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们村有个疯婆子,也许在别人的眼里她确实有点精神错乱,但是我很尊敬她,叫她阿婆。说来也怪,孩子们偏缠着她讲故事。其实她讲的故事向来是断断续续的,经常讲着讲着就哭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爱听她的故事,每次都把两只耳朵竖得高高的。其实我们最想听她亲身经历的故事。听奶奶说她年轻时看到过日本鬼子。她的丈夫和儿子就是被日本人杀害的。每次我们一问到此事,她总是老泪纵横,啜泣不止,仿佛一下子成了一个疯孩子,哭闹不止,嘴里骂骂咧咧的。我便递上手绢,有的孩子则悻悻地溜走了。
  从我记事起,阿婆就是孤身一人,一只黄狗总是与她形影不离。这条狗就叫“虎子”,与她死去的儿子同名。老人经常坐在门前的小河边,静静地望着远方发愣,有时自言自语,絮絮叨叨。虎子就坐在她的身边,大多情况下一动不动,偶尔来个卖货郎或乞丐,它便站起来朝那人叫唤几声。
  政府每月都给她一定的生活费,物质生活是有保障的,何况老人过惯了清苦的日子,也花不了多少钱。阿婆对我们这些小孩子非常好,一些好吃的总留给孩子们吃。记得小时候吃得最多的是“霜果”,吃在嘴里甜甜的,脆脆的,沾上口水后便化化的,随即入喉,甜到了心底。除了吃,孩子们还求着她讲故事。她的老家是江南山里,小时候她跟父亲上山打猎,摘果子,真的遇见过老虎。老虎一般潜伏在荆棘丛里,全身花花绿绿的,与草丛一般颜色,猎物一般很难发现它。待猎物靠近它时,它会突然跃起,从高处直扑下来。猎物很难逃脱。有一次,要不是她的父亲反应快,提前开枪,她可就成了老虎的口中之食。阿婆这次精神特别好,思路清晰,讲得绘声绘色,听得我们这些孩子一个个瞠目结舌,非常崇拜她。那时她才十五岁,弟弟妹妹还小,父亲本不想带她打猎,可她体谅父亲的不易,死活要跟着学。
  讲着,讲着,她突然想到了死去的儿子虎子,这次的故事又没有讲完,我们都感到很遗憾,不过早已习惯了。
  可是在她的心目中,日本鬼子比老虎更可怕。
  
  二
  1938年初,日本人攻克南京之后,顺江而下,开始进攻安庆。当时安庆是安徽的省府所在地,是兵家必争之地,为了延缓日军的推进速度,蒋介石派重点进行阻击。许多将士因此为国捐躯,由于实力不济,国军最终还是溃不成军,留下了一些伤员遭到日军的无情杀戮。当时的阿婆才30岁,丈夫是个土郎中,叫王安平,他们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的,所以叫虎子。阿婆本名叫苏秀云,几年前经人介绍从江南嫁到了江北。
  屋外非常吵闹,到处鸡飞狗跳,枪声不断。日本人到处抓国军溃兵,抓到就杀,谁家窝藏他们,也要被杀。年轻的姑娘们为了避险,大多用锅烟灰将脸涂黑,这样还不放心,她们有的躲到锅灶里,有的躲到床底下,有的躲到庄稼地里,竟然还有人躲到了河里。苏秀云天不怕,地不怕,因为她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
  “嗵——嗵——”门外有人在敲门,秀云想要打开门,王安平摇摇头。秀云没有听他的,从门缝里窥视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门,一个受伤的国民党士兵倒入了门里,背上流着血,嘴唇翕动。
  秀云惊呆了,王安平也吓得双手直哆嗦。这要是被日本人发现了,全家都得完蛋。
  秀云迟疑了片刻,叫道:“得把他抬进屋里来啊!”王安平突然恍过神来,夫妻二人将这名受伤的士兵抬进了屋里,进行了简单的止血包扎,然后又抬进了家里的地道里。说来话长,王家祖上算个中等的地主,王安平的祖父为了防止土匪抢劫财物,在家里秘密地挖了一条地道,地道一是为了藏身,二是为了藏宝。这条地道直接通到后山崖,出口有树木掩护,非常隐蔽。人可以攀着松树上下,虽说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这也是特殊情况下保命的重要举措。这下可以派上用场了。这名伤兵伤得不轻,一颗子弹打进了后背,还好离心脏较远,血已经浸染了整个后背。需要尽快取出子弹方能活命,对于小小的土郎中王安平来说,真的有点力不从心,但是他愿意尽力一试,家里有祖传的治枪伤的药物。
  外面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夫妻俩不禁紧张起来,难道又来了伤兵?秀云的心怦怦直跳,如果再来一个伤兵,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收了。
  秀云犹豫片刻还是走出了地道,费力地将米缸盖上入口,入口上还铺着地砖,跟别处没什么两样。透过门缝看见有好多日本兵,原来敲门的不是别人,是自己七岁的儿子从外面回家。
  “妈,家里怎么有血啊?”虎子突然问道。
  这引起秀云的高度警觉,外面的日本兵朝屋子走来,清洗血迹是来不及了。她灵机一会,猛的一巴掌打在虎子的鼻子上,顿时鲜血直流,一滴滴滴在地上。她将儿子的脸一抹,满脸是血,然后从锅灶里搞些黑灰在自己的脸上使劲地抹着,一个漂亮的小媳妇,瞬间变成了丑老太婆。
  日本人用脚踹开大门,明晃晃的刺刀闪着寒光,直逼秀云娘儿俩而来。其中一个长着小胡子的军官用生硬的汉语说:“你的,见到伤兵没有?不老实就死啦死啦地。”
  吓得秀云搂着儿子直摇头。
  那日本军官抖了抖小胡子,指着地上的血,突然喝道:“这是什么?”
  秀云连忙放开儿子,儿子正好是“沙鼻子”,本来一碰就流血,何况是重重地打了一巴掌,此时正血流不止呢。
  “哟西,开路!”几个日本兵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瞅了瞅母子俩便走了。不过临走时,他们抢了几只鸡。
  秀云终于松了一口气。
  
  三
  本以为日军要离开安庆,谁知他们竟在这里驻扎了下来。但是那个士兵的伤情不能拖延,王安平夫妻俩冒着危险给他动了手术。王安平先用自制的麻醉药给他喝下去,然后用刀子划开伤口取出子弹,好在一切顺利,那名士兵总算脱离了危险。原来,他是个“哑巴”,说话不清,因为耳聋,那是一次战斗中导致的。他边说边比划,他是被国民党抓壮丁当的兵,本是一个小鞋匠。他们的军队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没。这名小战士看上去还不满十八岁。秀云夫妻俩一比划日本人,他就非常激动,恨得咬牙切齿。有时半夜里痛醒了,哭泣不止。秀云夫妻俩跟“哑巴”越来越熟,亲如一家人。他的伤也渐渐养好了。
  有一天,秀云夫妻俩做了一顿好吃的饭菜,准备给哑巴送行,不幸的事发生了。一个小队的鬼子突然将院子包围了。不知道是有人告密还是他们嗅出了什么。之前那个长着小胡子的日本军官。一把抓住王安平的衣领,凶神恶煞地说:“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快交出国军伤兵。”
  王安平一时慌了神,不知所措,脸上紫得像猪肝:“我……我不知道。”于是两名日本兵抓住他,小胡子使劲地扇他的嘴巴子,一掌下去,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红印,多打几下,鼻子开始滴血,嘴角也开始流血。
  “说不说,不说打死你。”日本人的翻译官跟着嚷嚷。
  秀云朝安平摇摇头。他忍着剧烈的疼痛,向秀云点点头。
  小胡子军官没了耐性,抽出军刀刺向安平,安平立马倒下了。秀云撕心裂肺地喊着安平的名字,嘴里痛骂日本人。几名日本兵却哈哈大笑,从杀人中似乎体验到了某种罪恶的快乐。虎子冲上去咬小胡子的手,反被他一只手高高举起,另一只手掏出了手枪,问道:“你到底说不说?”
  “不知道,你们这些畜生!”秀云闭上眼睛,咬咬牙。
  小胡子另一只手直接扣动扳机,打中了虎子的胸膛,顿时殷红的鲜血浸染了虎子的胸口。那年他才七岁。秀云脑袋一嗡,一切都完了。她冲过去欲夺枪跟敌人同归于尽。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外面传来了枪声。原来“哑巴”从地道的出口出来后,在外面放了一枪,想引开敌人。后来才知道,哑巴打完子弹后,咬掉一个冲上来的鬼子耳朵,抱着鬼子跳崖自尽了。
  此时屋里只留下秀云一人和地上两具冷冰冰的尸体,她呆若木鸡,家里突如其来的变故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后来,她变得疯疯癫癫,披头散发到处骂人。她傻了,乡亲们都暗暗地照顾她。1945年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的那一刻,她竟然哭了。新中国解放以后,在当地党和政府的关怀下,生活得到了保障,精神也有一定的恢复,但是还是经常说胡话。八十年代初,也不知是哪里的流浪狗一到她家就不走了,一直陪着她。她的大脑仍是有时清醒有时糊涂,经常叫“虎子”儿子,抱着黄狗絮絮叨叨,流泪不止,虎子便“嗷嗷”地用脑袋在她腿上蹭。
  
  四
  1988年下半年,我才读小学六年级。有一天爸爸特意跑到学校,告诉我阿婆突然晕倒,快不行了,她想见我最后一面。那一刻,我的眼泪唰地一下,像决堤的河水直往外涌,泪水瞬间打湿了我的书本。我推开父亲,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跑向阿婆的小屋。老黄狗和她一样,也到了垂暮之年,趴在她的床前,眼睛里似乎在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阿婆,阿婆……”我扑通一下跪到她的床前,想着她的好,想着她即将离开人世,想到她孤独的一生,泪如泉涌……
  在别人的眼里,也许她是个疯婆子,经常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口齿不清,很不讨人喜欢。但是,她对孩子们特别好,就像我们的亲奶奶一样,给我们讲故事,给我们吃的,给我们好玩的,教我们打玩具木枪。
  下葬那天,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送别的人真多,有乡村两级领导,有老人娘家亲戚,有当地的村民……人们低着头,眼睛里噙着泪花。
  老人们说:“要不是救人,她也不会弄成这样,哎……”
  “可怜啊……”
  政府将她与丈夫、儿子的坟葬在了一起。经历了五十年的风风雨雨,他们一家终于团聚了。
  夕阳西下,虎子悄悄地趴在阿婆的墓碑旁,迷茫地望着远方……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庚子年夏与秋的交接,是艰难的、坎坷的、伤痛的,也是终生难以忘怀的。带着沉重色彩的交接,既是季节中酷暑难耐的轮回,又是人间剧情悲痛欲绝的上演。 父亲因身体不舒服,...

春天是属于花的季节,白玉兰、水仙、迎春花、海棠花、樱花、桃花、梨花、杜鹃花转眼又是一年春天到来,花儿竞相开放,发现路边的樱花已经绽放,粉粉的,一朵朵的,煞是美丽。...

这是一座并不很高的山,山上有个村子叫七里岚,在胶东临近渤海湾的地方,有无数这样的丘陵。儿时,我曾在这里嬉笑玩耍。在沙河里跟着叔父捉鱼抓虾,用河沿上捡到的破陶罐煮了...

我在春雨的沙沙声中醒来,在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瞥了一眼之后,我便唰的一声将整个窗帘拉开,并顺手推开了窗户。明媚的春光伴着清新的带着淡淡的香甜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不是...

听说河南博物院经过近几年的重新装修于鼠年夏季再次开放,布展的历史文物内容更丰富,珍藏展出的精品更多,经预约每天参观的人员更多,对我诱惑很大。为了满足自己强烈的求知...

“亲,想去江南浪一圈啵。”哇!去江南!瞬间自己就像花丛中的小蝴蝶,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可是我多年都梦寐以求和向往去的地方啊。 欢快的心情被蒙上一尘厚厚的灰 当大巴停到潢...

一 2021年4月7日,我因痔疮疾病住进了邯郸人民医院,进行痔疮切除手术。 谈起我的痔疮由来,和我的工作经历有关。我年轻时是一位长途客车乘务员,每天走南闯北,在车上一坐就是一...

一 走在二道沟南边的山梁上,可以看见毗邻的那条山谷,开阔而明朗。这条山谷有个名字非常有趣,“拐老婆沟”,够味道,一听里面就有故事。 是的,当年闯关东的时候,我们这里的...

这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慵懒,不愿意去思考,不愿去面对新鲜的、烦杂的人和事。是因为年纪慢慢增长的缘故,还是确实是自己迈入老年人的行列了,总之所有的事情都怕麻烦...

爱情是神圣的,是美好的。曾经也憧憬爱情的浪漫,向往有一天能有一个自己依靠的肩膀和心灵倾诉的温暖港湾。 当这一天到来,当婚姻代替了爱情,当婚姻囚禁了你的所有,那份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