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阵想回老家赵县一趟,谁料还未成行,疫情就汹汹而至,将我阻隔在疫情旋涡附近的国际庄,我就此过起了“画地为牢”的日子,家乡距国际庄不足百里,此时却咫尺天涯,我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