节所用……所以拿来孝敬婶娘。
  来历与贵重,贾府刚需,贵妃宫中都用得的上等香料……一番美丽的谎言,辅以冰片、麝香高规格的香料,匹配凤姐之高贵……
  凤姐笑纳了香料,也猛夸了一顿草字辈后生:说话明白,心里有见识。
  两厢心里透亮,却只字不提差事何为。
  贾云制造巧遇。直夸凤姐当家,既求近差,也谋远活。
  有钱难买姐乐意。凤姐一意乐,就把大观园的绿化工程派给了贾芸,随即签了一张纹银二百两的批条。
  你到午错的时候来领银子,后儿就进去种树。
  巧送礼,投其所好,相机行事,撬开了凤姐金口。
  一番拆了东墙补西墙的辗转求职,是穷寒家庭青年的早熟与世故。
  一项肥差,不但还清了借贷,还有了一大笔盈余,贾芸找对了靠山,从此踏上了重振家业的职场之路。
  小红的暂时被打压、出人意料的调任,贾芸谋职的一波三折,贾府一干人等办差的弘大场面……对比映带中,凸现的是卑微之人想在贾府出人头地的概率有多低。可,小红和贾芸却双双中了彩。只因他们抱守着一颗力争上游的初心啊!
  
  四
  
  太虚仙境中,那些痴情、结怨、朝啼、夜怨、春感、秋悲等司簿册名,透出一股子肃杀之气,让展读的我如芒在背。
  有嫁中山狼而殒命的主子姑娘(迎春),或有千里东风一梦遥的远嫁姑娘探春;有夹缝谋生、周全妥帖被擢收为姨娘的平儿,也有儿女双全、处处抗争却受制于人的赵姨娘,更有任性嗔情带刺招人恨、含冤被撵而屈死的俏晴雯……不论是贵为主子的姑娘嫁入高门,还是表面风光的大丫鬟配人、当姨娘、甚至冤杀,女儿的命运也由不得自己,……貌似有几缕光鲜,却免不了仰人鼻息。
  效法嫁作商人妇的周瑞之女,自由婚配,脱去奴籍,做个正经的奶奶,是小红唯一的智谋之路。
  在寻主子、谋工作的间隙,芸红罗帕示情,铺写了一出生活版“宝黛之爱”。
  生的细巧干净,说话简便俏丽。贾芸眼中的小红,俏丽甜净,初遇心悦。贾芸拜见宝玉,等来等去,没了下文。
  一个有心计、有志向的本家爷们,便“下死眼钉了两眼”。难道只是耍的二爷在这里等着挨饿不成!小丫头冷笑了一笑:“依我说,二爷竟请回家去,有什么话明儿再来……
  小红眼中的贾芸,斯文清俊,心有所动。她不但提出合理建议,还有理有据地解说了原委。(第二十四回)
  原来远远的一簇人在那里掘土,贾芸正坐在山子石上监工。
  去潇湘馆取喷壶,小红遥看贾芸。待要过去又不敢过去,悄悄来回,自向房内躺着,无精打彩。(第二十五回)
  单相思的小女儿,几分怯意、几分春心,情态莞尔。
  蜂腰桥门前,佯装“偶遇”。听李嬷嬷话中话,小红取笔,一路慢吞吞,机心欲盖。
  那贾芸一面走,一面拿眼把小红一溜;
  那小红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好相对。(第二十六回)
  你眼一溜,我也眼一溜。风流不拘,四目有情。
  宝玉病的时节,红芸相熟正当时。
  贾芸带着家下小厮坐更看守,昼夜在这里;小红同众丫鬟也在这里守着宝玉。
  两人相见日多,渐渐的混熟了。
  一张罗帕,贾芸时时拿在手里,试探之中,颇有点守株待“兔”的意味。
  原来上月贾芸进来种树之时,便拣了一块罗帕。今听见小红问坠儿,知是他的,心内不胜喜幸。又见坠儿追索,心中早得了主意。
  明知是自己丢了罗帕。小红待要问他,又不好问,心如脱兔苦思量。
  因回眸两顾赶考落魄书生,被雨村视为“风尘中之知己“,成就一段佳缘。她想到了聪慧的娇杏,她也想到了父母的苦心,她也想到了坠儿和自己煎熬的心。
  父母是一对天聋地哑的管家,自己是家生子儿,虽有“都是财主”般气派的府第与阔绰的实力,却算不得“有脸的”。
  于满眼繁华的贾府,论伶俐、干练和口才,小红与晴雯比肩。她趁早谋划未来,挣个有脸的,抓住那触手可及的姻缘。
  滴翠亭,小红和坠儿设言传情事,不慎被扑蝶的宝钗听了去。(第二十七回)
  有思恋,有心悸,有羞怯,有幻想对景的浪漫与可惧……恹恹似病的少女心!
  正处芳华,哪个少女不怀春?恰是青春,哪个少男不钟情?
  和宝玉一样,贾芸是名副其实的“园丁”。他心有善念,会养花种草,也能屈能伸,即使再艰难,也会侍奉母亲,也就会拼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姑娘。
  瞻顾2021年《正青春》,有剑拔弩张的对立场,也有并肩而行的知己阵,有销售业绩的实力比拼,有职场人情的圆融把控,也有人才抢夺的腹黑术……SW、LD等知名化妆品牌背景下,舒婉婷、林睿与方静、章小鱼与等三代职场丽人职场“正”规、情感归属的她职场生活图鉴,林睿冲破国际职场天花板的无界,章小鱼越挫越勇的无畏,IT天才但丁简单、洒脱、仗义的爱情观……
  在挫与勇、正与邪的奋斗史中,仿若打开一面时光之镜——
  乌托邦式的大观园,花开一现的女儿,生活主调是快乐的、自由的。由“私传旧帕”而“亲题帕诗”的宝黛性灵之爱,降落在了红芸的罗帕传情上。
  红芸来自底层,却有着透彻心骨的危机感和清醒自我。他们处处留心,使心计,套近乎,越“雷池”,谋定而后动,谋取工作机会;咬定“青山”不松口,拾帕传情,成功牵手。
  红芸通人情,重芥豆之友。和小丫头佳蕙说说心里话,向坠儿托付私房事,遇上人见人厌的李嬷嬷也礼仪周全。帮她“一五一十的(黛玉的两把打赏)数了收起”。醉金刚,自愿出手,借钱周转,正是贾芸好人情的明证。
  红芸也知恩图报。
  虽是玩笑认下的儿子。当宝玉遭暗算而人事不醒时,贾芸诸人轮流值守,昼夜不离人,尽了一份干儿子的孝心。
  程高续本中,却生生把贾芸写成薄情寡恩之徒,整天与贾蔷诸辈混在一起,不是喝酒赌钱,就是设计卖掉巧姐。
  “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畸笏叟评,我深信。
  当贾府倾覆之际,红芸夫妻会同茜雪,挽救贾氏幸存亲眷于水火之中以回报凤姐的知遇之恩。
  “我是把《红楼梦》当佛经来读的,因为里面处处都是慈悲,也处处都是觉悟。”曹公慈悲,蒋勋慈悲,红楼情结如我辈,亦有一种相由心生的悲悯与爱,只为红芸,正青春的人生图谱。
  透过小红之“红”及贾芸之“芸”的内景,我觉悟到了,一对勇于追求爱和自由的浪漫情侣,一对志同道合的草根精英,各展其才,先后赢得凤姐的赏识和提拔,活出了一段底层逆袭的红楼佳话。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葬花吟》中看落花 好一曲婉转悠扬的〈葬花吟〉,手执一竿长长的洞箫,最好是临湖,或者在高山之巅,缓缓抒情,倾诉满腹忧伤,让淡淡的幽怨飘散,飘散,吹皱一湖春水,或者...

扬起自信的风帆驱散心头的阴霾 随着打工潮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孩子随父母异地求学,由于流动性、地域差异性,民工子弟家庭条件各异,造成孩子健康心理或多或少缺失。心理健康...

昨天晚上在大润发超市购物,突然听到语音广播超市部分区域关灯一小时。这则语音既让我吃惊,也令人欣慰。 看看手机,马上就4月22日了。 这是全球的第52个世界地球日啊。 4月22日...

昨天早上,宝宝想吃豆腐脑和小笼包,我俩简单收拾收拾,带上宝宝的专用餐具出发了。 10分钟左右到了附近的商业街,我们来到“南京小笼包”店,进门直接走到最里边靠墙的座...

生活中我们总是酷爱解读着人与自然,诠释着人与人的心灵。然而,读懂身边的人才是最难的事了。 二零一八年,我重操鱼竿,去了千米桥海边钓鱼,提起钓鱼已有近八年没动竿了,只...

本命年也叫“属相年”,民间称“本命年犯太岁”,有“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的说法。庚子鼠年,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即将步入知天命的年纪,回眸几个本命年的际遇,觉的本...

每天,每天,我们都被人潮推着向前,又推着回到自己的小屋。我们的周围被太多的人包围着,就像一座“围城”,让喜欢独处的人很想逃离。所以很多时候,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

——在竹篙中学文学交流会上的讲话(整理)秋水翁 在分享我写的这本散文小集子《幸福是什么》的时候,我想了许多,分享一点什么呢? 我不是一个专业从事写作的人,也没有更多...

童言无忌最是真(外二篇) 说个笑话——爷爷与孙女之间的笑话。孙女叫郑好,爷爷不说你也知。 昨天,郑好幼儿园放学回来,爷爷正在做多边形的水泥长廊垫脚墩,这样既避整体铺盖地...

一、爱做饭的中年人 书上说:“整天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男人,是没有出路、没有出息的男人。”孟子也曾说过:“君子远庖厨。”最近几年,年龄越长,我发现我越来越在向没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