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樱花开放的季节。
  我喜欢春天,喜欢春天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景象,更喜欢沉浸于花艳欲滴、花香醉人的那种飘飘然的感觉。
  经好友推荐,我去过一处鲜为人知的樱花盛开之地,领略了樱花的独特之美。
  那天清晨,驱车向目的地出发时,天空薄雾冥冥、阴雨霏霏。当时还担心,天公不作美,也许看不到朋友所说的那样极美至妙的景致了。
  幸运的是,快要到达目的地时,烟雾已散去,雨也停了,天色大白放亮,太阳似乎马上就要出来了。我停下车,举目远眺,只见几座红墙灰瓦的农舍小屋,静静地依偎在几处小山之中。屋旁山怀之间,呈现着片片清新的颜色——几点儿白、几点儿黄、几片儿红、几片儿绿、几片儿粉。这几种颜色交相夹杂在一起,看上去宛如飘落的傣族少女的衣裙,又如揉碎的雨后彩虹,挂在山野田地之间。我心中暗喜,景色果然不错!
  地微润,却无泥泞。遂沿一土路小径,缓步前行。这里的空气清新甜润,这里的视野透亮晶莹。让人顿觉神清气爽,不觉加快了脚步。又走了数十步,转过小路,经过一片绿草黄花。黄花正是迎春花,挨挨挤挤地簇拥在湿绿的草丛中。
  爬上一个小坡,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几大片红色、白色的樱花树以及一池碧绿的清水。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下了坡,走近最大的一个樱树林。这片樱树林长约八百米,宽约一百五十米。樱树横竖成行,井然有序,好像整装列队,待舞的天仙少女,清新靓丽,楚楚动人。我刚想走进林中,忽然一阵清凉的微风掠过。樱花树纷纷扭动花枝,衣袂轻飘,翩翩起舞,像是为这位不速之客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我仿佛听到了曲调宛转的管弦乐正在缓缓响起。又仿佛正置身瑶池,有幸目睹王母的蟠桃盛会。我蹑手蹑脚地走近一棵较大的樱花树前。这棵樱花树茎粗冠大,枝条浓密。一簇簇的樱花争先怒放,枝条之间已经毫无缝隙。樱花的品种多样,花瓣的数量也因品种不同而有差异,开放的时间也有先后。这棵树的花瓣是五瓣,正是完全开放的时候。我扬手轻扶樱树枝,屏住呼吸,静心凝视一朵鲜艳无比、花瓣大且饱满的樱花。樱花似乎在躲避我迷醉的眼神,含羞的花蕊微微颤动。我刚想将目光移开,心醉神迷中似乎看见花瓣偷偷地向我眨了眨眼睛。心甜如蜜,我将鼻尖靠近花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时,气香盈鼻,一股芬芳沁入心脾,全身酥醉。连同昨夜小酌的白酒的香气一起,充盈着我的肌肤。酒香花香互相交叠,令人飘飘欲仙。我已经完全忘却自我,完全陶醉其中了!
  正沉醉于这美妙绝伦的情景中,忽然听到时断时续的说话声。循声望去,只见三五个俊男靓女,正在摆姿造型,纷纷在樱花林中拍照留念。人花相映,妙不可言,令人感叹——真正一处“天上人间”!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