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母亲从未给我说过哥哥人生轨迹。哥哥的往事,来源于我的表哥。表哥说,哥哥那年已经19岁了,能够套着牲口扶着犁揭地了。有一次,不知哥哥犯下多大的过失,怕挨奶奶打,被大雨浇得浑身湿透的他钻到厨房案板下,时间过长,身患重病,不治而亡。哥哥上面还有一个姐姐,没长多大就夭折了。

  弟弟的情况,我知道许多:在上世纪60年代初上高中期间,每逢放暑假,我总是和母亲一起下地干活。弟弟是母亲的跟屁虫,当然和我们寸步不离。中午,烈日当空,带着草帽的头上,汗水像一道道蚯蚓往下爬。当领工的生产队长或者妇女队长喊大家到树下休息乘凉时,弟弟早头枕地畔,仰面香甜地呼呼大睡。弟弟的身下,铺着母亲脱下的满是汗渍的长衫。母亲坐在弟弟身旁,一边用黑乎乎的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一边用烂着边儿的草帽给弟弟轻轻地扇凉。可以说,整个暑假的中午,弟弟都是躺在野外树阴下又潮又热的土地上

  1964年,我考上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以后,为给自己挣点生活费和书本费,寒暑假基本都在学校打工,弟弟的情况知道得很少,只有父亲的来信偶尔提那么一半句,说弟弟想念我。

  再次见到弟弟是1967年,我到西安串联,顺便回到三原县鲁桥公社鲁桥大队五渠岸村家中。临走时,母亲和弟弟送我到县城。见一次亲人真不容易,我咬着牙,拿出口袋仅有的打工挣来的钱,请母亲和弟弟到县城饭店吃一顿。开始,母亲拧着不去,说在街上买两个蒸馍、喝两碗水就行了。我硬是一手拉着母亲,一手拉着弟弟进了明德亭。我点了明德亭的特色小吃笼笼肉、千层油饼,要了几个热腾腾的蒸馍,还要了一碗醪糟鸡蛋汤。弟弟肯定很久没见过荤腥了,大口大口贪婪地吃了起来。母亲动筷子前问我:这些东西得花不少钱吧?我说:不贵,不贵。我记得花了不到一块钱,可是当时的每月生活费才三四块钱呀。不一会儿,弟弟不吃了,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傻笑,笑得我莫名其妙。我问他笑啥,他羞赧地低下头,不言不语。他在母亲耳边低语两句。母亲点点头,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你弟弟看上了你胸前的毛主席像章。镇上不少人都有,你那个比他们的都大。弟弟从来未对我开口要过什么,我这个当哥哥的再难舍,也得给啊。我把那枚像章小心翼翼地摘下来,戴在弟弟胸前。弟弟如获至宝,高兴地在母亲身旁一边嬉笑一边蹦跳起来转眼几年过去了。我再次回到家,见过父亲、母亲和妹妹,却没看到弟弟的身影。我问母亲:弟弟去哪儿玩了?话刚落点,母亲脸色大变,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哽哽咽咽地叙说。原来,我走后不久,弟弟得了风湿性心脏病。父母把弟弟送进县医院治疗,连借带贷,花了200多元。那年月,一个干部的月薪大约40元左右,一天劳动日值只有1角多钱,而再无其他收入的农家,负债多沉重可想而知。尽管如此,也没有留住弟弟的性命弟弟走的时候,还不足九岁!

  记得我上中学的时候,母亲还生过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可惜都半道夭折了长成人的,只有我和两个妹妹。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都是社会的一份子,所以你肯定会经历我现在所处的时光,无论是你已经经历过还是未曾经历,你都一定会通过工作与社会连接。我想来谈谈一个普通大学生从...

父亲和母亲从未给我说过哥哥的人生轨迹。哥哥的往事,来源于我的表哥。表哥说,哥哥那年已经19岁了,能够套着牲口扶着犁揭地了。有一次,不知哥哥犯下多大的过失,怕挨奶奶打...

小学的时候,每年到这个季节,下午放学后都约同学一起去老家阳坡的地里挖野菜,看到刚露出丁丁头绿叶紫边的甜苣菜,就蹲在旁边,把特制的铲子在两厘米的范围直直插下,使劲一...

河豚的绝技 河豚生活在江河里,它的脾气大得很,一旦遇到敌害想要对它动武的时候,它就怒气冲冲,鼓起身体就像个气球一样,从水里漂了起来,乍一看,还挺可怕的,眨眼之间,河...

不知你是否也和我一样,不管去到哪里,只要有窗就都喜欢坐到窗边。在我眼中,窗是新世界的交界处, 透过它,可以看到不一样的怡人之景。 高中时,我每周都要坐半个小时的公交...

当悲伤逆流成河,我鼓不起勇气来停下眼泪,只能让它肆意流淌。 世界并不完美,我们有必要学会忍受孤单。很多时候,我们太需要找个人来安慰,才不至于让悲伤逆流成河。 我喜欢...

我家世代是农民,在过去的年代还是个贫农。我乘改革开放的春风,上了师范大学,圆了我的教师梦。 记得高中毕业时,我曾问父母,你们想让我将来干什么职业?父母提出了教师和医...

习惯了随遇而安,却忘记了当初留下的念想,好想一直去假装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些事,天真的以为自己不会在意那些卑微的念想,待到心痛了,流泪了,才明白了,无论是记起还是忘记...

春风又绿江南岸,远处一弯的浅滩在晚春里搁浅许久,旭日的暖阳徜徉着。沿边依伴,十指相连。手心里的余温在心房间升华;指尖还留有余香。你的身影随着夕阳的落幕在追逐,那一...

诗《摇篮》 欣赏儿童诗歌《摇篮》(中班) 蓝天是摇篮, 摇着星宝宝, 白云轻轻飘, 星宝宝睡着了。 大海是摇篮, 摇着鱼宝宝, 浪花轻轻翻, 鱼宝宝睡着了。 花园是摇篮, 摇着花宝...