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走出那个曾经的蜗居,几曾回首,那个高高的几十层大厦,困顿了她的青春,她的事业,她的爱情……
  眼角,一滴清凉凉的东西滑落。心,莫名的有些钝痛。她轻轻的长出一口浊气,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碧落苍穹梅花雪
  轻雪纷飞迷茫了天边的白云,红梅绽放抖落漫天飞羽。梅园大片开阔地上,一双穿着血红色羽绒服的两个孩子疯跑的小脸通红,男孩温润如玉,浓眉大眼,玉齿浩洁,冻得通红的脸蛋像剥了皮没熟透的鸡蛋一样,嫩的能掐出水来。女孩高高的鼻梁,像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深不可测,扑闪着小睫毛像两排小山子一样着人喜爱,小嘴像一瓣儿梅花一点红透。两个孩子嬉戏着嘿嘿的笑声像铜铃一样想车在梅园上空。
  雪,落寞的走在梅园的小径,回想着当年与梅相识在梅园的过往,还有那曾经相识相知相爱,以及婚后的点点滴滴……
  八年前,他和几个男孩来这里看雪,也是梅花开放的季节。几个同学们疯狂的追逐嬉戏着,捧起地上黏黏的雪团成雪团打闹着。忽然,在如海的梅花那边走出几个女孩,她们在欣赏那漫天的梅花。一个高高个子的女孩吸引了他。她,白净的脸蛋泛着淡淡的红晕,扑闪着大眼睛像秋水一样深邃,天河一样的深潭刹那碰撞,女孩愣了下神,然后低下头默默的走了。他死死盯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直到幻化成满眼的梅林。只那一眼,他沦陷了。从此寝食难安,心里眼里梦里都是那个离去的女孩。后来,几经周折打听到女孩是同一所大学二年三班的同学周雪。经过几次精心安排的邂逅,几番海誓山盟,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二,山月层林雨纷纷
  婚后,他们生活很幸福。雪,没有做所学专业,忙着做买卖。梅,在一个事业单位做设计绘图,每天忙忙碌碌,早起晚归,经常和同事们外出下乡。温馨的新婚生活常常扔下雪一个人独享寂寞空庭。渐渐地,心理产生落寞和怨念。一次外出回来,学在集中急切等着爱人归来,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规,他实在等不及了,再一次打通了梅的电话,“喂,亲爱的,老公,你媳妇很好啊,同事们要吃点饭,不让我走啊,一会就回来。”
  
  “媳妇啊,心里还有没有你老公,走这些天了,回来不着急回家,还在外吃呀喝的,你还爱不爱我啊?不就是你那两个男同事么?怎么着,他不你老公我还重要啊?”“不是滴,三个人一起回来,一天没吃饭了,考虑回家也过饭时了,对付点吃完就回家了,亲爱的,想你了。”
  “你在哪吃饭,我去接你。”“在果戈里大街牛排馆。”雪,开车风驰电挚的来了。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两位男士,加上梅风尘仆仆的喝着啤酒,吃着牛排,雪像疯了一样,怒火中烧,掀了桌子,骂了几个人。梅,很没面子,跟着雪回家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梅,在单位再也怎么和男同事往来,不是怕谁,而是不愿意惹麻烦,也免得大家都不好做人。
  雪,家中本事三代单传,他的父母都希望儿子给他们生个男孩接续烟火,梅却说,“男孩女孩都是咱们爱情的结晶,我什么都喜欢。”“亲爱的,我认识一个老中医,能保证生男孩,咱们去看看吃些中药吧。”“好吧,那就满足老公的愿望,完成老公的孝心。”两个人喝了许多苦药汤子,梅,终于怀孕了,一家人十分高兴,婆婆也来伺候儿媳,一日三餐事事关心,三个月后经过检验一切正常,而且真的是个男孩。高兴之余,雪提出,“媳妇,你老公我做个小买卖,也养的起老婆孩儿,你就别上班了,咱家也不缺你挣那点钱。”
  “不行,上班,不是挣不挣钱的事,这是我的事业,我的追求,没了工作你让我做个家庭妇女么?”
  “不对,怎么是家庭妇女呢?而是全职太太。”
  “不行,那样我是一个保姆还是寄生虫啊?我花一分和你要一份,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一个家庭没有经济来源还会有政治地位么?”
  “哈哈哈……我的傻媳妇,要什么政治地位啊?在这个家你都成三座大山了,压的你老公我都喘不过气来了,有饿哦爱你宠你就行呗,你还要什么?”
  “不行,我不同意。”
  雪竟然私自给梅办理了辞职手续。从此,梅专心致志的养胎。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梅生下了十斤重大胖小子,一家人欢天喜地。可是,事与愿违,孩子先天新心脏病,一个月就夭折了。雪一家哭的天昏地暗,梅仔细回味怀胎十月,以及抱着儿子喂奶那小嘴软软糯糯甜蜜,那胖嘟嘟小脸在怀中拱蹭的滋味,心碎了,泪水泉涌……
  一年后,梅又怀孕了,检查后果令人失望,孩子这床在刀口疤痕处,万一破裂大人孩子均有性命之忧。无奈之下只好忍痛割爱,做了人流。
  雪的心凉了,冷言冷语,几多疏离,几多牢骚。“你还能不能下出个完整蛋啊?”
  “谁不能下完整蛋啊?都怨我么?我们两个才能怀孕生孩子,孩子有病也不一定就是我一个人的事呀。也许你有病呢。”
  “谁有病呀?你那破盐碱地不长好苗,你还有脸说我!”“你什么话呀,我们不妨去医院检查一下,谁有病咱们治一治还不行么?”
  “谁有病呀?都是你的事,我要是有病你就怀不上!”
  “不可理喻,怎么那么无知呀?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怎么能只怨我一个人呀?”
  吵吵闹闹的日子开始了,再无昔日的恩爱和谐。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散了。
  三,再见梅雪不相宜
  雪被那铜铃一样的笑声惊醒,抬眼望去,梅雪纷飞花间处,一对孩童嬉戏着打闹。雪出神地盯着女孩,好眼熟啊!这两个孩子是谁家的?女孩简直是自己的翻版。他心猛地狂跳起来,这是谁呀?怎么这么想自己呀?他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个孩子。
  “彭远,彭航……别摔了,该回家了。”一道清丽的女生响起。雪,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心猛然生痛生痛,想到玩的一样鲜血淋漓。
  梅在那片梅林深处走了出来,四目相对,眼观鼻鼻观心,眼皮跳了几下,嘴角动了几动。
  “好久不见,你好啊!”雪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尴尬。
  “哦,是你,你好。”
  “这两个孩子是你的么?”
  “对,是我的孩子。”
  “你和谁的孩子?”
  “嘿嘿……这与你有关系么?”
  “不,不,你别误会。”
  雪在心里盘算着一个快速的照影,那女孩……男孩也有些像自己,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与梅分手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回想自己结婚八年了,到如今没有一个孩子……买卖也做的不理想,诸事不顺。唉……难道这就是命么?
  梅,看出了雪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出神,忙拉起两个孩子的手走进盛开的梅林小径。雪,在身后急忙跟上。“梅,你忙什么呢?就不能聊一聊么?”
  “不能!”一道带着磁性软润的男生在梅林响起。随后一道高大的俊美身影出现在眼前。男人弯腰有些吃力地抱起两个孩子,孩子亲着她的脸笑了。
  梅,没有回头,一家四口踏着满地飞雪梅花走远了……
  她于雪分手后几经痛苦磨砺,几经奋起拼搏,从一个小小的化妆品小店经营起步,如今,已经事业有成,在十多个大小城市建立了连锁分店。并且建立了自己幸福的家庭。
  春风,吹落漫天飞雪,梅花潇潇洒洒飘满梅园,飘满春天,雪花散了,梅花落了,万紫千红的春天再次降临。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张毅大学刚毕业,就已考虑到怎么去创业。刚开始,张毅觉得物流公司不错,主要有辆货车,专门配送客户之间的货物。当货物送达厂家时,厂家会根据路程和物品的贵重,付给张毅一...

你说:这辈子能遇到我很幸福,等你攒够了钱,年底我们就结婚,给我一个最好的婚礼,给我最好的生活。 我说:没有想到此生会遇到你,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上天真会眷...

咚咚——嘭嘭——这个晚上,翟秀苡在做晚饭,厨房门也关不住她的大动静,不时有锅碗瓢盆合奏夹杂她的独奏传出来。锅洗干净后,不抹干,就会生锈;稀饭一放久,就会黏糊,像烂...

王老憨是她老婆喊出名的。 王老憨真名王虎,他姊妹们多,农忙时家里那头耕牛便忙不过来。王虎只好去老丈人家借黄牛,大清早他去丈人家,牵了黄牛匆匆赶下田。套牛锁头时,黄牛...

一辆警车在一条笔直的马路上快速的行驶,两边的路灯把整个马路照得通亮,金睛目光呆滞地看着外面的路灯,那一个个路灯,默默地发着耀眼的光,每一个都像灯塔,似乎都唾手可及...

一 事情总是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心,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他想起拿破仑说过的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由此袁强想到,不考个公务员不是好大学生。所以,回...

白雪老了,乖张,一天不去广场就没精神。 去就去吧,反正我也要去。心里想着,就见吴心向我一送胯。 已经走了六里,还余三里,右膝却一痛一软。千万别让她看见,以为我瘸。我停...

伊犁河谷的割草人(短篇小说) 一 沈飞是随着一帮子盲流进入伊犁河谷的。他去的时候是秋季,狭长的河谷已落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山里的雪更厚,松林银白一片,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

在七岁时的懵懂中,我上了村小一年级。在父兄、老师的反复比划下,我对自己的姓名,才有了个肤浅概念。等到十二岁,到古镇上中学初一时,一直顽皮在方圆几里地的我,才发现本...

一 “你有没有听到樱花的叹息?” “没有。” “再晚几天,花期就过了。” “这里真美。” 任和卿和成虹一前一后,穿过铁门关,往晴川阁下的江边走。在危石壁立的禹功矶旁左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