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了,心一直平静不了,整个人像在一锅沸水中煮着,沉不了底,又浮不上来,翻滚在一堆堆气泡中咕嘟着,着实煎熬人。我想,我大约犯了浮躁的毛病。
  也许,浮躁不是一种病,只是生活赋予人的一种正常状态。生活,并没有一种固定的形式,既可以慢条斯理悠闲自在,或是按部就班井然有序,也可以风风火火仓促急迫,甚至乖张戾气,格格不入。生活总是以不同的姿态呈现在人的眼前,你看到了这一种,自然就以为这一种便是生活的本来面目。一万个人有一万双眼睛,一万双眼睛就有一万种不同的看法,所以,一万个人就存在一万种生活方式。
  一个人若只用一种眼光打量世界,那么他一辈子的生活注定没什么大的变化。但是,人非草木,总不会被动地接受环境对自己的压迫,他们会生出一些诸如“春光已逝,却想着花期长存”或是“秋风虽起,仍盼着绿叶永驻”的小小心愿,为了自己的这点小小的野心,他们总会尽力想些办法改变一下。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改变环境,若环境过于坚硬,很难打破,也会忍着痛改变一下自己的。这世上,多的应该是这种聪明人。然而,世上也总有一些不大聪明的人,他们执着于自己对人世的认知,宁可冒着被抛弃的危险,也不愿改变自己的初衷,哪怕饱受煎熬,也不做一丝一毫的妥协。
  于是,寂寞便产生了。而甘于寂寞的人,是不会浮躁的。
  这样看来,我竟有了不安于现状的苗头。这于我而言,近乎是件恐怖的事。
  这绝不是说,一个人不愿安于现状是件坏事,我只是想是什么忽然让我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于一个奔五的人来说,应该到了看淡了人世间的一切,到了坐怀不乱,处事不惊的年龄。如若此时,头脑开了另一个窍门,神经忽然添了敏感性,完全可以考虑到自己是不是受了蛊惑,中了邪魔。这才是令人恐怖的。
  于是,我开始思考刚刚过去的那个三月。
  三月本该是美好的,草长莺飞的季节,到处都是生机。我们喜欢三月,就是因为她孕育了人间一切的希望,似乎不再有什么不能在三月里苏醒过来,勃发起来。这其中,或许就包藏着一些原本不该生长的东西,比如不结果实的花蕊,潜行不止的虫蛇,以及蠢蠢欲动的野心。面对春风荡漾,春水涟漪,春光旖旎的三月,我们该如何缚紧心中的困兽,确实是一道难题。是谁在三月拨动了我的琴弦,谁又在三月鼓动起我的凡心?
  整整一个三月,我琐务缠身,时间被掠夺,人身被限制,像一位陷进迷雾的行者,昏天黑地里,见不到一粒日月星辰。当一个人失去自由,他的所为便失去了意义,要么被利用,要么被毒害,要么被出卖。也许就在这短短的三十天内,我完成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堕落,终于与那个我所唾弃的世界握手言欢。这个世界一直在诱降我们,一不留神,我们就会掉进陷阱,每一个陷阱都是一张长满欲望的温床,等你从床上醒来,你却已经无法讨厌自己。
  三月的每一天晚上,我都被两只鸟骚扰,一只是猫头鹰,另一只也是猫头鹰。每当夜幕降临,他们便一唱一和呼应彼此,在接连不断的一声声凄厉的鸮叫中,我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我曾不止一次地驱赶他们,我用强光照射,我用塑料弹击,但都无济于事,它们似乎很乐于跟我做这样的游戏,盘旋而去再盘旋而来,哀嚎声从未绝于耳畔。我很想知道,恶鸟枭鸱鸣鸣不已,究竟是因为孤独,还是因为害怕孤独。于黑夜而生的夜猫子无法改变黑夜的黑,也许只有靠改变自己生活习性来度过漫漫长夜了。
  那么,我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心浮气躁呢?
  已进四月,梨花尽,桃花谢,春天已在离开的路上,待繁华一过,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悼念了。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