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乐都盆地的早晨淅淅沥沥洒下了春天的第一场雨,毫无声息。我在蒙蒙亮的时分推开窗户看到了楼下如银盘发亮的天降之水,窗间也涌入了早春雨水浸透的沁香煦风,使我在刚起床的缠梦间一下地清醒了过来,这高原四月天的第一场雨是多么的馨香啊!

我在兴奋中疾步下楼,好想让这春的乳汁淋溶我的全身,湟水栈道上吹来轻抚脸庞的东风,随着这和风,小雨滴也轻落在脸上。我昂起头,等待着这雨滴洒在我的发上、洒在我的脸上、洒在我全身每一个部位。脚下的栈道木条湿透了,没有一点污垢,滨河公路湿透了,行车过后溅起弱弱的浪花。

我要让这春天的第一场雨把我淋个够,我要让四月的风把我吹个欢,我要让双眼把早春之景揽个尽,我要把春天的回忆刻在心。

北国之春来得迟,这高原之春来的更晚,“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是啊,这四月才是乐都盆地花开的时节,四月才是湟水谷地人间转换的时节。你看,园子里的探春花竞相争艳、杏花不甘落后,树叶还未舒展,这花苞早等不耐烦了,在冬天还未落去的枯叶间盛开了,桃花如絮,也把自己的美丽尽情的绽放了。

这春雨之晨又让人如梦如幻,南北群山在晨雾中似是飘来的仙山,盆地之北的裙子山,山麓被清洗一般,红裙艳舞,而山顶却是春雪覆盖,红白相映,一幅现实的海市蜃楼画卷。盆地之南的拉脊山上积雪格外的耀眼,分不清是山、是雾、是云、是阙?

四月的春雨孕育了世间生命的萌芽,草木皆芽,鲜花丛芳,大街上的少男少女们怎甘沉闷于一冬的寂寞中,少女们早已把沉于箱底的裙装上身,在雨中把个优美线条的身材展露,少男们西装革履,春雨里撑起雨伞,挽起了心爱姑娘的胳腕。

“道法自然”,尽管高原的四月天总让人琢磨不透老天把这里轮回到了哪个季节?山下细雨山上雪,但春天的脚步不停,人间的美好季节终在不同的日月年华里到来。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