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一步一莲花,跌跌跄跄爬爬滚滚着,忽如红尘来去一场梦,醒来或者醉了都是不省人事。

没有了一念一菩提,满目都是悲伤森林,暗伤都是逆流成河。虚妄总是轮轮回回,禅意总是缥缥缈缈。

没有了一沙一世界,人相众生呢?琴箫相依呢?任凭东走西顾,如同沙漏历经千般消失殆尽。人生的跌宕起伏曲折蜿蜒,绵亘着心有千结肝肠寸断烦恼三千,孤影远雁……

难以颠覆的命运幻幻灭灭,花开花落惹尽尘埃卑微。喜怒哀乐得失取舍默默煎熬着岁月悲凉,而谁能够参悟千年的偈语?谁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时光不老,容颜易老,我披着一身的沧桑而来,吹拂而过不再是旧时风,头顶的星辰不再是昨日浩瀚。

转山转水转佛塔,只得在臆想中默默游走、踟蹰、徘徊……

伸手,手牵紧手,掌心的温度瞬间弥漫全身,沿血而行。

憔悴?消瘦?四目对视,疼惜,欲语还休!

已然忘记了今夕何夕,只是在相拥回神的瞬间,突然仰头一望——你看你看,圆圆的月亮的脸!犹如荷叶擎起硕大的思念,洒落的皎洁月光,丝丝缕缕密织着夜的柔情如幕。

从来都是顾盼自怜,在忧伤中结茧自缚。在心门之外,永远无法抵达是自己预设好的无奈和无常。

从来都是人间竭尽全力的活着,却忘记天空曾有月亮温柔以待!

从来不曾抬头望天,因为举目无亲!

从来不敢摊开心事,晾在月亮之下!因为心事重重,终究逃不过时光的捕手。

月,是天上的湖。湖,是人间的月。我一直坚信,圣洁的月光,一定是我洗心的水!

托举你的脸,端详着,你的眉清目秀,含情脉脉不得语,却蓄满山水相逢。

托举你的脸,鼻息之间,一种疼惜突然千军万马般包围着,猝不及防的是我备好的城池。慌乱不已的是我如何面对这满眼盈盈一水间的期待。

而我拥你入怀,告别昨日之忧,初心长留,宁静得如同婴儿般睡着了……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