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恩塔文学网

大嫂

散文 时间:2019-05-18 10:59 作者:佚名 来源:恩塔文学网 点击:
【https://www.anleta.com - 散文】
大嫂名叫巧娥,是老公大堂哥媳妇,她的年龄跟我母亲差不多。因为老公从小就跟大哥大嫂一起过,所以说起来是大嫂,其实亲如母亲,在我心里,一直把她当婆婆看。
   我们结婚时,我不过是个刚从学校毕业又进学校教书的大孩子,十指不沾阳春水,书生气十足。见到大嫂的第一面,就觉得她很亲。她长得小巧玲珑,说话做事跟穿衣一样干净利落。她总是微笑着,让人很想亲近。可是因为我性格内向,又加上工作忙,所以去大嫂家的次数并不多,倒是大嫂主动看我的时候多。
   有一次表哥和表嫂来看我,老公很热情地留他们在家吃饭,表哥和表嫂起初还推辞,但看老公挽留,盛情难却,便答应了。我却犯愁了,我从没做过饭,怎么办?我跟他们一起喝茶聊天,心里却很虚,简直想逃走。老公却一直不提做饭的事情,我在心里埋怨他,不做饭留人家干嘛。我几次用眼睛示意他做饭,他都不理我,稳稳地坐着,只管递烟倒茶。过了好久,我觉得好久,他站起来说“你们聊,我马上回来”就出去了。我以为他去买烟,可回来时,他用大托盘端了四大碟子菜,热气腾腾,香味扑鼻。原来他去饭馆买呀,怎么不早说呢,害得我心慌半天。老公又去端第二次,我看了看菜,一道红烧肉,一道凤尾大虾,一道糖醋鲤鱼,一道香酥鸡。每道菜所用碟子大小形状花色都不一样,配上菜,简直是绝配,相得益彰。我们三个正夸大厨手艺,老公又端来第二个托盘,这下是素菜,还是四道,醋溜土豆丝,虎皮青椒,番茄炒蛋,凉拌黄瓜。还有酒杯和酒。第三次端来的是米饭和银耳莲子羹。这顿饭表哥表嫂吃得很满意,确实如此,色香味俱全。吃完饭表嫂说自己人,花这么多钱干啥。老公说是大嫂做的,我们都吃了一惊,大嫂竟然有这手艺?简直比四星级饭店大厨做得还好!(我没进过五星级)送走表哥表嫂,老公告诉我是大嫂要他留客人吃饭的,说我娘家亲戚远远地来看我,不能让人家说咱们没礼貌。
   有一次我俩吵架了,我赌气摔门而出。出来想,去哪里呢?回娘家?不!不能让父母替我担心。那怎么办?我想了想,便去找大嫂。大嫂正在前院厨房做饭,见我来先是吃了一惊,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大哥听见我说话,从屋里出来打了个招呼又进屋了。大嫂说:“我今天包饺子,本来准备了四人份的,王军和媳妇突然有事回单位去了,我还正说让你大哥去喊你俩过来吃饭呢,可巧你过来了。你陪我说话,快包好时再去喊老三来吃。”我说:“我不去。”大嫂看看我,笑了笑说:“不去就不去,让他自己做饭去。”
   我俩正说说笑笑,厨房门帘突然被揭开一角,一张脸伸进来,正是老公,看见我,他显然吃了一惊,准备迈进来的脚又缩回去了,大嫂喊住他说:“你大哥在屋里,你去跟大哥坐会,饺子马上包完了,待会儿一起吃饭。”我猜他一定以为我回娘家去了,来讨大嫂要主意。哼!我听见大哥叫他:“你进来!”语气生硬。不一会儿,我听见“啪”的一声,很响亮,知道大哥在教训老公,想到他挨巴掌的痛苦表情,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不由得一阵窃喜。大嫂瞄了我一眼,会意地笑了,说:“你大哥替你出气了。你就把他当作你的学生,学生犯了错误,老师要耐心开导。”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生孩子那天上午,我突然感觉肚子疼,老公去找大嫂。大嫂风风火火地来了,她简单地问了我几句,就又风风火火地出去了。不一会儿,卫生队的一个医生便跟着大嫂来了,那医生给我做了检查,说道:“今天的娃,准备去医院吧。”
   不一会儿,司机开车来接我。大哥叮嘱他开慢点,大嫂扶我上车。司机把我们送到二十公里外的县妇幼保健院。
   大哥第一次去医院接我,医生说缝了几针等拆了线再来。大哥第二次去接我,医生说孩子有黄疸要输液三天。大哥第三次来接我,我们才高高兴兴回家。
   到家时大嫂已经给孩子缝好了小被褥,小米枕头,做了很多条尿布,做了两身小衣服,还买了鸡蛋挂面等。
   那年渭河涨水,部队驻扎在我们团部,他们就住宿在我们团部家属院,跟我住在一起。部队文工团那些兵哥哥经常唱《老班长》那首歌,我也很喜欢听,听着听着也学会唱了。正是大夏天,加上我身体虚不停冒汗,便趁没人时换上裙子,背靠墙坐着,感觉好凉爽。我一边唱《老班长》一边逗孩子玩,大嫂进门了,看见我责备道:“看把你凉快的!”我赶紧换上长裤子坐到床边。她把一碗鸡汤放下,叮咛几句才走。大嫂说过要注意保暖,不然会落下病根。谁知道她来个突然袭击,给我个措手不及。现在想起还多亏她和母亲管得严,我有好几个同事都因为坐月子没计较好落下病根了。
   孩子奶水不够吃,大嫂便想方设法给我下奶。什么木瓜啦,豆腐啦,丝瓜啦,花生啦,黄豆啦,鸡蛋啦,芝麻啦,小米啦……一大堆东西都被买回来了。我奇怪自己那会儿怎么那么能吃肉,大夏天的,炖猪蹄吃得那么香,一个接一个,不厌其烦。老公跟大嫂学做炖猪蹄,不久就相当熟练了。一个月子坐下来,我一点儿也没长胖,可是孩子被喂得白白胖胖。我跟老公开玩笑说,你看我多好,把营养全给你们王家后代了,你们不是对我好,是对孩子好。你个没良心的,他也开玩笑说。
   谈起大嫂,大伙儿都遗憾地说,你大嫂心灵手巧,学啥会啥,只可惜不识字。大嫂跟我说起时,也常常羡慕我念了那么多书,夸我知书达礼。
   我说,其实大嫂也能学会字。
   她说,真能学会吗?
   我说,真能!
   大嫂果真开始学字了。她拿来大哥的报纸。
   我乐翻天了,怎么回事,原来拿反了。
   她正过来,开始学习。凭着一股子劲,凭着不懂就问,凭着勤学苦练,大嫂竟然能独自看报纸了。这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哥是团部党委书记,找他办事的人,巴结他的人自然很多,家里整天门庭若市。大嫂笑脸相迎所有人,又委婉地智慧地替大哥拒收一切贿赂,保大哥两袖清风,直到退休。
   后来大哥病了,病得很重,我们都很担心他能不能熬过那个冬天,没想到先走的是大嫂。当这个噩耗传来时,我一阵晕眩,立即打车回家。坐了一路,哭了一路。到大哥家,才知道大嫂一直尽心尽力照顾大哥――她是累死的。
   我敬爱的大嫂啊,十月初一那晚,不知道您是否收到我和孩子烧给您的纸钱?冬天到了,您在那边冷吗?需要什么东西,一定托梦给我呀!
   ――2018.11.28
本文来源:https://www.anleta.com/sanwen/117786.html
Tags标签: 大嫂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