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五毛钱

散文 时间:2019-05-18 11:02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散文】

   新开荒的那块土地,在一个叫做那往的村庄北端石山顶上,按我们小队队长的话来说,有三亩方圆,是前几年父亲在寻找山蜜蜂的时候发现的。在这九分石头一分土的大石山上,突然间遇上这么一大块的沃土,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幸事。父亲带着儿女,手持镰子,把土地上的树木杂草除却归笼一块,放火一烧,露出一大块黑黝黝的土地来。一个晚上,在那盏被微风吹动的煤油灯下,一家人开始商讨着这块地的用途。母亲说,这块地不能种玉米,我们一家十口人,平时油盐短缺,留着这块地,种上黄瓜南瓜香姜野番茄之类的,由会经营山货的母亲拿到市面上卖,可以解决一家人生活最困难的油盐问题。围在火塘边因缺少油腥渲染、一张张发黄的脸,在此刻的火光的映射之下,似乎精神有些抖擞了!大哥头一个发言,他说:“密(布努瑶语,母亲的意思)的想法很准,我赞成。”其余的人,也表示了默认。开春的时候,大伙来到了山顶,用人犁翻地,把希望的种子播撒在带有草灰的沃土里。过了不久,母亲的责任地里,长出了绿油油的芽子,生活的希望,崭露出了头角。再过不久,四季轮换生长的瓜果飘香了,母亲的脸,如同一朵盛开的山花,焕发出她又一个春天的气息,美妙极了。
   从那时候起,家,那往坡上的那块沃土,凤凰圩镇,这三个地方,便成为了母亲经营生活的阵线。而连接这三个地方十公里的石板路,是磨砺母亲风雨无阻的意志链条。母亲与山野的亲昵磨合,换来了一家人的甜蜜生活。有一天,我问母亲,密,石头那么硬,山刺那么尖,你怎么不穿鞋子呢?母亲坐在石头上,吧嗒吧嗒抽着烟斗,笑眯眯地答道:儿子,人的脚趾与脚板,可以勾住一些东西,可以死死抓住石头。你想想,要是我穿着鞋子,每天走在石板上,没有了抓力,那是很危险的事情呢。你在学校读书,也是一样的道理,一定要死抓,才能学到好东西!母亲的一番话,让我幡然醒悟,原来,劳作与读书,也有着相关之处呢。
   母亲背着一额篓的山货,走在前面。我力气还小,但是也能帮母亲背着二三十斤的黄瓜。母亲把一个个修长的优等黄瓜,装进编织袋里,绑好了口子,让我扛着,跟在她的后面。雨后的山路,有些湿滑。在一个拐弯处,路有些窄了。突然,母亲脚板一滑,一个趄趔,压在她背后的额篓,左右晃动。她小小的身子,很难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人和额篓几乎向路的外边倾倒了。而路的外边,是一处小悬崖,人货一旦同时掉下去,其后果不堪设想。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母亲的那双赤脚,紧紧地钉住石板。连接脚掌的小腿上肌腱暴起。母亲和额篓,在那紧张的一刻过后,终于安稳了。也许,这就是书本上写的“稳住阵脚”吧!看着母亲由危转安的瞬间,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中午时分,我们母子俩来到了凤凰圩镇。圩镇上,有一块紧挨着房屋有两个桌面大的泥地板,是专供母亲经营山货的“摊子”。每天,工商所的阿姨过来,母亲就递上两毛钱的税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经营了。圩镇有两栋木柱子撑起的大瓦房子,那是专门给屠夫或者大户商贩提供的遮荫场地。母亲是小打小闹的小生意人,无法享受到瓦房里的优惠,只能在露天下经营了。可是,母亲的山货极为抢手,只要她到了圩镇,把摊子一摆,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销售一空。她不必像别的摊子忍受烈日暴晒之苦。每每这个时候,我都是蹲在瓦房的阴处,细心观察着母亲销售的手法。母亲经营山货,她不用杆秤,只把野番茄南瓜或者黄瓜分作一小组一小组,每组五毛钱。购买者来到母亲的摊子前,觉得分量不足,母亲便从额篓里拿出一个或者两个黄瓜作添头,买者也不去考虑什么短斤少两的,满意了就成交。每次去交易,母亲总会换来五块左右的钱币。在那个年代,一个人一天能挣两三块钱就已经不错了。而母亲,却能以乖巧的手法,收入超出旁边的小摊子。这得益于她的不卑不亢灵活多变的经营方式,赢得了众人的赞许。
   山货销完了,接着是去采购肉和米之类的生活必须品。一斤肉一块五,母亲买了两斤。那时候街上还没有大米销售,要想买大米面条,一定要到粮所去买。而粮所所提供的米面,是为有粮本的干部准备的。想吃到鲜活的米面,必须认识黑市的贩子。他们从干部手中收购了一些,然后通过熟人,提供给急需者,一斤多收五分到一毛钱。这就是当时投机倒把的其中一种。母亲带着我,走进一个小巷子,在一户姓宋的人家里,买到了两斤大米和一斤面条。那天收入的五块钱,就只剩下五毛钱了。母亲说,儿子,这五毛钱,还够我们母子俩每人吃一碗粉,你看到底是吃粉呢,还是去买书?母亲知道我的癖好,每次和她去赶圩卖东西,都要花一两毛钱买一本小人书,也就是当年最令小孩子喜欢的连环画。现在还剩五毛钱,我到底是买书呢?还是让母亲和我能够充饥?我想了一会,还是觉得充饥重要,因为此刻,我已经饥肠辘辘了。想必,劳作过度的母亲,比我还要饥饿呢!我们路过粉摊旁,香喷喷的米粉味迎面扑鼻。我和母亲说,密,还是吃粉吧。母亲说:“儿子,我们买得了大米面条和猪肉,忍耐它半天,到家了,密先煮面给你吃,这五毛钱,你还是买书吧,密知道,在你心里,书比什么都重要。”在母亲再三的催促之下,我还是带着她,来到了凤凰书店。
   凤凰书店,建在凤凰中学大门对面。走进书店的门口,一股书香味迎面袭来,刚才火冒金星饥饿感,霎时被浓烈的书香味抛到了九霄云外。我趴在玻璃书柜外,眼珠搜寻着书架上的书籍。半字不识的母亲,照样背着她的额篓,紧跟在我的后面。这时候,我发现了一本《小学毕业考数学难题解答》一书,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我叫售书的阿姨把书拿出来给我。一看价格,标的是四毛八分钱。我再翻开里面的内容,那些解难方式,是我在课堂上所无法听到悟到的,这正是我所需要的书籍。母亲问我,“儿子,这本书多少钱?”我说,“密,四毛八。”母亲从她的布钱袋子里,掏出了剩下的五毛钱,两张二角,一张一角,交给了我,由我交给卖书的阿姨。我发现,这个时候,母亲失却了刚才买肉买米买面时候讨价还价的伎俩,她掏钱的动作十分的麻利,十分的坚决。书是四毛八分钱,她积攒剩下的五毛钱,还可以足够自己儿子买书的费用,没有超出她心中的预算,所以她的心里才这么窃喜动作才这么连贯。最后,剩下的两分钱,母亲买了两颗糖果。回家的路上,到了一个阴凉的坳口,我翻开书,认真分析着解题的方法。母亲坐在一旁,帮我剥开糖果,塞进了我的嘴里。还剩下一颗,我叫母亲也吃了。母亲说,儿子,你大哥的女儿你的侄女在家等着呢,剩下的这一颗,给她解馋吧。大哥比我大二十多岁,他的女儿我的侄女,已经三岁多了,每次她奶奶我的母亲去圩镇回来,都要带好吃的给她呢。看着年近六旬的母亲,我点了点头。
   不知是上天的眷顾,还是我的运气极佳。那年的小考,数学考卷里有一道难题,是8分,班里的同学几乎没人能解难,我因为有了那本书,书里正好有那道类型的解难题。我解答出来了,我的数学考试分数,是班里的第一,双科加起来,排在全乡的第二名。我以优异的成绩,踏入了县城第一初级中学的门槛。关于那本书和我小考的关系,我没有和母亲说。我知道,说了,她也不明白其间的一些东西,我只把母亲用五毛钱帮我买书的那件事情,深深地埋在了心里,一直埋了这么多年。如今,那往坡上的那块沃土,早已无人耕种,杂草丛生了;磨砺母亲脚板的山路,再也寻不到了;凤凰圩镇上母亲那处摊子,还在呢,只是铺上了厚厚的水泥地板;而母亲花五毛钱给我买书的那个地方,书店老房子推倒重建,已经不卖书了,改成了现代人趋之若鹜的“限量版KTV”娱乐场所……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sanwen/117799.html
Tags标签: 五毛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