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从昨夜开始下,不急不躁,时断时续,好似有人在奏一曲古琴。轻拢慢捻抹复挑,那细细柔柔的声音,犹如潇湘水云,又似渔舟唱晚。
  莫名的便想到了梨花带雨,想去看看被一夜春雨滋润过的梨花,又会是怎样的风情。小区里种着不少的梨树,只是不成片,三三两两地点缀着楼间绿地。我每天从她们身边匆匆而过,心里清楚她们的存在,但却不曾为她们伫足片刻。现在既然有了赏梨花的冲动,那就心动不如行动吧。轻轻带上门,巧笑嫣然地走向离家最近的几株梨树走去。
  雨雾并未散尽,远远望去,烟雨迷蒙中有三株梨树比肩而立,像极了三位身披白纱,体态妖娆的少女。微风轻轻拂过,白纱随风而动,一如曼妙女子翩翩而舞。及至跟前,扶着树干细细打量,便可见两片翠色欲滴的绿叶,衬着一朵洁白的花朵,一簇鹅黄色的花蕊点缀着花芯,或含羞带怯,或肆意张扬。柔弱的花瓣上似有若无地挂着几颗小小的水珠,恰如美人含泪,楚楚动人。倘若伸出头,贴近花瓣,还能闻到淡淡的幽香。
  从未想过,身为淡客的梨花,经过一夜春雨的洗礼,竟能这般妩媚姣好。即便是被雨丝拂落在地的花瓣,也被春雨洗得洁白如玉,让梨树下的地面,如同覆盖了一层白雪。这让我想起了大嫂,她是在梨花盛开的时候离开这个世界的。她离开那天,老院里那棵梨树上的梨花纷纷飘落,如同下了一场梨花雪。
  老院里那棵梨树,是早些年大嫂亲手种下的。大嫂姓董,是大哥的第二任妻子。据说大哥的第一任妻子姓李,生了第一个女儿后遭遇产后大出血,不幸去世了。不久之后,大哥便娶了大嫂。那时,我还没嫁到这里,这些都是后来听说的。等我进大院的时候,大嫂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大的八岁,小的四岁。一家五口,和和美美,人人都夸大嫂儿女双全,是个有福气的人。
  大嫂中等身材,眉目淡雅。听说大嫂书读的不多,只上了小学四年级,但谈吐得宜,接人待物都很有分寸。远嫁的我对小村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大嫂便成了我的第一个朋友。不仅是叔伯妯娌的亲属关系,更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就像是闺蜜一般的存在。
  大哥是城市里的建筑工人,每天早出晚归地穿梭在城乡间,女儿和大儿子也都安排在城里的学校读书。大嫂除了每天为大哥准备好早晚餐之外,还要独自承担起家里和地里的轻活重活,同时还要照顾老人和小儿子的生活起居。
  农闲的时候,我常去找大嫂玩。我最常见的场景便是大嫂领着小儿子蹲在院里,用白粉笔在水泥地面上写写画画。有时算几道简单的数学题,有时默写一些常用汉字。每次见我来了,大嫂总会翻着小侄子的书本,一脸谦逊地问我:“燕儿,你给看看这道题算得对不对?”“燕儿,这个字是不是这么念?”
  那时候的乡下没有名目繁多的补习班,手机也还没有现在这样普及。小孩子们放学回家除了守着一台黑白电视看有限的几个动画片,就是几个凑在一起,在田间地头疯跑着玩。小侄子是极少参与这些的,自家的院里院外、大门两侧的水泥地是他放学后的唯一去处。
  几年下来,水泥地面都被染白了。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小侄子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城里的实验中学,大嫂欣慰地笑了。笑容明媚,如院子里的梨花一般璀璨。
  在我家儿子上了幼儿园之后,我也进城务工了。那时候我才知道,大哥已经当上了一家建筑公司的经理,而我就在大哥的公司里负责建筑资料和工程预算工作。除了工作,我跟大哥接触并不多,只是偶尔一起去附近的饭店吃工作餐。那时候大哥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个菜没有你嫂子做的入味。”“那个汤没有你嫂子煲的好喝。”
  小侄子进城读书以后,大嫂为了更好地照顾一家人的日常生活,便也搬到城里去住,只在农忙的时候回家打理田地里的农活。那时候我才更多地接触了大嫂,了解了大嫂。
  大嫂在娘家排行第四,很早便跟着姐姐们学会了家务和农活,帮着父母一起照顾弟弟妹妹。大嫂知道我是出了校门就嫁过来的,便经常给我讲人情世故,讲地里农活的操作。她还会根据这边的饮食习惯,教给我做家常饭菜,偶尔也会给我讲讲大院的历史,说是从这边的祖母那里听来的。
  进城后的大嫂接触的人多了,眼界也更加开阔了。她利用闲暇时间报了书法、绘画和插花班,她不但将家里人照顾得更好,也逐步提升了自己的内涵和气质,不但下得了厨房,更是上得了厅堂,因此获得了公司高管和夫人们的一致赞誉和认可。渐渐褪去乡土气息的大嫂,通过自己的努力完成了从小家碧玉到大家闺秀的蜕变。
  大哥大嫂的女儿出嫁后,他们的两个儿子也先后娶了媳妇,生了宝宝。大嫂也到了含饴弄孙,安享晚年的时候。不想造物弄人,大嫂却在前几年突然去世了。大嫂过世那天,梨花还在盛放,安葬的时候却已经是落英缤纷,一地雪白了。
  想到大嫂,我便莫名的有些伤感,双手情不自禁地拍了拍身边的梨树。梨花上的水珠纷纷垂落,洒了我一头一脸。我拿出身边珍藏的软缎帕子,轻轻拭去腮边的一滴水珠,再将帕子重新叠好,放入贴身衣袋内。
  那帕子是桑蚕丝的质地,花纹是手工刺绣而成,那是大嫂第一次去成都游玩的时候特意给我选的。我一直将帕子珍藏在家中的柜子里,大嫂去世后才拿出来,放在贴身的口袋里。
  不想继续沉湎在伤感中,转身便想离开,兜里的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电话是妹妹打来的,说是中午要跟外甥女一块过来吃饭。扭头再看一眼含烟带雨的梨花,我恋恋不舍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庚子年夏与秋的交接,是艰难的、坎坷的、伤痛的,也是终生难以忘怀的。带着沉重色彩的交接,既是季节中酷暑难耐的轮回,又是人间剧情悲痛欲绝的上演。 父亲因身体不舒服,...

春天是属于花的季节,白玉兰、水仙、迎春花、海棠花、樱花、桃花、梨花、杜鹃花转眼又是一年春天到来,花儿竞相开放,发现路边的樱花已经绽放,粉粉的,一朵朵的,煞是美丽。...

这是一座并不很高的山,山上有个村子叫七里岚,在胶东临近渤海湾的地方,有无数这样的丘陵。儿时,我曾在这里嬉笑玩耍。在沙河里跟着叔父捉鱼抓虾,用河沿上捡到的破陶罐煮了...

我在春雨的沙沙声中醒来,在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瞥了一眼之后,我便唰的一声将整个窗帘拉开,并顺手推开了窗户。明媚的春光伴着清新的带着淡淡的香甜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不是...

听说河南博物院经过近几年的重新装修于鼠年夏季再次开放,布展的历史文物内容更丰富,珍藏展出的精品更多,经预约每天参观的人员更多,对我诱惑很大。为了满足自己强烈的求知...

“亲,想去江南浪一圈啵。”哇!去江南!瞬间自己就像花丛中的小蝴蝶,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可是我多年都梦寐以求和向往去的地方啊。 欢快的心情被蒙上一尘厚厚的灰 当大巴停到潢...

一 2021年4月7日,我因痔疮疾病住进了邯郸人民医院,进行痔疮切除手术。 谈起我的痔疮由来,和我的工作经历有关。我年轻时是一位长途客车乘务员,每天走南闯北,在车上一坐就是一...

一 走在二道沟南边的山梁上,可以看见毗邻的那条山谷,开阔而明朗。这条山谷有个名字非常有趣,“拐老婆沟”,够味道,一听里面就有故事。 是的,当年闯关东的时候,我们这里的...

这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慵懒,不愿意去思考,不愿去面对新鲜的、烦杂的人和事。是因为年纪慢慢增长的缘故,还是确实是自己迈入老年人的行列了,总之所有的事情都怕麻烦...

爱情是神圣的,是美好的。曾经也憧憬爱情的浪漫,向往有一天能有一个自己依靠的肩膀和心灵倾诉的温暖港湾。 当这一天到来,当婚姻代替了爱情,当婚姻囚禁了你的所有,那份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