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有好多年没有见过老鸹虫了。
  其实,我说的老鸹虫是一种黑而小的昆虫,不知道它的学名,只记得它出现在清明前后。
  昨天晚上,朋友幸吉来访。俩人闲聊时,他突然笑着问我:
  “这些天你看见过‘子弹头’没?”
  “什么子弹头?”忽而我明白了,就在刚才,我还看见灯光下一个黄色的小拇指头大小的虫子闯进了房间里。
  “哦,你说的是不是那种黄色的虫子?在我的老家刘口一带,管它叫花剌棒子。”
  “嗯,就是,你看它是不是像‘子弹头’?”
  “嗯嗯,可不是,还真像呢。”
  提起花剌棒子,从农村出来的我,再熟悉不过了。它们每逢清明前后出现,与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种小黑昆虫,老家人叫它老鸹虫。记得儿时的我们放学后,趁着天不黑,每个人手里都攥着个空酒瓶子,去树林或地里逮花剌棒子和老鸹虫,它们贴着地面乱飞,很容易捕捉到。等逮了大半瓶子“战利品”后兴高采烈地交给母亲,母亲一般会在第二天早上将它们喂鸡吃。母亲讲,老母鸡吃了活虫子会多嬎蛋。此时,眼前仿佛又一次看到当年我们小伙伴在田地里追逐逮老鸹虫的情形,有种你争我抢的感觉。清明前后,天也不冷了,那种貌似玩耍的“劳作”常常让我们个个头上直冒热汗。
  幸吉边喝茶边冲我说道,你吃过这种‘子弹头’吗?我们老家宁陵人有人喜欢吃它。
  “哦,它还可以吃?这个倒真没有吃过。那时我们逮了都喂鸡吃了。”
  “嗯嗯,这些年不怎么见到它们了。印象中,地里的麦苗长有两拃高时,它们就会出来乱飞。”
  “是啊,这些年确实很少注意到它们了。也许,我们离开了农村,走进了城市,故乡的一草一木已渐行渐远了,至于那些田野里的风物印象也越来越模糊了。”我有点自言自语道。
  朋友走后,我还在想着关于老鸹虫和花剌棒子的事。说真的,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涌进了城市,搬到了高楼大厦中,告别了父辈们生于斯长于斯的乡村,但,我们在拥有了便捷舒适的生活环境之后,似乎同时也丢掉了许多值得回味的东西。比如:村子里的那口井、那袅袅炊烟、那沧桑大树、那无边田野……早已沉淀成了淡淡的乡愁。慢慢地,记忆中美好的乡村已沦落为“空心村”、脏乱差的代名词,令人不胜唏嘘。
  庆幸的是,乡村振兴已列入我们国家未来发展的头等大事,乡村建设行动也开始在一些地方试点,“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美好愿景正一步步变成了现实。这多少让我们在异乡漂泊的人值得欣慰。
  常言道,富贵不忘稼穑。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不要忘记自己从哪里来,不要忘记生我养我的故乡。因为,那里有我们快乐的童年,美好的回忆,还有我们先人的祖茔,心灵的寄托。毕竟,我们最终要叶落归根,回归故乡的土地。
  临近清明,不经意提起老鸹虫,却让我又一次勾起了对故乡的绵绵回忆。
  2021-04-03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葬花吟》中看落花 好一曲婉转悠扬的〈葬花吟〉,手执一竿长长的洞箫,最好是临湖,或者在高山之巅,缓缓抒情,倾诉满腹忧伤,让淡淡的幽怨飘散,飘散,吹皱一湖春水,或者...

扬起自信的风帆驱散心头的阴霾 随着打工潮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孩子随父母异地求学,由于流动性、地域差异性,民工子弟家庭条件各异,造成孩子健康心理或多或少缺失。心理健康...

昨天晚上在大润发超市购物,突然听到语音广播超市部分区域关灯一小时。这则语音既让我吃惊,也令人欣慰。 看看手机,马上就4月22日了。 这是全球的第52个世界地球日啊。 4月22日...

昨天早上,宝宝想吃豆腐脑和小笼包,我俩简单收拾收拾,带上宝宝的专用餐具出发了。 10分钟左右到了附近的商业街,我们来到“南京小笼包”店,进门直接走到最里边靠墙的座...

生活中我们总是酷爱解读着人与自然,诠释着人与人的心灵。然而,读懂身边的人才是最难的事了。 二零一八年,我重操鱼竿,去了千米桥海边钓鱼,提起钓鱼已有近八年没动竿了,只...

本命年也叫“属相年”,民间称“本命年犯太岁”,有“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的说法。庚子鼠年,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即将步入知天命的年纪,回眸几个本命年的际遇,觉的本...

每天,每天,我们都被人潮推着向前,又推着回到自己的小屋。我们的周围被太多的人包围着,就像一座“围城”,让喜欢独处的人很想逃离。所以很多时候,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

——在竹篙中学文学交流会上的讲话(整理)秋水翁 在分享我写的这本散文小集子《幸福是什么》的时候,我想了许多,分享一点什么呢? 我不是一个专业从事写作的人,也没有更多...

童言无忌最是真(外二篇) 说个笑话——爷爷与孙女之间的笑话。孙女叫郑好,爷爷不说你也知。 昨天,郑好幼儿园放学回来,爷爷正在做多边形的水泥长廊垫脚墩,这样既避整体铺盖地...

一、爱做饭的中年人 书上说:“整天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男人,是没有出路、没有出息的男人。”孟子也曾说过:“君子远庖厨。”最近几年,年龄越长,我发现我越来越在向没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