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茶

潮州工夫茶因其器具精巧,沏茶方式方法精致,物料精绝,礼仪周全等物质与精神多种因素,是一种雅俗共赏的大众化饮茶艺术,被誉为中华茶文化的奇葩。
  
  四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机遇,我第一次品赏了潮州工夫茶,被其高雅的茶艺和醇香的茶味所吸引。从此对潮州工夫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结下了不解之缘。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陆军一个军司令部任参谋。这年春天,我们军到粤东凤凰山区进行军演。这天上午,军长周德礼将军和参谋长白忠耀,带我和翁仁贵两个参谋到凤凰山看军演地形。返回时路过一个茶场,周军长见满山的茶树一片翠绿,春光明媚,许多茶农唱着山歌采摘春茶。周军长心情大好,对白参谋长说:“时间还早,我们去参观一下茶场。”说完带我们一行四人步入茶场参观。
  
   茶场的场长是一个退役军人,认识周军长和白参谋长,见这么偏僻的茶场突然来了两位将军,十分激动。亲自陪同周军长参观。他指着滿山的茶园介绍说:“我们茶场种植的都是‘宋种’单丛茶。相传南宋末年,宋帝赵昺南下潮讪,路过凤凰山区的乌际山,口渴不堪,侍从们采下一种叶尖似鸟嘴的茶叶加以烹制,饮之止咳生津,立奏奇效,从此潮讪人广为栽种这种单从茶,称为宋种。”接着场长又陪同周军长参观了制茶工艺,然后带我们到场部休息。
  
  待我们坐定后,场长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锡罐,介绍说:“这罐里的茶叶是一株生长在凤凰山乌岽岭悬崖绝壁上的宋种单丛茶树上采摘的。这株茶树的树齡有一百多年了。茶农要系绳攀岩才能采摘到。毎年只能采摘半斤,茶味诐浓香,茶价贵过黄金。我让茶艺师沖泡一壶潮州工夫茶请首长品赏。”说完派人汲来山泉活水,又叫来一名青年女茶艺师为我们冲泡潮州工夫茶。
  
   茶艺师从茶柜里取出一套茶具陈列在茶桌上。有茶壶(冲罐)、茶杯、茶盘、茶垫、红泥火炉,木炭,砂铫(茶锅仔)、羽扇和竹箸等十多件。我们看这套茶具多而且精致。这茶杯小如核桃,壶小如鸡子,尤其是那小茶杯白如玉,薄如纸,制作工艺精湛。茶艺师解释说:“这小茶杯名白玉令,这茶壶是紫砂罐,是潮州工夫茶独有的茶具。”
  
  茶艺师把锡罐里的茶叶倾于素纸上,分出粗细,取其最粗者填于罐底滴口处,用细末填塞中层,另以稍粗之叶撒于上面。然后把红泥火炉、砂铫、木炭、羽扇等烹水工具放到离茶具数步之外的窗户边,烧炭烹水。茶艺师用羽扇轻扇助火,待水“初沸”、“二滚”、\'三沸"之后,茶艺师提铫倾水淋罐、淋杯,使其预热洁净。接着将铫置于火炉之上继续加热后倾出铫中水,开始纳茶。
  
   茶艺师说第一次冲泡是洗茶,不能喝。只见她右手提铫,左手揭开茶壶盖,沿壶口内缘冲入沸水,接着刮沫、琳罐,烫杯。茶艺师烫杯手法十分娴熟,只见她用食、中、拇三指捏着小茶杯侧立浔入另一个装热汤的茶杯中,轻巧地快速转动,如此类推。烫完几个茶杯便开始洒茶。
  
  工夫茶的洒茶也十分讲究。茶艺师把茶壶靠近茶杯,按顺时针方向,将茶汤依次轮转洒入茶杯,反复二三次。介绍说:“这叫关公巡城,目的是使杯中汤色均匀。”茶汤洒毕,茶艺师又将茶壶中的余沥依次滴入 杯中,说:“这叫韩信点兵。”
  洒茶毕,茶艺师起身请我们品茶。我们端起小茶杯边嗅边饮,只觉得芳香扑鼻,甘泽润喉,异口同声贊道:“好茶!好茶!”
  
   我们这些戎马倥偬的军人,平日里都以白开水解渴,如果用一个大茶杯冲泡一杯绿茶喝,已是十分奢侈了,从来没有喝过如此讲究的工夫茶。几杯浓茶入口,竞然醉了。回到军营,我浑身冒虚汗,四肢乏力,腹中饥饿难忍,连吃几碗干饭才渐渐平缓下来。
  
  这次醉茶让我终身难忘,也让我对潮州工夫茶产生了哝厚的兴趣。不久我转业到潮讪地区工作。到地方后立即买来沖泡工夫茶的茶具和茗茶,向会冲泡工夫茶的人学习冲泡工夫茶,很快就学会了冲泡工夫茶的方法。几十年来,毎当休闲时,我会摆上精致的茶具,烹水冲泡工夫茶品赏。在一缕缕茶香中体味平和、清淡的人生之乐,享受那“芳香溢齿颊,甘泽润喉吻。神明凌霄汉,思想弛古今”的茶文化。
  
  作者:颜永柏电话:13318062265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们同学聚会,郊游在太行山上的大峡谷之中。我们这些已进入花甲之年的老同学们,一个个像孩儿一样,兴高采烈,结伴同行,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沐...

一 说起老村,父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我家的老房子。照片有时光流过的痕迹,色彩斑驳如老电影的片段。大门前,父亲不自然地站着。 父亲和老房子,一起渐渐老去。 这张照片,...

看窗外的雨纷纷落下,一个人地聆听着雨声,看着来往的人群,心中感慨万千,春雨淅淅沥沥,谁曾在暮春时节,为你撑伞,和你一起走过石板桥?又有谁曾陪你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

喜鹊身上长有黑白相间、盈盈发光的羽毛,动作敏捷,飞行姿态优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它常用婉转的声音,向人们传递喜从天降的消息。再加之它的巢穴大都建在村庄高高的树...

暮春四月的一个下午,我随朋友幸吉前往七贤镇外窑村探访地道。 提起外窑地道,第一次听说还是源于两年前幸吉相邀到该村的那次采风活动。外窑村地处南太行山浅山区,田地里土层...

古楼,古城墙,历经风雨沧桑的街道和建筑,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国,源远流长的传说,是大理布设的局,让游人不知不觉沉迷。而风花雪月变成记忆,引导人们一步步陷入这座城池的肌...

一 多年以后,终于知道,我对这首诗的喜欢,绝大部分源于一本诗集——412页。像一块旧时光里的青砖,隐秘的纹路中透着极为暗沉的光。 初春。午后。阳光熹微。萧瑟与疏离正一点一...

一条乡道,在屋底下开过。昔日的庭院已处在一个高坎之上。爬上院子,那心中熟悉的土墙瓦屋,早已随岁月飘逝得不知所踪。 这是我在两年前清明节回家祭祖重访故园时看到的情景。...

那山梁上的洋槐花,至今使我记忆犹新。 当年那洋槐花,使我从饥饿中度了过来,虽谈不上救了我的命,但可以说,使我全村子人度过了那灾荒之年。前一向门份快九十岁的我大哥,在...

呜呼,大老(大爷爷)去了! 接到噩耗,当时我和妻正在小区附近政府前公园广场天桥上面散步,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是三爷,没待寒暄问候,对方急促的话语声传来:“抓紧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