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男人,你征服了那个女人了么?

散文 时间:1970-01-01 08:00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散文】
世间仅有二人,即男人、女人。
   上帝创造人,先造男人,后女人。传说上帝造了男人之后,男人太孤独了,感觉到哪里放眼一望,不是“满园春色”、“万紫千红”,而是“清一色”的男色,太乏味,太没色彩了。而且上个网,也没有MM点缀眼睛,不能网恋,太失败了。
   于是,男人开始烧香、拜佛、起诉、申冤。希望上帝给男人一点“颜色”看看,瞅瞅,给予一点点快乐。上帝是仁慈的,也是有爱心的,就应男人要求,创造出了女人。
   有了女人,男人可开心了。都说女人景,男人是赏者。于是乎,男人的世界注定与女人分不开了。可久而久之,男人的世界又乱了,什么“红颜祸水”,什么“情人”、“小蜜”、“二奶”等等,让多少男人,渐渐失却原本男人身上所谓的责任、仁义、道德、伦理。于是,世界变得缤纷多彩起来,什么“情杀”、“出轨”、“出墙”、“婚外恋”等等,让多少家而破裂,又让多少颗心伤害,又让多少高官“掉纱帽”、“跌下马”、“阶下囚”。
   人性,永远充斥着欲望与征服。说到征服,我们自然想起最原始的方式:暴力、杀戮、血腥、格斗,这是残酷而充满刀光剑影。如今,这种最原始方式早已经远离世界,而换之另一种比较含蓄、现实、直观、有效的方式了,更比原始方式显出其别具一格的色彩。
   电视剧有“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情。”那男人又拿什么,征服那个女人?我左思右想,上观下看,前思后虑,双眼微闭,掌心相对,心中默念:“天灵灵,地灵灵,南海观音来显灵”。大喜,答案心中自然生。于是总结出如下几种“征服法”。
   型男形:看人者,先其形,后其意。所以外表怎么样,也就成了别人的第一印象。外表重要么?当然。看如今选秀、选美,哪个不用外表来吸眼球?如果你帅,而且猛,那可谓之“顶天立地”之男人。女人“秀色可餐”,而男人“阳刚、威武”同样可赏。
   比如奥特曼,那可是女孩心中的英雄啊。威猛而正义,阳刚而帅酷。如此之外形之男,随便在任何地方一站,不吸引女孩喝彩与眼球,那才怪呢。更不用说,这样的男人演绎的“英雄救美”的机率高了多少倍。征服女人的概率那可是百发百中,弹无虚发。
   权力型: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当官。”这就是权之功能。大权在握,自然有人为权而求之,既然求之,那就有代价与条件充斥其间。我没外表,可能征服不了女人,这好办,我就用权来征服。
   于是乎,什么“潜规则”、“性交易”、“情妇”、“包养”等等,就随之而滋生。太多女人,为了自我的利益,或者为了自我的希望,不得不委曲求全而甘愿作权之俘虏,就这样被男人征服。
   金钱型:“钱钱钱,命相边”,“有钱能使鬼推磨。”“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金钱的诱惑与魅力,那可是如滔滔不绝江水,连绵不断,势不可挡。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吃喝拉撒,没有钱能成么?我有钱,可以挥手一掷千金。古有“三军一怒为红颜”,如今我可以“抛撒千金诱红颜。”
   诱惑,永远于人性难挡。于是,多少女人为追求物质享受,改变自己清贫之苦,渴望不劳而获,急功近利,尽享人间快乐。出门宝马、奔驰、法拉利,进门别墅、皇宫、似公主。那可是如此风光,如此悠然啊。不经意之间,自然而然就频频向金钱招手含羞,暗送秋波。就算你男人不征服我,我也可以想办法主动被你征服。
   粑耳型: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亲要完蛋。”在四川成都,对一些男人简称“粑耳朵”。这耳朵都一样的,有筋骨有肉的,永远是直立而不软。那为何叫“粑耳朵”呢?我认为应该理解为是一种对女人的体贴、温柔、顺让、在乎。
   现代女人都说:“嫁人要嫁灰太狼。”其实灰太狼就是典型的粑耳朵男人。无论老婆平底锅怎么敲,怎么打,那份对老婆的爱永远不变,总是执著的想着办法抓羊,以获取老婆开心。红太狼无数次对灰太狼不满,无数次折磨着灰太狼,为何却没有与灰太狼离婚呢?原来,灰太狼对她的爱,已经深深的征服了她。
   甜言型:人之有口,口的功能除了吃饭、呼吸,就是为了说话。人与人之间要交流,要谈情说爱,当然离不开口了。世上语言千千万,甜言蜜语惹人爱。什么“花言巧语”、“山盟海誓”、“口蜜腹剑”等等,让多少爱听甜言的女人心动、行动、身动。不知不觉间,女人就悄然被“甜言”征服,非他不嫁,非他不换,何等的“风花雪月”、“浪漫幸福”。
   可是,一旦步入婚姻,女人嫁了,男人也娶了。女人才发现曾经男人的花言蜜语,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一场欺骗一场游戏罢了。后悔了,痛苦了,失望了,这又怪谁呢?女人无奈之际,创造了一个女人经典名言:“宁信世上有鬼,别信男人那张嘴。”嘿嘿,世上没鬼,谁信,男人有嘴,谁让你自己信?
   真心型:“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依。”世间有真情吗?世间有真爱吗?我想肯定有的,只不过是太少太少,特别是在这个物欲与利欲充斥的世界。梁山伯与祝英台,罗米欧与朱丽叶,白素贞与许仙,这些都是真情之经典。两人之情,其实我一直认为是心与心的征服,只有征服人之心,其实也就征服一切。而心者,与经济,地域、地位、名利无关,而是彼此之间真心相悦,真情相许,一种彼此之间的托负,一彼此之间给予的担当与责任。
   看过很多真心型征服之故事,什么割肾救妻,什么以肝换代肝,什么公主嫁青蛙,我们感觉如此不值得,而多少人却这样真实的作的,这是为啥?不为物质,不为权力,不为外表,不为交易,而是感天动地的“真情、真心,真爱”演绎的经典。
   说了这么多“征服”型,我想,这仅仅是某些方式罢了,方式是什么不重要了。无论征服或者被征服,这都是两人之间的事。无论“征服”后故事是灰色,还是精彩,是幸福,还是伤悲,有什么花,结什么果,什么种,发什么芽。
   愿赌就服输,征服与被征服,原本就是你情我愿,周瑜打黄盖的事。我们都不应该轻易说对方对或者错。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孤掌却难鸣”。因此,当我们选择时,无论男人,或者女人,是否应该多考虑一下呢?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自己渴望的又是什么。既然选择之,何必又生后悔之呢?
   2011、09、27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sanwen/412881.html
Tags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