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敬畏,行有所止
   无意看到友人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一篇白岩松的作品《当下中国最大的命题:寻找信仰》,原文摘自他与龙永图合著的作品《中国,再启动》。缘于是白岩松的文字,向来视为客观、见解独到,还有"信仰"的字眼,牵引着我细品。然而,他的这篇文字一如既往地触碰我思想的幽穴。正如文中所言:"信仰可不一定与宗教有关,但一定与我们内心的充实有关。我们内心要建立一种信仰,就是要有所敬畏。在欲望面前,信仰的核心是敬畏。"顿时,“敬畏”二字如同暗黑中燃亮的烛光,让我眼前一亮,同时也敲响我心中悬挂已久的那扇玄钟——共鸣!
   自从事与教育相关的工作,我越来越意识到"敬畏"二字的重要性。古人云:“德可以服众,威可以慑顽。”前几年,曾协助朋友写一篇关于教育方面的论文,当时选题为《教师威信对教学的影响》。论文主要阐述教师的威信是一种无形的教育影响力量,影响到学生的学习效果、学生的思想品德和学生的行为习惯,从而影响到教育教学效果。作为一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所具备良好的威信,最终将为学生所敬仰和推崇。让孩子在成长和学习的过程中,树立敬畏之心。在施教中,做到“不怒而威",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最佳效果。个人觉得,不管是家庭、学校、社会,都应把"培养孩子懂得敬畏"作为教养的一个方向,是当前教育必须的课题。
   近来,常听托管辅导中心的几位同事反映,中心有位顽孩非常调皮,无人能管。一位保育员劝阻他,他大声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另一位保育员批评他,他反驳说:"你只是一个打工的狗!"我找他谈话,他才会低头不吭一声,转头又对我说的话忘记一干二净。日前,据电视新闻报道,在上海的地铁里,一名年轻人随意吐痰,被坐在对面的妇人批评。于是那小子便在地铁里粗口连篇地臭骂那妇人,引起一位老伯强烈指责。谁知小子竟对老伯动粗,引起群众的公愤。还有近年不断涌现诸如"我爸是李刚!”任性砸机仓门,幼儿园教师扔孩子,教师体罚学生等履见不鲜的社会不良现象和恶性事件都显示当下的年轻人的内心浮躁和目无法纪。这些人内心浮躁与精神贫乏的本质就是缺乏一种敬畏。所谓敬畏,包含尊重与畏惧。南宋著名教育家朱熹在《中庸注》中说:“君子之心,常存敬畏。”只有常怀有一颗敬畏之心,才能让人时刻懂得自警与自省。
   敬畏之心,乃立仁之本。懂敬而生畏,知畏而树敬。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时候,我们畏父母;上学的时候,我们畏老师;工作以后,我们畏社会道德,法律准则;人必需这样一直有所畏惧地生活着。人有了敬畏之心,如同野马有了缰绳之约束而不会任意在欲望的荒野狂奔,洪水有了河堤之束缚而不会任洪涛骇浪泛滥成灾。正如曾国藩所秉持的:"心存敬畏之心,方能行有所止。"只有心存了敬畏,在纷繁复杂的社会里,才能有如履薄冰的谨慎态度,不分心、不私心、不浮躁;在变幻莫测的人心博弈中,保持内心的执着和原则,恪守心灵的淡定与从容。
   敬畏既是一种人生态度,又是一种生存信念。 深信,心存敬畏,行有所止,步实路远。
  
   踏实的幸福
   下午送孩子们上学的路上,我听到有人呼唤我。我回头往马路看,原来是几年前一起在一家托管辅导中心共事的同事——兴姨。她是那中心最早聘请的厨房阿姨,当时只有一个厨房阿姨。后来那间中心不断发展,厨房的团队也不断增大,人员更替,而她是一直做下来的那个。她是一个黑瘦、高挑、勤快的中年阿姨。直到后来她为嫁女儿办事,提出请假的时候,我才知道她与我先生同龄,即比我年长五年。然而,她的外貌年龄比实际年龄苍老。那年她才四十二三岁,据说女儿刚20岁已怀孕了,赶着结婚。兴姨的正职工作是个社区环卫工人,负责一个小区的清洁卫生工作。每天早上九点到中午一点,傍晚五点到七点,她来中心负责厨房事务。每天九点前和午间到五点前就到她负责的小区清洁卫生。周六日完成小区工作后,她还抽时间上门做家庭清洁钟点工。她有两个儿女,爱人带着十多岁的儿子做泥水工,一家四口子过着普通家庭的小生活。说来真凑巧,一天周末午间,我们整家子正在妈家午睡的时候,听见有人拍门,我听到正在厅里打瞌睡的、半醒的先生很不耐烦地开门。为免吵醒家人,也怕我那个没耐心的先生发脾气责怪拍门人,我连忙冲出房奔出门口。发现门口没有人,我听见先生很不耐烦地在嘀咕。我没有马上关门,在门外张望。楼梯转角有人上楼,我正想开口,那人突然惊喜地喊我名字。没有戴近视镜的我有点模糊,但听那熟悉的声音,我知道是兴姨。原来她就是负责我妈家这个小区的清洁卫生。这天是月底,碰巧是周末,她要洗楼梯。她连忙解释说,她有事需提早洗楼梯,正常是下午三点洗的。平时多是我爸提早把几桶水准备好放在门口。今日特殊,我爸正午睡,门口没有准备水,所以她敲门求助。她不停地重复说:“原来这就是你爸爸,他这么好人,你也这么好人,我早该知道你们就是父女!太巧啦!太好啦!”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难以言喻的缘分。世界很大,世界也很少,有缘的人总有相聚的安排。
   仍记得那次,中心开设晚餐服务,需要增加厨房晚班,每天下午五点到七点。老板娘与她因为价钱问题难达成共识,且有点不开心。这是劳资双方之间发生的常见现象,我理解。我知道双方都存在需求,只欠一个平衡点。那时我是这中心的主管,于是稍作了平衡,由我出面达成了合作。记得兴姨当时说,就是看在我的份上,愿意退一步答应下来。我们都是打工仔,怎不理解呢?纵然不为财,也求气,争的是一份应得的利益和一份尊严!只是人总不得不为了五斗米折腰,这才是打工族的无奈而已。
   其实,尘世间的无奈,非只是人如是,其实大自然的生物也同样为了生存而卑微隐忍,只为了活着。据说这世上有一条鱼,忍着不死。在距非洲撒哈拉沙漠不远处的利比亚东部,有一个叫杜兹的偏远农村,这里白天的平均气温高达42摄氏度,一年中除了秋季会有短暂的雨水外,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骄阳似火。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中,却生长着一种世界上最奇异的鱼,它能在长时间缺水、缺食物的情况下,忍着不死,并且通过长时间的休眠和不懈的自我解救,最终等来雨季,赢得新生,它便是非洲的杜兹肺鱼。它创造了整个撒哈拉沙漠里的生命奇迹,而这个奇迹的名字便叫:坚持和忍耐!
   自从事少儿托管辅导工作以来,很多时候有人问我“你是老师?”我常笑着答:“算是吧!”有些人疑惑问:“为什么算是?”该怎么说呢?我们不是正规的师范毕业,也不是正规的教育部门和工作单位,只是从事与教育相关的工作,服务的对象是在读的中小学生而已。所以,某个角度来说,我们只能“算是”老师。或许,从“能者为师”的角度而言,出于礼貌和尊重,孩子和家长会尊称我们一句“老师”,这是值得感恩愉悦的称谓。曾有一位家长来我中心参观的时候,一再强调:“我要真正的老师看管我的孩子,我不要阿姨。”我问她说具体些。她说就是老师只是老师,厨房清洁阿姨要独立分开。我明白她意思后,笑答:“我是这中心的负责人,每天的菜是我负责买,我也会帮忙厨房,也与其他老师一起搞卫生的。我也会到学校接送孩子上学和放学。但孩子的晚修课和辅导课,也是我负责。换一种说法,其实我也是阿姨,也是老师。”那家长听后哑言了,最终还是把她一对可爱的小宝贝送到了我的中心托管辅导。我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和想法,只知道天地人心,用心做事,善心待人,走自己的路。
   有个说法很贴切:“传播光亮的方法——当蜡烛或者当反射烛光的镜子。”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做产生光亮的蜡烛,那就做一面传递光亮的镜子。然而,我真的乐意并甘于做一面传递光亮的镜子,这是我的兴趣,也是我谋生的一种力所能及的方式。我相信这也是一种自得其乐而踏实的幸福!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星期一接到老朋友的一个电话。朋友电话中说:“明勇吗,我是大志呀,听说桃花山的桃花开了,我约了几个老朋友准备星期五一起去桃花山去耍,你去吗?”我忙说要去。“那好,去...

如果父亲活着,虚岁是九十四。有人说,父亲是因喝酒死的。 我记事时,父亲就是常喝酒的。母亲曾对我讲过:她与父亲成家时,父亲是不喝酒的。当时的农村人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

当你遇见了真爱的时候,对方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会牢牢的把你吸引,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让你回味无穷,他的身影会牢牢地占据你的灵魂。你会时不时地拿起手机关注他的动...

春夏之交,万物明朗,我们也迎来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节日——五四青年节。 青春,一个多么美好的字眼,青年,一个朝气蓬勃的名字,祖国和家庭的未来和希望――美丽的数千万花朵!...

读书,如饮一泓甘泉;写作,如品一杯香茶。 老年是人生最后的驿站,只要善于寻找,激情就在你的身边。听听音乐,跳跳舞步,看看孙子,血脉中就流畅着激情。 老年生活还有另外...

宁波村村有寺庙,天童禅寺最美。 入东吴镇小白村,沿古香道逶迤前行,道宽约四米,中间铺宽约一米石板,因年代久远,石板凸凹不平支离破碎,石板两侧用鹅卵石铺砌路面,石缝间...

1980年我高中毕业,参加了全国恢复高考制度后全国实行统一考试的第三次高考,我以总分仅一分之差的成绩与大学失之交臂,被一所市属中专学校――碧绿江市建筑工程学校工民建专业...

老屋边的那块巨石,一定是从山上滚下来的,因为它与周边的石块有着明显的区别,巨石很大,大如小屋,像一座山。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从山上滚下来的,因为它的到来要比山村...

五一长假,出去溜达,已成一种时尚,否则收假后都不好意思向同事交待。附近的景点都玩过一遍,妻心血来潮,约了姨妹一家,去安化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看杜鹃。 5月2日,起了个早...

没有等到一个好天气,送别你,等不到一个好天气,你还是要走。你消失在雨中,我分辨着你最后的轮廓,在伞下,步履显得从容,未见不舍,在汽笛声里,你消失在了雨中,遁入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