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春天,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范晓春努力挣扎着坐起来,贪婪地望着窗外的景色。已在医院里躺了两星期,她没想到一个病毒性感冒就打败了自己,原来,自己的身体是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现在的自己就像刚从一场无声的战役中挺过来,九死一生,侥幸存活。
  没想到,2021年的开头是这样度过的,大年初八,范晓春和朋友们吃了烧烤,晚上回家,她就感觉不对劲,身体感到浑身冰冷,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流鼻涕、打喷嚏,这是普通的感冒,她没有放在心上,心想休息两天就好了。以前感冒都是这样挺过去的,有时候,连药也不用吃就扛过去了。可是,这次的感冒却与以往不同。
  在家抗了三天,范晓春感到头重脚轻,吃了感冒药也不管用。第四天开始发起高烧,心跳也开始加快,范晓春感到心跳就如战鼓一样,咚咚直跳,心慌、气短,她感觉气都喘不上来了。她明白,这次的感冒来势汹汹。老公去上班了不在家,她强打起精神穿好衣服,打车去了医院。在医院挂号处,她的腿直打软,虚汗直冒。心内科的女大夫一看范晓春的样子,直接让她做个心电图,结果出来后,女大夫又直接开了住院单,范晓春只看到女大夫在病历上写着心肌炎的后面打了一个问号?范晓春的心往下一沉。
  她急匆匆地给老公打了电话,说是住院了,让他下班带点脸盆、毛巾和饭盒等东西,老公问什么病,范晓春说医生说是心肌炎,但不确定。以前得感冒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症状出现,范晓春拖着沉重的脚步办理着住院手续,头很眩晕,晓春感觉就要倒下去了。她努力坚持着来到住院部。护士们急忙给她安排了床位,她还发着高烧,护士把她安排到一个隔离病房,一躺到病床上,范晓春马上昏睡过去了,主治大夫过来问什么,护士们给她什么时候挂的吊针,她也不知道了。
  当范晓春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傍晚了,窗外已是黑天了,老公正焦急地坐在床边,眼睛里流露出担心和忧愁,范晓春看着老公凝重的神情,心里有些慌乱。但她故作镇静地微微一笑,我没事的,你不是平常老说我的身体是铁打的,结实着呢。老公的眼睛里含着一层水雾,仿佛大雾天的天空,潮湿而迷蒙。
  老公起身帮她盖好被子,责怪道:你还有心情笑啊,都快吓死我了。医生说你高烧一直不退,你整整睡了快一天了。范晓春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烧了,你别担心了。老公名叫常战,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范晓春常说这名字不好,叫什么常战啊,结婚十多年来,他们正如这名字,常常吵嘴、打架。常战最拿手的就是冷战,常常是好多天不和范晓春说一句话。这样的家庭战争最是让人伤心,男人冷着脸孔每天在这个房间里走进走出,就当晓春是空气。晓春猜不透男人的心,只感到男人的心也是冰冷的。
  人常说婚姻就如穿鞋一样,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他们的婚姻最近几年更是雪上加霜。两个人各上各的班,各花各的钱,纯粹的AA制,女儿在爷爷、奶奶那住着,那地方离女儿学校近,一切都由爷爷、奶奶管着。晓春也插不上手,有时候给常战抱怨,常战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架势,我爸妈身体还硬朗,帮咱们照顾孩子,你过得轻松自在,你还有意见了?真是没良心的人。
  晓春不再说什么了,心想,这家里没有了女儿,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时间长了,便也习惯了。常战是那种没有半点浪漫之人,就如他的性格直截了当。结婚十多年了,没有给晓春买过一次生日礼物,没有给晓春买过一次衣服。晓云有时候想,自己可能嫁给了一块木头,常战是那种严谨、不苟言笑的人。一点也不幽默和体贴,活脱脱就是一个没有半点风情的人。常战还是那种特别抠门的人,无论买什么都是扣扣搜搜的,仿佛拿钱就跟拿他自己的命一样,晓春悲哀地想,自己幸好有工作有钱挣,要不然问常战要钱,那是多么艰难的事啊。自己当初怎么就嫁给这样的人呢?
  晓春有时又觉得,也许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想当初结婚的时候也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两人的年纪都不小了,也是凑合到一起的。这样的婚姻有何意思呢,说难听的就是搭伙过日子。这个家有什么意义呢?晓春有时候会长久望着常战倔强的背影是那么冷漠,每当走到街上看到别的夫妻亲亲热热挽着胳膊走路的样子,晓春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常战从来都是一个人急急走在前面,把晓春丢在后面,晓春老是一路紧跟着常战,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晓春眼红别的夫妻坐在饭店里细细品尝美味带来的幸福。而常战,从来就没带自己去过饭馆。说是费钱,在家吃和在外吃一个样的,非要花钱吃外面的饭,真是浪费。
  望着常战振振有词的模样,晓春就不再奢望了,这个婚姻就是这副模样了,无法改变了。改变不了别人,不如改变自己吧。
  二
  晓春最好的闺蜜是很位浪漫的女人,她名叫英爱。她常常和晓春散步,两个人无话不谈。英爱是个爱幻想的女人,说起来好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整天活在不实际中。英爱的婚姻和晓春差不多,都是别人介绍的相亲对象,为了结婚而结婚,两口子没有多少话说。英爱常常对晓春说:我多羡慕别人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而我们的婚姻就像一杯白开水,平淡无味。这样一潭死水的生活真是没滋味。
  晓春笑了,你啊,还想咋样啊?难不成重新活一回啊。我们都不是小姑娘了,那激情澎湃的恋情早不属于我们了。英爱拉住晓春,难道你不想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吗?在爱的人面前,我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怦怦心跳的感觉。我想我们的人生是白活了,到老了没有什么可回味的,是多么遗憾的事情啊。人生就是一张白纸,你看过电影廊桥遗梦吗?你看看电影里的主人公那场动人心扉的爱,就会明白爱是多么令人魂牵梦萦。
  晓春无奈地摇摇头,你还想怎么样呢?四十多岁的人了,你还想偷情啊?英爱笑着抓住晓春,我还想偷情呢,可是没人看上我啊。真是可悲可叹。晓春笑得喘不上气来,才不信你啊,两人说笑着倒在草地上,望着蔚蓝天空,心里都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慢慢升起。
  其实,晓春心里也在翻起火花,她总是想,自己是不是白活了。上高中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偷偷有了心中的白马王子,而晓春就像一个发育不良的孩子,傻乎乎地跟在别人后面,什么也不晓得,什么也不知道。有男生给晓春写情书,晓春还给了老师,那男生被老师一堆狠批,吓得别的男生不敢再对晓春有什么想法了。都知道她是一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再到后来,毕业上班,相亲结婚,都是一步步父母设计好的。晓春就像棋盘上的棋子,别人拨一步,她走一步,像极了一只提线木偶。
  生活是从什么时候有了变化呢,是三年前的一个下午,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手机的那头是一位男人的声音,浑厚而有磁性,你好!是范晓春吗?晓春清脆地答道,我是范晓春,请问你是哪位?男人笑道,我是杂志社的编辑,名叫穆枫。你投稿的这一组风景照片我们想选登。想请问一下,还有别的风景照吗?多投些来,我们再选些。晓春开心地笑了,好的,好的。晚上回家我给你发过去。男人也爽朗地笑了,你加下我的微信,以后好联系。晓春喜上眉梢,急忙加了。
  晚上的时候,晓春又给这位编辑发了几张风景照片,穆枫对晓春的照片是赞不绝口,说是没想到,一位业余摄影师拍得比有些专业摄影师都好,真是难得。说的晓春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晓春平常不跟别的男人多说话,是一位内向的人。没想到,这一晚上,晓春竟拉开了话匣子,键盘上打字你来我往,忙得晓春不亦乐乎,好不热闹。
  晓春喜欢大自然的风景,小时候学过画画,对于构图的取景有独到的地方,照出来的风景图是美不胜收,这些年来,她每天都在琢磨怎样照好风景,有好的照片,她总是投稿。渐渐地,她的拍照水平越来越高了。过了一个月,晓春收到了穆枫寄来的杂志,崭新的杂志里,有晓春的一组风景照,恬静、深远的画面很有意境。杂志里还有一封信,晓春迫不及待地打开信纸,出现在晓春眼前的是俊逸、清秀的小楷毛笔字,上面写着:晓春你好,你发现了没有,你的照片下面是我配的短诗,不知是否能够表达你的意境。问好,祝快乐!晓春急忙仔细看杂志,这才发现,自己的每张照片下面都有短短的一首诗,图片的意境在诗句的衬托下,更显得照片有一种不同凡响的美感。晓春没想到,这个穆枫还是一位诗人。穆枫把每一张照片都解读得恰到好处,而且有留白,让读者们回味无穷、浮想联翩。
  随着交流的越来越多,晓春发现穆枫不但是诗人还是一名书法高手,他的字体刚劲有力,飘逸洒脱。他经常在微信给晓春发来书法作品,看得晓春心生佩服。通过手机,穆枫侃侃而谈,是个博古通今、博学多才的人。晓春对这个穆枫充满了好奇,这是一位怎样的男人呢?晓春的脑子里经常想象着穆枫的长相,她听英爱说,有才的男人大多长得不好看,长得好看的男人大多是绣花枕头。晓春心想,就算穆枫有才、长得好看,那也是白日做梦,穆枫远在另外一个城市,他们之间相隔几千里地,见一面也是很不容易的。
  晓春偷偷把心中的秘密告诉了英爱,英爱大笑着嚷道:好你个晓春啊,别看你平常不声不响的,竟然有了心上人。晓春一把捂住英爱的嘴巴,你可别瞎说,我只是脑子里想想而已,况且我们隔得那么远,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对穆枫有些好感而已。英爱拉开晓春的手,我知道,瞧你,逗你玩呢,看把你急的。就算你和穆枫有什么,我也不会说的。咱们是闺蜜啊,是统一战线的同盟军。哈哈,两人又说起了悄悄话。
  三
  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晓春每天便很期盼着穆枫的短信留言,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晓春感到这是如沐春风的温暖,是夏日在荷塘边画画找到灵感的欢悦,是秋日里看满山红叶的震撼,是冬日里千里雪飘的壮阔。穆枫已经悄悄在晓春心里扎下了根。
  老公依然每天忙他的事情,根本没有看到晓春的变化。老公还参加了一个登山队,说是锻炼身体,每到周末便不见人影了。晓春更是一头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一门心思专心到处拍摄风景照。他们如同两只各自飞翔的鸟儿,这个家成了他们的吃饭、睡觉的旅社。他们如同熟悉的陌生人,每天扮演着假面身份行走这世界。
  半年后,那是早春的天气,晓春接到穆枫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晓春所在的城市,让她到火车站接他。晓春有些愣神,她拿着手机半天说不出话来,虽然她也期盼着与穆枫相见,但没想到会是这么快,现在穆枫来了,她感到很慌乱,心跳开始加快。穆枫在手机那边焦急地大叫道:晓春,你快点来啊,怎么不说话啊?晓春这才说道:好的,好的,你在那等会儿,我马上到。说完,晓春急忙瞧了瞧镜中的自己,匆忙又拿起口红抹了抹。又急忙在衣柜里翻了起来,找到一条新裙子,匆忙穿好,努力平静了下心情,这才走出家门。
  晓春曾经有许多和穆枫见面的幻想,这次却是真实的。当她来到火车站,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晓春一眼看到了穆枫,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但是第六直觉却告诉自己,这就是穆枫,他身材清瘦,个子高,面貌俊雅,戴着一副近视镜,正茫然地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晓春拨通了穆枫的手机,她看到穆枫到处张望的样子,大声地叫道,晓春啊,你在哪里啊?她悄悄走到穆枫的身后,轻轻拍了拍穆枫,穆枫转过头,惊喜道,你和我想象的模样一样。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晓春笑道:为什么不来啊,我看看认你准不准,没想到,在人群里,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说怪不怪。穆枫笑了,我有事去别的城市开会,从这里经过,我突然就想看看你。就下车了。哈哈,两人都乐了。
  穆枫说,我还有半天时间,坐晚上的火车去开会的城市。晓春说好啊,我带你到处转转,我从小就在这个城市长大,你也感受一下这里的古城气氛。
  在古色古香的食品街上步行,晓春买来许多小吃,两人在街上一边行走,一边香甜地品尝美食带来的快乐,晓春的笑脸犹如春天的桃花,娇艳可人。穆枫乐得像个孩子,两人犹如自由自在飞翔在天空上的燕子,快乐在他们的脸上绽放。他们又来到书画街,穆枫迈不开步子了,他站在卖毛笔的地方,仔细地挑选着毛笔,店家拿来了白色宣纸,让他在上面练笔。穆枫看了看身边的晓春,笑道:我来露一手,你看看我的毛笔字。
  洁白的宣纸打开,穆枫拿起毛笔沾满墨汁,一笔下去,洁白的宣纸仿佛有了神韵,穆枫写下了三个大字,范晓春这几个字如行云流水的武术动作,一气呵成。横竖、撇捺点墨之间,竟是如此大气、和谐。店主都不由自主地叫声好。不一会儿,穆枫身边围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纷纷叫好。有一位老者一定要穆枫送自己几个字,穆枫笑道,好的。身边的人一听,呼啦一声都纷纷要字,穆枫说都有都有。
  晓春微笑着走出拥挤的人群,她远远望着穆枫,他挺直的身体,一手握着毛笔,一手背在身后,如同书写江山一样神闲气定,运筹帷幄之中。晓春盯着穆枫的背身,他的毛笔字,他的诗,他的文章无不显示着他和别人不同。不一会儿,穆枫写好字。却发现晓春不见了,他焦急地转过身,到处寻找晓春。一眼看到晓春在街边远远望着他,他会心地笑了,他挥挥手中的笔,立即买了毛笔,走出人群,向着晓春跑来。
  一
  春天,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范晓春努力挣扎着坐起来,贪婪地望着窗外的景色。已在医院里躺了两星期,她没想到一个病毒性感冒就打败了自己,原来,自己的身体是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现在的自己就像刚从一场无声的战役中挺过来,九死一生,侥幸存活。
  没想到,2021年的开头是这样度过的,大年初八,范晓春和朋友们吃了烧烤,晚上回家,她就感觉不对劲,身体感到浑身冰冷,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流鼻涕、打喷嚏,这是普通的感冒,她没有放在心上,心想休息两天就好了。以前感冒都是这样挺过去的,有时候,连药也不用吃就扛过去了。可是,这次的感冒却与以往不同。
  在家抗了三天,范晓春感到头重脚轻,吃了感冒药也不管用。第四天开始发起高烧,心跳也开始加快,范晓春感到心跳就如战鼓一样,咚咚直跳,心慌、气短,她感觉气都喘不上来了。她明白,这次的感冒来势汹汹。老公去上班了不在家,她强打起精神穿好衣服,打车去了医院。在医院挂号处,她的腿直打软,虚汗直冒。心内科的女大夫一看范晓春的样子,直接让她做个心电图,结果出来后,女大夫又直接开了住院单,范晓春只看到女大夫在病历上写着心肌炎的后面打了一个问号?范晓春的心往下一沉。
  她急匆匆地给老公打了电话,说是住院了,让他下班带点脸盆、毛巾和饭盒等东西,老公问什么病,范晓春说医生说是心肌炎,但不确定。以前得感冒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症状出现,范晓春拖着沉重的脚步办理着住院手续,头很眩晕,晓春感觉就要倒下去了。她努力坚持着来到住院部。护士们急忙给她安排了床位,她还发着高烧,护士把她安排到一个隔离病房,一躺到病床上,范晓春马上昏睡过去了,主治大夫过来问什么,护士们给她什么时候挂的吊针,她也不知道了。
  当范晓春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傍晚了,窗外已是黑天了,老公正焦急地坐在床边,眼睛里流露出担心和忧愁,范晓春看着老公凝重的神情,心里有些慌乱。但她故作镇静地微微一笑,我没事的,你不是平常老说我的身体是铁打的,结实着呢。老公的眼睛里含着一层水雾,仿佛大雾天的天空,潮湿而迷蒙。
  老公起身帮她盖好被子,责怪道:你还有心情笑啊,都快吓死我了。医生说你高烧一直不退,你整整睡了快一天了。范晓春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烧了,你别担心了。老公名叫常战,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范晓春常说这名字不好,叫什么常战啊,结婚十多年来,他们正如这名字,常常吵嘴、打架。常战最拿手的就是冷战,常常是好多天不和范晓春说一句话。这样的家庭战争最是让人伤心,男人冷着脸孔每天在这个房间里走进走出,就当晓春是空气。晓春猜不透男人的心,只感到男人的心也是冰冷的。
  人常说婚姻就如穿鞋一样,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他们的婚姻最近几年更是雪上加霜。两个人各上各的班,各花各的钱,纯粹的AA制,女儿在爷爷、奶奶那住着,那地方离女儿学校近,一切都由爷爷、奶奶管着。晓春也插不上手,有时候给常战抱怨,常战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架势,我爸妈身体还硬朗,帮咱们照顾孩子,你过得轻松自在,你还有意见了?真是没良心的人。
  晓春不再说什么了,心想,这家里没有了女儿,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时间长了,便也习惯了。常战是那种没有半点浪漫之人,就如他的性格直截了当。结婚十多年了,没有给晓春买过一次生日礼物,没有给晓春买过一次衣服。晓云有时候想,自己可能嫁给了一块木头,常战是那种严谨、不苟言笑的人。一点也不幽默和体贴,活脱脱就是一个没有半点风情的人。常战还是那种特别抠门的人,无论买什么都是扣扣搜搜的,仿佛拿钱就跟拿他自己的命一样,晓春悲哀地想,自己幸好有工作有钱挣,要不然问常战要钱,那是多么艰难的事啊。自己当初怎么就嫁给这样的人呢?
  晓春有时又觉得,也许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想当初结婚的时候也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两人的年纪都不小了,也是凑合到一起的。这样的婚姻有何意思呢,说难听的就是搭伙过日子。这个家有什么意义呢?晓春有时候会长久望着常战倔强的背影是那么冷漠,每当走到街上看到别的夫妻亲亲热热挽着胳膊走路的样子,晓春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常战从来都是一个人急急走在前面,把晓春丢在后面,晓春老是一路紧跟着常战,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晓春眼红别的夫妻坐在饭店里细细品尝美味带来的幸福。而常战,从来就没带自己去过饭馆。说是费钱,在家吃和在外吃一个样的,非要花钱吃外面的饭,真是浪费。
  望着常战振振有词的模样,晓春就不再奢望了,这个婚姻就是这副模样了,无法改变了。改变不了别人,不如改变自己吧。
  二
  晓春最好的闺蜜是很位浪漫的女人,她名叫英爱。她常常和晓春散步,两个人无话不谈。英爱是个爱幻想的女人,说起来好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整天活在不实际中。英爱的婚姻和晓春差不多,都是别人介绍的相亲对象,为了结婚而结婚,两口子没有多少话说。英爱常常对晓春说:我多羡慕别人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而我们的婚姻就像一杯白开水,平淡无味。这样一潭死水的生活真是没滋味。
  晓春笑了,你啊,还想咋样啊?难不成重新活一回啊。我们都不是小姑娘了,那激情澎湃的恋情早不属于我们了。英爱拉住晓春,难道你不想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吗?在爱的人面前,我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怦怦心跳的感觉。我想我们的人生是白活了,到老了没有什么可回味的,是多么遗憾的事情啊。人生就是一张白纸,你看过电影廊桥遗梦吗?你看看电影里的主人公那场动人心扉的爱,就会明白爱是多么令人魂牵梦萦。
  晓春无奈地摇摇头,你还想怎么样呢?四十多岁的人了,你还想偷情啊?英爱笑着抓住晓春,我还想偷情呢,可是没人看上我啊。真是可悲可叹。晓春笑得喘不上气来,才不信你啊,两人说笑着倒在草地上,望着蔚蓝天空,心里都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慢慢升起。
  其实,晓春心里也在翻起火花,她总是想,自己是不是白活了。上高中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偷偷有了心中的白马王子,而晓春就像一个发育不良的孩子,傻乎乎地跟在别人后面,什么也不晓得,什么也不知道。有男生给晓春写情书,晓春还给了老师,那男生被老师一堆狠批,吓得别的男生不敢再对晓春有什么想法了。都知道她是一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再到后来,毕业上班,相亲结婚,都是一步步父母设计好的。晓春就像棋盘上的棋子,别人拨一步,她走一步,像极了一只提线木偶。
  生活是从什么时候有了变化呢,是三年前的一个下午,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手机的那头是一位男人的声音,浑厚而有磁性,你好!是范晓春吗?晓春清脆地答道,我是范晓春,请问你是哪位?男人笑道,我是杂志社的编辑,名叫穆枫。你投稿的这一组风景照片我们想选登。想请问一下,还有别的风景照吗?多投些来,我们再选些。晓春开心地笑了,好的,好的。晚上回家我给你发过去。男人也爽朗地笑了,你加下我的微信,以后好联系。晓春喜上眉梢,急忙加了。
  晚上的时候,晓春又给这位编辑发了几张风景照片,穆枫对晓春的照片是赞不绝口,说是没想到,一位业余摄影师拍得比有些专业摄影师都好,真是难得。说的晓春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晓春平常不跟别的男人多说话,是一位内向的人。没想到,这一晚上,晓春竟拉开了话匣子,键盘上打字你来我往,忙得晓春不亦乐乎,好不热闹。
  晓春喜欢大自然的风景,小时候学过画画,对于构图的取景有独到的地方,照出来的风景图是美不胜收,这些年来,她每天都在琢磨怎样照好风景,有好的照片,她总是投稿。渐渐地,她的拍照水平越来越高了。过了一个月,晓春收到了穆枫寄来的杂志,崭新的杂志里,有晓春的一组风景照,恬静、深远的画面很有意境。杂志里还有一封信,晓春迫不及待地打开信纸,出现在晓春眼前的是俊逸、清秀的小楷毛笔字,上面写着:晓春你好,你发现了没有,你的照片下面是我配的短诗,不知是否能够表达你的意境。问好,祝快乐!晓春急忙仔细看杂志,这才发现,自己的每张照片下面都有短短的一首诗,图片的意境在诗句的衬托下,更显得照片有一种不同凡响的美感。晓春没想到,这个穆枫还是一位诗人。穆枫把每一张照片都解读得恰到好处,而且有留白,让读者们回味无穷、浮想联翩。
  随着交流的越来越多,晓春发现穆枫不但是诗人还是一名书法高手,他的字体刚劲有力,飘逸洒脱。他经常在微信给晓春发来书法作品,看得晓春心生佩服。通过手机,穆枫侃侃而谈,是个博古通今、博学多才的人。晓春对这个穆枫充满了好奇,这是一位怎样的男人呢?晓春的脑子里经常想象着穆枫的长相,她听英爱说,有才的男人大多长得不好看,长得好看的男人大多是绣花枕头。晓春心想,就算穆枫有才、长得好看,那也是白日做梦,穆枫远在另外一个城市,他们之间相隔几千里地,见一面也是很不容易的。
  晓春偷偷把心中的秘密告诉了英爱,英爱大笑着嚷道:好你个晓春啊,别看你平常不声不响的,竟然有了心上人。晓春一把捂住英爱的嘴巴,你可别瞎说,我只是脑子里想想而已,况且我们隔得那么远,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对穆枫有些好感而已。英爱拉开晓春的手,我知道,瞧你,逗你玩呢,看把你急的。就算你和穆枫有什么,我也不会说的。咱们是闺蜜啊,是统一战线的同盟军。哈哈,两人又说起了悄悄话。
  三
  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晓春每天便很期盼着穆枫的短信留言,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晓春感到这是如沐春风的温暖,是夏日在荷塘边画画找到灵感的欢悦,是秋日里看满山红叶的震撼,是冬日里千里雪飘的壮阔。穆枫已经悄悄在晓春心里扎下了根。
  老公依然每天忙他的事情,根本没有看到晓春的变化。老公还参加了一个登山队,说是锻炼身体,每到周末便不见人影了。晓春更是一头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一门心思专心到处拍摄风景照。他们如同两只各自飞翔的鸟儿,这个家成了他们的吃饭、睡觉的旅社。他们如同熟悉的陌生人,每天扮演着假面身份行走这世界。
  半年后,那是早春的天气,晓春接到穆枫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晓春所在的城市,让她到火车站接他。晓春有些愣神,她拿着手机半天说不出话来,虽然她也期盼着与穆枫相见,但没想到会是这么快,现在穆枫来了,她感到很慌乱,心跳开始加快。穆枫在手机那边焦急地大叫道:晓春,你快点来啊,怎么不说话啊?晓春这才说道:好的,好的,你在那等会儿,我马上到。说完,晓春急忙瞧了瞧镜中的自己,匆忙又拿起口红抹了抹。又急忙在衣柜里翻了起来,找到一条新裙子,匆忙穿好,努力平静了下心情,这才走出家门。
  晓春曾经有许多和穆枫见面的幻想,这次却是真实的。当她来到火车站,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晓春一眼看到了穆枫,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但是第六直觉却告诉自己,这就是穆枫,他身材清瘦,个子高,面貌俊雅,戴着一副近视镜,正茫然地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晓春拨通了穆枫的手机,她看到穆枫到处张望的样子,大声地叫道,晓春啊,你在哪里啊?她悄悄走到穆枫的身后,轻轻拍了拍穆枫,穆枫转过头,惊喜道,你和我想象的模样一样。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晓春笑道:为什么不来啊,我看看认你准不准,没想到,在人群里,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说怪不怪。穆枫笑了,我有事去别的城市开会,从这里经过,我突然就想看看你。就下车了。哈哈,两人都乐了。
  穆枫说,我还有半天时间,坐晚上的火车去开会的城市。晓春说好啊,我带你到处转转,我从小就在这个城市长大,你也感受一下这里的古城气氛。
  在古色古香的食品街上步行,晓春买来许多小吃,两人在街上一边行走,一边香甜地品尝美食带来的快乐,晓春的笑脸犹如春天的桃花,娇艳可人。穆枫乐得像个孩子,两人犹如自由自在飞翔在天空上的燕子,快乐在他们的脸上绽放。他们又来到书画街,穆枫迈不开步子了,他站在卖毛笔的地方,仔细地挑选着毛笔,店家拿来了白色宣纸,让他在上面练笔。穆枫看了看身边的晓春,笑道:我来露一手,你看看我的毛笔字。
  洁白的宣纸打开,穆枫拿起毛笔沾满墨汁,一笔下去,洁白的宣纸仿佛有了神韵,穆枫写下了三个大字,范晓春这几个字如行云流水的武术动作,一气呵成。横竖、撇捺点墨之间,竟是如此大气、和谐。店主都不由自主地叫声好。不一会儿,穆枫身边围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纷纷叫好。有一位老者一定要穆枫送自己几个字,穆枫笑道,好的。身边的人一听,呼啦一声都纷纷要字,穆枫说都有都有。
  晓春微笑着走出拥挤的人群,她远远望着穆枫,他挺直的身体,一手握着毛笔,一手背在身后,如同书写江山一样神闲气定,运筹帷幄之中。晓春盯着穆枫的背身,他的毛笔字,他的诗,他的文章无不显示着他和别人不同。不一会儿,穆枫写好字。却发现晓春不见了,他焦急地转过身,到处寻找晓春。一眼看到晓春在街边远远望着他,他会心地笑了,他挥挥手中的笔,立即买了毛笔,走出人群,向着晓春跑来。
  那天下午,他们转了好多地方。这是晓春走得最开心的地方,她不觉得累,更觉得穆枫身上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牢牢吸引了晓春。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是傍晚了。穆枫要走了,晓春送他上了火车,细心为他买了水果和食物,火车开远了。临别,穆枫送给晓春一幅书法作品。远去的火车,穆枫的笑容还在晓春的脑海里。晓春告诉自己,穆枫只是梦里的影子,他走了,这个梦就要醒了。生活还要继续,明天还要上班。
  四
  晚上回到家,晓春静静坐在窗前。这时候,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晓春打开短信,上面是穆枫的留言,下次有机会,我还会来看你的。晓春,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谢谢你陪我。晓春轻轻笑了,发了一条信息,我也很快乐。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刚过了一个月,穆枫又一次来到这个城市,这次没有了出差借口,只是想见晓春。他们和上一次见面那样,去了森林公园,在这里他们消磨了一天的时光,走走停停,美景诱惑着他们,走向更深更远的森林深处。午后阳光温柔地洒向树枝,透过树叶透着层层金光,折射在山涧的泉水中,林间鸟声清脆动听,晓春的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水,穆枫拿出纸巾轻轻帮晓春擦拭,晓春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说我自己擦,抬眼却看到穆枫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以及他寸步不离地跟着晓春,仿佛怕她跑了一样。晓春害羞地低下了头,脸上如桃花般红艳。猛然,穆枫一把抱住了晓春,轻轻吻向晓春的额头。晓春感受到了穆枫强有力的心跳声。晓春明白了穆枫的深情。她不敢捅破这层薄薄的纸,她不知怎么面对?这份情感来得太快太急,她还没有想好。从穆枫的倾诉中,晓春知道了穆枫的情感生活。
  三年前,穆枫的妻子和别人跑了。这几年里,穆枫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写毛笔字与写诗中,才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晓春不明白,穆枫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他的妻子还要和别人跑了。真是想不通,穆枫苦笑道:她嫌我天天埋头自己的书法世界,冷落了她。她就这样报复我。晓春笑道,别灰心,说不定哪天她会回来的。穆枫无奈地摇摇头,这种女人不要也罢,我已经对她死心了。
  那天他们谈了很多,晓春更深一步了解了穆枫,知道了这个男人的痛楚和无奈。
  随后的日子里,穆枫每个月都看晓春。晓春明白穆枫对自己的深情。她告诉穆枫,自己是有家的人,是不可能的。自己不能害了穆枫,让他去找更好的女子。但穆枫不管这些,他说,他可以等。等晓春离婚。但只有一个条件,他如果想见晓春,他都会随时来的。晓春无言以对,面对穆枫的痴情,她不知如何是好。
  晓春把这些纠结心事统统告诉闺蜜英爱,想让英爱帮她出出主意,这可怎么办?英爱忽闪着大眼睛,笑道,这还不简单吗?现在的男人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也许他是骗你,只是为了得到你。看我的吧,你把穆枫的微信号给我,我试试他的心。说不定,他只是玩玩。我的大小姐,你也不用愁眉不展了。如果他对你是真心的,你也好好想想,你和你老公的婚姻还能走下去吗?我这个办法行吧,哈哈!望着英爱得意的眼神,晓春竟发起呆来。以前渴望有一份轰轰烈烈的爱情,但真正的情感来到时,又是这样的手足无措。晓春在心中谴责自己,穆枫啊,别怪我,我不是故意考验你的。
  英爱一把抱住晓春,好了,别愁了,看我的友情出演吧。保证不露出马脚,不过有一点,你可想好了,穆枫要是看上我了,你说咋办?要不你让给我吧。行吗?晓春一把打向英爱,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还趁火打劫啊!英爱笑道,得得得,我可不敢,你还不吃了我。姑奶奶,逗你玩的,我才不干那缺德事。好了,你笑了,就行了,我走了哈。下星期等我的好消息哈。
  五
  一星期后,英爱和晓春约好在下午在公园里见面。晓春中午饭匆匆吃了几口,就迫不及待地来到公园,她坐在长椅上,心中忐忑不安,不知这会是怎样的结果?从英爱提出这个建议后,晓春就后悔了,如果穆枫知道了,会恨自己的。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无论什么的结果,都只能承受了。
  正想着心事,英爱风风火火来了。她一屁股坐在晓春身边,有些恼怒地说:这个穆枫还真是个人物,你是不是告诉他了,我和你是好朋友了。晓春迷茫地说,没有啊,自从你上次要走了穆枫的微信号,我就没联系他,只有他给我发了好多留言,说是下个月忙完了工作,就来看我。英爱,怎么了?快给我说说啊!
  英爱拿起一块白色纸巾,举起手笑道:我投降了。刚开始,加他的微信的时候,我说是他的粉丝。还不错,他加了我。可我和他聊天的时候,他就三句话,你好,请多支持,再见。你说气人不,我再给他发消息,他干脆就不回。这些我都容忍了。后两天,我直接拨通穆枫的手机号,这人却不接。我直接给他留言,说了许多肉麻的话,你猜怎么样啊?晓春好奇地问道,他回你的信息了吗?英爱气得一跺脚,回什么啊,昨天他把我拉黑了。这男人你真没看错,他是个好男人。
  这个穆枫真是油盐不进啊。我可是下了功夫迷惑他,我把自己的最得意的美照都发给他了,可他根本不能吃我这一套,我还以为你告诉他真相,他才对我有防范的。既然你没有,这件事就是我的失败告终了。你好好想想清楚,这个男人对你是认真的。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现在要靠你自己了。何去何从,你自个决定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英爱拍拍屁股走了,留下晓春傻愣愣地坐在那里。耳边传来一首歌,总想找你问个清楚,到底这世上爱为何物?谁能体会这揪心的痛楚……
  从那以后,穆枫准时每个月都会抽时间看望晓春。晓春一边渴望穆枫的到来,一边又纠结着这份情感如何收场。有几次,晓春都鼓足勇气想对老公说:我们离婚吧。家里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要。可是,晓春又觉得说不出口。毕竟,老公没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而穆枫从来不逼晓春,他说他会一直等,哪怕等到白头。每次来看晓春,穆枫只是静静看着晓春,他说,只要看到晓春,他的心就会安静下来,他不奢求什么,只求与晓春朝朝暮暮在一起。晓春坐在穆枫身边,看他在宣纸上挥洒泼墨,把自己也融入穆枫的书法当中。一个把所有的内心宣泄写入书法中,一个把所有爱意注入眼神中。他们就这样彼此凝视,彼此把对方刻入深情中。
  六
  正在回想中,主治大夫走到晓春身边。范晓春,你的心脏B超和血管造影结果出来了,下午你丈夫回来,让他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晓春说,好的。主治大夫转身要走。晓春叫道,等等,大夫,我的病情严重吗?主治大夫笑笑,没事的,你还年轻。你好好休息。我和你丈夫商量一下你的治疗方案。你好好配合就行。晓春嗯了一声,目送着主治大夫离开。
  下午,老公去了医生的办公室,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僵硬。晓春问老公,我到底是什么病啊?你别瞒我了,我想知道。老公看了一眼晓春,勉强露出笑容:晓春,没事的,你的心脏出了一些问题,不要紧的。医生说手术做过后,就会好的。晓春呆呆地问,真的吗?老公说:医生说了,下星期手术,你先好好休息。别的什么也不要想,有我在你身边呢。无论怎样,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你的病治好。你放心吧。晓春望着老公的脸,泪水哗地一下流了出来。
  老公抹去晓春脸上的泪,别哭,只要你好好的。我别无所求了。我一会筹钱去。我把自己这些年攒得所有钱都取出来,这次的手术费很高,不行的话,我把咱们的房子卖了。只要保住你,我做什么都愿意。医生说专门请了省城大医院的教授亲自给你主刀。你就放心吧。你以前总嫌我花钱抠门,现在你明白我了吧。这钱要花到刀刃上。你以前总是花钱大手大脚的,说你也不听。无论到什么时候,你始终是我的老婆,还有我们的女儿,我们永远是一家人。你总说,我不把你放在心里,其实,你一直都在我心里。
  晓春轻轻把被子蒙住脸孔,任泪水肆意流出。那是悔恨的泪水,那是愧疚的泪水。老公拉开被子,心疼地说:别哭了,只要你好好活着,我就安心了。晓春抽泣着说:是我不好,老天这是惩罚我。老公拿起毛巾,仔仔细细帮晓春擦干泪水,笑道:你一直都很好,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
  第二天清晨,晓春收到穆枫发来的短信,说是要来看晓春,想和晓春一起去桂林旅行。晓春轻轻打下一行字,我有心脏病,下星期要做手术。手机安静了,再也没有短信铃声响起。
  晓春冷笑着,她又打上一行字,你还过来吗?蓦然,她发现,手机提示,她的信息已经发不出去了。穆枫已经把她拉黑了。
  晓春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她嚎啕大哭。原来这就是那场轰轰烈烈的爱吗?这就是那个要等她到白头的人吗?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张毅大学刚毕业,就已考虑到怎么去创业。刚开始,张毅觉得物流公司不错,主要有辆货车,专门配送客户之间的货物。当货物送达厂家时,厂家会根据路程和物品的贵重,付给张毅一...

你说:这辈子能遇到我很幸福,等你攒够了钱,年底我们就结婚,给我一个最好的婚礼,给我最好的生活。 我说:没有想到此生会遇到你,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上天真会眷...

咚咚——嘭嘭——这个晚上,翟秀苡在做晚饭,厨房门也关不住她的大动静,不时有锅碗瓢盆合奏夹杂她的独奏传出来。锅洗干净后,不抹干,就会生锈;稀饭一放久,就会黏糊,像烂...

王老憨是她老婆喊出名的。 王老憨真名王虎,他姊妹们多,农忙时家里那头耕牛便忙不过来。王虎只好去老丈人家借黄牛,大清早他去丈人家,牵了黄牛匆匆赶下田。套牛锁头时,黄牛...

一辆警车在一条笔直的马路上快速的行驶,两边的路灯把整个马路照得通亮,金睛目光呆滞地看着外面的路灯,那一个个路灯,默默地发着耀眼的光,每一个都像灯塔,似乎都唾手可及...

一 事情总是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心,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他想起拿破仑说过的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由此袁强想到,不考个公务员不是好大学生。所以,回...

白雪老了,乖张,一天不去广场就没精神。 去就去吧,反正我也要去。心里想着,就见吴心向我一送胯。 已经走了六里,还余三里,右膝却一痛一软。千万别让她看见,以为我瘸。我停...

伊犁河谷的割草人(短篇小说) 一 沈飞是随着一帮子盲流进入伊犁河谷的。他去的时候是秋季,狭长的河谷已落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山里的雪更厚,松林银白一片,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

在七岁时的懵懂中,我上了村小一年级。在父兄、老师的反复比划下,我对自己的姓名,才有了个肤浅概念。等到十二岁,到古镇上中学初一时,一直顽皮在方圆几里地的我,才发现本...

一 “你有没有听到樱花的叹息?” “没有。” “再晚几天,花期就过了。” “这里真美。” 任和卿和成虹一前一后,穿过铁门关,往晴川阁下的江边走。在危石壁立的禹功矶旁左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