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里等你,沙里长依。2021年初春,春风微醺,柳绽嫩黄。长风沙迎来新一波打卡热潮。
  红男绿女,三五相约。驱车出东门,行约15千米,一条东西走向的安枞大堤横亘在眼前。此刻,太阳不热,微风不燥。大堤上,停满了各色车辆,大有“小车覆压数余里,人流阻断大江东”之势。从无人机航拍的图片看,游人、车流隔天离日,极其壮观。
  站在大堤上,极目是烟波浩渺的江面。早春季节,水量不沛,露出宽阔的沙滩。江心,船舶星驰;岸边,滩阔沙白。这就是长风沙的外滩打卡景点。
  长风沙位于安庆市迎江区长风乡境内,以其广为流传的人文史话和丰赡独特的文化底蕴,成为安庆市历史文化名城的标志之一。
  投入长风沙的怀抱,人也变得放肆起来,全然不顾繁文缛节。沙滩上,细沙为床,白云作被。这些细沙青中带银,当地人俗称“青沙”。青沙细软,正可濯足,于是,一些淑女们不再矜持,撩起裙裾,光着白嫩如藕的小腿、脚踝,在追逐嬉闹,荷衣飘动,环佩铿锵。小孩子憨态可掬,带着小铲子,掘洞掏穴,不亦乐乎。更有甚者,那些肌肉饱满的汉子们,将越野车开进了沙滩,在一水洼中,展开比试。他们加大油门,车如虎豹,咆哮着,溅起千堆泥,正当人们嘲笑当儿,车子从泥潭里跃升,划出优美的弧线,飞上了高处。
  风里等你,沙里长依。你吹过千年吹过的风,是不是思绪飘过千载?千年的风与你邂逅,你穿越千年。长风沙历史悠久,历史上先后有鹊岸、长风沙、长枫夹、长风沙镇、长风镇之名,曾建有长风城、长风港。据史料载,长风沙唐代以前已有街市,北宋建隆元年(960)置镇。南宋嘉定十年(1217)安庆建城后,集镇渐萎,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仍设有巡检司,清代设有炮台。《明史·志十六·地理一》有载“安庆府,原安庆路……怀宁倚。南滨大江,西有皖水流入焉,曰皖口。西北有观音港巡检司,东有长风沙巡检司”;《清史稿·志三十四·地理六》有载“安庆府……引莲湖、槐湖入江,即古长之风沙也”;《读史方舆纪要》亦载,长风沙在安庆“府(怀宁)江五十里,亦曰长风夹”。
  江水吻着堤岸,江船划开波涛。人们思索着、寻找着,流水载不动千载情与愁。诗仙李白四次经过安庆,两次写到长风沙。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6年)李白南游经长风写下了千古绝唱《长干行》:“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家住长干里(今属南京市)的船家少妇,你倚门望夫的神态,打湿了多少双眸?上元二年(公元761年)李白再来长风,与杜长史故地重游,作诗曰:“万里南迁夜郎国,三年归及长风沙”。一个“归”字,近乡情怯,诗仙,您这是把长风沙当作第二故乡了吧?陆游在《入蜀记》中称:“自金陵至长风沙七百里”,“地属舒州,苦最湍险”。《长风沙·记阻风夜泊》:“江水六月无津涯,惊涛骇浪高吹花。橹声已出雁翅浦,获夹喜入长风沙。长风自古三巴路,墙杆参差杂烟树。南船北船各万里,凄凉小市相依住。”诗人范成大有“长风沙浪屋许大,罗刹石齿水下排”的精彩描述。杨万里《阻风泊舒州长风沙》诗中写道“闻村红酒贱,看网白鱼鲜。”,可以想见,是长风沙的鲜鱼美酒,渔舟唱晚,挽住了匆匆的步履。
  风里等你,沙里长依。不见金戈铁马,不见血腥厮杀,但见长江送流水。长风沙连荆楚,扼吴越,通三巴,是古代水上交通要道,江中有九里十三矶之险,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鹊岸之战,厮杀声犹在耳。太平天国安庆保卫战,这里是门户。鸭儿沟是大江南北重要的商旅通道,是徽商进京的必经之路。1938年安庆沦陷,长风沙遭受屠焚,一夜连烧八百余间民房、商户。民国初年,乡绅金碧如登高一呼,捐资重建,当时即吸引客商百余家,形成了繁华商埠,连接江南江北,桐怀八县的重要商贸集散之地。据说,长风沙特产有沈老板茶点、曹大伯挂面、金记客栈、吴记布庄等等。解放战争渡江战役时,人民解放军中路军由此突破长江天险,直捣国民党守军重镇贵池殷汇。
  拦江矶险滩、长风沙良港,让古老的土地赋予神奇。长风沙是五千里长江的重要港口,自古“西有谢家墩东有长风沙”两港之说。拦江矶险滩自古与瞿塘、滟渝并称,行船闻之色变,渚清沙白猿啸哀。
  天气清明,追寻长风沙的足迹,往下游约1千米,就是大王庙古战场。拦江矶炮台位于营盘村江堤外的古炮台旧址。古战场不大,方圆一二十亩,是一个滩涂,江水在此处打个旋,又訇然东去。立在此处,江风阵阵,雁阵徘徊,不见参差人家,但见刚萌芽的柳树、白杨树在微风中颔首。眺望江南,思绪绵绵,几多柔情,几多感慨。长风沙是雄壮的,鸦儿沟成为解放战争渡江战役西路军的突破口;长风沙是浑厚的,安庆东郊第一个地下党支部所在地——静林公局诞生在此;长风沙是豪迈的,涌现出了渡江战役支前船工罗祖烔等先进人物。长风沙是雄壮的、浑厚的、豪迈的,但也不乏才子佳人的爱情传说,“遇缘桥”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
  长风沙,一个地方不得不造访——那就是长风沙碑林。
  径掩蓬蒿,柳林深处,一个四合院。拾级而上,穿过月亮门,迎面是照壁。照壁主体为黑色大理石,边底座镶边高三米二,宽二米五。主碑正面碑文为李白诗《长干行》,由原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杜宏本书写,背面“长风沙”三字是李白后裔李成蹊教授提供的李白真迹,字体飘逸、洒脱。
  走进院子,回廊玻璃框里镶嵌的是碑刻,字体或篆或隶或行或楷,风格不一,各有胜场。在一碑刻处,我们有幸与1200多年前的李白凝视。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你穿越千载,是我心中的唯一!这位高蹈之士,须发冉冉,衣袖宽大,神采飞动,乘着大唐气象而来。这就是唐代画家吴道子所绘《李白行吟图》。
  长风沙碑林,枕长江,抵破罡,接枞阳,并与老峰、白泽两乡为邻。碑林由安庆市诗书画学会于1995年11月倡议兴建,仿古风格的碑林占地2000多平方米,长风沙诗书画协会目前已拥有海内外会员200多名,诗书画作品在国内外都具有较好的影响力。碑林汇集李白、杨万里、陆游、范成大、梅尧臣等历史先贤,也不厚古薄今,刊刻当代大量文人诗作,如著名桐城诗人陈所巨等,出版《长风沙碑林》一书,印发1000余册。当年,长风沙碑林已被市政府列为安庆历史文化名城建设21项重点工程之一。
  长风沙,历经千年,再现风华。长风沙文化筋骨神奇,血脉贲张。皖江北岸,安庆东乡。石如为伴,独秀作邻。长风古渡口,两岸变通途。太白欣然来,放翁悠然去。今日逢盛世,长风振唐音。
  晚风轻拂,落日如轮。好一个落日!夕辉里,与沙滩仅一堤之隔,就是市保税区。保税区门楣上烫金大字熠熠生辉。偌大的场院里,挖掘机轰鸣,正在平整场地,可以想象,这个保税区工业园将给区域经济注入多大的活力!右侧,沪宁高铁从十几米高的水泥柱子上延展,斜拉桥横跨南北两岸,长龙卧江,桥身高大巍峨,成为城市交通的大动脉。一列“和谐号”列车呼啸而至,载着梦想与未来。高铁的咔嚓、挖掘机的鸣响、沙滩上的笑声,演奏一曲多重奏的和谐曲!目光穿过高铁,往上游不远处,是长风港。港口临江,起重机起起落落,仿佛诗人彳亍吟哦,在光与影、动与静中,别有一番情趣。
  一日游,何忍归。人们不忍离去,仍浸润在长风沙的风里雾里怀里。读天地之书,读历史之书,读自然之书。长风沙,一段辉煌史,一段屈辱史,一段振兴史,一段嬗变史。风里等你,沙里长依。记住家乡,记住乡愁,是我们共同的心声。
  长风沙,一个活在历史里的地名。长风沙,一个摇曳在唐诗宋词里的小镇!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