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清明节

去年清明前后下了小雨,今年亦是如此。

清明节,本就透露着一丝哀伤之感,在迎合上淅淅沥沥的雨,泪雨相间,湿润了心房,更使人倍感忧伤 。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

永言孝思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先人虽以离去,但人们仍不忘其功绩,常常缅怀他们 。清明节要去扫墓,打扫先人的灵冢,摆上瓜果点,上明烛清香 ,烧冥纸,倾心语,是天人两隔,却又不过仅二三米之距。在这微妙而又遥不可及的距离里,寄托着生人对逝者的思念,也可能存在着逝者对生人的告慰 。几句话语下来,心中忽现出与亡者生前的欢乐情景。当时其乐融融,如今且剩下几片残缺不堪的未烧尽的冥纸,和旁边早已憔悴的泪人。“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雨、泪和烟在哀悼声的呼唤下,混合交织,弥漫在天地之间,久久不能消退。

家乡里还有这样一件旧俗,清明节祭祀要赶早,七月十五鬼节祭祀则要稍晚。我们这辈人当然不知这是为何,只是听到老一辈的人们常说:清明节要收鬼,去得晚了,烧去的纸钱便会找不到主。鬼节要放鬼,去的早了,烧的纸钱则会被别的孤鬼们抢去。今年清明,父亲同往常一样放下手中的活儿,在天刚泛出鱼肚白的时候,便去了祖父的墓地。因为下雨的缘故,我就与父亲同去了,只为在父亲悼念祖父时撑起一把雨伞,不让雨点打湿父亲的双肩,也使纸钱能够平静的燃尽,为祖父带去子孙们深深的思念 。我与祖父未曾见过一面,在我还未来到人世时,他老人家便驾鹤西去了,平日里只是靠听的父亲的讲述,来了解我的祖父。父亲说祖父喜酒,于是每次祭祀时,父亲总要打上二两上好的散白。父亲是坚强的,他从不流泪,即使内心是痛苦的,我知道他在克制,努力不让泪水溢出,因为在儿子面前,父亲永远是巨人一样的存在。

清明节纵然烟雨飘,泪水落,思绪飞,但待烟雨散尽之后,便会让人看到春天。

清明时节,正属初春,寒冬已过,万物都显露出勃勃生机。清明节不仅要扫墓,更要踏青,体验春天的气息,麦苗返青,树木萌芽,他们都活动了身躯,抖擞了精神,争相摆出一幅不服输的劲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今年的杏花开得特别早,到清明时都已经凋谢了,但海棠花正盛,若是杜牧生在今朝,那么其诗句“牧童遥指杏花村”,可能就要改为海棠村了 。不过,在接连几天的夜雨的洗礼下,海棠花也纷纷随春雨落下,倒也“应是绿肥红瘦”了 。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不远千里,奔走归来。不为其他,就为一家人能够一起扫墓踏青,在这个一年之中的黄金期内,结伴体验一番这春的美好,家的温馨,一起缅怀先人,一起享受醉光阴,一起落泪,一起欢笑,一起苦涩,一起甘甜。伴随着绵绵细雨,互诉自己的期盼,倾吐不尽的誓言,默默的蓄力,慢慢的成长。前方道路且长,在新的一年中给自己加油,为家人鼓劲,不忘本源,极力上进,拼出一方天地,绽出一片光彩 。

漫步在清明的烟雨里 ,左手拿的是思念,右手握的是期盼,背对着过去,面向着未来。请让我们由此时开始,迈步向前,让希望在悲伤上开花,让理想在哀悼后绽放。泪滴携同雨水顺着脸庞滑过,不曾留下一丝哭过的痕迹 ……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