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父亲而言,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是他年轻时放鹰的日子。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和鹰有不解之缘。他能在白天忙活了一天后,仍不知疲倦地守在大树下套鹰,往往接连几个晚上都会无功而返。但父亲一点也不气馁,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总会感动时光,最终让他如愿以偿。
  父亲的鹰分两种:鸡鹰和兔鹰。当时年少的我不懂为什么一种东西还要起两种名字?就像跟屁虫似得追着父亲问,而父亲给我的答案很简单:“鸡鹰专门抓野鸡,兔鹰专门抓兔子”。
  农闲的日子是农民们最开心快乐的时候,秋收结束,颗粒归仓,一切农活均告一段落。丰收带来的喜悦,让村子里的人们精神焕发,习惯了劳作,而静下来他们心就会痒,因此跟着看父亲放鹰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老家山势险峻,从沟底望向山顶,真是一头挑着云端,一头落在人间。没有经过长期锻炼的人,是很难一口气爬上山的。而我的父老乡亲,由于生存需要,从年少开始,早就练就了一身特殊的爬山本领。往往是胸不闷,气不喘,到山顶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四面环山的故乡,一座山连着一座山,山上有一层一层的田地,从沟底蜿蜒起伏,一直绵延山顶。架子车上不去的山路,祖祖辈辈都是靠人挑和牲口驮的办法,历尽辛苦,把一年年的庄稼如蚂蚁搬家一样弄回家。从一代人繁衍到另一代人,子子孙孙,无穷无尽。
  肥沃的黑土地上,插个柳枝都能发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漫山遍野的绿色,在微风的吹拂下,一波一波晕染,一波一波漾开,然后收拢过来恢复原状。如果一直瞅下去,你会眩晕,你会跟着一望无际的麦浪,神魂颠倒。
  一年中最美的光景,是碾场和扬场的情景。一堆堆饱满的麦粒,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光。豌豆从豆荚里钻出来,跳着,滚着,满场都是它圆圆的小脑袋。胡麻会被炙热的太阳晒得跳动,燕麦锋芒毕露,像扎堆的游鱼……啊!秋天,让日子多么饱满,让生活多么悠然!
  这时候,还是会有放鹰的人在山间呐喊。往往是鹰放出去抓猎物,人们才会摇旗呐喊,喊得声音越大,猎物就越会不知所措,被吓的发傻,或东窜西逃,或杵在原地,猎鹰飞过来,一个俯冲顺利拿下。因为这个原因,帮手和看热闹的人越多越好。
  这时的父亲,魂早就被喊叫声“勾”去了。只见他随意丢下手里的活计,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在那边,飞到那边了,快追,快……你们都快点啊,哟,又反飞过去了……。那么远的距离,我知道父亲是瞎鼓劲,谁会有孙悟空耳听八方的能力呢。可他依然乐此不疲的追着,喊着,直到那帮人越过山丘,他才悻悻而归。
  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父亲训练出来的猎鹰,不管放飞出去多远,只要听到一声口哨,很快如约而至。遇到猎物,那圆溜溜得小眼睛就会死死盯住,等父亲拍拍它的脊背,示意可以开始了,瞬间,就见它从父亲手臂一弹,箭一般窜出去。这时候,跟着的人就会呐喊助威,朝着鹰飞出去的方向狂追,帮助鹰一起捕获猎物。
  而这时候的父亲,竟会笑得那样开心。褶皱微微隆起,眼睛眯成一条缝,连鱼尾纹都在悄悄变化。
  鹰在家里的栖息地是一根十字木桩,钉绑在院子里,可以随时挪动,是父亲亲手设计制做的。每次放鹰回来,父亲就将它拴在木架上休息。每到晚上,不知是怕鹰冷,还是怕会飞走,父亲就会不厌其烦得把木桩移至屋内,再把鹰架上去,用粗布条拴住一只腿,他才会安心去睡觉。
  为了更警觉,父亲还特意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铃铛,挂在鹰的腿脚处,只要身体动一下,铃铛就会响起来,父亲就会第一时间知道它的动静。
  在鹰闭上眼睛假寐时,我才敢凑近去观察。那弯钩一样的嘴,配上一对锋利的爪子,让年幼的我不寒而栗。稍微有一点声音,一双机警的眼睛就会转向你,投来两束犀利的寒光,能穿透你的身体。每在这时我汗毛竖起,屏住呼吸,想着那些弱小的飞禽走兽,看到这“庞然大物”从天而降的那一刻,该有多么绝望!可大自然的规律就是“一物降一物”的法则,弱肉强食,谁都改变不了生死的命运。
  我生怕它受惊,会一不小心飞下来伤人。可父亲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怕,就像对孩子或熟悉的人一样,时而摸摸它的头,时而刷刷它的羽毛,还自言自语说个不停。鹰好像也能听懂他的话,乖乖聆听着,还时不时抖动翅膀,拍打父亲的胳膊,如撒娇一样。
  父亲把最好的猎物肉给它吃,它也毫不客气,喂多少吃多少。我双手托着下巴,眼睁睁地瞅着父亲撕肉的手和鹰弯钩一样的嘴,它往肚里咽着肉,我往肚里咽着唾沫。哀怨,责备,一齐涌上心头。看着我撅起的小嘴,父亲“扑哧”一声就笑了,随后,他说只有把鹰吃好了喂饱了,它才能有力气抓到更多的猎物,你们才能吃到更多的肉。我只有不情愿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几十年过去了,漫山遍野放鹰的呐喊声、追逐声,像岁月雕刻成的画,清晰得没有一点杂质。
  父亲瘦小的身子,已被岁月越压越弯。在回忆起那段青葱岁月时,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仿佛那只鹰还架在他手腕上,瞄准猎物,蓄势待发。
  但愿我的老父亲,永远有那时的快乐!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星期一接到老朋友的一个电话。朋友电话中说:“明勇吗,我是大志呀,听说桃花山的桃花开了,我约了几个老朋友准备星期五一起去桃花山去耍,你去吗?”我忙说要去。“那好,去...

如果父亲活着,虚岁是九十四。有人说,父亲是因喝酒死的。 我记事时,父亲就是常喝酒的。母亲曾对我讲过:她与父亲成家时,父亲是不喝酒的。当时的农村人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

当你遇见了真爱的时候,对方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会牢牢的把你吸引,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让你回味无穷,他的身影会牢牢地占据你的灵魂。你会时不时地拿起手机关注他的动...

春夏之交,万物明朗,我们也迎来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节日——五四青年节。 青春,一个多么美好的字眼,青年,一个朝气蓬勃的名字,祖国和家庭的未来和希望――美丽的数千万花朵!...

读书,如饮一泓甘泉;写作,如品一杯香茶。 老年是人生最后的驿站,只要善于寻找,激情就在你的身边。听听音乐,跳跳舞步,看看孙子,血脉中就流畅着激情。 老年生活还有另外...

宁波村村有寺庙,天童禅寺最美。 入东吴镇小白村,沿古香道逶迤前行,道宽约四米,中间铺宽约一米石板,因年代久远,石板凸凹不平支离破碎,石板两侧用鹅卵石铺砌路面,石缝间...

1980年我高中毕业,参加了全国恢复高考制度后全国实行统一考试的第三次高考,我以总分仅一分之差的成绩与大学失之交臂,被一所市属中专学校――碧绿江市建筑工程学校工民建专业...

老屋边的那块巨石,一定是从山上滚下来的,因为它与周边的石块有着明显的区别,巨石很大,大如小屋,像一座山。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从山上滚下来的,因为它的到来要比山村...

五一长假,出去溜达,已成一种时尚,否则收假后都不好意思向同事交待。附近的景点都玩过一遍,妻心血来潮,约了姨妹一家,去安化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看杜鹃。 5月2日,起了个早...

没有等到一个好天气,送别你,等不到一个好天气,你还是要走。你消失在雨中,我分辨着你最后的轮廓,在伞下,步履显得从容,未见不舍,在汽笛声里,你消失在了雨中,遁入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