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一早起来,所有微信群刷爆了一条消息,海洋兄于3.15日凌晨因病辞世了,我被这炸雷般的消息震了个肝胆俱裂。
  3.15日,植树节,公司有个大型活动,14日下午,还看到他着骑行服,骑着单车风一样的来到彩排现场,车后放了一把碧绿的胡野葱,并告诉我们,野葱炒蛋是他们一家的最爱,这是季节的赐予,他不能辜负……
  场面热闹,人员众多,您不愧是大家公认的段子手,荤的素的,随口就来,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随后我们转身各忙各的,为明天千人合唱《我和我的祖国》MV的拍摄做前期准备。4点半的时候,您还在与导演商量具体细节,而我,朝您挥挥手作为告别先一步离开。然而,仅隔10多个小时,竟然铺天盖地都是您绝然而去的消息,这事来得如此突然,突然得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半月前,“米萝阳光”年后第一聚的时候,您建议大家苦荞花开的时候去上马山看苦荞花,看花归来,写点文字,字数不限,体裁不限,最好能投稿上级报刊,辰州乔韵作为本地知名企业,对官庄文化的鼎力支持大家有目共睹,我们理应用文学的方式多宣传宣传,让更多的人支持乔韵企业,了解乔韵产品。其实,您去年约过我,可我有晕车的毛病,惧怕山高路远,故没有如约前行。
  是的,上马山很远且路况不容乐观,但从您拍摄的视频与“苦荞蜜”的文字中可以品出,苦荞花开时,一片片,一簇簇,白如玉兰,粉如桃花,引来蜜蜂忙碌,蝴蝶飞舞,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这回您再次郑重邀约,哪怕再惧怕也一定去看看翠绿掩映的吊脚楼、白色勾勒的屋檐,清澈的溪水,去领略远离红尘那种纯净的美。可是,您怎么可以只策划,不实施,一点预兆都没有,匆匆忙忙的走了呢?
  海洋兄,应该说,认识您的名字比认识您个人更早。那时候,QQ空间刚刚兴起,空间里的涂鸦,大多有您的留言鼓励,可我不知道海洋是哪路“神仙“,又怎么频频出现在我的空间里面,又是顺着谁的足迹而来,最后,翻阅相册,找到您与嫂子的合影,才知道我们近在咫尺。虚拟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真小。
  再后来,我误打误撞进入了本地文学团体,真没想到您也身在其中,且创作激情爆棚,这就叫相逢何必曾相识吧。
  那段时间,每天抽空浏览拜读您空间所有的文字,逐渐了解了您大半生的轨迹。您从一个铁道兵到供销部门,从冶炼厂书记到宾馆经理,一步一个脚印,可谓步步精彩,53岁开始拿起笔书写人生之美。
  您的作品文笔优美,亲近自然。“大美杜家坪”,“千年银杏与木王村”,“沃溪从门前流过”,“苦荞蜜”,“云上的山村”等等,看了一遍又一遍,篇篇皆精品。尤其是近几年,在省市级报刊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引来各路文学新人的敬仰。
  前年10月,笔耕不辍的您,又登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加入了多少人踮足仰慕的省作协,而我对您的敬佩之情又抹上了厚重的一笔。
  在文学这条路上,感谢您给予了很多鼓励,三稿过后的文章,会发给你给看看,听听您的建议。而您,发表后的作品,也会第一时间让我分享。您一直鼓励我多写、多改,争取一年在市级报刊发4/5篇稿,以加入市作协为目标,对于勤奋的人,肯定是有回报的。别小看了换不来钱,当不了饭吃的作协会员证,不是谁想拿就拿得到的,努力了,该有的总会有。我谨记了这浅显的道理,海洋兄,十分感谢您当初的激励,一年后,我做到了!
  在文学上,您是前辈,在生活中,你是暖心的朋友,2014年5月的一次户外活动中,突感身体不适,是您留在最后,怕我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里发生难以预料的意外,并准备放弃此次活动的最后过程陪我原路返回。
  去年10月13日,常德日报、常德晚报、边城晚报、辰龙关诗社受邀去辰州矿业地心采风。您着一身工装,胸前挂着相机,俨然一线记者,在垂直极速下行的罐车内,您听到我一声惊呼,马上安慰道:舞月,不用怕,罐车安全系数很高的,来,握住我的手,你就不害怕了。
  骑行途中,您是大家的开心果也是大家的主心骨,新手上路,您告诉他们怎么省力、怎么调档,强调安全的重要性。遇到长坡,您弓腰一阵猛踏,随后对着后面的队友大喊加油,并牛逼的说:骑行途中不冲几个长坡就少了骑行的味道。每一次骑行返回,为了能给予体能不足的骑友带来足够的信心与温暖,您都选择最后一个收队。
  您风趣幽默,豁达乐观,活跃于各个社会团体,一乘单骑,一部相机走遍了沅陵境内各个村落,深深浅浅的脚印洒满山巅、小径,拍下了许多珍贵的照片,出版了10多万字的散文集“山路弯弯”。
  您保持着老兵本色,乐于助人,积极组织为着火的村民募捐,为成绩优异的贫困生助学,慰问生病的退伍老兵,一切的一切,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身边所有的人。
  海洋兄,您还说过,等您70生辰的那天,想把各届朋友都请来,大家汇聚一堂好好乐呵乐呵,我还蛮认真地说:逢大寿都要庆贺,最起码要给您准备三个拿得出手的红包,您笑眯眯的说:“好,十年一个,不许反悔,你放心,到时候一定笑纳,不跟你客气。
  可您说话不算话,离70大寿还有好几年,就这么匆匆地走了,怎不叫人痛断肝肠!人的一生有长有短,您这一生虽说不是很长,却活得有质有量。您可曾听见,灵堂前,各方来宾与您最后告别时,一首“驼铃”唱得两岸青山暗垂泪,一江沅水更悲咽。
  您的一颦一笑,荤素段子,采风拍照,长途骑行,餐桌上互动、高歌,各种场合的影子不断重叠,挥之不去,只要是关于您的话题,活动视频,都能让我痛哭失声,乃至夜不能寐……
  海洋兄,您的第二本散文集《风景只在大山中》应您的要求,我还没来得及帮您校对,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联络您的女儿,帮您完成这个愿望,我明白,这是一个作家对文学的至高追求!
  怀念,是一季的花香,您带着对生活的无比热爱绝尘而去,没给任何人留下只字片言,是老天和你开了什么玩笑?亦或是远方有更多值得你牵挂的朋友?或许是有比辰龙关更浓的文学氛围?您可知道?您走出了大家的视野,却永远走不出大家对您的思念。
  看见了么,静静陪着蓝天的那朵白云是我捎去的怀念。空气里弥漫着季节特有的花香,而此生却再也觅不到您的身影,听不到您的鼓励与爽朗的笑声……
  樱花随三月悄悄走来,您却渐行渐远,微风将熟悉的面容吹成一池波纹随风散去,心也随飘落的花瓣洒一腔惆怅,愿天的那边,有挚友,有文学,有骑行,有诗一般的生活,一年四季,繁花似锦。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

去时没有打电话联系,到门口已是午后。院坝中晒着油菜籽,几只鸡在房侧边的沙坡上乱刨,听到脚步声,一阵惊诧散到树林中,咯咯咯地一阵叫喊,极不高兴,一点也不欢迎我们到来...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

我坐在楼顶的花园里翻看一本带有插图的《红楼梦》,等待着这个城市的夜色降临。只是可惜,华灯下的黑夜,多了一份热烈与嘈杂,在那些缥缈和模糊的色彩中再难以寻到夜的厚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