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朋友约我去看山。看就看呗,反正山是我的山。
   走至半山腰,一朋友忽然说起当年山脚下那半亩梨花。此刻,我才陡然想起,那是外祖母的梨花。外祖母走后,那半亩梨园也便开始荒芜。朋友说,这才几年的事,那一季的梨花开得多好看,我还和外祖母照过相呢。都快十年了,我说。朋友不信,扳着指头细数,方才觉得果真已是十年。十年,仿佛昨天的事。那一树树的梨花,也仿佛只是昨天的事。
   十年前,我们仿佛还是一群追风少年。十年,多少个春天排着队来,又有多少个春天排着队去。这是一个怎样的姹紫嫣红的十年啊!那时,我们追逐着自己的梦想,用一股热血奔腾的激情放纵着未来。那时,我们自认为还年轻,仍有一大把光阴可以挥霍。说跳槽了,就跳了;说进城了,就进了;说万水千山走遍,挥挥手就走了。那时,边走还边唱着当年最流行的一句歌词:说走咱就走,风风火火闯九州啊。没想到,十年,就操蛋样地过来了。朋友摇头,我们都摇着头。
   十年,人生会有多少个十年?忽然觉得生命骤短,时不我待了。一群血气方刚之人,说话间,都快成了一群糟老头子了。当年是拼着命,向上奔跑的,跑得义无返顾,跑得热血沸腾。现如今,走着走着腿就有些酸软了,心也止不住地有些慌张了。果真是要老了吗?看着前面那段路,还有三四十年就要到点儿了,心里不免有些悲凉。
   坐在半山腰间,大家一段时间都无语,只看山下。山下,有外祖母的坟。外祖母的坟,就埋在梨园的旧址。梨园没有了,只是一片灌木样的杂花生树。转头吆喝他们,他们似乎还在回味着外祖母当年那半亩梨花。一个叫宜山的朋友先开了口说:那是多好的一个老太太呀,朴素得就像那一树一树的梨花。我没有说话,眼里心里仿佛都是外祖母的样子。那一年,也是这样的时节,我的几个朋友来。说是看山,其实,当年山哪有什么看头的,只是光秃秃的一片。大家走遍了整座山,除了长吁就剩短叹。只有一处景,才让他们留下来,那就是外祖母的半亩梨园。那天,就像今天这样的朗朗清清。外祖母穿着蓝底碎花外衣,正在给梨花人工授粉。见我们去,外祖母高兴得差点从梯子上跌下来。小时候,我是在外祖母的梨园里长大的。工作后因为忙,偏很少去。外祖母看见我,高兴得要手舞足蹈了。外祖母把我们带到她的小草屋,又是搬凳子,又是倒水。亲切得让我们无法安放自己。太阳偏西,外祖母仍不让走。外祖母满园子挖荠菜和小山葱,包饺子给我们吃。朋友是没吃过这样的野味的,每人一大碗,吃得满口生香还不嫌够。看着大家吃得那样过瘾,外祖母别提有多高兴。满脸的灿烂,多像阳光下的梨花盛开。
   饭毕,外祖母带着我们参观她的梨园,从她口中,我们学到了不少有关梨树和梨花养育的知识。当时,几个朋友诗兴大发,在梨园里,每人都各自诗兴大发了好多句子呢。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梨花雪压枝,莺啭柳如丝。”“雪作肌肤玉作容,不将妖艳嫁东风。”“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冷艳全欺雪,余香乍入衣。”“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常思南郑清明路,醉袖迎风雪一杈……”
   大家忘我地吟诵,祖母站在一边乐呵呵地笑。那个下午,满山坡就剩下歌声和笑声了。
   宜山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是我的大学同学,他的书读得也多。他说看月下梨花,才更有一番风韵。“一树梨花一溪月”,梨花入月,月光化水,是流不尽的温柔。只可惜,这样一个有月的夜晚,我们是等不得的。匆忙里,我们还要赶路。他还说,最妙的是下点小雨了,细雨中梨花,尤其妩媚动人。白居易一句“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写得多带劲。听说唐玄宗的使者要来,贵妃娘娘潸然泪下的仪容,果真是梨花带雨了。我们希望梨花能带雨,然而,我们并不希望有雨真地要来。雨来了,满地就会有梨花飘落。满树梨花飘落,不是我们心疼,是怕外祖母的心会更疼。
   天下的花中,要说白,当数梨花。春风荡漾,梨花盛开,千朵万朵,玉骨如雪,真有“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的气势。一朋友一如当年一样,又开始诉说梨花。遥望山下,心一阵阵折疼。生长在梨花下那么多年,我怎么竟没注意到这一树一树梨花的美呢?古时候,每逢梨花盛开时节,人们最爱在花阴下欢聚,雅称“洗妆”。想当年梨花带诗的欢聚,那是怎样一场韵致。然而,我们已经回不去。
   下山的时候,我们经过外祖母的坟。祭拜之后,绕着那片只剩一地荒芜的山岗,仿佛那半亩梨花开得正灿烂如雪。不知谁的一句,“弄夜色,空馀满地梨花雪”,吟咏得大家一阵惘然。这让我想起梅尧臣《苏幕遮•草》中的一句诗“落尽梨花春又了”。此刻,大家都不再做声,只任春风谢梨花。
   真的要谢谢春天,谢谢外祖母的那半亩梨花,谢谢一切幸福和美好!它让我们懂得了,山下那一段长长的路,更要我们认真地走好。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星期一接到老朋友的一个电话。朋友电话中说:“明勇吗,我是大志呀,听说桃花山的桃花开了,我约了几个老朋友准备星期五一起去桃花山去耍,你去吗?”我忙说要去。“那好,去...

如果父亲活着,虚岁是九十四。有人说,父亲是因喝酒死的。 我记事时,父亲就是常喝酒的。母亲曾对我讲过:她与父亲成家时,父亲是不喝酒的。当时的农村人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

当你遇见了真爱的时候,对方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会牢牢的把你吸引,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让你回味无穷,他的身影会牢牢地占据你的灵魂。你会时不时地拿起手机关注他的动...

春夏之交,万物明朗,我们也迎来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节日——五四青年节。 青春,一个多么美好的字眼,青年,一个朝气蓬勃的名字,祖国和家庭的未来和希望――美丽的数千万花朵!...

读书,如饮一泓甘泉;写作,如品一杯香茶。 老年是人生最后的驿站,只要善于寻找,激情就在你的身边。听听音乐,跳跳舞步,看看孙子,血脉中就流畅着激情。 老年生活还有另外...

宁波村村有寺庙,天童禅寺最美。 入东吴镇小白村,沿古香道逶迤前行,道宽约四米,中间铺宽约一米石板,因年代久远,石板凸凹不平支离破碎,石板两侧用鹅卵石铺砌路面,石缝间...

1980年我高中毕业,参加了全国恢复高考制度后全国实行统一考试的第三次高考,我以总分仅一分之差的成绩与大学失之交臂,被一所市属中专学校――碧绿江市建筑工程学校工民建专业...

老屋边的那块巨石,一定是从山上滚下来的,因为它与周边的石块有着明显的区别,巨石很大,大如小屋,像一座山。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从山上滚下来的,因为它的到来要比山村...

五一长假,出去溜达,已成一种时尚,否则收假后都不好意思向同事交待。附近的景点都玩过一遍,妻心血来潮,约了姨妹一家,去安化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看杜鹃。 5月2日,起了个早...

没有等到一个好天气,送别你,等不到一个好天气,你还是要走。你消失在雨中,我分辨着你最后的轮廓,在伞下,步履显得从容,未见不舍,在汽笛声里,你消失在了雨中,遁入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