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大儿子在我们全家福微信群里发了一段视频。视频的截图是小儿子半蹲在客厅的木质沙发上,他的旁边放着一辆变形金刚小汽车的玩具。他穿着一件格子T恤,双手托着下巴,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稚嫩的脸上写满了童真与无邪。
  这一定是许多年前的视频了,因为小儿子现在已经上了初中,脸上的童真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成熟和沉甸甸的书包。大儿子也早已大学毕业,结了婚,奔忙于工作岗位上。
  打开视频,看到的是大儿子与小儿子的长篇对话。大致意思是关于他上学前班的事。大儿子问他想上学吗,他说等长大了就去上学。大儿子再问,明天幼儿园就开始报名了,你明天能长大不,他说明天不能,等长大了开着呜呜(小汽车)去上学。总之一直都是在调皮地推诿。小儿子嬉皮笑脸地手脚乱动,不是抠抠这儿,就是摸摸那儿,好像停下来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中间穿插着我一会儿走过来,一会儿又走过去,不知道当时在干嘛,还有妻子为小儿子脱掉长裤换上短裤。当他露出小屁股时,笑得更欢了。过了好长时间,他跳下沙发,跑到屋外,捡起撂在地上的玩具枪。当他扣动扳机,射出来的塑料子弹打在大儿子的身上时,他像凯旋的勇士,一幅昂昂然不可一世的样子。
  整个视频篇幅很长,他能占用这么大的内存保留到现在实属难得。同时重拾一次过去的时光,我也感到异常亲切。小儿子说话咿咿呀呀,夹杂着一丝丝的沙哑。妻子说,她好像有点模糊的印象,当时小儿子有点感冒。
  我与妻子都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要为生活,为家庭而忙忙碌碌地奋斗着,对于孩子的照顾时间自然少之又少。男孩子喜欢枪啦,汽车啦,变形金刚啦,就买上一大堆这类的玩具,可以让他与他的小伙伴一起分享;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的零食将柜子塞得满满当当;能玩游戏的手机、电脑一应俱全。有了这些,我也从心理上弥补些许对他的亏欠。
  有一回,妻子在给我微信时说小儿子最近心情不好,他说咱们再不陪陪他,他就长大了。妻子转述他的话时,感情泛泛的。其实,她不知道这里面承载着小儿子多少的伤感。恰巧就在那几天前看过一档家庭访谈节目,被访问的嘉宾是为人之父,他也与我如出一辙,因为工作疏忽了孩子。曾愧疚地陈述,他儿子抱怨他时说过与之类似的话。当时,主持人眼睛都泛红了。闻人思己,我的内心也充满了五味杂陈,酸涩的泪水拂面盈帘。
  作为儿子这一代人,生活在富庶的当下,可以尽情地吃、喝、玩、乐,也算是幸福的。不像我的童年。我的童年是刚刚过去大饥荒。人们虽然解决了温饱,一个个营养不良的脸上很难露笑容。他们被饥饿吓怕了,唯恐一不小心又走了回头路掉进冰窟窿里,整日家生活得心惊胆战,因此都是在掰着手指头过日子,白天劳累一天,到了晚上可以在昏暗的油灯下将五分一毛的票子揉过来搓过去,哪里会给我们小孩子买这些吃的、喝的、玩的等与柴米油盐毫无相关的东西。明知道大人们吝啬,可还是把持不住自己的欲望。那时候商店少,买玩具主要靠遛街串巷的货郎。他们大多是在播完小麦种子,接近入冬之后露面。所见到的货郎几乎一个装扮,他们穿着一件露出破棉絮的黑色袄头,挑着一幅担子,油渍渍的大手将拨浪鼓举过头顶,边绳随着他手臂的摇动打在蒙皮上发出“嘭、嘭、嘭”的响声,那声音非常诱人。我们村里小孩子闻声三三两两地聚拢来,把他围得严严实实。那躺在木筐子里花花绿绿的小喇叭,蠢蠢欲动的洋蝎子,香喷喷的油莎豆等诱惑得我们眼睛直勾勾的,幻想着它们能长出翅膀,飞到我们的手里、嘴里。
  白岩松说,过去的事情就是美好的,无论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是美好的还是糟糕的,岁久弥香,慢慢回忆起来,沿途都是美丽的的风情。记忆中,我们的愿望大多是以失望而告终;虽如此,现在想来,依然有一种别样风味的美。有时候,得到某一样东西未必是一种怒放的美;它的美在于追求的过程和渴望得到时那种朦胧的色彩,一旦得到了,饥渴的情怀反而被冲淡了,神秘感不复再来。
  在那个生活捉襟见肘的年代,没有洋玩具的陪伴,我们因陋就简,聚集在一起打拉子、踢毽子、跳绳、玩跑城等,这些游戏都能让我们玩得忘乎所以,玩到尽兴。我们那一代小孩子有十足的野性,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呆霸王,一个个愣头愣脑。大人们下地干农活了,我们就聚拢在一起,自娱自乐。我们玩自创滑梯,把池塘的坡面用水泼湿,光着屁股一溜烟往下滑,当身体冲进水里瞬间,剧烈的冲浪感使我们充分体会什么是速度与激情。浑浊的泥水灌进我们的耳朵里、眼睛里,甚至随着我们张口叫喊时灌进嘴巴里,我们也不怕。有时候这个还没有滑到底,另一个紧跟着滑了过来而碰撞在一起,直弄得一个个泥人似的才肯罢休;玩打仗时,我们兵分两列,各自手里拿着木制的小手枪、冲锋枪之类,身体敏捷地从一人多高的墙头上跳下去然后再爬上来,颇有攻城略地的风范;打拉子可以罚到距离营地一里多路,汗水顺着头发稍往下滴,也可以胆大到在朽树枯藤上夸张到极限地荡秋千;玩捉迷藏大呼小叫,常常深夜不归;单就陀螺这一个玩具就煞费了我一番心思。
  陀螺也是自制的,它的主要部件是墨水瓶,中间插入硬木塞,与瓶口处截断,在木塞上用剪刀挖个小洞,把钢珠嵌进去,一个小巧玲珑的陀螺就做好了。玩它时,用细绳子一圈圈捆住,用力往后拉,陀螺就随着惯性,转动起来,然后我们不停地用鞭子去抽打,它的转速会愈来愈快。如果是在冬天,在厚厚的冰上玩,它能在停止抽打的状态下转动很长时间。转到极处,它可以一动不动,就跟定格在那儿一样,阳光下,光晕四溢,让玩它的主人有种破茧成蝶的自豪感。那时候,陀螺是小孩子必备的玩具,把它拿在手里,揣在兜里,想玩时,随心所欲。看到别人有,我眼馋得要命,后来终于瞅机会制作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陀螺,拿出来显摆时被姐姐揍得我鼻青脸肿,原因是我把她还没用过几次的一瓶墨水给倒掉了。
  距离我家不远处有一个集贸市场,那儿约定成俗,每逢集会的时间,人们就不约而同地聚集来,正午时分集市上人山人海。有买的,有卖的,各种物品琳琅满目。在里面你可以买到任何想要的生活用品。摊贩们吆喝声不断,很是热闹。大人们是不会让我们小孩子单独去集市上玩耍的,他告诫我们说集市上有逮小孩儿的,被他们逮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或者说有红眼绿鼻子,会吃人,而且还着重强调专吃小孩。那时候我们感觉到红眼绿鼻子比被别人逮走可怕得多,虽然直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见过红眼绿鼻子究竟是什么怪物。因此,我们想赶集了,就跟在大人后面。有一次,在跟着大人们赶集时,看到有一个约摸四五十岁的人,他的肩膀上扛着一只小麻雀,只要他一耸肩,那只小麻雀就箭一样飞到附近的一棵柳树上,他再一打响指,那麻雀又非常乖巧地飞了回来。他反复这样做,麻雀也在他和柳树之间来回穿梭着。他的举动看得我入了迷,心里痒酥酥的,同时也滋生养鸟的冲动。
  那天,从集市上回来,就约上村里的小伙伴一起扒屋檐,掏鸟窝,计划从此养鸟,训鸟。那几年里,我都记不清究竟掏了多少个鸟窝,也不知道究竟养了多少只鸟。大的、小的,长羽毛的,还有刚出壳的,更有老麻雀进屋偷吃粮食时被大人们关上房门捕捉来的。记住的是没有一只能养过一个星期的。每次得到了麻雀,我都要到田地里给它捕蚂蚱,逮野味,或爬到树上摘桑葚,把白面馒头揭了皮,掰开它的小嘴巴,一点点地喂食。功夫费得不少,最后都是以失望而告终。每一次的失望都让我伤心好长一段时间。
  记得最深刻的一次是在雨天。那天我起得特别早,想看一看那只养没多久的小麻雀的情况。当我急不可耐地打开房门时,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那只羽毛还没有长全的小躯体任性而又倔强地横在地上,像故意给我过不去。我的心失落到冰点。要知道,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小东西,我费尽心思,占了整整一天时间才给它用泥巴搭建了这座小房子。房子上有门有窗,像模像样。这些心血可是承载着我满心的希望。我的气无处发泄,于是,我开始哭,开始闹,开始发疯。
  那时候,我爸是村里的果树技术员,村子里经爸爸的手精心料理了几个果园。园子都很大,果树品种也多,人手不够,管理起来有些困难。村里人识字的少,那些关于果树管理的书籍没有几个人能看得懂。而林林有点学问,翻开书本念得流水般顺畅,人也聪明,一教就会,于是就在爸的手下当了一名学徒。林林与爸爸的关系非常要好,常常坐在我们家里聊天到半夜。适逢那天他也起得早,在我们家里闲谈。他知道后煞有介事地把小麻雀攥在手心里,审视一番,然后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他能让它复活,但我必须照他说的去做。有这样的好事儿我当然乐意,于是就依着他说的跑到院子里,拎来一个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盆子倒扣在地上,又找来一截带弯儿的小木棒,扭过脸去,闭上眼睛在上面敲。他说这是招魂术,我信以为真。敲得正欢时,感觉手里的木棒突然敲击到软软的东西,定睛一看,那只可怜的小麻雀被我敲掉了许多羽毛。那一刻,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反正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他连忙替自己打圆场,说这次穿帮了,下一次一定能让它复活。我还是相信了他的话,卖力地在盆底上敲得乒乒乓乓,直到小麻雀被我敲得支离破碎。
  山不转路转,麻雀不好养活,那就改养燕子。到了春天,燕子从南方飞回来,就在房檩子上筑巢磊窝,繁衍后代。燕子的爸爸妈妈捕食回来叫得唧唧咋咋,小燕子们听到叫声,都齐刷刷地从巢穴里露出小脑袋,张着鹅黄色的嘴巴,等待着即将到口的美味,样子可爱极了。我家里的燕子窝很高,尝试几次都够不到。奶奶家房子矮,燕子窝自然低了很多。于是我就准备趁奶奶不在家时下手。
  那一天刚好姑妈来我家,她自行车的前把手上挂着一兜子的油条。姑妈在明处,我在暗处,可以随时随地观察她的动静。就在她去厕所的当儿,我抽出两根油条,将院子里枣树底下的席子卷起来,蹲在里面大吃,特吃。
  “咦!油条怎么少了两根?”姑妈很好奇,四周望望,也没发现什么端倪。过了不一会儿,她又出去了,不知道干些什么。我又趁机抽出两根躲藏其中。当她发现时,我已经热得汗水顺着脊背往下淌。
  “我的儿,这就是买给你吃的,干嘛躲藏起来?”她一边给我用毛巾擦着汗一边呵责着,然后又问我奶奶去哪儿了,我说去了西北地,恨不得她立马离开。就在她走出去不久,那一只只黑如绸缎般的小燕子被我掏了出来。
  燕子是吉祥物,我们这一带有关于摸了它的窝就会变成聋子或哑巴的传闻,因此是万万动不得的。我既然闯了如此大祸,换来的难免又是一顿胖揍。
  “男孩子天生调皮,长大了,也就懂事了。”邻居赵叔闻讯赶忙过来劝说爸妈,于是他们倒是消气了。
  许多往事一如无痕的岁月慢慢度过,又被发生了和发生着的事情不断湮没,故而也就渐渐淡忘,即使偶尔闲静下来,祭奠一下逝去的过往,斑斑往事宛如破碎的花瓶,空留一地的烟雨琉璃。儿时的趣事更是数不胜数,我常常想,如果能攫取那一段段精彩的瞬间作一幅长长的画卷,将那些欢乐,那些惆怅汇聚其中,把那些逝去的时光定格成永恒,再倒上一杯茶,品咂着它的幽香,这大概是人世间最美的享受了。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芳菲四月,雨霁天晴。湖北覃姐食品有限公司厂区环境优雅,一树树橙花,一棵棵月季,一朵朵玫瑰,正含苞待放,带着一片深情,扑鼻而来,正香,正浓。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枝江...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

去时没有打电话联系,到门口已是午后。院坝中晒着油菜籽,几只鸡在房侧边的沙坡上乱刨,听到脚步声,一阵惊诧散到树林中,咯咯咯地一阵叫喊,极不高兴,一点也不欢迎我们到来...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