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把手老人,可不是什么领导岗位上的第一把手,他是只有一只手的人,另外那只手,在几十年前丢失在大草原深处月亮湖畔的狼口中。
  大家都喜欢调侃称呼有一只手的人为“一把手”,久而久之,习惯以后即成自然,此人本名被大多人遗忘,一把手就代替了他的名字。在当地人尽皆知,老少乡邻都称呼他为“一把手”,晚辈们则在一把手后面加上大爷、爷爷等字。
  一把手生于大草原,长于大草原,老于大草原。现在人已近七旬,身体逐渐出现一系列不好的状况。他寻思着,大草原可能要收回给与他的一切,也许说不定哪一天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心有不甘,恋恋不舍,又无可奈何。他想用今生最后的时光,再看一眼生他、养他的哈拉海湿地大草原。
  一把手走在通往哈拉海深处的草甸子小路上,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盯着他,如芒刺在背。几次回首观望,并未发现什么异样,做过猎人的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断定必有大的动物在窥视他,可能会伺机而动,也可能尾随观察。做了多半辈子的猎人,他当然不会害怕,依然前行,不去刻意理会这奇异的感觉。
  
  二.
  哈拉海不是海,是一大片湿地,为满族语,意为广阔草原的意思。它居于松嫩大平原上,在嫩江右岸。与左岸的扎龙大湿地,隔江相望,均是古老的嫩江巨龙一时兴起时创造的杰作。
  草原中心区域有几个湖沼相连,最大的一个,被人们称作月亮湖,面积很大但水不深,也从没见干枯过,里面鱼虾成群,水鸟繁多,生长着浓密茂盛的野生芦苇和香蒲,岸边长满荒草,开出五颜六色的野花,基本上没有树。草原、芦苇、湖泡、野生动物,这些共同组成茫茫北方大湿地特有的物候旷野。
  专家考证,哈拉海湿地是因古嫩江改道,一些小河的出水口被淤塞。小河失去与大嫩江联系后,变得有头无尾,日积月累后,发展成湖泊纵横,沼泽连绵,芦苇丛生,水草茂盛的原始地貌。
  这片区域被嫩江遗忘了太久,变迁为自成一体的一片天然大湿地。是动物的天堂,是鱼、鸟类的乐园。数万年前,就有猛犸象等大型动物在这里活动。数万年后,任凭天地造化,风云变幻,一切按着自然的规律慢慢演化、变迁。自古就没有人类侵扰,没有世俗来犯,更没有红尘污染。它是现在中国境内唯一有湖泊的原始地貌的湿地,是平原地区不可多得的保持原始状态的神秘地方。
  清末民初,这里的一切还都保持着原始状态。丹顶鹤,白天鹅等很多鸟儿在这里繁衍生息,任意在天空中高歌唱鸣;各种鱼儿在芦苇荡中游戏觅食,肆意地蹿蹦跳跃;野狼、狐狸、野兔、野鸡等在草原上筑巢做窩,繁育后代,无拘无束。
  千万年来形成的自然世界,没有人为的干扰,动物们都沿袭着自然形成的平衡发展,共同生活在芦苇荡、水泡子、草原的蓝天白云之下,自由自在地欢度春夏秋冬,无忧无虑地生儿育女。
  直到伪满洲国时期,侵略中国的日本人,看中这里土地肥沃,派来开拓团,移来大批日本国民,想在这里开荒垦殖,欲把此地变成他们在中国家园。后来因无法解决水患的问题,也受不了恶劣的环境气候,寒冬到来之时,日本人狼狈地撤走了。
  现在哈拉海军马场的西南方向,至今还留下一个“火犁地”,几处残垣断壁就是日本人拓荒时留下的遗迹。因当时日本人使用的拖拉机烧的是木炭,所以当地老百姓管它叫“火犁”,由此而得名。这也是日本帝国侵略中国遗下的铁证。
  新中国成立后,沈阳军区联勤部,看中了这里的草原广袤,水草丰美,人烟稀少,在湿地边上组建起军马场,为部队繁殖、养育必须的军马。
  说起军马,人们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它高大威猛的形象,一声嘶鸣,飞驰如电,身后卷起滚滚尘烟,耳畔传来阵阵蹄声,似春雷滚滚,如战鼓隆隆,惊心动魄,所向披靡。翻开中国的历史,北方是有名的马上民族,著名的军马更数不胜数。
  龙是中国华民族崇拜的图腾,相传,犯了错的龙,会被贬下凡界化为马,供人们骑乘。西游记中唐僧的坐骑白龙马,最终修成正果,被封到八部天龙,是马族的无尚荣耀。“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赤兔马是最优秀的战马象征。唐王的六骏,霸王的乌骓,岳飞的白龙驹,这些名马或助枭雄成坐拥天下,或助良将固守江山。马在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传奇与故事。
  哈拉海军马场成立几十年来,哺育出的军马,个个矫健俊美,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国防部队的建设中。它驰骋在祖国的万里疆域,立下汗马功劳,稍次一些的也充实到民间,为农业生产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也幸亏哈拉海湿地区域隶属于国家军队管理,地方上无权动用,使哈拉海躲过了“大开荒”年代的厄运,幸运地得以近似原始的状态保存下来,一直延续到上世纪末期。
  
  三.
  一把手是为数不多的哈拉海土著居民,其实也算不上为土著,他爷爷辈为避兵患逃难至此,择高地而居,结草芦安家,开小片荒立命,靠渔猎、采集、种植糊口。传至他这辈时,陆续聚来不少人家,慢慢形成几个小小的村子。
  从儿时起,他们就在村子附近的大草原上牧马放羊,到有水处打鱼捞虾。军马场成立之初,他正是青春年少的汉子,军马场领导看中他,特招为辅助军工,帮助马场繁育军马,猎捕危害幼马的野狼。
  跨钢枪、骑大马,纵横驰骋在茫茫的哈拉海大草原上,倒是风光无限,几十年来,众多恶狼都毙命于他的枪口下,为军队,为军马贡献了自己的热血和青春。
  在最后一次猎狼的行动中,他单枪匹马,追狼至月亮湖边,与几只恶狼背水一战。公狼被他开枪打死,母狼为了幼崽前来与他拼命,恰巧手中的钢枪出现问题卡了壳,母狼舍命扑来,紧紧咬住了他的右手。
  待队友赶来时,母狼带着幼崽被赶跑,可惜他的手已筋断骨碎,送到医院时只得截肢,好在保住了宝贵性命,从此成了人们口中的“一把手”。
  
  四.
  世界上公认海洋是地球之心,森林是地球之肺,湿地则是地球之肾,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放眼全球,未受污染的湿地已剩余不多,人口的发展改造着地球,影响着气候与环境。在当今环境污染日益加重的情况下,保存好一片湿地,无疑给地球及人类提供了一份健康和保障。
  有湿地的地区,当地人可谓得福,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享用着放心的净水,可以亲近自然,欣赏鸟语花香,可以放飞心情,醉看蓝天白云。湿地的贡献,更能恩泽他们的后代,荫福全球的人类和生物。
  斗转星移,科技发展,古老而神秘的哈拉海大湿地,历经千古变迁,万年沉睡,日渐被世人瞩目。
  时代发展到上世纪末,奔驰几千年的军马淡出辉煌,毕竟它不再适应现代化军队的需要。科技的使命就是推陈出新,新事物、新成果,必然淘汰老观念、旧东西。
  军马退出部队服役,军马场必然要撤销编制,可怜的一把手,因没有正式军籍,只得还原为农民,好在他分得一些优良耕地,生活上有保障,倒也衣食无忧,晚年幸福。
  部队撤去建制后,哈拉海大草原的归属问题曾一度混乱,遗留的马场单位与地方部门互相竞争,都计划大加开发,农垦部门也挤进来欲分一杯美羹。
  1999年初秋,香港某公司同有关部门合作,投资两个多亿,联合开发哈拉海,欲种植水稻,计划开发面积达三千六百多万平方米,联合开发期限为三十年。
  接着很多大型机械开赴现场,开发人员为了能在上冻之前把湿地的湖水放干,好为来年开恳土地,打下基础,采取加班加点、歇人不歇机器的措施,在湿地的核心区修筑了一条长约十五公里、宽八米的公路,并且沿路两侧开挖出十几条底宽五米、深达两米的排水渠,连接到总排水干渠上,日夜不停地将湿地中的湖水排进嫩江。亘古原始的哈拉海眼看沧海变桑田,是祸是福?有人欢喜有人忧。
  与此同时,哈工大的叶平教授和东北林业大学教授们,以及中国工程院院士马建章等人,正大声疾呼,曝光新闻媒体,日夜奔走于有关部门之间。他们联名向省政府上书,呼吁保住这片难得的大湿地,提出了关于哈拉海湿地应该尽快建成保护区的合理化建议。
  痛心疾首,据理力争,终于得到了省领导的重要批示,成立保护区的计划提到了议事日程。省政府责成省环保局牵头,会同省林业厅、省国土资源厅、齐齐哈尔市政府和省科学顾问委员会组成联合调查组,到原哈拉海军马场联合现场办公。经综合考察,认真调研,最后专家组一致认为哈拉海地区应定性为湿地性质,同意立马成立自然保护区进行保护。
  几经探讨、调查、论证,在国家有关部门的干预下,哈拉海湿地被划分给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九三分局管理,改称为黑龙江省哈拉海农场,于在2001年12月正式挂牌成立了哈拉海湿地自然保护区。
  至此,开发商的开发工程被国家紧急叫停,开垦计划取消,人为的破坏尽可能加以恢复,排干湖水的行动立即停止,排水总渠关闭,让湿地得以休养生息,以还原开发前的地情地貌。
  此开发行动虽然造成了一些遗憾,但湿地总算保住了,度过了被毁灭的大劫,为多舛的地球保住了一颗“肾”,为人类的生活保住了一方净土,我们千秋万代的后人,将永远记住为保护湿地而做出贡献的政府和教授们。
  
  五.
  哈拉海在专家和学者眼里,是一块不可多得的瑰宝,据统计,该块湿地分布着大小数十个湖泡,常年蓄水保持着自然平衡,属浅水型湖泡,有大面积的沼泽地。高等植物四百余种,动物资源极为丰富,有无脊椎动物五百余种,脊椎动物三百三十多种,其中鱼类五十三种,两栖类六种,爬行类八种,鸟类二百四十二种,兽类三十种。鸟类中有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七种、国家二级保护鸟类三十五种,省级重点保护鸟类五十余种。这块湿地当时被认为是中国北方保留最完整、最原始状态的湿地生态系统,集自然性、典型性、稀有性、多样性于一体,具有其他地方无可比拟的原始性、多样性,不但具有环保价值,还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
  哈拉海湿地的外貌和扎龙湿地一样到处是芦苇和水沼,他是一方原始面貌的净土。也许那芦根攀附的泥土,已经有亿万年的历史而没有遭受任何破坏,那里储存的信息只有科学工作者才能触摸得到,也许那勤劳的飞禽走兽记录了这里的神秘,而我们所看到的仅仅是它们走过草地,划过天空的身影。
  哈拉海湿地经历了令人难以忘怀的苦痛,度过了原始与现代碰撞的厄运,有过管理权的混乱,有过人类认识自然的反思。可喜如今这一切正向好的方面转化,这种转化,源于人们保护湿地观念的日渐增强,源于人类对自然逐步认知,源于人类希望与地球的和谐相处。
  广袤有十万平方公里的松嫩平原,最大的特点就是湿地众多,地多人稀,草原宽广。肥沃的黑土地被誉为祖国的“北大粮仓”,为世界仅有的三大黑土地区之一。成立保护区的意义,就是保护地球,保护环境,功在千秋,利在全球,利在全人类。
  
  六.
  一把手老人的理解层次和思想境界,也许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但他明白,哈拉海就是他生活的家园。作为家园,就应该有花鸟虫鱼,就应该有鸡鸭鹅狗。做了一辈子猎人的他,逐渐明白,儿时狼狐遍野,水鸟成群的哈拉海,日渐呈现萧条。早已无猎物可打,鱼鸟渐渐稀少,不是大草原的应有好现象。
  当年收缴猎枪禁猎的时候,他第一个支持,含着眼泪第一个把心爱的猎枪上交。他明白也理解,哈拉海的物种不能在自己手里毁掉,要给儿孙们留下一些希望,要给他们留下美丽的哈拉海。
  一把手步行两小时,来到月亮湖边仅有的两颗老榆苍树下,望着茫茫的芦苇荡,吃力地爬上鸟类摄影爱好者搭起的高架瞭望哨。放眼望去,哈拉海大湿地云天相接,碧海绿浪,一群鸟儿在天际翱翔,几处丹顶鹤在苇丛中唳鸣,风轻云淡,鸟语花香。他感慨万千,为再一次领略到大草原湿地的美丽,感到无比欣慰,心中无比畅快。
  忽然,附近传来曾经熟悉的动静,他精神一振,心中暗想;“一定是狼,久违了的老朋友!也是曾经的对手”。
  寻着声音,一把手终于在不远的苇丛中发现一双眼睛,凭经验看,这是一只老狼,苍灰的身体瘦骨嶙嶙,只有冷漠的眼神,依然透着机警与刚毅的光芒。
  十几年没有谋面,他还真有点想念它们,尽管他的一只手曾丢在了狼的口中,这些年来他已经不再记恨它们,一辈子的羁绊,滋生了情愫,它理解了狼,但不知道狼是否也理解了他?
  他注视着狼,狼也看着他,四目对视了好几分钟。他不知道自己的手是否就是这只老狼所为,时过境迁,都已老矣,是否是它已经不再重要。对视良久,他发现狼的眼中,少了几分凶光,多了几分可怜。看来狼也如他一样,在垂暮之年,杀心变淡,放下恩仇。也许对过去的恩怨,在长期孤独之后逐渐反思,也许在时代的大环境下逐渐消散。斗智斗勇了大半辈子,他猎杀了它们无数同族,它们要去了他的一只右手,互有胜败与得失。老来江湖一视泯恩仇,他不记恨它们,它们也许同样原谅了他。
  一把手思绪万千,想了很多。激动之余,掏出带来的酒菜,把鸡翅,烤鸭、香肠等全部抛向老狼,自己干喝起带来的烧酒。
  天上白云悠悠而过,湖中水面波光粼粼,湿地的清风带着野气吹拂着他满头的银发,沟壑纵横的脸上,留着两行湿痕。老狼瞄几眼他抛来的美食,眼睛依然盯着他,静静听他自言自语,一动也不动。
  一把手醉眼朦胧,一边喝酒一边唱起年轻时唱过的歌,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广阔草原上,回荡在蓝天白云下,融进湿地鸟语蛙鸣的大合唱之中。
  一只乌鸦飞来,欲捡一个大便宜,老狼一个纵身窜出,吓飞乌鸦,它终于抵不住肉香的诱惑,疑心顿消,叼起老猎人恩赐的美味,隐身到芦苇深处的绿丛之中。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芳菲四月,雨霁天晴。湖北覃姐食品有限公司厂区环境优雅,一树树橙花,一棵棵月季,一朵朵玫瑰,正含苞待放,带着一片深情,扑鼻而来,正香,正浓。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枝江...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

去时没有打电话联系,到门口已是午后。院坝中晒着油菜籽,几只鸡在房侧边的沙坡上乱刨,听到脚步声,一阵惊诧散到树林中,咯咯咯地一阵叫喊,极不高兴,一点也不欢迎我们到来...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