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美丽。小河绿萍浮起轻漾,阳光在绿叶上跳动,春色阳光添景暖心,我双眸凝望着湖面波浪,那些缺氧的鱼儿急促顶出水冒泡,我的思绪急了 春意荡然下沉,我扔了几块碎石 激起了阵阵的浪花,魚儿快乐的蹦跳,如湖塘在对我呼喊狂欢。春风扑面,又回到了玩童戏水时代,童梦在眼前飘起,一群戏闹的孩子向我飞奔,春天的美丽在童心四起!
  不甘心寂莫才有春天的美。一个个细小的暗芽,熬过了长长的黑夜,它们不甘心,寂莫和孤独的闭门思考,它们抓住天赋的机遇定律,无论多么艰辛和曲折,无论多么不如春意,它总是抬头挺身使劲地去追赶那时代的步伐和春光。人们看不见,它抗争的情绪和低沉的语言,但它总是一路奔扎力挺,直到把春天灌满,用开放心境与新世界同唱,才有春色满园!
  一雷粉碎了他的美梦,是谁一雷为春天敲醒警钟?春很生气,无奈一片残红。你可以等,但只能看缤纷落樱,又要起风,沙尘迷住了眼睛!一场春雨,落在黎明来临之前,天气开始转暖。今年这个春天,忽明忽暗,忽阴忽晴,花开的有些惨淡,幸好绿叶露出了笑脸!四月是旺旺的春天,已经深深的进入了春床,怎么又缩回去了。山河怨了,又一阵倒春寒,春花竟落地飘红尘去,春姑忍疼惜春如焚!
  春水开始流淌,春丝开始缠绵,春意开始盎然,春愁正在梦话连篇,春困遮不住一双双慧眼,满山遍野开满了杜鹃,血染的风采更胜往年!沙尘暴来的这么早,居然在这个春天里横行,春怒了,它难道也懂感情,为了爱与和平,它开始顽强抵抗沙暴!收起眼角的泪,春在呼喊,连路边的野草,都想与繁花争艳,快感受我给你的温暖。一阵寒流,怎能将春的步伐阻挡。吃一碗阳春面,推开紧闭的柴门,去拥抱属于你的明天,让你的笑容更加灿烂!
  你是梦郎,我不就是你的梦姑了吗?难怪你的春梦里,会出现我的脸庞。看我多粗心,你我同睡在一张春床,我居然没发现,你偷偷吃了我一颗糖。我看你一眼,足可以让我晕眩 ,红花配绿叶,永远都是春天的经典。这份爱,谁也无法独揽!拥抱这爱的花园,阳光下,让我们尽情狂欢!
  不安分的春心,四处撩人,它爱上了北国自由之声,它迷上了南都旋转的舞裙,红色的牵引,让它沉醉于粉嫩的唇,吞云吐雾,只为了那一声爱的呻吟。春风化雨,滋养了山川和那一片森林,你不怕我爱上别人,你对我就这么放心?那是一个勾魂的声音,你难道就不闻不问?又想把我催眠,让我和你一起疯癫?我正在被催眠大师摧春。说巧不巧,男女主角都真性感,春色是关不住的,神也无能为力,何妨我们呢?菩萨说,要忘我,庭园正在放飞经声,而我正在被撕扯!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葬花吟》中看落花 好一曲婉转悠扬的〈葬花吟〉,手执一竿长长的洞箫,最好是临湖,或者在高山之巅,缓缓抒情,倾诉满腹忧伤,让淡淡的幽怨飘散,飘散,吹皱一湖春水,或者...

扬起自信的风帆驱散心头的阴霾 随着打工潮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孩子随父母异地求学,由于流动性、地域差异性,民工子弟家庭条件各异,造成孩子健康心理或多或少缺失。心理健康...

昨天晚上在大润发超市购物,突然听到语音广播超市部分区域关灯一小时。这则语音既让我吃惊,也令人欣慰。 看看手机,马上就4月22日了。 这是全球的第52个世界地球日啊。 4月22日...

昨天早上,宝宝想吃豆腐脑和小笼包,我俩简单收拾收拾,带上宝宝的专用餐具出发了。 10分钟左右到了附近的商业街,我们来到“南京小笼包”店,进门直接走到最里边靠墙的座...

生活中我们总是酷爱解读着人与自然,诠释着人与人的心灵。然而,读懂身边的人才是最难的事了。 二零一八年,我重操鱼竿,去了千米桥海边钓鱼,提起钓鱼已有近八年没动竿了,只...

本命年也叫“属相年”,民间称“本命年犯太岁”,有“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的说法。庚子鼠年,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即将步入知天命的年纪,回眸几个本命年的际遇,觉的本...

每天,每天,我们都被人潮推着向前,又推着回到自己的小屋。我们的周围被太多的人包围着,就像一座“围城”,让喜欢独处的人很想逃离。所以很多时候,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

——在竹篙中学文学交流会上的讲话(整理)秋水翁 在分享我写的这本散文小集子《幸福是什么》的时候,我想了许多,分享一点什么呢? 我不是一个专业从事写作的人,也没有更多...

童言无忌最是真(外二篇) 说个笑话——爷爷与孙女之间的笑话。孙女叫郑好,爷爷不说你也知。 昨天,郑好幼儿园放学回来,爷爷正在做多边形的水泥长廊垫脚墩,这样既避整体铺盖地...

一、爱做饭的中年人 书上说:“整天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男人,是没有出路、没有出息的男人。”孟子也曾说过:“君子远庖厨。”最近几年,年龄越长,我发现我越来越在向没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