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日下午,清明放假乘车返回老家。
  列车刚过了开封,不经意间瞥见外侧车窗玻璃上有一道道水珠不时流淌下来。哦,下雨了。此时,不由得想起了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的诗句来。挪了挪疲惫的身子,端坐好又抬头望着窗外,一片片绿油油的麦田此刻正笼罩在暮色茫茫的潇潇春雨中,真是好雨知时节,田间拔节的麦苗正需要这场及时雨。
  等下车出了站,夜幕下绵绵的春雨愈加紧了。掏出手机跟在商场上班的媳妇打电话,没人接,估计她还在忙碌。于是,在路边扫了辆共享电单车往城西而去。十几分钟后,冒雨到了家。虽说一路上没穿雨衣,但衣服尚未完全湿透。等媳妇下班回来,已晚上九点半了。俩人简单吃过晚饭,期间断断续续看了一个电影《绝招》后,洗脚上床睡觉。
  清明又近也,却天涯为客。这些年,自己独自在外面打拼,转眼也十几年了,每每是聚少离多、两地奔波,辛苦自然不消说。常言道,小别胜新婚,对我和媳妇来说,算是真实的写照。也许,平日里分别太久的缘故,每次回到家,两人都是卿卿我我的,不像其他老夫老妻,连正常的例行公事都没了。可能他们整天在一起早就腻了。熄灭灯,迫不及待地云雨之后,有点气喘吁吁了,真是年龄不饶人。事毕,媳妇有点意犹未尽地说,都快五十的人了,咱还这样黏糊,听说,有的人家早分床睡了。“结婚不就是为寻个伴,性伴侣、老来伴,要不还结婚干什么。”媳妇听了偷偷地笑了。“这说明我们感情好呵。”
  不知何时,窗外的雨滴落在窗户雨搭上竟“哒哒”作响起来。
  “雨又下大了。”媳妇轻喃道。
  “鬼不走干路,你没听说过吗?每年清明好像多少都要下雨呢。对了,你今年清明还回不回太康给他姥爷烧纸了?”
  “不回了,本想趁弟的车返回的,他今天早上已开车返回了,今年太康老舅过三年。我等老爸两周年了再回,三月十九也快了。”
  “嗯,今天这边咱大姐发来信息,要明天一起回老家刘口看望大伯,他如今一个人,在集上医院住了十多天,八十五的人了,没儿没女的,这些天权杖着咱爸照料,要知道咱爸只比大伯小两岁,害怕他吃不消。”
  “可不是,我上次跟咱大姐一起回刘口看大伯了,也怪可怜的一个老头。听说他年轻时不正经干,这些年咱妈不是多待见他。”
  “唉,真是。咱爸让他去敬老院,他说什么也不去,只有一个人度残年了。可一有什么事都慌着跟咱爸打电话。”
  “睡吧,明天我还上班,你得回刘口。”
  念过眼,光阴难再得。也许,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变好。人生看得几清明,这清明的雨让人多少感伤,但,绵延不息的爱与牵挂,会在时间的长河中永存。
  暮春时节,不期而来的夜雨使人又一次体验了春寒料峭,伴着不绝于耳的雨声,我遂裹紧了棉被,与媳妇酣然入睡。啊,清明雨,虽然淋湿了我们的浅梦,但,相信它过后定会是春和景明,万卉争荣。
  
  2021-04-04清明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