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天堂的母亲一封信
  
   一年一次的清明节又将到来,在这样特别的日子,我想起辛苦大半辈子的母亲,好想给您老人家写一封信,以此种方式寄托我内心的哀思。
   亲爱的母亲:
   往年,儿子曾写给父亲一篇《缅怀父亲》的祭文。母亲,今年,也该我给您写一封信。
   您在天堂过得还好吗?尽管我与您阴阳相隔已五载,但那血浓于水的亲情似千丝万缕,在夜深人静时,或在梦境中常会魂牵梦绕您的慈祥音容,挥之不去。幻境里您还没有走,仿佛您为我们兄弟小时候过年,在厨房里忙碌着的身影,真实浮现在眼前。心里如打翻五味瓶,往事历历在目,情景恍如昨日。
   我来自父母,父母来自祖父母,父母是本,本之本是列祖列宗。开枝散叶,枝再繁,叶再茂,扎向大地的根,只有一处。那就是融入血脉的眷念,就是我们的来处。
   因此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这样一想,人生不顺心的事自可淡然,坦然。有人认为:“清明祭祖,彰显的是一种血脉传承,作为子孙,应不忘根本,承担责任。”
   慎终追远,归宗溯祖,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我想,这是哲学的三大终极之问。从哪来?清明节期间,静立茔冢默哀,便会追寻到答案。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一打三反”父亲蒙冤入狱,家庭如塌半边天!生活即断了来源。当年您才40多岁,无依无靠,为我们的生存,顶着各种压力,典卖值点钱的物品,一边带着我去做苦力糊口(我是长子),同时向相关部门要求,终于找到一份临时工,以微薄的工资勉强维持全家人的生活。
   母亲,我记得一年中秋节,您托做营业员的邻居,买来一斤月饼。将月饼切成两指宽一份,分给我们五兄弟,您自己不舍得吃,将余下的月饼放入石灰瓮,说要招待来客。当年物资奇缺紧张,不论吃的、用的物品要凭票供应。有粮票、猪肉票、食糖票、布票、豆腐票、烟酒票等,有钱还需要有各种票券,才能正常购物。
   在那生活异常艰难的十年,是慈母为我们兄弟们撑起半边天。任劳任怨,省吃俭用才让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如行走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终于盼到风平浪静,春风又绿江南岸……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过着幸福晚年,到耄耋之年,89岁寿终正寝。
   白居易《寒食野望吟》诗曰:“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这是清明祭祖,坟场墓地哭祭生离死别,凄凉悲伤的详尽写照。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敬爱的母亲,儿子思念您。您的离去,让儿子情何以堪?2000多年前,孔子的弟子颜回先生,曾提出“百善孝为先”这句千古不朽的名言。
   亲爱的母亲,您在天堂不要再操心,一定要注意身体!感恩母亲是我这辈子不会忘记的事!
  
  
  您的儿子:周行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我是一个篮球迷,看了二十多年的美国NBA篮球比赛,见证了乔丹一代的伟大,见证了科比一代的潇洒,见证了詹姆斯一代的强悍勇敢。每一代美国篮球员的名字都很熟悉,看到他们的精...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活着就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

◎《黑水白沙》 记得临近退休阶段的黑人,要管一个事业单位,要管一个机关网站,要管一本理论杂志,要管一个高层内参。权力不大,责任很大,再加上官场中的人际关系复杂和自己...

时光在不经意中流逝,翻开旧日的记忆,仿佛回到了那曾经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中去,旧时的回忆依旧,只是少了几分忧郁,几分繁华,多了几分沧桑。 一 2007年,陈军由柳山...

北堂一笑《擎梦人》中的一些故事源于作者的亲身经历,读起来真实可信、亲切感人。作者不拘泥于生活事实,对人物和情节做了典型、代表性的处理,使人物性格更加丰满生动,情节...

辛丑年初春,在中国艺术收藏网|权威艺术门户移动版,浏览到一则新闻:2021新春贺岁艺术名家大拜年——画家陈宏光恭贺新禧。同时刊有陈瑾之主席为画展而作贺词:《云水禅心月照...

今天的龙门旅游一般都是从下游而来逆流而上进行的。 在陕西韩城凭吊太史公司马迁墓之后,沿黄河溯流而上,三十公里就到了龙门,对岸山西河津市的禹门口公园濒临龙门出口,作为...

◎《黑人白话》 为欲望而追求是小快乐,为精神而执着是大快乐,为信仰而牺牲是真快乐。席地而坐从容饮弹的瞿秋白真快乐也。如今党内追求小快乐者远远多于当初党内,反之亦然。...

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美食大国,二者合一,就造就了中国吃货称雄天下,举世无双。 古巴的螃蟹泛滥成灾,爬上公路,钻入家舍,妨碍交通,引人惶恐。古巴人为这些横行霸道的家伙...

4月11日,上午,11:35。 怀着对年轻时度过的一段刻骨铭心岁月的思念,我们一群年龄七十岁左右的老年人,兴致勃勃地乘坐上了开行不久的高铁,远赴兴文,又一次前去一九六三年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