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花,于是就从插花变成了养花,慢慢的就把花儿当成了亲人,每天对着自己养的花儿絮絮叨叨,忙忙碌碌。看似轻描淡写地打发时光,实则是灵魂的孤独为了拥花儿们深沉地陪伴,更何况,人生本有许许多多的苦乐欢喜皆是孤独的呢。
  时间悄悄地偷走了年少轻狂,偷走了天真与稚嫩。当哀伤无处寄放时,突然发现只有这向美而生的花儿可以在岁月中保持孤傲,它们在沉默中顺应自然规律,适时地凋谢无奈与不如意,抓住时机,适时绽放自己的美丽无暇。
  为了那一个向往已久的怒放季节,花们洒脱地放下一切纠结。
  花儿间的枝枝丫丫,藤藤蔓蔓,就像人生的兜兜转转;像一年四季的春夏秋冬。无论你怎样努力地往前走,最后都终将躲不过生老病死,躲不过新旧轮回。花开花落,流水向东。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总逃不脱往返循环的规律。
  很多道理等人明白后,都太晚太迟。人到老年后很容易悲悯,最近我很容易掉泪,很容易被感动,也很容易怀念过去,特别羡慕当前少男靓女们黑白分明的清亮眼眸,在他们少年青春的眼眸里,世界永远是新奇的,而青春完全是可以用来抛洒的。不用畏惧在人生远行跋涉的路途中,会有些东西不断掉落。
  少年气盛就像李宗胜唱的歌:“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多少同林鸟,已成了纷飞燕”。
  青春奔跑的脚步声还在记忆的大脑里笃笃作响,现实却早已物是人非。
  
  二
  对着镜子,我忍不住叹息,心,无缘无故地难过,有谁耐得住这岁月的蹉跎呢。花儿经历一年四季的轮回后,还会再开。人是没有来生的,不可逆回,唯有珍惜今生今世。
  看着眼前的花儿,它们不会刻意地渲染场景,它们只是用自己最真实的生命,演绎着一种最禅意的自己。在该开花时开花,在该飘落时飘落。任由时间轻轻地叹息,滑走。花们独自傲娇饱满,独自潇洒美丽,独自慧颖,独自漂漂亮亮。不像人,有时会感觉灵魂空空荡荡,七情六欲会在该安静时,翁翁作响。把千万种遗憾,演绎成千万种各不相同的杂音与不甘。
  面对着花儿们,我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它们可曾盼望或期待过灵魂与灵魂的契合?也许它们的本真是人类无法企及的和谐与美好。它们把自然合声的天籁,唱给通透又坦荡的人来听!
  有时行走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会想,这许许多多的人,有几人能像花儿一样顺其自然?又有几人真的懂花,爱花,惜花?看着每一片花瓣的飘落,心里的爱恋苦痛,让眼睛泪水滂沱。每一朵花,从根到枝丫,从花杆到叶片,都是旋律,都有故事。枝叶的构图像水墨,浓淡相宜,恰到好处。
  
  三
  特别是含笑花,挨近便闻见清甜的花香。阳光下的含笑花,微微张开花瓣,如一个含羞少女的脸颊。纯纯的情素在空气里轻轻涌着。它用自己独特的介质与极致,表现自然,贴近自然,开放初心。它含羞的模样显得慢慢悠悠,无论你怎样着急地想看她怒放时的姿态。她总是对你说:“不要着急,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也没有关系,美好事物总是有一个漫长等待的过程。”
  难怪她的美丽显得那样庄重,像出身书香门第的女儿,家教的高洁让她拥着矜持与含蓄的芳姿。看着欲罢不能,嗅着清香怡肺。放一盆在客厅,满室飘香。她的开而不放,笑而不语,含蓄内敛的灵气,总是让我爱不释手。
  有人说:“含笑花开得小气,本来花瓣就不大,还开成半开半合的模样。”我不这样认为,对于她的“千呼万唤始出来,”我非常恭维。对于她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我非常珍惜。就像男女之间的爱恋,抑或像心灵相通的知音,无需追根究底,一个眼神,一个音符,便心领神会。
  
  四
  古人曾吟诗赞含笑花:“不叫心瓣染尘埃,玉蕊含羞带笑开。自有幽魂香入骨,此花应是在瑶台。”现在网络的广泛沟通与方便,你会发现偶尔有人或文字触动自己灵魂,到达心底最柔软处。那是一份无以言明的美好,像桃红妩媚蹁跹,像美人的回眸浅笑,更像这含笑花的羞涩掩面。
  含笑花的欲语还羞,总会让人在苍老的歌声里回味青春梦中的芭蕾,足尖轻轻掂起时,漫天洁白的雪花便在眉黛间渲染,于是,淡然美好的心绪便婉转自然。回忆如流水无法追回,还好,有含笑的静美,停留在书台,收藏在花蕊,任酸楚的泪水在风中尽情流淌,随风飞滴。
  我自老去,我自静默,何惧?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

去时没有打电话联系,到门口已是午后。院坝中晒着油菜籽,几只鸡在房侧边的沙坡上乱刨,听到脚步声,一阵惊诧散到树林中,咯咯咯地一阵叫喊,极不高兴,一点也不欢迎我们到来...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

我坐在楼顶的花园里翻看一本带有插图的《红楼梦》,等待着这个城市的夜色降临。只是可惜,华灯下的黑夜,多了一份热烈与嘈杂,在那些缥缈和模糊的色彩中再难以寻到夜的厚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