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时日,我得到了一些数据,现陈列如下(截止当下):
  我们立地村历年来人均获得钱款不足20000元,而所存留公有资产微不足道,老年人没有社会保障;永固村人均已经获得32000元,并且60号令征收的60岁以上(含)固定领取月生活补助费500元已经达9年之久(堪为典范呀!);雁涟村人均获得86200元;沁水村人均获得57300元。
  同在一个乡镇,相距之遥,委实匪夷所思。难怪我们立地村民怨沸腾。为何如此呢?推究起来原因不外如下:
  一,补偿不到位:
  ①高新一期批准征地1996.56亩,实际圈地3500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条规定应给与补偿,至今没有依法进行土地补偿。
  ②依据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与区人民政府(1999年11月2日)签订的协议书,协议13%的回报用地至今没有落实。
  二,生产安置用地被村街各级违法操作随意低价贱卖,其价值大幅度缩水:
  ①2010年88万元每亩处置35亩;
  ②2010年10万元每亩处置88亩;
  ③2011年18万元每亩处置60亩。
  三,有关资费被有关部门违规截留。
  ①高新一期征地后,我村又经过数次征地,应该分到我村的土地费被街道截留:譬如说,光是逍遥组的土地费之中的290万元,投于花卉市场,结果片羽不存!
  ②2018年我村两个生活安置小区的剩余重建地宅基(其实不然,譬如逍遥组腾友钧兄妹一直悬而未决。)、安置房进行拍卖,拍卖资金的一半(1600余万元)被街道截留。
  四,有关贱卖土地所得残余款项被不合理胡乱处置,没有专款专用,专地专用,再一次严重损害了绝大部分村民的合法权益。
  五,市人民政府第5号令明确规定了的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高新一期征收的老百姓一直没有得到合理安置补偿。
  众所周知,5号令和60号令(由于特定的原因,我对于60号令的情况比较熟悉一点。)征收的属于留地安置,103号令征收的属于货币安置。
  下面我将就“有关贱卖土地所得残余款项被不合理胡乱处置,再一次严重损害了绝大部分村民的合法权益。”予以粗略的阐述。
  客观地讲,在早期阶段,也就是103号令出台之前这一时间段,将公有资产作全村大摊派,因为这毕竟属于新生事物,大家都没有遭遇过,所以说这一做法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基本上没有错,恰恰相反还体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但是在后来103号令出台之后,仍然如此操作,就显得过于草率简单不负责任了。“村领导”辩解说:“打个比方,村上就是一家之主,5号令60号令以及103号令征收的就好比是几个儿女,在父母看来,手心手背都是肉,不会厚此薄彼的!”并且还说:“难啊!不这样处理不了啊!”
  说的多好呀!这貌似公允的背后反映的其实就是无能、乱作为,缺乏干才,才不配位。
  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以及两安用地(生活安置用地和生产安置用地)之中生产安置用地都必须是专款专用,专地专用的,专属于相对应的拆迁安置群体,用以解决其就业养老以及发展问题。
  留地安置的人们没有任何社会保障,而贱卖其专属的生产安置用地所得款项被毫无保留的100%地充公处置,对其合法权益的侵害程度之巨大不言自明!
  后来103号令征收的在享有社会保障的情况下,土地费仅仅拿出30%置于全村分配,很明显的拿出的30%也还有部分回流(这当然也是他们合法权益所在,无可置评。可是其他人被其侵蚀的合法权益又该如何追索呢?)。
  我村现有残存的公有资产绝大部分来源于留地安置。“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至于以往那些已经丧失的合法权益,虽然我们应该作最大努力予以追索,但是那无疑是一个极其漫长艰辛的过程。
  我们目前能够把握的就是尽可能合理合法公正公平的处置好现有资源。面对即将面世的股份制方案,我认为应该对留地安置的村民予以最大限度的倾斜和保护,我个人以为应当提出其中的70%乃至于更多比例安抚照顾留地安置的村民,或者先对所有村民作出社保处理再作其他处置为妥,况且也还只是弥补损失于万一。当然最直截最彻底的办法就是起底核算,该退款的退款,该补偿的补偿,真正切实做到专款专用,专地专用,不过缺乏现实的可操作性。
  这只是我的一管之见,不足为凭,我也只不过是起个头作抛砖引玉的作用罢了。真心希望所有村民积极、真诚、务实地参与讨论,献计献策,以合理合法的手段有效地干预,莫让错误得以继续延续下去。
  真正客观、公正、公平、合理、合法、合情地处理好这件事不仅仅是对所有村民的负责,也是对党和政府的负责,更是公平与正义的展现。不敷衍塞责,体现出执事团体的政治智慧与水平,更加彰显出法制法规的健全与完备,尤其显现出大处着手小处落墨的全局观和历史使命感,我充分相信新时代的党政干部有能力,有魄力,有担当,有真知灼见,能够造福一方!
  
  另外我还想就铁炉塘组彭友钧兄妹的情况聊几句。对于他们俩个的情况大家应该有所耳闻,尤其铁炉塘组的人们。对于他们,大家的印象差不多都是:一脸菜色,沟壑纵横,极度营养不良。彭友钧(原本当过兵)长时间身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军装,骑着一部“年届知命”的自行车,车上带着一个蛇皮袋。
  以前我经常遇到他去黄花塘集贸市场捡菜叶---自己吃呀!他是一个干净的人,绝不偷鸡摸狗顺手牵羊!近两年便没有遇到过了,据说他腿脚不灵便,走不动了。想想也真是的,毕竟都七十多岁了!
  而彭伏秋也是年近六旬,足不出户。近二十年来,我仅仅看到过一回。记不起是哪一天,我从某楼房下经过(之前我并不知情),突然听到似乎有人喊我,那声音悠悠的,毫无生气,仿佛从幽冥世界飘来的一般,我不由打了个冷噤。循着声音抬头一看,令人不寒而栗啊!一个仅仅蒙着人皮的骷髅头,双眼空洞失神,斜倚在窗沿边,了无血色,形容枯槁,如同鬼魅。我脑海中苦苦搜索,良久才明白其人是谁。听说她现在已经瘫痪了(必然所致)。
  那个景况呀,怎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
  我曾经就此事于不同场合讲过几回(可惜事后没有追问),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直到某天某“领导”告诉我彭友钧本人没有提出要求。谁信呢?谁会拒绝富庶悠游的生活?我好多次看到彭友钧长时间坐在村办(原来湘仪路办公地)。多少次对牛弹琴后,终致哀莫大于心死呀!这是对人权的极大漠视。作为所谓“人民公仆”,就只要专做庙里的泥菩萨,只受香火而不问世事?
  彭友钧的重建地宅基何在(前文讲,重建地多余?)?
  比照时价,应当也还算是一笔比较可观的财富,是不是可以交给他另外的亲人处置,或者交托给敬老院,作妥当温情的安顿呢?
  兄妹二人“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
  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享受拆迁安置的红利呀!
  风烛残年,再也经不起岁月的侵蚀!
  我真心希望大家一齐发声,敦促有关部门出于人道主义和基本的人性良知,尽快落实解决好。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孩子们好: 清早,打开班级群看到你们背二十四节气歌,读课文,我忍不住想说几句。 今天立夏,祝愿你们像夏花一样灿烂,身体健康,学习进步! 很多人问我,怎么把你们带得这么...

好色的男人都是好男人,水性的女人都是好女人。这话似乎哪里不对。 但是有才的男人大多好色,有情趣的女人一般水性,却是被不断证明的事实。 好色本没有对错,那是男人的天性,...

十年前就常见“问道青城山”的广告,直至日前才有幸游览道家名山——青城山。 青城山位于成都市区西南68公里处,群峰环绕起伏、林木葱茏幽翠,享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那日...

梦里,我拥有一棵柠檬树,一棵随风自由飘动的柠檬树,不为别的,只为欣赏满树墨绿色的青柠,还有那表皮精油芳香物质会随着夏天热浪一起变得躁动起来,这辛辣微甜的气息不免惊...

我在某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女孩晒了自己在南浔古镇拍的美景照,配的文案是“我居然一个人傻傻地去游了南浔古镇”,当时我想一个人去旅游不好吗?春天阳光灿烂,繁花似锦;夏日...

◎《黑人白话》 黑人佩服施一公,施一公佩服饶毅,当然,黑人就更加佩服饶毅。一个有学识的人令人佩服,一个既有学识又有良知的人就更加令人佩服了。所幸,施一公和饶毅都是这...

前不久,《解放军报》以《英雄屹立喀喇昆仑——走近新时代卫国戍边的英雄官兵》为题登载了祁发宝和他的战友们卫国戍边的事迹。英雄事迹可歌可泣,感喟不已!最让我久久不能释...

从事物本身出发,依据事物本身,按照事物的本来面目和产生的根源认识事物,按照事物的本质要求对待事物,正确地认识人和社会,深入地了解人和社会,健康地判断事物,这是认识...

性格.命运.运气 朋友间有时会聊谈人的性格与命运、以及运气方面的老话题,都有各自解读。 坊间一直有“性格决定命运”,“人的命运是天意”之说。这一论题难以三言两语阐释清楚...

我的学生我的娃 从教近三十年,接触过各类学生,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经常让我反思的,也就那么几位。或者可以说,是他们教会我怎样面对人生,是他们给我力量让我坚强。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