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蒜又称小根蒜、野蒜,在我老家料沟村,它根本不算什么稀罕东西,但却是人人都爱吃的美味。从我记事起,在每年的三月,大人们无论去哪儿干活,回家总要带回一大堆小蒜。在那个家家都不富裕的年代,吃了一冬萝卜白菜和咸菜疙瘩的人们,见了绿油油的小蒜感到格外的亲切,喜上眉梢。
  我对小蒜的钟情,始于上中学时,因为小蒜曾经让我在同学中很有面子。而在此之前,我对小蒜的印象仅仅是好吃。记得每年小蒜从地里刨回来之后,母亲就在烧水做饭的空闲时间,匆匆择上一把小蒜,放在盆里淘洗干净,然后在案板上用刀铛铛铛切几下,拌上盐腌一会生吃,或者直接下锅当菜叶煮面吃。无论母亲怎么做,小蒜那种清香可口的滋味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后来我上了中学,因为离家远需要住校,所以我去学校时要带上一兜馍和一瓶腌菜来节省些开支。当时正是我长身体的时候,母亲为让我能吃得更好些,常常变着法子给我做一些好吃的馍和咸菜。记得在我中考的那年春天,有一次我从家去学校,临出门前母亲特意给我带了一瓶她现做的油熟小蒜。因为我跟她抱怨过,平时带的盐腌小蒜虽味美却不易保存,于是她就尝试着做了油熟小蒜,没想到竟然大受欢迎。
  因为每次我从家去学校之前的这顿饭,母亲必定会做得比平时丰盛一些、美味一些,母亲想让我吃得饱饱的再去学校。而这次,母亲做的是手工兑碗面,这兑碗面里除了放进她自酿的柿子醋和一个荷包蛋外,最令我垂涎的就是母亲新做出来的油熟小蒜。我记得,当时我一下子吃了两碗。母亲见我这么喜欢吃,就在我下午去学校时,悄悄把剩下的油熟小蒜全部装进了罐头瓶让我带上。
  在第二天吃饭时,当我打开瓶子的那一刻,我们班那几个家居县城的同学闻着味围了上来。不容分说你夹一筷我夹一筷,不一会工夫,就把母亲为我准备的应该吃一周的油熟小蒜分瓜分得干干净净。不过,那几个馋猫同学不会白白让我啃干馍,他们把从家里带来的菜匀给我吃,这让我迅速地和这几个城里孩子成为朋友。也让班上的其它同学都羡慕我有个不仅疼我爱我,还心灵手巧的母亲。周末的时候,那几个馋猫同学一直把我送出很远。分别时他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记得多带些油熟小蒜回来,那味道可香可香了。”
  我拍着胸脯跟同学们打了包票,但回到家中把这事讲给母亲听时,心中不免忐忑,总怕母亲不答应,这样我岂不是要失信于同学了。令我没想到的是,母亲不但没生气反而笑着对我说:“既然他们也那么爱吃小蒜,你就给他们多带些。田边地头小蒜多的是,无非是多刨几把的事。”
  母亲的通情达理不仅保全了我那刚刚建立起来的自尊心,也让我对母亲心生感激,于是就主动承担起刨小蒜的任务。后来在我去学校时,除了带上一大瓶小蒜外,母亲还为我另装了一瓶韭花,这让我在同学们面前出尽了风头。从此开始,我就对小蒜情有独钟,也养成了每年三月回家刨小蒜的习惯。
  在我刚参加工作的那些年,每年三月的周末,我都会上山刨小蒜。当我把小蒜提回家时,母亲会笑嘻嘻地从我手里接过去,还会问我要不要给同事、朋友、师长们多带些,要不要换个做法。
  母亲给我制作油熟小蒜时,如绣花般的细心,她会一棵一棵地剥去小蒜鳞茎上的外衣,掐去小蒜根部的长胡子,揪掉蒜叶顶端的干叶,最后把小蒜整理成小把,放进水盆里反复淘洗。那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每次看到她用全部心思为我制作这道小蒜时,我的心里是满满的幸福,总想像小时候一样,再跟母亲撒个娇。我知道,这是因为有母亲疼着宠着的缘故。
  这时候我们几个都已经各自成家立业,生活条件也比以前改善了很多,所以母亲在炒小蒜时,会放些小茴香粉、芝麻和核桃仁,她说这样做的小蒜吃起来能清热养胃。其实我想告诉母亲,她亲手做的油熟小蒜,就是不放任何佐料,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香最好吃的美味。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所以经常忽略一些重要的事。有一次周末回家,恰好看到母亲佝偻着身子,蹲在地上一耙子一耙子的刨小蒜。也许是耙子太钝,她每刨一下,她都要捊一下被土掩埋但还没露根的小蒜苗。若在以前,她一耙子下去,小蒜就会全部露出,如今母亲的手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我这才想起,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
  离开家时,我小声告诉母亲,说我现在不喜欢吃小蒜了。母亲愣了一下,突然有些失落,又好像觉察到了什么。于是,我马上改口又说,我这一段太忙了,要吃小蒜我自己刨,您就多歇歇不要管了。母亲笑了,她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所以,等我周末再回来时,母亲依然为我准备了油熟小蒜,只是不会让我再看到她刨小蒜的样子。
  而我无论怎么忙,也总会抽时间回老家看母亲。每次回去,我都会去山坡刨一大把小蒜回来。油熟小蒜依旧香气扑鼻,只是母亲已经做不了对碗面了,只好由妻子代劳。好在妻子是得了母亲真传的,她做对碗面的手艺不比母亲差,再加上母亲亲手做的油熟小蒜,那味道,真的和从前一样香。
  今年的阳春三月,我又带着妻子和小儿回家乡刨小蒜。天气晴朗,暖阳高照,山坡上新出的小蒜比去年还多。只是不管我刨多少,母亲都已不会亲手为我制作油熟小蒜了。那温馨,那香味,一直留在我的记忆深处,伴我此生。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庚子年夏与秋的交接,是艰难的、坎坷的、伤痛的,也是终生难以忘怀的。带着沉重色彩的交接,既是季节中酷暑难耐的轮回,又是人间剧情悲痛欲绝的上演。 父亲因身体不舒服,...

春天是属于花的季节,白玉兰、水仙、迎春花、海棠花、樱花、桃花、梨花、杜鹃花转眼又是一年春天到来,花儿竞相开放,发现路边的樱花已经绽放,粉粉的,一朵朵的,煞是美丽。...

这是一座并不很高的山,山上有个村子叫七里岚,在胶东临近渤海湾的地方,有无数这样的丘陵。儿时,我曾在这里嬉笑玩耍。在沙河里跟着叔父捉鱼抓虾,用河沿上捡到的破陶罐煮了...

我在春雨的沙沙声中醒来,在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瞥了一眼之后,我便唰的一声将整个窗帘拉开,并顺手推开了窗户。明媚的春光伴着清新的带着淡淡的香甜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不是...

听说河南博物院经过近几年的重新装修于鼠年夏季再次开放,布展的历史文物内容更丰富,珍藏展出的精品更多,经预约每天参观的人员更多,对我诱惑很大。为了满足自己强烈的求知...

“亲,想去江南浪一圈啵。”哇!去江南!瞬间自己就像花丛中的小蝴蝶,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可是我多年都梦寐以求和向往去的地方啊。 欢快的心情被蒙上一尘厚厚的灰 当大巴停到潢...

一 2021年4月7日,我因痔疮疾病住进了邯郸人民医院,进行痔疮切除手术。 谈起我的痔疮由来,和我的工作经历有关。我年轻时是一位长途客车乘务员,每天走南闯北,在车上一坐就是一...

一 走在二道沟南边的山梁上,可以看见毗邻的那条山谷,开阔而明朗。这条山谷有个名字非常有趣,“拐老婆沟”,够味道,一听里面就有故事。 是的,当年闯关东的时候,我们这里的...

这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慵懒,不愿意去思考,不愿去面对新鲜的、烦杂的人和事。是因为年纪慢慢增长的缘故,还是确实是自己迈入老年人的行列了,总之所有的事情都怕麻烦...

爱情是神圣的,是美好的。曾经也憧憬爱情的浪漫,向往有一天能有一个自己依靠的肩膀和心灵倾诉的温暖港湾。 当这一天到来,当婚姻代替了爱情,当婚姻囚禁了你的所有,那份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