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缠绵绵的细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朝晨醒来,清新的空气中带着花香的甜味儿,舒爽而惬意。苍翠的草坪上点染了一片片雪白的樱花、鲜红的碧桃和一串串的紫荆,仿若一匹色彩斑斓的锦缎,明媚而鲜嫩。
  楼下的阿婆坐在门口,笑意盈盈地择着簸箕里的榆钱。我一阵恍惚,自己久闭小区之内,竟然不知道原来已经到了榆钱上市的时候呢。
  榆钱,又叫榆实、榆树巧儿,是榆树的翅果(也有人说是种子),外形圆而薄,很像钱币,所以得名榆钱。当然,我丝毫不怀疑有人更喜欢的是它“余钱”的谐音。每年二三月份,春风拂绿的时候,金黄的榆钱就一串串地挂满了枝头。《全国中草药汇编》上说,榆钱可以“安神健脾。治神经衰弱。”而清代词人王鹏运在《点绛唇·饯春》中则说,“抛尽榆钱,依然难买春光驻。”意思是说,即使抛尽榆钱,仍然难把春光留住。
  我出门,笑着与楼下的阿婆打招呼,阿婆同样笑着,半是得意半是炫耀地说,儿媳妇知道她喜欢吃榆钱,特意跑到早市买来的,十多块一斤呢。我依然微笑着说,是的,买了不少呢,够吃几顿了。
  东北的老家,早先以杨柳居多,榆树虽然也有,却不常见,也极少有人拿榆钱来做饭菜吃。真正喜欢上榆钱是结婚后。忘记了哪一年的春天,二姐来探望公婆的时候,除了带来自种的绿色无公害蔬菜和时鲜水果外,还带来了一小袋圆圆的窝头。与平时的杂面窝头不同,这次的窝头是深绿色的,里面还夹杂着细小的叶片。我好奇地看着它们,不知道二姐这又是做了什么好吃的。二姐看我疑惑的样子,便笑着说,“尝尝,还没凉呢。”
  掰下一小块窝头,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用舌头慢慢触摸,感受它独特的味道和芳香。一个窝头很快被我吃完了,我满足地咂咂嘴,笑着问二姐,“姐,这是啥啊,真好吃!”二姐笑着说,“这是榆钱馍,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拿来几个给你尝鲜的,你若喜欢,我下次再多带些给你。”“谢谢二姐,真的很好吃呢。”我意犹未尽地说。关于榆钱,那天二姐跟我聊了很多。二姐知道我是第一次吃榆钱,充满了诧异地看着我,然后说,“榆钱有很多吃法的,以后我慢慢做给你吃吧。”我忙不迭地点头,摇着二姐的手臂,笑着对二姐说,“好啊,好啊,还是二姐最好了。”
  隔了一天,二姐又来了,这次是带着一袋子洗好晾干的榆钱过来的。那天的午饭,二姐给我们做了榆钱蒸饭。她把带来的榆钱放在盆子里,撒上适量的面粉和一些花生油,搅拌均匀,放在笼屉上蒸熟,趁热放入盐和香油,再次搅拌均匀。那天的榆钱饭我吃了两碗,婆婆笑着打趣说我是松紧带肚子,遇到好吃的使劲吃。二姐笑着说,这算啥好吃的,我家屋后就有两棵榆树,你喜欢,以后我年年送来给你吃。
  2010年的春天,姐姐家的新居落成,我和小妹一起过去给二姐道贺。二姐家的院子很大,正对着大门的是一溜坐北朝南七间平房,东西两侧各有三间厢房,正房东侧楼上还有两间,用来堆放粮食的仓房。院子里被二姐规划了不同的区域,挨着大门口的是养殖区,二姐养了一群鸡还有两头牛。临着养殖区的狭长地带是二姐栽的一排果树:柿子、枣树、石榴、核桃树等像一排整齐划一的士兵,守卫着二姐的小院。果树下零星地点着几棵草莓苗,挨着草莓苗的就是二姐重点呵护的蔬菜区了。过道以北,房檐下被二姐做成了晾晒区,平时用来晾晒衣服被子,收获的季节用来晾晒粮食和各种谷物。
  那天我和小妹还去参观了二姐的仓房,看到了二姐一家储存的小麦,玉米,花生,棉花等等农作物,让我跟小妹羡慕不已。也是在那天,我第一次仔细地审视了二姐家屋后的榆树。那是一对比肩而立的兄弟,灰褐色的树干挺拔俊逸,茂密的枝头相互交织在一起,延展到两层楼的高度。枝头上挂满了一串串浅绿色的榆钱。它们挤挤挨挨地簇拥在一起,仰望着头上的蓝天白云。微风轻拂,它们便同样回报以柔柔的轻笑;狂风乍起,它们也会肆意张扬地大笑。
  我和小妹摘了很多榆钱,淘洗干净后,二姐给我们做了小米榆钱粥,金黄的小米配上嫩绿的榆钱本就十分养眼,二姐又在其中加了几颗鲜红的枸杞,分外抢眼,引人垂涎。剩下的榆钱二姐一分为二,一半加入盐、酱油、香醋、葱花、香菜和辣椒油,当真鲜香爽口,欲罢不能;另一半则加入了白糖,吃起来鲜嫩脆甜,独特的风味让人回味无穷。
  流年似水,二十多个春夏秋冬过去了,正像二姐说的,每年春天我都吃到了二姐送来的榆钱,我也跟着二姐学会了榆钱蒸饭,榆钱汤,榆钱炒肉等各种好吃的做法。
  遗憾的是去年冬天,一个寒冷的黄昏,二姐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时至今日,每次想起二姐,我总会泪光莹然,泫然欲泣。2021年的春风又拂绿了山川河流,又到了百花争艳,榆钱盛放的时候,我却再也看不到二姐,再也吃不到二姐给我做的各种榆钱饭,榆钱菜了……
  “抛尽榆钱,依然难买春光驻。依春无语,肠断春归路。春去能来,人去能来否?长亭暮,乱山无数。只有鹃声苦。”二姐,你家的院子还在,你家屋后的榆树还在,可是你还能回来么……笃笃的敲门声传来,我用纸巾轻轻盏去腮边的泪痕,起身开门,原来是楼下的阿婆。阿婆笑望着我说,刚做好的榆钱馍,送你几个过来尝尝鲜。我跟阿婆道过谢,送走阿婆,转身泪水再次滚落,滴湿了手里依然温热的榆钱馍……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