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清明记忆最深的,那还得说,就是小时候,在姥姥家过的那个清明。
  那年我八九大,在姥姥村子里上小学。记得刚刚过年不久,我天天都想家,哭着喊着要回家。每次,只要我一说要回家,姥姥就抿着嘴儿很耐心地哄着我:“黛玉呀,别急着回家,等过了清明再回家。”
  姥姥说着,眼睛里透出一丝丝欣喜,很高兴又很期待的样子,那满头的头发丝儿也在轻轻颤动着,说这话时,看看我,又看看墙边的树,我当时也不认得那些树的,姥姥说是杏花树还有香椿树、枣树……再就是当庭一棵又高又粗的梧桐树。姥姥一指说:“清明时,开花的开花,发芽的发芽,花儿好看,那芽儿,那个香呀,香掉你的小门牙儿。”
  我不服气地说:“我们那也有花,有得是嘞,满山遍野的,到处都是,我要回家,回家……”姥姥一看,这花呀芽呀没有吸引住我,就说:“告诉你吧,黛玉,清明呀,吃白面饼嘞。那个好吃呀,就别提了,真是太好吃了。”
  姥姥这样一说,我倒是蛮希望的,小孩子贪吃,何况我早听母亲说过,在姥姥家过清明有吃饼的习俗,也说过那饼好吃的不得了,还没等我再说什么,正在庭院里忙着修农具的小舅就说:“清明吃的饼,是要卷鸡蛋的,你姥姥常说的‘白饼卷鸡蛋,一咬一忽闪’,那个香呀,给你个县长也不换嘞。”
  小舅话音刚落。三姥姥四姥姥就走进了庭院,三姥姥笑着接着姥姥的话题说:“那可是嘞,黛玉呀,你小舅说的太对了。还有比白饼卷鸡蛋更好吃的吗?尤其是黛玉姥姥家的饼,最好吃,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咬着下嘴唇儿,摇了摇头,四姥姥赶紧说:“黛玉姥姥手最巧,烙的饼最香呗。这都不知道,村里人没有不知道的。呵呵。”
  没有等我再说什么,母亲回来了,母亲一早去给姨姥姥做衣服去了,姨姥姥见母亲回来,就扯了布料,想做一身棉衣穿。母亲会裁剪,又会制作,自然被姨姥姥选中,已经忙了好几天了。
  母亲早就说了,她一个人回去,把我要留在山东姥姥家上学。这是我万万不愿意的,我想家,想我爸爸也想小伙伴,还有我的小学校。
  因为这里的话我听不懂,老师上课虽然是普通话,但是,听着也不如我们东北的老师讲得好听,而且,有的老师干脆就讲土话,讲半天我都听不懂在讲什么。再就是吃饭了,那时候,我们东北的生活好些,这里姥姥住的乡下,生活还是有些差距的。
  母亲一回来,就把我拉在她面前,问我咋没上学?我说今儿周末呢,母亲才知道,竟然忙糊涂了,竟然不知道周末了,更是不知道就要过清明了。
  我赶紧说了姥姥说清明要吃白饼卷鸡蛋的话,母亲微微一笑说:“这算什么,还有呀,你来时,是冬天,看得周围景物是黑白的,等到清明,你看得那可是彩色的,到处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可好看了,这与咱们东北又不同了,到时候你看看就知道了。”
  姥姥们和小舅一听,也都直说是呢。那景色太美了,咱们潍坊,历代都有小苏州之说,你说美不美?
  好吧,那我就等着看看吧。心里劝着自己,也很想在老家过一个清明。于是,继续背着小书包,天天按时去上学了。
  在姥姥家过年时,就感觉有许多与我们那的不同,这清明也是不同的。姥姥们都说清明大于年的,因为清明到了,春天也早就到了,最是好时节的。
  最先看见变化的,要说是姥姥家的杏花树,在一天天悄悄变化着,真是一天一个样。开始,丁丁点点的冒着花蕾,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的,然后一天天变大一点点,忽一日就开了一朵,又是一朵朵,然后满树都是杏花儿了。白色的花瓣,粉红色的花心儿,鲜艳得姑娘儿的脸儿一样,靓丽,可人儿。
  还有那溪水,一冬天也没有听到如此的欢快,哗啦啦,流动着,绕着村子潺潺有声,水边多有杏花,也在盛开,人们就在杏花开满的河水边,洗衣服、淘米说说笑笑的。
  从前,在我印象中,就是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诗句,好似一到了清明,杜牧就最忙,忙着问牧童:借问酒家何处有?纷纷的杏花下,牧童遥指杏花村。
  要是搁到现在呀,那牧童遥指姥姥家村庄就最恰当了。看吧,才几天呀,杏花已经盛开了,从前根本就没有发现有这么多的杏花树,几乎整个村庄都在这杏花包围之中,到处都是。
  此刻的我,不再急着回家了,看着不是这花儿,就是那花儿盛开。杏花一开,桃花就开了,紧接着梨花、李花……都竞相盛开了。白的粉的红的……姹紫嫣红,令人目不接暇。
  清明的早上,姥姥早早起来,三姥姥四姥姥早早过来,端着面的,拿着翻饼杖子的,还有小舅早早和母亲一起帮着姥姥把鏊子支好,烧柴预备好,就等着姥姥们烙饼了。
  姥姥们就在梧桐树下烙着饼,这梧桐树,我们那里没有,它的花我还是第一次见,紫莹莹的,好似一个个精巧的小喇叭,风一吹,轻轻的相碰之声,就似滴滴答答吹喇叭。尤其是,梧桐花的香气,真是宜人肺腑,离着很远就能嗅得到的。
  我再也按捺不住了,就爬上树去,去摘那些最鲜最嫩的花儿,姥姥说给我用梧桐花炒鸡蛋吃。我便摘着花儿,边向树下正在烙饼的姥姥们喊话:“亲爱的姥姥们呀,要不要每人给你们折一枝,回家浸到陶罐里呀?真好看呢。”
  姥姥,三姥姥,四姥姥都笑得合不拢嘴了。姥姥先把一张烙好的饼卷好鸡蛋,很小心地喊着我:“黛玉,饼好了,慢慢下来吧,先尝一尝哈,慢着点呀。”
  我津津有味地吃着饼时,姥姥们都在说着要多烙些饼,因为清明时节,田地里要忙了,要带着饭去地里干农活了,最好的饭就是饼,携带方便,又吃了不容易饿。
  吃着饼,心里美滋滋的,真的好吃。此刻,坐在梧桐树下,感觉暖洋洋的,有风吹来,也是暖暖的。
  有句:“万物齐乎巽,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矣。”此刻,风儿也不再不矜持了,呼呼地吹来。
  姥姥家有放风筝的节日呢,那就是潍坊风筝会,也在这清明前后。这一阵阵春风,不仅仅是这花那花都以开放,天上也盛开了奇异的各种花儿,那就是人们放的风筝。各色的风筝,形态各异,造型不同,什么老鹰呀,燕子呀,蜈蚣呀……真是风筝飞满天呢。
  我再也顾不上想家了,天天和些一样大的孩子们去田野里,地头边放风筝。那是该开的花也都开了,该绿的草也都绿了,那么该播种的作物呢,不用说了,也都在田地里播种着。
  麦苗儿青青,田野里一片片,油菜花儿黄黄的,也是一片连着一片,孩子们,大人们在地头,野外,村口放起来风筝,说笑声,欢笑声声,鸟儿叽叽喳喳,燕子飞来飞去。
  清明,还有一个重要的习俗,就是也是一个祭祖、扫墓的日子。这习俗已是上千年了,“气清景明”的节气中,进行“祭之以礼”的追忆。为已逝的亲人、祖先,庄重地送上自己的思念与敬意。
  姥姥提着篮子,篮子里有鲜果有水饺,还有纸和香,小舅牵着我的手,母亲搀扶着姥姥,我们去给天堂里的姥爷扫墓。姥姥一脸的思念,边走边数算着姥爷走了多少年了,母亲和小舅听着,劝慰姥姥不要太伤心了,姥爷在天上也会护佑姥姥身体健康,一家人生活得越来越好的,幸福、快乐。
  扫墓回来的路上,路过池塘,有鸟儿在柳树上鸣叫着,有游人在折柳,姥姥忽然念起了出门在外的大舅二舅,说折枝柳吧,回家插在门旁。转过弯时,
  又听见几个孩子在读诗句:春雷阵阵催人耕,细雨蒙蒙贵如油;村翁村童田间走,颗颗粒粒不肯休。哦,清明时节又到了……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

去时没有打电话联系,到门口已是午后。院坝中晒着油菜籽,几只鸡在房侧边的沙坡上乱刨,听到脚步声,一阵惊诧散到树林中,咯咯咯地一阵叫喊,极不高兴,一点也不欢迎我们到来...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

我坐在楼顶的花园里翻看一本带有插图的《红楼梦》,等待着这个城市的夜色降临。只是可惜,华灯下的黑夜,多了一份热烈与嘈杂,在那些缥缈和模糊的色彩中再难以寻到夜的厚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