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二算盘很生气。
  二算盘脸红成猪肝色,眼瞪成铜铃,嘴角挂着白沫,一只手指着大喇叭,怒冲冲吼道:多少年了,这地都没主儿,闲着不是闲着嘛?有句话怎么说,叫废……废……哦……对……废物利用!俺这是为村里做好事儿呢!
  听了二算盘的吼叫,大喇叭也不示弱,比二算盘喊得更响:还废物利用呢!还做好事呢!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你个老算盘,哄谁啊?大喇叭一只手指着二算盘,嗓门越来越高。
  俺咋哄你啦?俺辛勤劳动,把荒地开成好地,俺有啥错?二算盘依然瞪着眼回应道。
  别以为就你聪明,人家都是傻子。就你当过会计,会拨拉算盘子。你一拨算盘子,村里人就知道你又算计啥哩。你一撅屁股,村里人就知道你要屙啥屎!大家伙儿的地,你私自开荒不说,还想顺杆子爬,占为己有!
  胡说八道!不是俺一个人开荒,拢共十三家呢!俺就是看地荒着,心疼,俺可没有你那么精细小儿!二算盘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示意身边几个人,哎!你们说是不是?
  很明显,那几个人,也是开了荒的人,二算盘要拉同盟军。
  那几个人中有人附和道:是啊,可不是嘛。
  大喇叭回应道:你们几个别听二算盘瞎咧咧,他拿你们当挡箭牌呢!俺知道,你们就是想种点儿菜吃,他可不是。他啥人你们不知道啊?眼睫毛都是空的,就是个算盘精,精细小儿!
  大喇叭识破了二算盘的诡计,见招拆招,将二算盘和其他几个人分开,免得他们一起上阵,帮二算盘闹腾。
  二算盘上世纪七十年代上过高中,虽然没学多少文化,好歹也算是个高中毕业生。分田到户之前,村集体兴办的老砖窑兴旺的时候,在那里当了好几年会计,慢慢将一张算盘拨得溜熟,拨来拨去,终归要沾点儿油水。村里人心知肚明,几次查他的帐,却又查不出毛病。村里人明里不说,心里却有一杆秤,都觉得二算盘是绣花针掉到油锅里——又尖又滑。
  听了大喇叭的话,给二算盘帮腔的几个人,好像醒悟过来,都静下声,不再言语,只冷冷看着他俩。
  二算盘见其他几个人蔫了声,不得不继续和大喇叭单打独斗,不过,还忘不了拿十三家做幌子:俺这十三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坑坑洼洼的荒地,弄平整了,养肥养滋润啦。俺给全村人做了大贡献呢!
  二算盘这样说着,觉得自己更理直气壮,眼里放着光,唾沫四溅:俺十三家人花费那么大气力和财力,你连一点赔偿的话都不提,说收走就收走啊?你良心叫狗吃啦?
  你沾光不足,还想讹钱?你才坏良心呢!大喇叭偏不跟着二算盘的思路走,依然抓住他的软肋,还击。
  
  二
  二算盘和大喇叭,还有村里许多五十多岁以上的村民,站在村东头旧砖窑场旁边,吵吵嚷嚷,闹成一片。
  旧砖窑已经废弃十多年了,遗址占地大约一百亩左右。废弃不久,高高耸立的烟囱就推掉了,旧砖窑也越来越残破不堪,如今东倒西塌,七疮八孔。
  旧砖窑废弃之后,这一片土地,常年闲置着。中间一片几十亩的大水坑,水坑周围,野树杂草,恣肆丛生。
  前几年,有人承包了大水坑,在里面养鱼、种藕,但是,旱季里,坑水干涸,附近又没有水源,赔了个血头血脸,撤了。便再也没有人打水坑的主意。只有雨季,坑里的积水多了,村里的孩子偶尔在里面洗澡嬉闹。
  有个别手脚勤快的村里人,拣地面比较高的台地,各人捣鼓一片,种上蔬菜或庄稼。种是种,收成却不好,野树荒草太多,几乎要吞没了蔬菜和庄稼。
  村子叫黄楼,是个小村,大约四五十户人家。在县城西,本来离县城八里地。村里人要进城,不管是打工,还是进城办事儿,必定路过村东的旧砖窑。
  当初,二算盘路过旧砖窑,看见两三个村里人在杂树荒草丛里弓着身子撅着屁股开荒种地,不由扑哧笑出声来,闲得没事干啦?出这瞎包子力!能收几棵蔬菜?几粒粮食?够力气钱吗?别说出外打工一天挣二三百啦,就是到城里打一天工,最少也得挣个百儿八十的,能买多少蔬菜,多少粮食?
  不光是二算盘,村里很多人,几乎都对旧砖窑和它周围的荒地视若无睹,好像它再也没有任何价值。不就是一座旧砖窑,一片荒地吗?瞅一眼,都嫌费工夫。
  
  三
  人们都说沧海变桑田,一点都不假,这不,最近几年,城里大建设,一片片高楼,像谷雨后的麦苗,嗖嗖往上窜,又像春末夏初的茅草和老牛拽,迅速往县城四周蔓延,眼瞅着,楼群贴近旧砖窑那一片荒地了。在嗖嗖往上窜的高楼映衬下,旧砖窑就像一只趴在荒草杂树中浑身凿满了窟窿灰头土脸的大乌龟。
  有一天,二算盘进城办事儿,走过旧砖窑荒地时,突然停下电动车,登上一片台地,蹲下身子,瞅着旧砖窑,巡视周围高高低低的荒地,像一位大哲学家,一边抽烟,一边皱眉头,精心算计起来。
  操!说不定,三天两后晌,旧砖窑这一片儿也会被征收开发了呢。现在城里的地价一亩地三十多万呢。三十多万啊!听说,就是乡下,也少不了十几万。就按十几万算,这方圆一百亩地,要开发了,不还得赔偿一千多万吗?一千多万哪!就算政府扣去一半,还得有七八百万,平均分给村里一百来户人家,一户最少不也得七八十万啊!
  二算盘眼瞅着台地上被开垦出来的一小片一小片地块,心里又琢磨:那些人在这儿开了荒,到卖地分钱的时候,总得赔偿一部分钱。操!俺不能吃这哑巴亏,俺也得开荒。
  说干就干。第二天一大早,二算盘钻进一片台地的荒草棵子里,挥镰刀,抡铁锨,拉铁耙,忙个不休。忙了六七天,忙活出一片平整的地面来。买了一包蔬菜种子,呼呼啦啦,撒下去。一边撒,一边心里念叨:反正这地没主儿,兴人家种也兴俺种,先占住再说,占住了,保准不会有亏吃。
  今年开春以后,旧砖窑那片荒地马上要开发的消息,像长了翅膀,飞进全村,飞进村里每家每户,飞进村里每个人的耳朵里,心坎里。旧砖窑那片荒地,一下子变成了全村人心里的聚宝盆。村里人,三个一伙儿,五个一簇儿,叽叽咕咕,都议论起那片荒地。整个村子,围绕那片荒地,像烧开了的一大锅水,咕咕嘟嘟,沸腾不止。
  二算盘,听说了这消息,捂着嘴,偷笑好多次。操!还真叫我猜准了。暗暗佩服自己的神机妙算。
  
  四
  旧砖窑旁,二算盘和大喇叭依然争吵不止。村支书黄志强看二人吵个没完,心想,要是在场的人都参与进来,说不定会惹起大麻烦,赶紧大声喊道:别吵吵啦!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们在这里吵吵三天,也吵不出个豆儿来!晚上七点,都到村委会集合,乡里包片领导也来,到晚上就有道道儿啦。走吧!走吧!都回家!
  黄志强喊完,张开双臂,挥动两只手,像驱赶羊群一样,驱赶村民回村。
  陆陆续续,村民们都转身往村里走。大喇叭也拿手指点了二算盘几下,转身往村里走。
  二算盘急追过去,想跟大喇叭再理论一番,黄志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走吧,二叔,有理不在言高,也不差这一会儿,等晚上再说道吧。
  二算盘叹了一口气,跟黄志强肩并肩,悻悻然,往村里走去。
  
  五
  半个月之后。二算盘家里。
  大孙子哎,爷爷跟你说那个事儿,咋样啊?你跟你那女同学说了吗?二算盘满脸微笑,语气柔和,对正在吃饭的孙子黄腾龙说。
  黄腾龙正一边吃饭,一边看抖音,没听见。二算盘又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黄腾龙才抬起眼睛,一脸冷淡,怼他爷爷一句:爷爷,你这不是瞎胡闹吗?你还当真啦?
  不当真咋的?户口上多一个人,说不定能多分十来万,十来万哪!你爸妈在南方辛辛苦苦打一年工,还落不十万块钱呢。二算盘瞪大眼睛,回应孙子。
  二算盘的儿子、儿媳都在南方打工,他和老婆在家里陪着孙子。孙子黄腾龙上初中成绩很一般,中考以后,只好上了县职业中专,学建筑专业。最近这些年,到处搞建设,建筑专业很吃香,不怕毕了业找不到工作。当初选这个专业,二算盘多方打听,找曾经在城里机关上班的好几个退了休的老同学,还找了家在城里的亲戚,咨询了很多人,才拿定的主意。今年过了暑假,孙子已经三年级,下一年暑假,就毕业了,在学校,和一个女同学好上了,还把女同学领到家里来过。
  爷爷,俺不跟你说过吗?俺俩还上着学,还不到十八岁,离法定结婚年龄远着呢。要结婚,犯法。再说了,在学校,谈个恋爱还偷着呢,你非要俺俩结婚,学校肯定开除俺俩啊!孙子越说越不耐烦,干脆站起来,拉着要走的架子。
  二算盘拽住孙子的胳膊,不让他走,笑眯眯地说,傻孩子,哪是真结婚啊?就在村里举办个结婚仪式,给村里人做做样子看。哪能让学校知道?
  孙子皱着眉头,高声问,爷爷,你为啥非要这样办啊?
  俺不告诉过你吗?腾龙哎!咱们村卖旧砖窑场那一片地,村里有规定,只要这个月月底前迁进户口的人,都可以分一份人头钱。咱村里不讲法,就讲规矩,咱只要按村里的规矩办,就能多分钱。说得好好的,你咋就忘了呢?二算盘一边说,一边拍着孙子的膀子,话说得像拌了蜜。
  俺没忘,俺觉得这事儿就是瞎胡闹。俺跟她说不出口。孙子更急。
  咋就是瞎胡闹呢?你跟她举办个仪式,再偷偷把她的户口迁进来。以后,她想跟你过就跟你过,不想跟你过,拉倒。咱先把这十几万块钱拿手里再说。真不行,你告诉那闺女,分了钱,咱给那闺女一两万。那闺女,搞个假登记结婚,就赚一两万,她不亏!二算盘一边说,一边又拍了拍孙子的肩膀,他感觉自己这主意棒极了,眼睛里更光彩熠熠。
  孙子却急眼了,爷爷啊,你这是啥馊主意啊?人家大姑娘,为了俩钱儿,就跟俺搞假结婚,俺俩真成了还好,成不了,她再跟人结婚,就是二婚。你这是坑她啊!再说了,你不想一想,她家里人会同意吗?孙子越说越急,脸气得像巴掌打过。
  你不说,咋知道她家里人同意不同意?这样吧!二算盘一咬牙,继续说,咱多出点儿血,再给她加一万,行不?
  爷爷啊!你这是做生意呢?孙子说了一句,一扭身,挣脱二算盘的手,哧溜,跑出门外,跑到电动车跟前,一拧钥匙,发动了车,回头喊了一声:爷爷,俺上学去了。
  一溜烟,跑远了。
  二算盘跑出门口,孙子已经骑远了。对着孙子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嘟囔着,傻孩子,这事儿俺都报给村委会了,你这不是办俺难堪吗?
  
  六
  村委会门前的墙上,贴着一溜大红纸,大红纸上,张榜公布着各家各户的人口数和家庭每个成员的姓名。好多村人都站在大红纸前,盯着上面的人口和姓名看。二算盘和和大喇叭也在盯着看。
  大喇叭指着二算盘一家的名字,冷冷笑着,对二算盘说,嘿嘿!二算盘,你不说你家添了孙媳妇吗?这上面咋没有啊?村委会忘啦?
  二算盘本来脸色就阴沉得要下雨,听了大喇叭的冷嘲热讽,马上怒云翻卷,还击道:俺添不添孙媳妇,跟你有一分钱关系吗?你六个指头挠痒痒,多一道!
  大喇叭哈哈大笑,当然跟俺没一分钱关系了。跟你关系大了去啦!没有孙子媳妇的名字,你得少分十几万,你心疼不心疼啊?
  那是俺孙子不想结婚,他真想结,你管得着吗?二算盘的脸又红成猪肝色,嘴上却不认输。
  俺是管不着,你那十几万的黄粱美梦飘到云彩眼里了!大喇叭依然不依不饶。
  你……你……你……平时伶牙俐齿的二算盘,此时竟然嘴唇哆嗦,结结巴巴,一只手指着大喇叭,说不出话来。
  正好,村支书黄志强走过来,见状,马上对大喇叭说,喇叭叔,少说两句,没人拿你当哑巴。然后,把二算盘拉进村委会办公室。
  黄志强让二算盘坐下,一边说:二叔,你消消气。别跟那喇叭叔一般见识。一边倒上一杯水,递到二算盘面前。
  黄志强关上门,坐到二算盘对面。微微笑着,语气平和地说:二叔啊!该你得的,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二算盘是黄志强没出五服的堂叔,一笔写不出俩黄字,平时,二算盘还得靠堂侄儿黄志强撑腰呢。这时候,不好驳黄志强的面子,嘴动了动,想说什么,没说出来。勉强笑了笑,笑得皮笑肉不笑。
  黄志强接着说,俺跟管丈量土地和计算青苗赔偿的人好说歹说,你那一片开荒地,算半亩,地里的树苗,加上刚出土的青菜,都给你往多了算,算来算去,三万多,十三户人家的开荒地,数你赔偿最多,你该知足了。
  二算盘心里明白,确实拣了个大便宜,表面上又要争个理儿:志强啊,你可知道,你二叔俺出了多大力?费了多大劲?
  黄志强微笑着说:可不是嘛?要不,咋能赔你这么多呢?
  二算盘还不死心,又问,志强,要是俺那孙子答应了……
  黄志强没等二算盘说下去,马上说:二叔啊,那个事儿就不要再提啦。昨天,志军弟又给俺打了电话,还叫俺劝你,别再想那事儿啦。
  志军是二算盘在南方打工的儿子的名字。
  拿胳膊肘往外拐。二算盘不由低声嘟囔了一句。
  黄志强哈哈笑了,二叔,你亲儿子胳膊肘不会往外拐的。你想那事儿啊,想得太简单啦。过去啦,别再提啦。然后,又压低语气,说,二叔,你那开荒地赔偿的数目,可打死都不能往外漏一句,要是泄漏出去,让喇叭叔知道喽,广播出去,你那三万多至少得折损一半儿,到时候,俺想帮你,也帮不上了。
  唉!二算盘长叹一口气,点点头,说,好吧!
  
  七
  一圈蓝色薄铁皮围住了村东头一大片土地,当然,也包括旧砖窑那一片荒地。在太阳光的照耀下,崭新的蓝色铁皮泛着贼亮亮的光芒,晃人眼。
  二算盘站在铁皮外面,贴着被阳光晒得略微发烫的铁皮,隔着一条缝隙往里瞧。里面,几台推土机正轰轰隆隆咣咣当当忙活着。旧砖窑已经没有了踪影,那些开荒地也挖得面目全非。
  看了一会儿,二算盘不愿再看,撤回身,回想起旧砖窑堆积得整整齐齐的黏土砖,想起自己当会计的忙碌时光,一桩桩,一件件,过电影一般,扯得心里酸楚楚的。叹了口气,唉!说没就没啦。
  蓦然又想起自己让孙子假结婚的事儿黄了,眼前不由浮现出大喇叭那张得意洋洋满是嘲讽的脸,心里更酸。
  转念一想,自己刚领了那片开荒地的赔偿款,心里又活泛起来,不由嘟囔道:大喇叭!俺的赔偿金,三万多,实打实,拿到手了。你就眼气吧!俺今儿割几斤羊肉,炖一大锅羊肉汤,美美吃一顿儿,你就干瞅着眼馋吧!
  这样想着,浮在虚空中的大喇叭的脸,马上变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不拉唧。
  二算盘又高兴起来,骑上电动车,卷起一溜尘烟,往城里赶去。
  一
  二算盘很生气。
  二算盘脸红成猪肝色,眼瞪成铜铃,嘴角挂着白沫,一只手指着大喇叭,怒冲冲吼道:多少年了,这地都没主儿,闲着不是闲着嘛?有句话怎么说,叫废……废……哦……对……废物利用!俺这是为村里做好事儿呢!
  听了二算盘的吼叫,大喇叭也不示弱,比二算盘喊得更响:还废物利用呢!还做好事呢!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你个老算盘,哄谁啊?大喇叭一只手指着二算盘,嗓门越来越高。
  俺咋哄你啦?俺辛勤劳动,把荒地开成好地,俺有啥错?二算盘依然瞪着眼回应道。
  别以为就你聪明,人家都是傻子。就你当过会计,会拨拉算盘子。你一拨算盘子,村里人就知道你又算计啥哩。你一撅屁股,村里人就知道你要屙啥屎!大家伙儿的地,你私自开荒不说,还想顺杆子爬,占为己有!
  胡说八道!不是俺一个人开荒,拢共十三家呢!俺就是看地荒着,心疼,俺可没有你那么精细小儿!二算盘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示意身边几个人,哎!你们说是不是?
  很明显,那几个人,也是开了荒的人,二算盘要拉同盟军。
  那几个人中有人附和道:是啊,可不是嘛。
  大喇叭回应道:你们几个别听二算盘瞎咧咧,他拿你们当挡箭牌呢!俺知道,你们就是想种点儿菜吃,他可不是。他啥人你们不知道啊?眼睫毛都是空的,就是个算盘精,精细小儿!
  大喇叭识破了二算盘的诡计,见招拆招,将二算盘和其他几个人分开,免得他们一起上阵,帮二算盘闹腾。
  二算盘上世纪七十年代上过高中,虽然没学多少文化,好歹也算是个高中毕业生。分田到户之前,村集体兴办的老砖窑兴旺的时候,在那里当了好几年会计,慢慢将一张算盘拨得溜熟,拨来拨去,终归要沾点儿油水。村里人心知肚明,几次查他的帐,却又查不出毛病。村里人明里不说,心里却有一杆秤,都觉得二算盘是绣花针掉到油锅里——又尖又滑。
  听了大喇叭的话,给二算盘帮腔的几个人,好像醒悟过来,都静下声,不再言语,只冷冷看着他俩。
  二算盘见其他几个人蔫了声,不得不继续和大喇叭单打独斗,不过,还忘不了拿十三家做幌子:俺这十三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坑坑洼洼的荒地,弄平整了,养肥养滋润啦。俺给全村人做了大贡献呢!
  二算盘这样说着,觉得自己更理直气壮,眼里放着光,唾沫四溅:俺十三家人花费那么大气力和财力,你连一点赔偿的话都不提,说收走就收走啊?你良心叫狗吃啦?
  你沾光不足,还想讹钱?你才坏良心呢!大喇叭偏不跟着二算盘的思路走,依然抓住他的软肋,还击。
  
  二
  二算盘和大喇叭,还有村里许多五十多岁以上的村民,站在村东头旧砖窑场旁边,吵吵嚷嚷,闹成一片。
  旧砖窑已经废弃十多年了,遗址占地大约一百亩左右。废弃不久,高高耸立的烟囱就推掉了,旧砖窑也越来越残破不堪,如今东倒西塌,七疮八孔。
  旧砖窑废弃之后,这一片土地,常年闲置着。中间一片几十亩的大水坑,水坑周围,野树杂草,恣肆丛生。
  前几年,有人承包了大水坑,在里面养鱼、种藕,但是,旱季里,坑水干涸,附近又没有水源,赔了个血头血脸,撤了。便再也没有人打水坑的主意。只有雨季,坑里的积水多了,村里的孩子偶尔在里面洗澡嬉闹。
  有个别手脚勤快的村里人,拣地面比较高的台地,各人捣鼓一片,种上蔬菜或庄稼。种是种,收成却不好,野树荒草太多,几乎要吞没了蔬菜和庄稼。
  村子叫黄楼,是个小村,大约四五十户人家。在县城西,本来离县城八里地。村里人要进城,不管是打工,还是进城办事儿,必定路过村东的旧砖窑。
  当初,二算盘路过旧砖窑,看见两三个村里人在杂树荒草丛里弓着身子撅着屁股开荒种地,不由扑哧笑出声来,闲得没事干啦?出这瞎包子力!能收几棵蔬菜?几粒粮食?够力气钱吗?别说出外打工一天挣二三百啦,就是到城里打一天工,最少也得挣个百儿八十的,能买多少蔬菜,多少粮食?
  不光是二算盘,村里很多人,几乎都对旧砖窑和它周围的荒地视若无睹,好像它再也没有任何价值。不就是一座旧砖窑,一片荒地吗?瞅一眼,都嫌费工夫。
  
  三
  人们都说沧海变桑田,一点都不假,这不,最近几年,城里大建设,一片片高楼,像谷雨后的麦苗,嗖嗖往上窜,又像春末夏初的茅草和老牛拽,迅速往县城四周蔓延,眼瞅着,楼群贴近旧砖窑那一片荒地了。在嗖嗖往上窜的高楼映衬下,旧砖窑就像一只趴在荒草杂树中浑身凿满了窟窿灰头土脸的大乌龟。
  有一天,二算盘进城办事儿,走过旧砖窑荒地时,突然停下电动车,登上一片台地,蹲下身子,瞅着旧砖窑,巡视周围高高低低的荒地,像一位大哲学家,一边抽烟,一边皱眉头,精心算计起来。
  操!说不定,三天两后晌,旧砖窑这一片儿也会被征收开发了呢。现在城里的地价一亩地三十多万呢。三十多万啊!听说,就是乡下,也少不了十几万。就按十几万算,这方圆一百亩地,要开发了,不还得赔偿一千多万吗?一千多万哪!就算政府扣去一半,还得有七八百万,平均分给村里一百来户人家,一户最少不也得七八十万啊!
  二算盘眼瞅着台地上被开垦出来的一小片一小片地块,心里又琢磨:那些人在这儿开了荒,到卖地分钱的时候,总得赔偿一部分钱。操!俺不能吃这哑巴亏,俺也得开荒。
  说干就干。第二天一大早,二算盘钻进一片台地的荒草棵子里,挥镰刀,抡铁锨,拉铁耙,忙个不休。忙了六七天,忙活出一片平整的地面来。买了一包蔬菜种子,呼呼啦啦,撒下去。一边撒,一边心里念叨:反正这地没主儿,兴人家种也兴俺种,先占住再说,占住了,保准不会有亏吃。
  今年开春以后,旧砖窑那片荒地马上要开发的消息,像长了翅膀,飞进全村,飞进村里每家每户,飞进村里每个人的耳朵里,心坎里。旧砖窑那片荒地,一下子变成了全村人心里的聚宝盆。村里人,三个一伙儿,五个一簇儿,叽叽咕咕,都议论起那片荒地。整个村子,围绕那片荒地,像烧开了的一大锅水,咕咕嘟嘟,沸腾不止。
  二算盘,听说了这消息,捂着嘴,偷笑好多次。操!还真叫我猜准了。暗暗佩服自己的神机妙算。
  
  四
  旧砖窑旁,二算盘和大喇叭依然争吵不止。村支书黄志强看二人吵个没完,心想,要是在场的人都参与进来,说不定会惹起大麻烦,赶紧大声喊道:别吵吵啦!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们在这里吵吵三天,也吵不出个豆儿来!晚上七点,都到村委会集合,乡里包片领导也来,到晚上就有道道儿啦。走吧!走吧!都回家!
  黄志强喊完,张开双臂,挥动两只手,像驱赶羊群一样,驱赶村民回村。
  陆陆续续,村民们都转身往村里走。大喇叭也拿手指点了二算盘几下,转身往村里走。
  二算盘急追过去,想跟大喇叭再理论一番,黄志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走吧,二叔,有理不在言高,也不差这一会儿,等晚上再说道吧。
  二算盘叹了一口气,跟黄志强肩并肩,悻悻然,往村里走去。
  
  五
  半个月之后。二算盘家里。
  大孙子哎,爷爷跟你说那个事儿,咋样啊?你跟你那女同学说了吗?二算盘满脸微笑,语气柔和,对正在吃饭的孙子黄腾龙说。
  黄腾龙正一边吃饭,一边看抖音,没听见。二算盘又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黄腾龙才抬起眼睛,一脸冷淡,怼他爷爷一句:爷爷,你这不是瞎胡闹吗?你还当真啦?
  不当真咋的?户口上多一个人,说不定能多分十来万,十来万哪!你爸妈在南方辛辛苦苦打一年工,还落不十万块钱呢。二算盘瞪大眼睛,回应孙子。
  二算盘的儿子、儿媳都在南方打工,他和老婆在家里陪着孙子。孙子黄腾龙上初中成绩很一般,中考以后,只好上了县职业中专,学建筑专业。最近这些年,到处搞建设,建筑专业很吃香,不怕毕了业找不到工作。当初选这个专业,二算盘多方打听,找曾经在城里机关上班的好几个退了休的老同学,还找了家在城里的亲戚,咨询了很多人,才拿定的主意。今年过了暑假,孙子已经三年级,下一年暑假,就毕业了,在学校,和一个女同学好上了,还把女同学领到家里来过。
  爷爷,俺不跟你说过吗?俺俩还上着学,还不到十八岁,离法定结婚年龄远着呢。要结婚,犯法。再说了,在学校,谈个恋爱还偷着呢,你非要俺俩结婚,学校肯定开除俺俩啊!孙子越说越不耐烦,干脆站起来,拉着要走的架子。
  二算盘拽住孙子的胳膊,不让他走,笑眯眯地说,傻孩子,哪是真结婚啊?就在村里举办个结婚仪式,给村里人做做样子看。哪能让学校知道?
  孙子皱着眉头,高声问,爷爷,你为啥非要这样办啊?
  俺不告诉过你吗?腾龙哎!咱们村卖旧砖窑场那一片地,村里有规定,只要这个月月底前迁进户口的人,都可以分一份人头钱。咱村里不讲法,就讲规矩,咱只要按村里的规矩办,就能多分钱。说得好好的,你咋就忘了呢?二算盘一边说,一边拍着孙子的膀子,话说得像拌了蜜。
  俺没忘,俺觉得这事儿就是瞎胡闹。俺跟她说不出口。孙子更急。
  咋就是瞎胡闹呢?你跟她举办个仪式,再偷偷把她的户口迁进来。以后,她想跟你过就跟你过,不想跟你过,拉倒。咱先把这十几万块钱拿手里再说。真不行,你告诉那闺女,分了钱,咱给那闺女一两万。那闺女,搞个假登记结婚,就赚一两万,她不亏!二算盘一边说,一边又拍了拍孙子的肩膀,他感觉自己这主意棒极了,眼睛里更光彩熠熠。
  孙子却急眼了,爷爷啊,你这是啥馊主意啊?人家大姑娘,为了俩钱儿,就跟俺搞假结婚,俺俩真成了还好,成不了,她再跟人结婚,就是二婚。你这是坑她啊!再说了,你不想一想,她家里人会同意吗?孙子越说越急,脸气得像巴掌打过。
  你不说,咋知道她家里人同意不同意?这样吧!二算盘一咬牙,继续说,咱多出点儿血,再给她加一万,行不?
  爷爷啊!你这是做生意呢?孙子说了一句,一扭身,挣脱二算盘的手,哧溜,跑出门外,跑到电动车跟前,一拧钥匙,发动了车,回头喊了一声:爷爷,俺上学去了。
  一溜烟,跑远了。
  二算盘跑出门口,孙子已经骑远了。对着孙子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嘟囔着,傻孩子,这事儿俺都报给村委会了,你这不是办俺难堪吗?
  
  六
  村委会门前的墙上,贴着一溜大红纸,大红纸上,张榜公布着各家各户的人口数和家庭每个成员的姓名。好多村人都站在大红纸前,盯着上面的人口和姓名看。二算盘和和大喇叭也在盯着看。
  大喇叭指着二算盘一家的名字,冷冷笑着,对二算盘说,嘿嘿!二算盘,你不说你家添了孙媳妇吗?这上面咋没有啊?村委会忘啦?
  二算盘本来脸色就阴沉得要下雨,听了大喇叭的冷嘲热讽,马上怒云翻卷,还击道:俺添不添孙媳妇,跟你有一分钱关系吗?你六个指头挠痒痒,多一道!
  大喇叭哈哈大笑,当然跟俺没一分钱关系了。跟你关系大了去啦!没有孙子媳妇的名字,你得少分十几万,你心疼不心疼啊?
  那是俺孙子不想结婚,他真想结,你管得着吗?二算盘的脸又红成猪肝色,嘴上却不认输。
  俺是管不着,你那十几万的黄粱美梦飘到云彩眼里了!大喇叭依然不依不饶。
  你……你……你……平时伶牙俐齿的二算盘,此时竟然嘴唇哆嗦,结结巴巴,一只手指着大喇叭,说不出话来。
  正好,村支书黄志强走过来,见状,马上对大喇叭说,喇叭叔,少说两句,没人拿你当哑巴。然后,把二算盘拉进村委会办公室。
  黄志强让二算盘坐下,一边说:二叔,你消消气。别跟那喇叭叔一般见识。一边倒上一杯水,递到二算盘面前。
  黄志强关上门,坐到二算盘对面。微微笑着,语气平和地说:二叔啊!该你得的,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二算盘是黄志强没出五服的堂叔,一笔写不出俩黄字,平时,二算盘还得靠堂侄儿黄志强撑腰呢。这时候,不好驳黄志强的面子,嘴动了动,想说什么,没说出来。勉强笑了笑,笑得皮笑肉不笑。
  黄志强接着说,俺跟管丈量土地和计算青苗赔偿的人好说歹说,你那一片开荒地,算半亩,地里的树苗,加上刚出土的青菜,都给你往多了算,算来算去,三万多,十三户人家的开荒地,数你赔偿最多,你该知足了。
  二算盘心里明白,确实拣了个大便宜,表面上又要争个理儿:志强啊,你可知道,你二叔俺出了多大力?费了多大劲?
  黄志强微笑着说:可不是嘛?要不,咋能赔你这么多呢?
  二算盘还不死心,又问,志强,要是俺那孙子答应了……
  黄志强没等二算盘说下去,马上说:二叔啊,那个事儿就不要再提啦。昨天,志军弟又给俺打了电话,还叫俺劝你,别再想那事儿啦。
  志军是二算盘在南方打工的儿子的名字。
  拿胳膊肘往外拐。二算盘不由低声嘟囔了一句。
  黄志强哈哈笑了,二叔,你亲儿子胳膊肘不会往外拐的。你想那事儿啊,想得太简单啦。过去啦,别再提啦。然后,又压低语气,说,二叔,你那开荒地赔偿的数目,可打死都不能往外漏一句,要是泄漏出去,让喇叭叔知道喽,广播出去,你那三万多至少得折损一半儿,到时候,俺想帮你,也帮不上了。
  唉!二算盘长叹一口气,点点头,说,好吧!
  
  七
  一圈蓝色薄铁皮围住了村东头一大片土地,当然,也包括旧砖窑那一片荒地。在太阳光的照耀下,崭新的蓝色铁皮泛着贼亮亮的光芒,晃人眼。
  二算盘站在铁皮外面,贴着被阳光晒得略微发烫的铁皮,隔着一条缝隙往里瞧。里面,几台推土机正轰轰隆隆咣咣当当忙活着。旧砖窑已经没有了踪影,那些开荒地也挖得面目全非。
  看了一会儿,二算盘不愿再看,撤回身,回想起旧砖窑堆积得整整齐齐的黏土砖,想起自己当会计的忙碌时光,一桩桩,一件件,过电影一般,扯得心里酸楚楚的。叹了口气,唉!说没就没啦。
  蓦然又想起自己让孙子假结婚的事儿黄了,眼前不由浮现出大喇叭那张得意洋洋满是嘲讽的脸,心里更酸。
  转念一想,自己刚领了那片开荒地的赔偿款,心里又活泛起来,不由嘟囔道:大喇叭!俺的赔偿金,三万多,实打实,拿到手了。你就眼气吧!俺今儿割几斤羊肉,炖一大锅羊肉汤,美美吃一顿儿,你就干瞅着眼馋吧!
  这样想着,浮在虚空中的大喇叭的脸,马上变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不拉唧。
  二算盘又高兴起来,骑上电动车,卷起一溜尘烟,往城里赶去。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张毅大学刚毕业,就已考虑到怎么去创业。刚开始,张毅觉得物流公司不错,主要有辆货车,专门配送客户之间的货物。当货物送达厂家时,厂家会根据路程和物品的贵重,付给张毅一...

你说:这辈子能遇到我很幸福,等你攒够了钱,年底我们就结婚,给我一个最好的婚礼,给我最好的生活。 我说:没有想到此生会遇到你,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上天真会眷...

咚咚——嘭嘭——这个晚上,翟秀苡在做晚饭,厨房门也关不住她的大动静,不时有锅碗瓢盆合奏夹杂她的独奏传出来。锅洗干净后,不抹干,就会生锈;稀饭一放久,就会黏糊,像烂...

王老憨是她老婆喊出名的。 王老憨真名王虎,他姊妹们多,农忙时家里那头耕牛便忙不过来。王虎只好去老丈人家借黄牛,大清早他去丈人家,牵了黄牛匆匆赶下田。套牛锁头时,黄牛...

一辆警车在一条笔直的马路上快速的行驶,两边的路灯把整个马路照得通亮,金睛目光呆滞地看着外面的路灯,那一个个路灯,默默地发着耀眼的光,每一个都像灯塔,似乎都唾手可及...

一 事情总是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心,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他想起拿破仑说过的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由此袁强想到,不考个公务员不是好大学生。所以,回...

白雪老了,乖张,一天不去广场就没精神。 去就去吧,反正我也要去。心里想着,就见吴心向我一送胯。 已经走了六里,还余三里,右膝却一痛一软。千万别让她看见,以为我瘸。我停...

伊犁河谷的割草人(短篇小说) 一 沈飞是随着一帮子盲流进入伊犁河谷的。他去的时候是秋季,狭长的河谷已落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山里的雪更厚,松林银白一片,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

在七岁时的懵懂中,我上了村小一年级。在父兄、老师的反复比划下,我对自己的姓名,才有了个肤浅概念。等到十二岁,到古镇上中学初一时,一直顽皮在方圆几里地的我,才发现本...

一 “你有没有听到樱花的叹息?” “没有。” “再晚几天,花期就过了。” “这里真美。” 任和卿和成虹一前一后,穿过铁门关,往晴川阁下的江边走。在危石壁立的禹功矶旁左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