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站在窗前 向远处 向更深的远处 凝望 默默地,流淌的,血液里 冒出许多问题 昨天已去,明天 该以怎样的姿态迎接 有时,站在夜晚的街头 越过一盏盏路灯 向路的那头,看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