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寒假是女儿大学生活的第一个假期。她觉得短暂,我也觉得日子过得飞快。
  女儿又要离开我和妻子去另外一个城市继续读书了。看着妻子帮助女儿整理行装,我坐在一旁也不断地提醒着,“学生证和身份证要装好;银行卡要随身携带;出站时行礼拿不动,不要不好意思找同学帮忙;车上不要喝陌生人给的饮料……”
  刚说了几句,女儿就感到不耐烦了:“爸,你别再啰哩啰嗦了,我都想到了!”
  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又想说,看见妻子在向我使眼色,于是,张开的口又闭上了。眼不见,心不烦。算了,好好待着吧,我的任务是安安全全地把她送到高铁站。
  女儿读书的城市距离我们所居住的城市,高铁正常运行四个半小时的路程。女儿买的车票是今天下午四点的,到学校时应在晚上九点到九点三十分之间。
  临近出发了,我着装妥当,时刻准备出门。女儿却不慌不忙,按部就班地收拾她自己的东西。
  “快点吧!要到时间了!”我不止一次地向女儿提醒着。
  “急什么?还早呢!”女儿又显得不耐烦了。
  “路况不好说,一旦堵车误了时间,就麻烦了!”我只能小声地装作自言自语,但我知道,女儿是能听到的。
  女儿默不作声。
  终于出发了!谢天谢地,一路通畅,我不安的心总算踏实了!
  目送女儿走进高铁站,熟悉得无法再熟悉的背影仿佛一下子变得陌生。我启动引擎,快速返回,尽量控制自己的大脑,什么都不想。
  回到家,看到女儿微信回复“上车了”,身体顿时感到很轻松,同时睡意浓浓。“睡一觉吧,醒来时女儿就该到学校了。”这样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觉醒来,女儿没有像半年前那样一路汇报。再看看时间,离到校应该还有一小段时间。无法静下心来观看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里面演的啥内容,全没往心里去。起身上了好几趟厕所,反复查看微信信息,又吸了三两支烟,十几分钟的等待是那么漫长,可微信里就是没有女儿反馈的信息。实在忍不住,发信息询问。悄无声息地,过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回复。心不由得焦躁起来,下意识拨通了手机,没有应答。再拨,还是没有应答。再按,仍无应答。再拨,手机客服提示已关机。我的心立马就悬了起来——手机丢了?坐过站了?还是正在路上,没有听见?要么是累了,睡着了?心乱如麻,后悔当初没有记一下她同寝室同学的电话,后悔自己睡着了没有随时与她保持联系,后悔没让她乘早点返程的车……正想着,忽然听到手机响,迅速抓起手机,是女儿!
  没有人理解她此时此刻的一个“喂”字,对我有多么多么多么地重要!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