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好除了爬山锻炼,还喜欢走路。我走路和那些快走的人不一样,速度不是太快,应该算是散步吧。虽然快是六十的人了,但每当融入到散步的人流中,仍带给我许多新发现、新感悟。
  走出小区南门,就是滨河公园(好人主题公园)。公园里空气清新,绿草茵茵,繁花似锦,景色优美。每天在此锻炼、走路的人络绎不绝,我也经常是其中的一员。走在公园里,贪婪地吮吸着新鲜的空气,欣赏着碧绿的草地和五颜六色的小花,还可以分享在此舞剑、跳操的人们的快乐。此情此景,使我惬意无比、心旷神怡,还有什么比这更快乐、更幸福的事呢?
  走出公园,便来到一座小桥,名曰击壤桥。小桥流水,我喜欢在上面伫立,欣赏下面的河水。从那微波荡漾的水波中可以感觉到一种别样的美。河水无声无息,平静而温柔地流动着;还偶有几条小鱼儿在水中无忧无虑地尽情嬉戏,静静地欣赏,也能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夏天的夜晚,桥上更是热闹。纳凉的人很多,摇着蒲扇侃大山,悠哉悠哉;尤其是有几个老者拉着二胡,几个大爷、大妈和着曲子唱起了黄梅戏,引来众多戏迷。悠扬动听的黄梅调传得很远很远,也流进了我的心田,这是家乡的黄梅戏啊!有时候,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后面哼几句,尽管很不着调也乐此不疲。此时此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幸福,令人感受到一种温馨和谐的氛围。置身其中,谁不被这快乐所感染?啊!原来幸福竟如此简单!
  穿过小桥,绕两个弯,来到一个不大的水沟,里面有荷花。荷花盛开的季节,我常常为荷花的美而陶醉。荷叶象一个个大圆盘,挤在一起。美丽的荷花托起了清秀的脸。荷叶上的水珠滚来滚去,象断了线的珠子。花骨朵象雨后的春笋,那是一种多么妖艳的粉啊!“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多么精辟的描述!看到此,让人不禁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是呀,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水沟居然可以生长出这么美的东西,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很想折几枝拿回家,但是想到“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而只好作罢。
  我最常走的要算是河四周的一条小路,现在政府将小路重修了,命名为沿河路,走路的人也就自然更多了。路边的很多不知名的野花,无颜六色,竞相开放,丝毫不为自己生长在这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而感到自卑。路的两边有树木和小草,还有绿油油的庄稼。走在这条小路上,心情总是很好的。早上,树上的小鸟快活得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神逗逗地跳来跳去,像是欢迎走路的人们;小河的水也潺潺地流着,浅吟低唱。有的人不禁边走便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一路上,人们都是欢歌笑语。夜晚,小路一旁的山上的知了快乐地叫起来,河边的青蛙也“呱呱”地叫得欢。当你走到它们跟前时,便忙不迭地蹦到河里。偶尔还会从树丛里突然钻出一只小耗子,瞪着小眼睛瞅你一会,然后也溜得无影无踪了,和人们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此情此景,它会给人一种置身世外的错觉,不由得让我想起小时候故乡农村的夏夜,眼睛湿漉漉的。
  有时候携妻走在路上,途中也可以见到一两对老年夫妇。他们或窃窃私语,或相依相偎,彼此什么也不说,只是手牵手悠闲地走着,一脸的怡然自得,爱情在他们心里早已变成坚不可摧的亲情了。此刻,我体悟到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意韵了,口中不由自主地哼起《最浪漫的事》,将妻的手握得更紧。
  此时此刻我发现,双腿是如此的无拘无束,可停可行,可快可慢,随心所欲,乐得逍遥。此时此刻我也发现,心灵是如此的宁静,没有凌乱的思绪,没有繁芜的杂念,白天的经历、以往的际遇、心头的压力、世事的烦恼都抛之脑后。此时此刻我还发现,徜徉于夜朗风清的户外是如此的惬意。放下了白天的工作,脱离了饭局酒桌上的应酬,摆脱了电视、电脑、手机的吸引,直感到神清气爽,一种释放的快感油然而生。走在这样自由的空间内和自己的世界里,难道不是一种修心之旅、一种养性之途?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人群匆匆,红尘滚滚,这世界和人心都是一日浮躁一日。尽管如此,但毕竟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愿意去走路,愿意轻轻松松地感悟人生。朋友,你不妨也挤一点时间来到户外,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清新空气和身处自然中的那种和谐和美妙。那时你的心灵一定可以得到净化和升华,你肯定会发现生活原本是这么简单、随意而又美好!何不潇洒走一回?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昨天早上,宝宝想吃豆腐脑和小笼包,我俩简单收拾收拾,带上宝宝的专用餐具出发了。 10分钟左右到了附近的商业街,我们来到“南京小笼包”店,进门直接走到最里边靠墙的座...

生活中我们总是酷爱解读着人与自然,诠释着人与人的心灵。然而,读懂身边的人才是最难的事了。 二零一八年,我重操鱼竿,去了千米桥海边钓鱼,提起钓鱼已有近八年没动竿了,只...

本命年也叫“属相年”,民间称“本命年犯太岁”,有“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的说法。庚子鼠年,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即将步入知天命的年纪,回眸几个本命年的际遇,觉的本...

每天,每天,我们都被人潮推着向前,又推着回到自己的小屋。我们的周围被太多的人包围着,就像一座“围城”,让喜欢独处的人很想逃离。所以很多时候,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

——在竹篙中学文学交流会上的讲话(整理)秋水翁 在分享我写的这本散文小集子《幸福是什么》的时候,我想了许多,分享一点什么呢? 我不是一个专业从事写作的人,也没有更多...

童言无忌最是真(外二篇) 说个笑话——爷爷与孙女之间的笑话。孙女叫郑好,爷爷不说你也知。 昨天,郑好幼儿园放学回来,爷爷正在做多边形的水泥长廊垫脚墩,这样既避整体铺盖地...

一、爱做饭的中年人 书上说:“整天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男人,是没有出路、没有出息的男人。”孟子也曾说过:“君子远庖厨。”最近几年,年龄越长,我发现我越来越在向没出息的...

我是1985年10月被分配去了水边税务所工作,1988年底调回县城城镇税务所工作。在水边税务所前后三年半,期间有过一次“一个半月”代理所长的经历,时间应该是1986年6月至7月。当时除...

一、辛女娘娘庙是中华民族始祖神庙 船溪乡汀流村,古称辛女村,清代民国时期称辛女保,解放后更名汀流村。这里有一座古老的辛女娘娘庙,又称盘瓠辛女娘娘庙,位于汀流村沅江边...

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 愚公,一个年届九十的老人,住在大山脚下,因为大山挡道出入不方便,就发誓要把它挖掉。他排除干扰带领全家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