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夏日的晌午,那只该死的喜鹊在高大的苦楝树上不厌其烦地叫着,这絮聒不休的声浪与那滚滚的热浪携手袭来,双管其下,吵得王光头在凉席上翻来覆去,如在床上烙饼。农家人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