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炊烟刚刚在屋顶飘起,天气阴沉沉的,燕子低低的在村子里飞着,我一个人,随便带着点吃的,就去往山里了。
  不知觉,落下雨来,淅淅沥沥,这春雨有些过于缠绵了吧,山径上有些湿滑。小心翼翼地山径上走着,旧年的枯草遇上雨,湿漉漉的腻滑,走在上面,一个不小心,哧溜一下,险些滑倒。
  走走就要停停,感觉脚底下很沉重了。低头看看,鞋子粘满了泥土,只好脱下来,细细磕着泥土,竟然嗅到泥土与青草的味道。暮然间,细细相嗅,不仅肺腑里袭满花气,就连空气里,到处泛着湿漉漉的花香。
  然而,真要想好好去嗅嗅那花香时,反而,翕动的鼻翼间什么也没有嗅到,只有风儿呼呼而过。于是,再次,屏住呼吸,将心儿稍微收一收,静一静,又会有淡淡的花香飘过来,仔细轻嗅,好似桃花,好似杏花,也好似梨花……四下里张望,草色、山花早将着山涂抹的姹紫嫣红,眼波在远山近水上荡漾,被俘获的全部是春天的色彩。
  隔着细如游丝的雨帘,整个山都好似被千丝万丝的春雨包裹着,朦胧中,感觉这春呀,就好似美人一样,慵懒地在床上伸着懒腰,哦,薄衫裹体,翠绿迷蒙,好一似春睡醒,那春就好似一位慵懒姑娘似的,刚刚醒来,就呼着丫鬟要口水喝,那丫鬟索性就叫她春香吧,说:春香,口渴呢。
  丫鬟的水刚刚到,姑娘一手接过杯子,一手又指着:春香呀,要把窗帘儿快快卷起来呢。不用说了,自然这一揭帘儿,看的清楚点了,山已然绿了,就问着:试问卷帘人,山花可都开齐了吗?还没等春香回答呢,这春姑娘,早耐不住地自答道: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是呀,红肥绿瘦时,恰是春天最美时候了,哪里体现的最显眼呢?就是山里面,林间、水湄边“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春雨、春泥、春山路、山花……层层递进,步步生香。
  而忽然入目的山花,更是以它美丽的姿态盛开着,给人以无比绚烂的印象。无法想象,这山花一动,整个山间又出现的何止是鲜艳花儿,那是一片片明媚的春光,璀璨,夺目,遂使人目迷五色,目不暇给,如入仙境,我整个人都沦陷在了春色里。
  进得山来,远远得就看见了,这一抹灿灿的淡淡的黄,那一抹艳艳的红,还有一抹抹淡淡的粉嫩,都被绿似轻烟的草色衬托着,格外惹眼,不由得就会联想这春就是一位睡足了的美人,初睡醒了,在姹紫嫣红里,美得令人叫绝。最是这种美,不是人为的,不需要装扮,而是纯属天然,一派自然天成。
  就如女儿家,那些人造的美女,是经受不住几眼去看的,往往一打眼看,还好,再一眼看,厚厚的脂粉,唇上涂得血似的口红,再要是动动刀子,修眉、割眼皮,其实早已惨不忍睹。然而,这春色,却是自然而然,真是出水芙蓉,无需雕饰,天然自成。
  经不住想说:不到山中,怎知春如许?也因此,每年春天,都不会错过,去往山里,去往山林,去看看春,这一位春美人,呈现出来的赏心悦目,与勃勃生机。
  逶迤前行,转到河岸上来。慢慢沿河走着,看着春柳万丝绦,被二月剪刀裁剪的妆成,披散在春阳里,低向河水,亲吻着绿如蓝的河水,私语窃窃,此刻早已吵醒了鱼儿们,一尾尾在游动着,回溯,逆流而上,逆着激流,拼着劲儿往上游而去。
  看到水中的鱼儿,虽是吃力,却不气馁地努力逆流而上,不由得想起这样一个小故事:一个小和尚跟一个老和尚出来化缘,他们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江边,见到几条逆水而游的鱼,小和尚说:“师傅呀,你看这鱼真傻,逆水而行多费力,多辛苦。”
  “可他们在享受快乐。”老和尚先就铿锵的来了这一句,然后又说,“你看到那黄叶了吗?”老和尚指着漂流在江面的黄叶说:“只有那死去的东西,才会随波逐流,才会享受这样的安逸和舒服,却丝毫没有生气。”
  是呀,春天让万物复活了,就算是山色,也是鲜活的,活着的东西,就如逆流而上的鱼儿,有着旺盛的生命力的,不再是死气沉沉,不再是随波逐流,不再图安逸,不再图舒服,拼足了劲儿,去争上游,绝不惜力气,在快快乐乐地享受生活。
  看看吧,春天里,该生长的生长,该发芽的发芽,该盛放的盛放,该红的红,该绿的绿,该金黄,绝不错过璀璨。
  山中,从前没有注意到的树木,好似一夜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一棵榆树,已经有榆钱在枝上,好似攥上去的,一串串鲜绿,在风里摇曳。
  那一片槐树,在冬季里,沉默了一冬天,此刻,早已槐花满树,风铃儿似的在春天的半山腰上,摇曳生姿,雪白雪白的,约好了似的,好似喊着一二三,集体一起盛开了。
  桃花、杏花、李花更不用说,在山中,不似在村庄里,解开了羁绊,脱缰的小野马儿似的,撩起蹶子,散着欢儿,这一片那一片,红艳艳,粉莹莹,自顾自地开放。
  山花儿,最是没有节律的,想不到就是一簇簇,一大片一大片的,有些叫上名字,有些也交不上名字,叫上名字的,也不骄傲,叫不上名字的也不颓丧,都是一副乐天派,竞相开放,什么紫色的鸢尾、紫云英,粉色蓝色的婆婆纳,还有黄色的金盏菊、连翘和火红火红的野百合……
  站在山间,满眼春色,目不暇给。鸟声乱耳,风儿轻轻,雨早已停了,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山中,采野菜的,挖草药的,也有赏着一山春色的。虽不相识,但是,见了面都会打着招呼,问声好的。
  我翻过山,想去山脚下看看,记得那里好似一直荒废着,一片片野草丛生,草塘连着草塘。想到此,就走到山脚下来。却听到一些说笑声,和机器轰鸣声,心里正在疑惑着,猛抬头,看见山脚下,远远的有隐隐约约的村庄,掩隐在山后面,紧挨着山脚,那些一直荒着的土地,早已是一片片田地里,曾经的荒芜已绿色占领,曾经坑洼满目苍夷,现在早已是一个个养鱼池了。
  几个在忙碌的农人,见了我,立时向我打着招呼:来啦,好好欣赏一下吧,这山早已变成了花果山嘞。一个老者没说完,另一个中年男子一脸胡茬笑嘻嘻地抢着说:这边是大棚樱桃、蓝莓,那边是大棚猕猴桃、火龙果,这里是苹果、葡萄、黄金梨……
  又一个生得俊俏的小媳妇一脸喜色地说:去我家花棚看看吧,仙客来、杜鹃、百合……什么品种都有呢。
  还是先去我家花园子看看吧,一园子的牡丹和玫瑰,可讨人爱了呢,呵呵。一位路过的女子,匆忙间回头冲我说了一句。
  我赶紧点头答应着:这不是来了吗,挨个都去看看,一个也不能少。
  嘴里说着,就近移步走进了一个个大棚里,嗬,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嘞,原本是南方的水果的猕猴桃、红龙果早已在咱们这里按了家里,树木繁茂,花儿茂盛呢。
  挨着个的一路看下来,这里果子树,那里满园花开这里才真的看到了,春睡醒了,被花儿叫醒,被鸟声叫醒,或是被春雨催醒的,更是被人们的辛勤叫醒的。在我眼里,满山的春色,这才是最美,最真实的,令我流连忘返,看也看不够,赏也赏不足。
  想返回时,再细看看这春色,景色秀美,满目的田野春色一览无余,醉了呢,来时的山路,我也找不到了,竟然痴迷在这春色里,不知归路了。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庚子年夏与秋的交接,是艰难的、坎坷的、伤痛的,也是终生难以忘怀的。带着沉重色彩的交接,既是季节中酷暑难耐的轮回,又是人间剧情悲痛欲绝的上演。 父亲因身体不舒服,...

春天是属于花的季节,白玉兰、水仙、迎春花、海棠花、樱花、桃花、梨花、杜鹃花转眼又是一年春天到来,花儿竞相开放,发现路边的樱花已经绽放,粉粉的,一朵朵的,煞是美丽。...

这是一座并不很高的山,山上有个村子叫七里岚,在胶东临近渤海湾的地方,有无数这样的丘陵。儿时,我曾在这里嬉笑玩耍。在沙河里跟着叔父捉鱼抓虾,用河沿上捡到的破陶罐煮了...

我在春雨的沙沙声中醒来,在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瞥了一眼之后,我便唰的一声将整个窗帘拉开,并顺手推开了窗户。明媚的春光伴着清新的带着淡淡的香甜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不是...

听说河南博物院经过近几年的重新装修于鼠年夏季再次开放,布展的历史文物内容更丰富,珍藏展出的精品更多,经预约每天参观的人员更多,对我诱惑很大。为了满足自己强烈的求知...

“亲,想去江南浪一圈啵。”哇!去江南!瞬间自己就像花丛中的小蝴蝶,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可是我多年都梦寐以求和向往去的地方啊。 欢快的心情被蒙上一尘厚厚的灰 当大巴停到潢...

一 2021年4月7日,我因痔疮疾病住进了邯郸人民医院,进行痔疮切除手术。 谈起我的痔疮由来,和我的工作经历有关。我年轻时是一位长途客车乘务员,每天走南闯北,在车上一坐就是一...

一 走在二道沟南边的山梁上,可以看见毗邻的那条山谷,开阔而明朗。这条山谷有个名字非常有趣,“拐老婆沟”,够味道,一听里面就有故事。 是的,当年闯关东的时候,我们这里的...

这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慵懒,不愿意去思考,不愿去面对新鲜的、烦杂的人和事。是因为年纪慢慢增长的缘故,还是确实是自己迈入老年人的行列了,总之所有的事情都怕麻烦...

爱情是神圣的,是美好的。曾经也憧憬爱情的浪漫,向往有一天能有一个自己依靠的肩膀和心灵倾诉的温暖港湾。 当这一天到来,当婚姻代替了爱情,当婚姻囚禁了你的所有,那份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