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水墨,古今人 陶岘,江南丝竹恋千灯 昆曲,顾坚,流传 千年历史的痕迹 谁吻?谁梦…… 千灯,在岁月的冲刷下变得逐渐光滑而温润,曾有的繁华就像一场甜蜜的午梦,在醒来的阳...

“等你我等了那么久,花开花落不见你回头……”马年在电脑上设定了自动播放,躺在床上欣赏起歌来。 凄婉忧伤的歌声中,飘荡在马年的耳边。可对他来说,也许有一种思念不仅仅叫...

一拂手,春的悸动,心涌的文字,在笔尖上流淌。 不怕你笑话,当文学的种子在幼小的心田播种的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你神秘的模样。犹如七色的彩虹,霞披万丈;犹如皇冠...

“天边有一对双星,那是我梦中的眼睛……”当听到吉日格楞的这首《天边》的时候,我的心灵就像一面尘封许久的鼓,被重重敲击了一下。那声音渐传渐远,不绝如缕,脸颊不由得挂...

正值美丽四月天,正值嫣红春风暖。我披着明月岛下的半川烟雨,我携着嫩江波上的一缕烟霞。走过“八千里云和月”;踏破九千里风与雨;越过多少山与壑;渡过多少江与河。我千里...

2014.8.21日,我刚吃完饭到楼下散步,我看到一个卷发,白衬衫的男孩 奇怪,我在小区这么久都没见过这个男孩呀,他看起来还挺帅气,要不去和他交个朋友,我在心里想。我走到他面前...

一、坚持独特 坚持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勇气。如果有一天对了,就会微笑的说,枯木逢春。坚持和习惯是一种缘分,有时想放下一件事情,突然习惯的不知不觉做起此事。这就是坚持...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转眼间,又到了和弈城相识的那一天。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可太阳却十分毒辣,伊洛慢慢走到那棵樱花树下,看似不慌不忙,可谁知道,她的手心已经渗出了紧...

我现在觉得我除了对不起爷爷以外,我还对不起我的爸爸。现在我觉得我已经无法弥补。 从三年级开始,我就自己上下学,毕竟我的父母要管我,也要管我的哥哥。我的爸爸常常在学校...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题记 初见你时,你就如那桃花源中...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学会了上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学会的,记得那时的qq号好像只有四位数。那应该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时我们这儿很少家里有电脑的,更不知道qq为何物,上网...

当落日的余晖洒向大地,当田间的农民荷锄而归,当农舍的炊烟袅袅升起,我总会来到屋后的山冈上,望着远方的山峦,回忆母亲在我儿时和我嬉戏的情景,还会在田地间寻觅母亲的身影,在炊烟...

哥哥,你在哪儿?我等你。 曾经,我们肩并肩走进了那个朴实的素描室。素描室里的学生并不多,只有七八个。但老师却对我们严格要求,确保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个个都是精英。那是...

“五一”啊,我等你很久了,怎么这么慢哪!总算黄金周来到了,今年的“五一”节目的地就是上海! 一、大饱口福 上海的“五一”节真是人山人海,游人如织!蜗行在节日的大街上...

“五一”啊,我等你很久了,怎么这么慢哪!总算黄金周来到了,今年的“五一”节目的地就是上海! 一、大饱口福 上海的“五一”节真是人山人海,游人如织!蜗行在节日的大街上...

“五一”啊,我等你很久了,怎么这么慢哪!总算黄金周来到了,今年的“五一”节目的地就是上海! 欢乐三步曲 一、大饱口福 上海的“五一”节真是人山人海,游人如织!蜗行在节...

“五一”啊,我等你很久了,怎么这么慢哪!总算黄金周来到了,今年的“五一”节目的地就是上海! 欢乐三步曲 一、大饱口福 上海的“五一”节真是人山人海,游人如织!蜗行在节...

“五一”啊,我等你很久了,怎么这么慢哪!总算黄金周来到了,今年的“五一”节目的地就是上海! 一、大饱口福 上海的“五一”节真是人山人海,游人如织!蜗行在节日的大街上...

1. 悄悄等你很久。你没来,我却习惯了等待。 2.我不贪心。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生命中永远有你。 3.那个让你流泪的,是你最爱的人;那个懂你眼泪的,是最爱你的人。那个为你擦干眼...

等待是一场博弈, 每一分一秒都侵蚀着彼此的心; 在渺茫的希望里, 也许我能坚持下去。 但在看不到边的未来里, 又或许我会离去; 总想坚定不移的相信你, 可事实并没有给予太多...

请伸出你的双手,抚平我内心的寂寞。 细雨象牛毛,象花针,细细的,密密的,乱纷纷扑在我的脸上。我往前走,往前走……没有目标,只想把内心的苦闷甩出去,但不知道用什么法子...

未经失恋的人不懂爱情,未曾失意的人不懂人生。 ——题记 “有人独倚晚妆楼”,此等雅境,仿佛谈论孤独恰恰是一种奢侈。周国平说:“孤独是人的宿命,它基于这样一个事实:我...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转眼间,又到了和弈城相识的那一天。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可太阳却十分毒辣,伊洛慢慢走到那棵樱花树下,看似不慌不忙,可谁知道,她的手心已经渗出了紧...

我现在觉得我除了对不起爷爷以外,我还对不起我的爸爸。现在我觉得我已经无法弥补。 从三年级开始,我就自己上下学,毕竟我的父母要管我,也要管我的哥哥。我的爸爸常常在学校...

空间留下的只是距离,并不能阻断我们彼此的想念;时间记下的只是岁月,并不能割断我们彼此的深情。 故乡,在这片忘水的地方,我深爱着一个女孩;故乡,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