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潮来袭, 急急细雨。 斜风伞不举, 凛冽重又钻入衣襟里。 园里游人寥寥无几, 桥下亭里檐口众聚集。 气温骤然降低, 春衣包不住凄风冷雨。 把你穿上身子, 如叠加了绒绒棉衣。...

近来心绪突然很乱,那些大雾弥漫的清晨,我常常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不敢茫然出行。也许我早已在不经意的时刻里迷失了自己,不经意间,却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 这该是一种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