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记忆里的磁石

散文 时间:2019-05-18 11:02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散文】

   一
   这是那年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正上小学的我,在雷锋乐于助人精神感染下,也想做些好事。因为那年全国上下都在学雷锋。暑假里,我与几个小伙伴一起在机关大院游荡,诺大的一个院子,到处都是荒草;在这片荒院的显眼处,一辆军用三轮摩托落寞地停放在那里,我们四个孩子,在这里尽力地想找出有趣的活动来,可绕着这个机关大院走了几个来回,最终失望得将头靠在那堵办公室墙边,面面相觑,又是一个发呆的日子……真的没有什么可玩儿的?但还是不死心。我拉上毛蛋,一起继续东看看西瞅瞅,眼前依旧还是一片荒草丛,突然有只黄绒绒的头探了出来,紧接着“嗖”的一声,再看时,只见一只黄蓬蓬的大尾巴,“狐仙!”毛蛋惊呼道。“什么呀,黄鼠狼!哈哈,你什么都不懂。”毛头大声嚷嚷着。唉,刚有一种快活的感觉便不见了,如果刚才能够捉住它就好了,就有得玩的了,我心里懊丧着,一边走一边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儿。那年月,我们这里闹狐仙,有人生病了,就觉得是狐仙闹的,想起那只消失的黄鼠狼,心里有点不得劲,但也说不出什么来。
   走着走着,发现那辆军用三轮摩托鬼使神差的又到了眼前,我这回上下左右地仔细打量着它,陈旧的漆色显得有些斑驳,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了?正想着,突然来了兴趣,仔细地看着这辆军用摩托车,发现外壳上有些地方的漆已被铁锈侵蚀得斑驳了,有些已快要脱落了。我赶紧招呼毛蛋、毛头过来,对他们说,我找到学雷锋的机会了!这辆摩托车太破旧了,如果我们把新漆涂在上面就是办了一件好事。
  
   二    
   虽然这件学雷锋的事情大家都说好,但我们平时连个零花钱都没有,哪里来的钱去购买新漆呢?正歪头乱想时,毛头开口了:“后院的毡蓬上有废铁,拿废铁去换钱,再拿钱去购买新油漆,就能做那件好事了。”他的话,得到了我们几个人的大力支持。毛头毛蛋是男孩子,爬上高高的毡蓬不是件难事,而我是个女孩子,不由得想起了母亲平日里的数叨:大呼小叫的,一点也不文静,不像个女孩子。
   想起母亲那年说的话,心想,母亲您错了,哪个书本里规定女孩子一定要捂着嘴笑,抿着嘴吃?可那天,我还是不想做个乖女孩,想学男娃一样爬上高高的毡蓬,去寻些废铁,去学雷锋。回家换了双平底球鞋,我就爬上了毡蓬,在凹凸不平的毡蓬上只捡了两小块废铁,虽然少得可怜,但心里还是很高兴,毕竟在学雷锋的路上向前跨越了一小步,靠自己的力量拿到了废铁。和毛头毛蛋会聚在一起时,检点完我们捡拾的废铁觉得还是不够,于是我们便继续四处找寻,翻遍了整个大院的旮旯处,能找到的地方全搜寻过了,废铁还是不多。我有些焦急,那种急于做好事的念头强烈地涌上心头。毛头毛蛋也和我的心情差不多吧,只见他们不断地用脚踢开路边的茅草,偶尔也会有一根两根生了锈的铁丝露了出来,于是他们便欣喜,欢呼,大叫。但我这边依然没有过多的收获。
   正当我有一搭没一搭地朝前走时,猛然抬头发现已经走到了一个破旧的院门边,门是半掩着的,草杂乱地布满了整个门槛周围,我好奇地将头伸了进去,依稀看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影,偻佝的背,散乱的发丝,略微弯曲的腿,头上还顶着一个大大的发髻。她正面朝墙用手拨弄着什么,我正眼望去,那墙上挂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镰刀,是铁镰刀呀。顿时,我来了兴趣,小心翼翼地跨入门槛内,“咣啷”一声,我的脚不小心碰着了门边的一个小瓷盆儿,那个背影转过了身,一张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孔出现在我眼前,老人右嘴角边还有榆钱大小的一块黑痣。我瞧清楚了,是寡居多年的张老太太:“张奶……”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只见她的嘴角轻轻地颤动着:“丫头,干嘛呢。”“嗯,我在找废铁。”“废铁?我这里没有啊。”我的眼神瞟向了那面墙,那把生了锈的镰刀醒目得很呐。她望望我,再扭头望望墙上的镰刀,想了半晌,从嘴边挤出一丝的笑来,那笑有些勉强:“赶情是瞧上我这把镰刀了啊,这可不行,这是你张爷留下的物品。”张老太的眼神似乎把记忆拉回了那个曾经的美好时光,两个人弯着腰用镰刀在收割整垄的麦子,那段充满爱的生活经历,依稀浮现在她那满脸的褶子当中了。“哦,知道了,我再四处找找去。”我的回答有些底气不足,毕竟是瞧上了人家舍不得的物品,偷的心理使自己先怯弱了起来。“丫头,我这里有个东西,你拿去或许用得着。”听了这话,我急忙停住脚,只见她歪歪地迈进门家,在里而扒了一小会儿,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块大大的物件。这是什么?我好奇地问。这是磁铁石,你拿去用吧。
   望着这块大大的磁铁石,我有些迟疑了,有些不敢相信这块磁铁石要归我使用了。我明白了张老太的意思:拿着这块磁铁石,对着脚下的草丛可以找寻出一些废铁来。当我再次用眼睛望着张老太时,她的笑容竟然比以前更亲切了起来。我用双手接过了这块大大的磁铁石,开心地笑了起来。拿着磁铁石的我,迈开腿离开时,不由得回头望望张老太,发现她已经转过身了,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至今想起她当年亲切的笑容,那种感觉岂止是温暖了我幼小的心,而是一种由衷的爱意滑进了我的记忆里,像磁铁一样和我的心粘合在一起。我歪歪扭扭地跑了出来,用那块大磁铁冲着脚下草丛盲目地乱扫一遍,居然还扫出了一些废螺丝钉和废螺丝帽,成了一小堆放在那里,心想着和毛头毛蛋他们收集的废铁聚集在一起,就可以去二里地以外的废铁收购站换钱去买油漆了,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当一堆废铁拿到废品收购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我们换到了几块钱后,就急急忙忙来到油漆店,买了一桶绿色的油漆。在匆匆返回的路上脚步特别轻盈,那是心里漾起的欢喜为我们扫去了一身的疲惫。
  
   三
   第二天,我们拿着崭新的油漆桶来到那辆破旧军用摩托车前时,毛头和毛蛋找来一些破旧的布条子,七手八脚地用布沾上了油漆,开始往摩托车上涂抹。经过一个上午的忙碌,那辆车的斑驳处被我们涂抹上鲜艳的油漆,涂漆技术虽不专业,但心情却是格外地好。当所有的漆被用完后,我们才安然地松了一口气,回家了。
   事情并不像我们想得那样好,三四天后的一个下午,我们被掂到机关办公室里,这让我们有些莫名其妙。当一群大人们神情严肃地围住了我们时,才发现本是想做件好事的我们,却闯祸了。当时负责开这辆摩托车的叔叔,表情古怪,红着眼睛怒视着我们,嘴里大声喊叫着:“就是他们,他们用漆把车涂得乱七八糟的,不像个样子。”天呐,我们也没有想到,摩托车是军绿色的漆面,而漆桶里的新漆却是墨绿色的,所以被涂上漆的摩托车像被补上了补丁似的。接着一群大人们,挺着胸,表情愤怒地斥责着我们。
   我们当时还小,没有及时将自己原本想做好事的心思给袒露出来。父亲是负责这个机关的,他自然也感觉到没有面子:自己的女儿伙同一些小孩子们搞起了破坏,这还了得,我回到家后又被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当时那位负责开这辆摩托车的叔叔,不依不饶地高声叫嚷,他或许怕自己担上责任,才这样凶神恶煞般地斥责我们。这令人恐怖的场面,至今想起还心有余悸。 
  
   四
   确实,摩托车上的漆涂得不够均匀,可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呀,难道是那天看到狐仙撞了霉运,好事办成了坏事?满肚子的委屈,不知道该向谁诉说,当时年龄太小了,没有及时将自己涂油漆的原本想法告诉这些大人们,越想越窝气。这天,我拿着那块磁铁石独自在大院里晃荡,走了一会儿,抬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张奶的门前,站了一小会儿,没有勇气敲门,但在这时,门“咣啷”一声被打开了,露出一张沧桑的脸来:“来啦,丫头,咋闷闷不乐的呀。”听见张奶慈祥的声音,我满腹的委曲顿时有了倾诉的地方,当讲到那位负责管理摩托车叔叔的时候,我加重了语气,用最丑陋的词将他的嘴脸描述了一遍。听完我的讲述后,张奶“哧”地笑出了声:“傻丫头,这个年代谁愿意惹事呀,你们年龄小,也没有及时将自己想做好事情的心愿讲出来,被大人们误会了呢。”我用手轻轻地拭去了我眼角边的泪水,将那块磁铁递到张奶的面前:“奶奶,用不着了,还给你罢。”张奶将磁铁石又推回到我的手中:“不买油漆就用不着磁铁啦,你可以继续寻找废铁啊,用来换小人书和连环画看啊,多读书,多读书的孩子运气会越来越好。”
   听了张奶的话后,我像是悟出了许多道理,以后我就用这块磁铁石继续寻找废铁,仿佛是寻找自己内心想要的世界。每次寻得废铁后便匆匆地奔向废品收购站,将换来的钱去购买故事会、小人书与连环画。通过这些书,我知道了江姐和刘胡兰,读到了三国、水浒、神笔马良的故事。那些生动感人的画面在我的眼前和内心深处徐徐展开,一颗稚嫩的心也在逐渐成长,我再也不会为那桶油漆惹来的责骂而烦闷了。
   草丛、黄鼠狼、摩托车、废铁、油漆桶、磁石、故事会、小人书,还有慈善的老奶奶,宛如一个个多彩的光环,在我童年的那段岁月里,留下了记忆里的闪烁光点。那块磁石里凝聚的美好回忆,随着微微的暖风,染绿了我心中的未开垦的一处处荒田……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sanwen/117797.html
Tags标签: 记忆里的磁石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