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树,覆载着多少神秘色彩。 但不管多么神秘,栽在道旁,你就是行道树。 你接受这种安排。在风的怂恿下,你就鼓鼓掌,迎送着每一辆远道的车辆。有行人走过,你就点点头,或弯...

值得怀念的童年时光,大都不能与家乡小溪分离。我学会思索,接触审美,感知幸福,甚至是理解人生,几乎皆如小溪有关。 夜里,家乡“高水”潺潺而流的小溪,携着水芹、辣蓼花,...

话说我的尹老师,她不是我的老师,她是那个我在《新手上路记》中写到的,从教三十多年,视力严重损坏,坐在副驾驶座都看不见我撞开大门的,我的同事。 尹老师执教三十余载,不...

京加铁路线自北京出发,一路过关穿野,钻山越岭,联通了东北的很多大城市。到达辽阔的松嫩黑土平原上,在距鹤城八十公里处,横跨嫩江。然后在三间房车站分作两路,一路继续北...

他敲了敲门,隔着玻璃望着她。 她坐在石板上画画,似听不见声息。 那画面斑驳丛融,水与天相缠在一起,溶溶的薄雾遮去了人影,看不隐分明,灰蓝地,浓稠地,温柔地,狰狞地,甚...

现在,很少有人知道油桐树,因为它已被连根拔走了,可能刚开始还有些零星的小树苗儿冒出来,却也被斩草除了根。 其主要原因,是桐籽榨出的油,鲜有人使用,被其他更好的东西取...

在我住处的北边有一条小街,小街冬季有点单调,但到了夏季还是有一些风致的。 小街东起开元路,西抵南长街,宽十二三米,长二三里。街两旁一色的低矮平房,零星的点缀着几座不...

文学作品虽然来自于生活,但文学作品一定不是现实生活。此文意在祭奠我们这一代人远去的青春,“我”和“你”只是这篇文章中的人物而已,请读者勿对号入座。 ——题记 行走在这...

1975年,我中学毕业以后,我就上山下乡去了南汇的东海农场。虽然离开农场40多年了,但是一提到“东海农场”,我就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上海鲜花港就是在东海农场的土地上建造...

夏荷不是荷花,她是一位“姑娘”。二十多年前,我与她邂逅在烟雨空蒙的春天。记得那是在邯郸赵苑内的一座石拱桥畔,天空下着酥柔的细雨,身材高挑的她静静地伫立在石拱桥上。...

十年。 母亲,阴阳相隔,一堆矮矮的坟,便是你留下的全部。我全部的寄托和思念。你去十年,日子变得平淡。你是我久久不能痊愈的伤口。不能提及,不能触碰。十年,不曾为你留下...

一、初识希文 往事悠悠,岁月可以冲淡一些痕迹,却无法磨灭脑海的记忆,总会在不经意的场景,让人想起,成长路上盛开过的美丽风景。 1980年的春节,对我们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来...

昨日,我与宝宝闲逗嘴的时候,对话如下: 宝宝:我喜欢妈妈,不喜欢姥姥。 ——那我回东北陪太姥姥去吧,下午就买票去。 宝宝:不行,你得陪我呀! ——你都不喜欢我,我陪你干...

“妈,我回来了!”媳妇进门一声,叫得老伴心里暖暖的。 “饭菜都好了,洗洗手来吃饭吧。”老伴随即把红烧鱼、西红柿炒蛋几个菜和一盘水果逐一端上餐桌。为了让孩子们吃得满意...

我不喜欢旧事重提,却喜欢翻看旧时光里的旧物件,这是我一个人的狂欢,隐秘的狂欢。我不大喜欢扔东西,衣柜里的旧衣服舍不得扔,更别说扔掉一些重要的旧物件。这些旧物件之所...

在改革开放之初的1980年代,鼠害成灾。生产队时,老鼠又小又瘦,后来分田单干,家家户户到处都是粮食,那小东西无处不在。 在农村集市上,走到哪儿都少不了卖耗子药的,我家老姨...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一曲情真意切、寓意悠远的《虞美人...

在愉快的旅途中往往会遇到精心设置的陷阱,浑然不知中会将你引上“套”,破你的钱财不说,还添几分堵。其实,他欺骗了你的诚信,利用了你的善良。之所以撰写这篇文章,确实有...

五一期间,乌石化的刘先生又来到惠州,早约好了龙虎山道家师傅到深圳,约好大家一起去大亚湾海边旧地重游,继续下完那盘没有下完的棋。 一别十多年。当年由于石化的机缘,来到...

一 地下森林位于黑龙江省境内,张广才岭东南坡的深山里,与镜泊湖相距五十公里。十年前我就来过镜泊湖,因交通不便没有成行。此次前来,发觉没有任何改观,有去看看的想法,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