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话说,阴之至极,阳之所生。2021年的春节刚刚过去,寒风还没有完全退去,春天的脚步就悄然而至。万木复苏,那满山的野花瞬间绽放,星罗棋布,一夜之间就把身边那灰色单调的群山装扮成了一幅幅绝美的画卷,让人心旷神怡。在这个季节,在无际的麦田里,大自然也会给我们带来她开春的第一件礼物,那就是一种野菜——地荠菜。
  说起这种野菜,在我历经的生活中,一直饱含着一份厚重的记忆。在六七十年代我小的时候,记得每到了春季,也就进入了青黄不接、最难熬的日子。那时生产力低下,家家食物极度匮乏,无数人对于能吃饱都是不敢想的。进入初春,每家需要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走出家门,去采集野菜,母亲也常常催我上地里去。当时采回来的野莱是那个季节填饱肚子的一半口粮。走入田间,虽然遍地花开,景色迷人。但那时的人们饥肠辘辘,行色匆匆,根本没有赏春的闲情逸致,注意力全都放在地里的野菜上,眼巴巴地在麦田里寻找野菜的踪迹。那是一个艰辛的岁月,许多人家就是靠野菜的接济,才度过了春荒,维持到夏收之时。如今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家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鸡鸭鱼肉,美味佳肴,让人吃的都腻了,那“吃糠咽菜”的岁月永远尘封在六零后以前人的记忆里,这也让出生九零以后的孩子根本不理解还能有吃不饱的日子,以为那就是个传说。
  面对生活质量的提高,也出现了一个问题,病从口入的人却越来越多了。一些人暴食暴饮,食无节制,在体内储存了太多的热量,加上又缺乏锻炼,以至于影响了身体健康。就我生活的区域,现在已成了“高糖区”,特别是有些少年,因家长的惯养,不注重食品的搭配,也成了高糖患者,影响了健康,这吃出来的病不能不让人心疼。
  俗语说“三月三,荠菜当灵丹”。现在的人们已经开始思考合理的饮食,注重从增进健康,减少疾病的角度来合理搭配饮食了。人们发现,那小小的地荠菜也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不仅可以降低血压、清肝调脾,而且还有活血利水之功效。当今的野菜已经改变了它的用途,不再是艰难时填饱肚子的口粮,而成了人们餐桌上的珍品。不仅在饭店、农家乐最讨人喜欢,就是在高档的宴席上也常见它的身影,价格也不菲。
  同时,这几年,我也觉得身边的人更会生活了,更加亲近自然了。每逢春暖花开之时,许多人就会出去来踏青赏花,同时也会将野菜从田里采回带进厨房,用清水冲洗剁碎后,再用盐、香油、鸡精、醋,油泼辣子等调料拌匀,做成了一盘盘的餐中美味;或切碎和肉末、鸡蛋拌一起,做成饺子、包子馅,那味道清香四溢,吃起来让人食欲大开,鲜美无比。现在想来,过去人挖野菜、吃野菜是为了充饥度日,吃出的是一种艰难和苦涩。而现在人挖野菜,吃野菜,成了维护健康,回归自然,满足舌尖上的一种享受。艰难时的春天是灰色的,野菜也是苦涩的。而现在经济繁荣,那春天是阳光的,野菜也是甜蜜的。看来时代在变,一切也在改变。
  前段时间,我在一个雨后阳光明媚的周末,按耐不住对春的向往,开车前往附近的塬上去采择野菜。那小小的锯齿状地荠菜,星星点点,遍布在松软的麦田里。那叶片没有蒲公英那么大,那么肥厚,显得有些苗条娇小,又觉得那么的可亲。我在绿油油的麦苗间低头努力寻找着,总是在我不经意间就会出现在眼前。我用小铲细心地把它铲掉,装进袋子里,很快就可以装满一袋子。休息之时,我坐在田埂上,沐浴着春天和煦的阳光,享受着春光里的美好。在我的脚下,那无际绿油油的麦苗,散发出清香,沁人心扉;望眼不远处那苍莽的远山龙飞蛇舞,和蓝天白云相连;身边不时飞过的小鸟发出动听的声音,一阵和煦的微风吹过,让我的思绪随风而荡,此时,用不着费心酝酿锦词佳句来抒情张扬此时的心情,就已经完全陶醉了。
  近几年来,每逢春暖花开,我都会来野外去采择野菜,从经济上来讲,算一下开车的油钱,完全可以在市场上买的更多,为何始终乐此不疲,是因为我越来越喜欢野菜的味道,越来越喜欢早春草木的萌动。这是个万物复苏、充满勃勃生机的季节。这是个让人心旷神怡,可以陶冶个人情操的季节。这是个充满希望,未来可期,让人怦然心动的季节。记得一首诗写到:“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这不仅写出了春意之浓,春愁之深,也写出了春光易逝,人生苦短的动容。来到初春的原野,在天地间,可以去倾诉长久压抑的心情。在花丛中,可以去回忆一下记忆中花前月下的美好。也可以在绿油油的田间,去展望一下对未来生活的期许。总之,这种感觉会让人把一切忧愁都抛在了过去,从中寻找到生活的原味,和未来轻松面对生活的理由。
  地荠菜是有时令的,被食用的生命周期很短,它伴随着花开走进家家的厨房,享受着人们的喜爱。也伴随着花落,被老农的锄头铲去,或犁翻去,剩余的只能在沟边、屋后、路旁不显眼的地方苟且生存,虽然有些地荠菜的生命能够延续到秋黄,但最终会被野火烧去,留在人们记忆仅剩下那春天的味道了,这就是它的命运吧。
  这小小的野菜,也在衬托着平常人的人生。虽然在万物中它不显得高贵,甚至有些低微,十多天过后,就像杂草一样被人所鄙弃。它不会像牡丹、月季、荷花等被人们画在画上,赞在诗里,但它起的作用始终飘着一份延续的记忆。荒年时,它曾经帮着许多人家度过了饥荒的年馑,延续了生命。生活富裕时,又变成了可口的佳肴,吃出了当下幸福和生活美好的味道。现在,春天在慢慢过去,田间已经难以寻找到它的身影,但它带给人们的记忆,不论是苦涩的还是甜蜜的,都不会被忘记,长久的被唤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当来年三月之时,它又会耀眼我们的眼睛,成为花开时的一点亮色,继续丰富我们生活的情趣。
  ——2021年4月1日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庚子年夏与秋的交接,是艰难的、坎坷的、伤痛的,也是终生难以忘怀的。带着沉重色彩的交接,既是季节中酷暑难耐的轮回,又是人间剧情悲痛欲绝的上演。 父亲因身体不舒服,...

春天是属于花的季节,白玉兰、水仙、迎春花、海棠花、樱花、桃花、梨花、杜鹃花转眼又是一年春天到来,花儿竞相开放,发现路边的樱花已经绽放,粉粉的,一朵朵的,煞是美丽。...

这是一座并不很高的山,山上有个村子叫七里岚,在胶东临近渤海湾的地方,有无数这样的丘陵。儿时,我曾在这里嬉笑玩耍。在沙河里跟着叔父捉鱼抓虾,用河沿上捡到的破陶罐煮了...

我在春雨的沙沙声中醒来,在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瞥了一眼之后,我便唰的一声将整个窗帘拉开,并顺手推开了窗户。明媚的春光伴着清新的带着淡淡的香甜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不是...

听说河南博物院经过近几年的重新装修于鼠年夏季再次开放,布展的历史文物内容更丰富,珍藏展出的精品更多,经预约每天参观的人员更多,对我诱惑很大。为了满足自己强烈的求知...

“亲,想去江南浪一圈啵。”哇!去江南!瞬间自己就像花丛中的小蝴蝶,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可是我多年都梦寐以求和向往去的地方啊。 欢快的心情被蒙上一尘厚厚的灰 当大巴停到潢...

一 2021年4月7日,我因痔疮疾病住进了邯郸人民医院,进行痔疮切除手术。 谈起我的痔疮由来,和我的工作经历有关。我年轻时是一位长途客车乘务员,每天走南闯北,在车上一坐就是一...

一 走在二道沟南边的山梁上,可以看见毗邻的那条山谷,开阔而明朗。这条山谷有个名字非常有趣,“拐老婆沟”,够味道,一听里面就有故事。 是的,当年闯关东的时候,我们这里的...

这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慵懒,不愿意去思考,不愿去面对新鲜的、烦杂的人和事。是因为年纪慢慢增长的缘故,还是确实是自己迈入老年人的行列了,总之所有的事情都怕麻烦...

爱情是神圣的,是美好的。曾经也憧憬爱情的浪漫,向往有一天能有一个自己依靠的肩膀和心灵倾诉的温暖港湾。 当这一天到来,当婚姻代替了爱情,当婚姻囚禁了你的所有,那份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