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收到回复后的回复(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5-10 15:17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随笔】

   早上醒来,一打开手机,我就看到了侄儿小强发来的微信消息,确切地说,应该是他老婆拿他的手机发的。信息分几次发布,全文如下:
   小强:
   很抱歉我无意间看到这条信息,居然在你们这些亲戚面前我们一家人是如此不堪!可你们又真正知道多少?就能这样评价我们?
   小强:
   我们一家人只图安逸安于现状嘛?我爷爷不好,难道家里不留人?难道老年人就不重要,可以不过问?还有小孩,我们的瑞瑞带到这么大,难道他自己就长大了吗?我的妈妈任劳任怨,辛辛苦苦,在你们这些亲戚面前就变成了安逸?天天照顾瑞瑞饮食起居的是她,生病感冒跑医院的也有她,我不知道你能了解一个一坐车就要吐的人么?晕车到了极点的人吗?难道这些是我的妈妈自找的?难道不是爱?我并没有让我的父母因为我过得更好,反而还更累,或许你会想,你是瑞瑞的妈妈,难道你一个人不可以带嘛?可以啊,我一直在家带,但是对于我一个新手妈妈来说,婆婆妈妈不是应该更了解嘛?她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我了吗?并没有,是我的妈妈。瑞瑞一直就是一个很难带的小孩,车车买回来可能半个小时都没有躺过的,我和妈妈在家,又要看着生病的爷爷,又要带着瑞瑞,瑞瑞小时候的每一天不是背着,就是抱着睡的,瑞瑞去爷爷奶奶哪儿,可以说一天也带不了,好多时候带半天他奶奶就会在我面前说累,说我的儿子难带,除了断奶,他们没有带过一个整天的呵!
   小强:
   再来说说我吧,从怀孕开始,我的胃口很差,吃的很少吐的厉害,他爸爸对我还不错,偶尔买点东西给我吃。记得有一次,怀孕后期了,到了中午来唐昌,我饿了想吃饭,恰好那天他家里有客人了,他的妈妈告诉我,等客人来了一起吃,我说好,然后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他们已经开始吃了,并没有等我,你觉得这样对一个怀孕的人好吗?换位思考一下哈,难道你不会生气吗?我生瑞瑞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你知道我吃的什么吗?或许对待舅妈也比我好吧,我吃的,黄瓜炒火腿肠,吃得炒藕,媳妇是外人,可孙子是跟他们姓的吧,这样对我好吗?你平心而论。
   小强:
   再说说过年吧,前一天瑞瑞他爷爷在我家吃饭,孩子好好的,从29出门就开始发烧,到了重庆列车员叫我们下车,你知道我们年过的有多糟心吗?短短可能五六天的时间去了四个医院,这些都不说了,说说初三那天吧,我?你了解一下到哪天见到我的有多少人?从吃饭开始,我就背着瑞瑞到三点半左右,没下楼没出房门,因为瑞瑞惊醒怕吵,再加上他回去之后不下地不舒服,我必须将就一个小宝宝塞,但我实在忍不住了,早上没吃中午没吃,我也是人,我也知道饿呀,可是又有谁上楼看过我们母子,又有谁问过我们吃不吃饭?没有。   
   小强:
   你或许会说初三家里有客人忙,忘记了嘛,我理解,可到下午到晚上也没有人问啊,算了,我也无所谓了,可到了初四,我还在跟小李说,娃娃不好我们初六差不多走,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决定当天就走嘛? 媳妇是外人没有错,但至少是个人吧,我可忍受不了我被人当空气。早上起来给瑞瑞和我自己刷鞋,他妈妈站在我面前也没有告诉我鞋刷在哪里。吃饭叫别人家的媳妇也没有叫我,宝宝拉粑粑哭的厉害,并没有过来看看也没有帮忙,是我一个人跑上楼拿上拿下的,想想瑞瑞整夜的咳,凌晨四点过开车到临湘妇幼,回来只换来一句,咳不蛮有关系的。想想能不生气么?我没有那大度,知道我的父母知道瑞瑞不好怎么做的吗?毕竟这么远,天天视频,随时随地给我发消息,问瑞瑞的情况,从出门那天到了重庆看病的时候,他们第一时候给我打了钱过来,他们是个农民用不来微信转账,她们把钱给别人,然后让他们转给我的,这些小李看在眼里的,我们的生活不如意,知道我们没钱,生怕耽误了瑞瑞,这就是父母。      
   小强:
   你一直强调他父母对他有多好多好,难道我的父母就不是父母,我父母对她好你们看见了嘛? 每天在家饭做好,等着他回来吃,不管多晚,除非他说今天不回来吃饭,对比对比呀,你也提到他父母给他买房,难道我父母没出钱?乡镇上的二手房买成25万,弄下来简装了一下我父母也花了十几万好吧,我家要求真不高,我们也不攀比,我们并没有叫他们一定买个新房,一定是县城的,我们只要有个窝就好。我的父母出钱出力,在你们面前他们成为你们口中什么样子了?
   小强酒坊:
   错,不是每次都是我们错,讲讲道理好不好?其实我说这么多,并不是想指责你们,你们毕竟是长辈,我只是觉得你们这么说我父母不公平。     
   小强:
   你姐姐怎样对我妈妈你知道吗? 结婚的时候,因为一点事闹的不愉快,姨妈、他妈妈和我妈妈在那儿一直坐着,他妈妈叫姨妈去吃饭也没有叫我妈妈,我妈妈也没计较啊! 现在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待小李对待孩子,而你们呢?只知道叫我们认错,叫我们道歉,这样对我妈妈,又叫谁给他道歉呢?
   小强:
   以上我说的这些,第一次跟你们说,也是最后一次,这些你们选择发给他父母看,也可以选择部分来求证,看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你知道为什么,你发消息小李没回嘛?因为他不知怎么说怎么做,好多事情他是看在眼里的。如果他回了你消息,我有可能就看不到这条信息,也就不会跟您说这么多,如果不是无意间看到消息,也不知道说了我一家人这么多,我们还不知道[难过]
   小强:
   娃娃这几天不好,下午都好好的晚上就突然是肺炎,从昨天晚上九点到今天,我妈为了瑞瑞只睡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爷爷奶奶在哪?成都喊住院,太远了,我们从成都开药回来住,你觉得谁愿意背娃娃输液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站也站不撑,坐又坐不到的,是我妈妈,没日没夜跟我们跑去看娃娃的是我妈妈,或许你会说,这次你们闹矛盾了嘛,爷爷奶奶才会这样的吧,瑞瑞八个多月的时候轮状病毒感染也住院,我还记得我喊他妈妈去医院帮忙照看,你知道她说的什么嘛? 我们搞不赢没空,爸爸要做事,我的守店子,不管啥事丢不得吗?娃娃比钱重要吗?记得那回还是把我奶奶喊去帮忙看着的,去年那时候我爷爷生病也很恼火,屋头随时要留人的那种情况都没有帮我们,算了,我们也没空理会那么多。
   小强:
   经常说把我当成自己的女,可对待自己的女会这样吗?遇事就想三分,伤多了对谁都没好处。   
  
  
   刚开始看到前面一段话,我就感觉侄儿的老婆发的信息里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而且根据发信息的时间,是昨晚深更半夜,这说明她一夜未睡好。她的措辞有点不客气,全然不顾看到消息的人是她老公的姨妈(家乡流行叫法也叫舅舅)。她的质问与辩驳,让我心生尴尬,甚至是恼羞成怒,我本来决定不搭理他们了。
   我纳闷侄儿在收到我前几天发的长长的消息(《写给侄儿的信》)后,没有回复片言只语,在我以为他不会当一回事时,却又让他老婆回复我那么长的、貌似不友好的信息。他难道连亲自回复我的勇气都没有吗?我仔细想想,还是不计较他老婆对我的反唇相讥。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毕竟是很有个性,也容易冲动的,就当他们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吧。或许我在发给小强的信息中的某些说词,确实是我在听信姐姐的一面之词后的轻率附和,有些偏颇。我决定好好回复小强和他老婆,好好交流,让事情能出现好的转变。于是我慎重回复了如下消息:
   小强,王琴,看了你们的消息,挺欣慰!至少你们还是回复了艳舅的消息。这样才好,说出你们的心里话,还有委屈,你们才不感到憋屈,也让我知道在未熟悉矛盾双方具体情况的时候,轻率地对他人下结论,给人贴标签,也是不公正的。
   艳舅虽然是长辈,也知道说话要以理服人,以情感人。艳舅说得不妥的地方,太偏激的地方,还望你们夫妻多多原谅,不往心里去。
   虽然我的话貌似全是站在你爸妈的立场,对你们没有在做深入了解后,换位思考,然后再依据事实说出公平公正的话,暴露了我的做人的缺陷,但我还是希望你们明白:我、大姨妈、舅舅三家人都只有一个共同愿望,那就是希望你们夫妻和你爸妈和睦相处,一家人互相关爱、互相理解、包容,一团和气。
   其实你的心里话,完全可以当面跟你们的爸妈说出来,而不是闷在心里跟他们赌气。比如你若不回复我,我可能也不知道你们的难处与委屈,不知道瑞瑞的外婆外公等也为你们付出了那么多。
   你们应该相信你们两人的父母疼爱自己的儿女的心是一样的,只是每个人的脾气性格不同,表达方式也不同,总之,他们都是对你们最真的人。
   其实作为舅舅也罢、姨妈也好,对于你们来说,完全可以因你们的喜好决定忽略或是在乎,但父母不同,因为父母与你们休戚相关。父母纵然有错,也要学会包容,总不能因为受不了父母的行事作风就忽略他们,与他们划清界线吧?
   艳舅只希望你们能和父母好好说话,好好相处,我想,我这个愿望应该不过份的。
   我相信你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也会珍惜与父母的感情的,目前有点小隔阂,相信不久也会化解的。
  
   发了消息后,我决定和姐姐聊聊,也向她证实她媳妇的话的真伪。二姐和弟弟也相继加入了群聊。
   把聊天记录发给她们看,大姐否认她媳妇的话的真实性,认为她是在狡辩,也坚定地认为她媳妇是喂不饱的白眼狼,对她掏心掏肺也是白搭,她始终只认为她娘家妈妈才是天下第一大好人。大姐说,她只怪她儿子太窝囊,不能摆平自己婆娘。她和姐夫决定和儿子媳妇断了来往,连孙子也不去主动看了。
   二姐和弟媳认为大姐这样做也好,对她儿子媳妇这样的忘恩负义、只记他人过,不记他人好的人,就该拿出强硬态度对待他们,再也不给予任何经济支助,也不惯着他们,必要时断绝关系也未尝不可。二姐甚至为我打抱不平,认为侄媳妇太没教养,竟然以如此无礼的语气频频反问我,好像我说的全是屁话一般,要狠狠反击我。
   对此,我只能想,或许我确实让她感觉我冤枉了她吧。或许大姐和姐夫也未必是没一点过失的,在某些方面可能也是有不妥的。
   我接受不了父子、母子之间出现这样的僵局,本试图劝说大姐大人不计小人过,可发现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她们早已对儿子媳妇寒了心。
   中午,我再次收到小强的老婆发来的消息:
   心伤多了也就麻木了,对我来说也就无所谓了,换位思考,如果是你家的孩子被这样对待,还可以这样淡然的告诉我:我们是一家人吗?
   难道你觉得所谓的面子比孩子的健康还重要?可以不闻不问,我还能说什么,我还可以说什么?希望他们不要忘记他们这么做最痛苦的是谁,是他们的儿子,最可怜的是谁?是他们的孙子,既然心中定义不一样,我又何必自讨没趣。
  
   看了信息,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我真的不希望大姐和姐夫与儿子媳妇就这样成为陌路,这将是一种悲哀。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不让双方排斥反感,又没法做到置身事外,尽管大姐说我们大家都不必过于操心她的家事,只需好好劝劝姐夫就行。我决定请二姐出面劝大姐改变态度,先以事论事,抛下成见,和姐夫先去看看病中的孙子。这也体现父母的宽宏大量与爱的本能,不给媳妇和亲家留话柄。我发了消息给二姐后,又回复小强老婆:
   你表达的意思,我全部知道了。这段时间,瑞瑞生病,你们确实辛苦了。先好好照顾孩子吧,他的健康是第一的!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suibi/60367.html
Tags标签: 回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