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和亲人在一起。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不能和亲人在一起。
  我一生从9岁开始,先失去了第一位亲人,是我的奶奶。不幸的是,还不到半年,我的爷爷也走了。那时候,奶奶和爷爷离去,让我第一次见证了亲人的生离死别。在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种下了离别的痛苦。
  接下来,便是我们这一大家族中的二婶,同村的七姑,都是二十多岁就离开了人世。她们的离世,让我看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纠结。紧接着,就是一辈子我只见过一面的在当时被定性为“土匪”的我的外爷也去世了。由于他生前的“身份”问题,他去世后,村里人不让他进村,最后就埋在了一个谁都不愿去的陡咀上。我经历过太多的死亡,或许是那样的年头,寿命就像一根草,说不定哪天就被风吹走了。村里和其它亲戚中的老年人,几乎年年都有人离世。到每年的清明节上坟时,年年都能看到新增的坟头。特别是看到自己曾经能认识的人,这时候就在自己的脚下,有的还是自己目送着进入坟窑的人,不觉心中就会隐隐作痛。
  生老病死,虽然是一个规律,但不到老年就魂归泥土,怎么说也是悲伤难忍。生命无常,这个词在我心中似乎成了常态,说不上是恐惧还是悲哀,我陷入了麻木状态。
  到我当兵走后,短短的三年里,我最亲爱的外婆去世了。我当兵走的时候,我外婆说:“好娃哩,你这一走,说不定婆就再见不上你了。”我当时并不以为然,说您好好的,我去只有三年就回来了,怎么能见不上呢?这话似乎就是一个预言,谁知,就在第二年外婆就离开人世了。到我回来时,坐到外婆的前炕上,不见了外婆,不由得眼泪就流了下来。那一年,我才21岁,至此,我的爷爷奶奶,外爷外婆就这样都走了。我曾一度纠结,可能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他们,他们就走了,母亲说,才不是,无法解释,她说,老天收了他们,我们挽留不住。
  最不幸的是,在我而立之年,我的母亲却因家庭拖累大,积劳成疾,久病不治,最后也走了。母亲的离世,让我身心俱惫,那时候,我的生活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没有能力让母亲享我伺候她一天的清福,每每想起,都是无限的悔恨和惆怅。祸不单行的是,我的岳父在不多的几年里,也撒手人寰了。紧接着,我的姑姑,我的姨姨,姨夫也都先后离开了人世。我真想不明白,在现代人平均都能活到77岁的年龄,我的这几位亲人竟没有一个超过65岁的。
  是生活条件不好?是遗传基因有问题?无法说清这些了,我只有接受现实的份儿,接受死亡的噩耗。
  
  二
  今年,我67岁了。我感觉到我来这个世界就好像是昨天的事。可我的亲人们却一个个的都不在了。我爸在四年前离开了我。我舅在三年前也离开了我。我的妻舅也在两年前离开了我。如今我成了一个没有爷爷奶奶,没有外爷外婆,没有爸爸妈妈,没有岳父岳母,没有姑姑舅舅,没有姨姨姨夫的人。现在唯一陪伴在我身边的只有已经患上脑梗近二十年的老妻了。
  生命必须顽强,我无法一个个回忆这些失去的亲人的每一件事,每个人的故事,也不想去把他们的生前画面一再拉近,因为徒增伤感啊。
  看着床上一年不如一年的老妻,自己的身体也是今不如昔了。真想象不来,我们中的哪一个有一天也会溘然离去。到那个时候,每年的清明节,我们的坟头也就成了后辈们又一处祭奠的去处。因此,看到如今网上洋洋洒洒的关于清明时节的帖子,特别是祭奠老人的文章,就不由伤情,更不愿意回忆过往的亲人,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是我生命中的曾经,我只愿意让他们安息,而不情愿在清明节这天再去回望和去打搅他们。所以我告诉我的后人们,我死以后,请你们在清明节这一天,最好不要在百里之遥,专程回来祭奠。
  村头的山坡,每年白色的花圈,抖着春风,微雨纷纷,风是哀嚎,雨是落泪。
  想起苏轼的话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想到了素水所面对的人亲的离去,无以面对,只能这样发出善良的期待。我们国家的人均寿命在逐年提高,我见证过从五六十岁到如今的高寿的漫长递进,真的感恩这个时代,特别是医疗条件的大幅度提升,让生命不再陡然如滑坡。我常常想,我这代人可能是一个例外,在漫长的时光里,我们生活得无比艰难,而今生活水准达到了小康,生命不再无常,不再属于苍凉,老龄化社会是一个累赘,但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人们的生命,会站在一个制高点上,俯视着繁荣。
  
  2021年4月清明节前于延长孙家河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

去时没有打电话联系,到门口已是午后。院坝中晒着油菜籽,几只鸡在房侧边的沙坡上乱刨,听到脚步声,一阵惊诧散到树林中,咯咯咯地一阵叫喊,极不高兴,一点也不欢迎我们到来...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

我坐在楼顶的花园里翻看一本带有插图的《红楼梦》,等待着这个城市的夜色降临。只是可惜,华灯下的黑夜,多了一份热烈与嘈杂,在那些缥缈和模糊的色彩中再难以寻到夜的厚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