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难忘酸菜面疙瘩汤

散文 时间:1970-01-01 08:00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散文】
时光荏苒,一晃眼都过去二十多年了,那温暖的画面再回忆起来依旧那么美好、温馨。
   那是读高中的时候,教我们语文的是徐从柱老师。徐老师当时已经人到中年,身材高大魁梧,声如洪钟,对古文诗词造诣颇深。徐老师写得一手漂亮的粉笔字。那个年代课外读物不多,徐老师除了讲解书本上的内容外,还大量补充课外读物,美文共赏。徐老师把他的藏书里的好文章拿出来,选取精华部分给我们抄写在黑板上,逐字逐句讲解,然后让我们背诵。看着黑板上俊美飘逸的粉笔字,聆听徐老师抑扬顿挫的讲述,真的觉得上语文课是一件让人非常享受的事儿。以至于每次都是盼望着上语文课,喜欢读徐老师为我们抄写的句子、喜欢听讲解的古文诗词那种意蕴境界,很多至今仍记得,让我们都受益匪浅。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斤散尽还复来。”(李白《将进酒》)忽然间随老师的意语推进,一股豪迈旷达油然而生。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从豁达一下子被老师的语意带入柔柔的江南惆怅之中。佳人被山水阻隔的寂寞,在烟花三月、梦里江南中缭绕。
    “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此而已。”(韩愈《师说》)徐老师引用间接告诫我们,做人要谦逊、坦诚。
   “文如其人”,徐老师的渊博,包容和谦逊的人品正如文中所言,是如此宽宏与豁达。
    课堂上,徐老师幽默风趣,谈吐自如,往往语惊四座;课下的徐老师则有些严肃冷峻,让人不敢接近。记得那次我很想去看乡村露台戏,五女拜寿是我最爱的戏剧了,受母亲的耳濡目染的传唱,便偏爱这曲。听说在我们村里搭台演出,心里麻麻扎扎的想去现场看。于是,我鼓起勇气来到徐老师办公室,站在门口正想敲门,脑袋里浮现老师一副眼镜挂在严肃的脸上,对视着我:不好好学习,还有闲情雅致去看戏。我举起的手又缩了回来,怏怏不乐准备回教室,这时办公室门开了。“刘✘,你有事?”徐老师问。我转身低头,并不敢把心里想的事说出来,老师也没追问下去,只是说:“去吧,办完事赶紧回来。”“谢谢老师!”我立刻笑了,连蹦带跳的跑回教室。
   从那次以后,我觉得徐老师很慈爱,就像我们的父亲一样。后来,课余时间我们都爱往徐老师家里跑,因为他家不仅仅是有三个与我们年龄仿佛的子女和我们玩耍,更重要的是有一位如母亲一样爱我们的徐师母。徐师母人很漂亮,用精致形容颇有一种古典的韵味。用徐老师教我们的古典诗词里的美人标准来衡量,徐师母一点儿也不比她们逊色,举手投足间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说话总是软声细语的。最吸引我们的还是徐师母做的酸菜面疙瘩汤,那味道至今难忘。当时徐老师的家境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有些窘迫。徐师母只是一个家庭妇女,家里还有三个尚未成年的子女,仅凭徐老师微薄的薪金养家糊口。但是,师母从不刻薄我们,每天中午准时为我们提供免费的午餐,这样的日子长达三年,可想而知,徐老师和师母克服了多少困难。
    那时上学,我们几个家离学校较远,中午不能回家,学校又没有食堂,中午饭就吃从家里带的干粮。一口干粮,一口凉水,和着徐老师教我们的古文诗词一起咽下去,我们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可这些情景被徐老师看在眼里,他知道一日里中饭是最重要的,于是二话没说,回家告诉了师母。然后徐师母心疼地将我们几个拽到她家,做着热气腾腾的酸菜面疙瘩汤端到我们面前。从此,德烨、王敏、清玲和我每天中午不约而同齐聚徐老师家。
   在徐老师家,吃着徐师母为我们烘烤的外焦里软的馒头,喝着徐师母熬制的酸菜面疙瘩汤,嘴里还念念有词,背诵着徐老师在课堂上为我们抄写、讲解的优美词句,感觉生活竟然是如此美好,几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希望将来能做这样的人:像徐老师那样博学多识,像徐师母那样温婉柔美;当然也设想未来的职业,不知天高地厚地做着作家梦。
   而今四人当中,清玲在银行上班,成了白领职员;王敏从政,官至民政局长高位;移民加拿大的德烨成了当地华人圈里小有名气的作家,且是用中英文写作;只有我当了教师,继承了徐老师的衣钵。
   成年后,也走过不少地方,吃过许多美味馔馐,但印象最深、齿间留香的依然是徐老师家师母为我们做的酸菜面疙瘩汤。
   离开家乡的这些年里,不是每年都能回去的,但凡回去,一定去拜见徐老师,向徐老师和徐师母问安。最近一次见徐老师已经是2003年了。尽管徐老师年逾七旬,依然精神矍铄,提起昔日的情节,徐老师仿佛又回到课堂,声情并茂,大段大段朗诵优美篇章,风采不减当年。我很开心,在心里默默祝愿:愿徐老师一生健康平安!
    今年春节,德烨发邮件给我:徐老师已在年前过世了。我一下怔住了。原本与德烨商定,在她2008年回国看北京奥运会时,我们一起再去拜见徐老师的,后因故没有成行,不想这竟成了天人相隔的永别。
    许久许久,我从悲伤中醒来,回忆的点点滴滴,依然如此温馨,如此美好,把往昔珍存心底。我们永远记住徐老师,他的言行时时激励着我们,鞭策着我们!
   而那碗酸菜面疙瘩汤里的师生情如父母爱一样在岁月的温煮中熠熠生辉!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sanwen/483944.html
Tags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